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篇:圆桌骑士 - 009.密室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4-12 1:58:55pm

奇幻·玄幻


地面再一次晃动,地形又改变了。这次的改变,虽然帮助了晓晨脱离曼棋与荣隆的追赶,却给同一楼层的其他人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黎空本来已经走在通往第二层的阶梯上,因为地形变化的缘故,楼梯“沉”入了地面,黎空随之掉到地面去。难得找到的楼梯消失一事已经让他很火大了,现在还让他发现自己被困在没有出口的密室里,怒火使他几乎快要暴走了。

“岂有此理!”

黎空吸入一大口气,仰天咆哮,借此宣泄怒气。尔后,他拍打自己的脸颊,好让自己能够冷静下来,思考接下来要如何离开密室。

他首先想到的方法,就是让夕雨用枪弹将墙壁破坏。夕雨照着离开所说那般行动,可惜墙壁是数据构成的,守护灵是无法对其造成一丁点的伤害。

夕雨攻击墙壁的举动,成了启动防卫系统的契机。随着警铃的响起,一架机器人沿着墙壁滑行到地上,未等黎空吐槽就马上袭击他们。

“今天还真是前所未有的倒霉日子。夕雨,有办法将它破坏吗?”

“对方有‘耐久度’,应该是能破坏的。”

“很好,把它解体!”

夕雨马上照着黎空的指示作战。发射出的白弹全数命中,机器人“卫兵狂牙”的耐久度却几乎没被削减,可见那蓝色外壳并不是用来装饰的。

卫兵狂牙的“眼睛”闪烁着紫色亮光,似乎将夕雨锁定为攻击目标而开始行动了。为避免被战斗所波及,黎空马上移动到墙壁一角,以着最辽阔的视野掌握战斗全局。

长枪随着挥舞落到地面。基于卫兵狂牙体型较大,动作容易被夕雨看破,使得他得以避开这攻击,贴近卫兵的左脚处,用零冲对其左脚进行攻击。

换作是守护灵,早就被击飞了,但卫兵狂牙依然纹风不动,连一丝凹痕都没有。

通常在这种情况,对关节处进行攻击是最好的作战方式。只是这机器人的关节也有铠甲的保护,使这个策略的存在形同虚无。

“这年头,打一个机器人都那么难吗?”

黎空无奈道,沿着墙壁奔跑,全方位观察卫兵狂牙的外形。黎空方才发现卫兵背后装有一组推进器,正在蓄积能量。当他向夕雨传达这件事时已经太迟了,卫兵通过推进器加速,把夕雨撞飞了。

这一撞,削减了夕雨不少体力值,打长期战对夕雨而言是一件很不利的事。

黎空目前找不到突破点,只能将视线集中在卫兵身上,拼死思考并预测它接下来的动作以便能够及时给予夕雨闪开攻击的指示。同时他也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尝试:开启守护灵的视窗,一边观察卫兵,一遍检测夕雨是否有获得经验值。

确认能获得经验值之后,黎空进一步打开技能栏目,寻找下一个能习得、且能够扭转战局的技能。两个技能吸引他的眼眸,他通过这两个技能联想到的策略,是否合乎逻辑与可行,则需要尝试了才知道。

黎空将集中力放在技能表,没有注意到卫兵狂牙二度启动了推进器,待发现时夕雨已被撞飞了。黎空冷汗都冒出来,但庆幸的是他粗略地计算了推进器蓄积能量所需的时间,能为此帮夕雨预测下一次对方攻击的时机。

“30秒左右……夕雨,专心注意它的攻击,推进器这方面我会帮你解决,你专注于磨耗它的耐久度,以及累积经验值就行了!”

“放心交给我吧。”

夕雨的神情马上放松了。先前为了警戒推进器而变得僵硬的行动,瞬间灵活起来,仿佛是背负着的不安与担子都消失了那般。攻击的时机比先前更准确,形成卫兵的耐久度开始有削减的趋势。

撞击一次又一次地袭来,黎空对于卫兵狂牙攻击的时机一次比一次掌握得更精准,慢慢地这个攻击不再对夕雨造成威胁。习得新技能后,黎空和夕雨脸上同步泛起了笑意,那并不是一开场就把握获胜而展现的笑容,而是在绝望中凭着两人彼此间信任与合作开拓出希望的表情。

新技能——冰旋花,是一颗击中目标后能结成冰花的子弹。击中关节处,能达成短期封锁卫兵行动的效力,制造更多的破绽。另外一招是通技能——花火吹,则是从口中吹出四散的花火。意想不到的是,耐冲击的护甲竟然不耐热,使被火烧的护甲呈脆弱状态,子弹终于能将其贯穿了。

“大块头,看你还能耐多久!”

因为攻击见效,夕雨开始变得嚣张起来。殊不知在卫兵的耐久度降至百分之七十左右的瞬间,令他咂舌的事发生了。

“平时在动画片里看见机器人变形,我会觉得很亢奋热血,可现实中发生,我倒觉得这不值得我高兴啊!”

“同感,我觉得这家伙比‘人型’的时候更加棘手。”

虽然卫兵狂牙的耐久度在变形后维持不变,可是棘手的不仅是它现阶段处于“狼型”,机动能力明显会比“人型”来得更高之余,攻击与作战方式相信会有革命性地变化。

卫兵举起前方的双足,黎空不管怎么想都觉得不会发生好事。果真,双足落下产生了让地面震荡的冲击,夕雨视乎先前察觉了这一点而跳跃起来,在空中将子弹射出。基于狼型的高度矮于人型,故夕雨能瞄准它的眼睛来攻击。

说到底还是机器人,金属制造的眼睛被攻击也不会对它的行动造成太大的影响。它抬起前足,轻松地将夕雨拍至撞上墙壁。

“这下不妙,感觉上会被打败啊。”

察觉到危机感的,不仅是旁观的黎空,就连夕雨本身都如此觉得。

黎空的心脏不停地狂跳,不安感愈发增加。脑海中出现的都是夕雨被打败后,他的处境变得极度危险的场景。看见夕雨的体力值不断被削减,他开始无法思考,甚至双脚不停颤抖,无法动弹。

回过神来,夕雨几乎只剩下“半条命”。危机感触发了黎空的神经,让他下意识地开启视窗,将夕雨召回来了。

“我在干什么啊?将夕雨召回,卫兵的攻击目标不就变成我了吗?”

黎空苦笑道。强制召回守护灵会造成20秒无法将其召唤出来的下场,他的眼中已经看不见任何希望了。

出乎意料的,狂牙停止了运作,其骨架像是脱臼了那般地倒在地上。墙壁的一角坍塌,形成了足以让黎空离开的出口。此时,黎空才发现墙壁上写有一段文字:将守护灵召回后就能离开密室。

看见提示就在如此靠近的地方,自己却没有发现,黎空已经不知道要觉得不悦,还是感到无奈了。

“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耍我?算了,反正现在能出去,经验值也赚了不少,就别计较那么多,当作因祸得福吧!”

*****

被困在第一层的