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遺產篇 - 一百一十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4-22 8:29:49am

奇幻·玄幻


雷雨下的惡兆

過了一天,穿著法袍的刃月站在歐絲雷王國城牆上瞭望著遠方。軍隊...是那方向嗎?往這裡來的軍隊...

此時身後走來了一個人,他是法西諾,右手擺在左胸前向刃月鞠躬。

‘來了嗎?法西諾。’

‘是的。’

刃月轉身,左手放在腰間,右手靠著城牆看著法西諾,見到其身後跟來的人,維多,麗絲和蕾姆。

‘怎麼你們也來了?’

‘誒?不能跟上來嗎?法西諾?’

‘這...’

麗絲如裝出驚訝神情問法西諾,法西諾不懂怎麼回答而望去刃月,此時刃月看麗絲臉上的表情。假裝的吧...視線轉去蕾姆,視線對上時蕾姆向刃月鞠躬。

‘成為王的感覺如何?我們的【王】。’

蕾姆那語氣讓人覺得她是不認同刃月為王,但她真的是那樣嗎?

‘妳那是什麼話!?’

維多不悅的罵道,刃月反而笑起來,四人聽到刃月的笑聲都靜下來看著刃月,刃月見他們都看著自己,等待著他的發言。

‘你們幾個還是老樣子,一個是喜歡多管閒事的公主。’

視線望去麗絲,麗絲一隻眼閉一隻眼開吐舌辦了個鬼臉。

‘一個是口是心非的策士,永遠都不會認同我的人。’

刃月看去蕾姆,蕾姆轉頭去一方。

‘誰是策士?我可沒有說謊!我就是不認同你。’

刃月走到蕾姆面前,蕾姆慌張的問。

‘你!你要幹什麼!?’

‘雖然有點奇怪,但是...謝謝妳。’

‘咦?這...不用客氣...’

不知怎麼的蕾姆感到不好意思等待別過頭回應,其他人看了也覺得奇怪,為什麼會那樣,只有刃月本身才知道。接著刃月望去維多接著說。

‘一個是討厭其他種族,只會為主人獻出所有的法師。’

維多聽後急忙恭敬的向刃月鞠躬回道。刃月點了點頭視線轉去在戲弄著麗絲而被蕾姆追著跑的法西諾。

‘一個願意和我做朋友和愛鬧事的酒鬼。’

法西諾感到刃月的視線而停了下來,右手指著自己問。

‘咦?我嗎?’

蕾姆跳起敲了敲他那鳥頭怒道。

‘就是你啊!你這笨蛋!!’

法西諾摸了摸被敲擊而腫了個包的頭不懂要說什麼的回答。

‘啊啊~那是我的榮幸,不過...大人,我戒酒了~’

法西諾得意的笑說,但是其他人並不認為他的話可信而一同說。

‘鬼才信你。’

‘什麼嘛!我的話就真的那麼沒可信度嗎?’

法西諾滑稽的表情和動作令到大家笑起來。

‘不過...少了一個人呢。斯班...’

麗絲臉上帶著哀傷的說著,眾人沉重的臉色低著頭只有刃月沒有,他望着天空。

‘他沒事,和素麗在一起,而為什麼我會知道嘛~就當我夢到好了,一切都是在另外一個自己的視線裡看見的...’

眾人聽後點了點頭,但維多聽後激動的回道。

‘在那個神使身邊不是很危險嗎!?’

刃月臉上帶著否認的氣色望著維多但卻沉默不語,維多驚慌的疑問。

‘不...不是那樣嗎?她不是已經...’

刃月搖了搖頭說。

‘在你們眼裡素麗可能是比我弱,會被捉去這一回事我也搞不懂為什麼...其實,我所認識的素麗她并沒有那麼弱,意志力那些我覺得我都還輸她,被控制這方面...故意的吧?’

刃月發出疑問一臉疑問望去遙遠那蔚藍的天空,真的是故意的嗎?

2

回到特約聖王國,在一間巨大聖殿外的帳篷裡,見到全身穿著盔甲全副武裝的素麗跪坐著,身旁放著長槍,她如等待著某人到來似的靜坐著。

不一會兒,帳篷入口處的布被拉開,一名青衣士兵氣喘跑進來。

‘他們...他們來了...’

話一說完,他的身體如沉重的石頭倒下,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地面慢慢的被他身體上的流出的鮮血染上紅色。素麗雙眼瞄了去細看士兵的背部,看見他的背部插著數枝箭。

‘來了嗎...運命之刻...’

素麗右手拿起長槍站起身,拉開那布門探出頭,見到天空已灰暗起來,不對,應該說是只有他所在的聖殿處上空有著烏黑的雲。素麗走出了帳篷,往前走了幾步,天空打起雷,風也吹起來,啪嗒啪嗒的雨聲跟隨落下,打在素麗那盔甲上,那銀白色的盔甲如被染上了顏色般變成了灰色。

奇怪的是,為什麼沒有其他士兵在呢?死了嗎?還是...此時天空開始發出巨響打雷,打雷閃光照亮著大地的那一時刻,一個人從黑暗中慢慢現身在素麗右前方,素麗伸出左手把卡在頭盔裡的頭髮放了出來,他那烏黑的長髮隨著強風飄揚著。

‘妳應該知道我並不是妳的敵人吧?素麗。’

素麗右手握著長槍指著那人回應,她看著那人的時候心裡感到莫名的異常感。

‘只要在這裡出現的人,都是我的敵人,就算是皇帝也不例外。’

‘...還是算了吧,我只是前來奪回我的契約者而已。’

那人右眼處發出紅光,向素麗發出威脅性的氣勢,素麗被那氣勢壓退了一小步,那人見後笑起來,右手在黑暗裡畫了一個圓圈那樣,就那樣突然消失了。

素麗驚訝的睜大眼睛四周張望。

‘找我嗎?’

左耳聽見那人的說話聲,素麗想擊開他,但那人的手已放在素麗的頸部,驚覺的她停了下來,她看見的是骷髏手。

‘我說啊,妳...把素麗的精神藏去哪了?’

‘我不懂你說什麼。’

‘還不能說嗎?那就算了。’

那人收回他的手,離開素麗的身後保持有兩人的距離,素麗不甘心的舉起長槍往那背對著自己的人刺去。

‘素麗...’

那人說出那話的時候,長槍停住了,素麗如等待著他說話但又怕他耍花樣而警戒著他。

‘這件事情結束後,我們回去吧?’

‘...’

素麗沉默,收起長槍,她終於知道眼前這人是誰了,他就是刃月,雖然不是穿著黑盔甲,但他那身漆黑的長袍卻有著盔甲般的感覺,她所感的的違和感就是那樣吧?但是為什麼她會停下來?恢復了?不可能那麼簡單吧?

此時地上忽然出現橙色的光芒,並且是往刃月伸去,刃月哼一聲以右腳使力的踏去,地面頓時碎裂,脆弱的地面被刃月拔了一起來那樣凸起。

‘來了嗎?魔派...’

刃月說後,素麗不悅的走到刃月身邊說。

‘什麼魔派...’

‘嗯?使用魔族的人不是魔派?妳那方不是神派嗎?’

‘你...'

素麗好像被氣到那樣往刃月那揮出左拳,刃月舉起左手輕鬆的接下,素麗怒道。

‘這幾個月裡你在這裡是怎樣過的!?’

‘那個...等待他的歸來...守護着某些東西。’

‘說實話!’

在素麗的追問下,刃月沉默了數秒。

‘覺得太麻煩了,所以跑去草地上睡了大概有十多天以上。’

素麗聽後左拳發出閃光,一拳擊打刃月的頭部,同時把他擊倒下地,刃月大字形躺在地上看著天空,心裡感到說不出的愉快感。

‘啊啊~守門狗都在啊?’

兩人聽見那聲音後望去聲音出處,看見的是那商人?那身黑色洋服不像是之前那商人穿的,頭戴著如馬戲團小丑那般的帽子,中央是如半月般,兩尾端都吊著一個類似水晶的吊飾,只有那面具沒有變過。

此時他身後來了一個人,身穿著破爛法袍的人,那就是魔人庫洛,但這次臉上卻戴著奇怪的面具,不發一言左手往刃月那裡指出,天空即時往刃月那打雷,素麗反應靈敏的揮動長槍把雷擊打在自己的長槍刀刃部位後刺入地面。

‘還睡!?起來了啦!’

‘是是~我這就起來~’

話語中帶著輕浮的語氣,素麗聽後生氣的再以左手把刃月擊倒在地。

‘你給我認真點!!’

而商人那一方,好像蠻生氣的發出濃烈的殺氣。

‘我們好像被輕視了呢~庫洛~’

‘嗯...活了那麼久,還是第一次看到擁有那麼巨大的魔力啊...就讓我,把他據為己有吧。’

庫洛說的時候臉帶笑容慢慢的大笑起來,並且慢步的往刃月和素麗兩人前進。

‘那樣真的好嗎?’

一個聲音傳到商人的耳朵裡,商人面具內似露出了微笑,大笑揮了揮右手。

‘庫洛的話,沒問題,他可是魔人啊!吞吃魔力的魔人!!’

第一百一十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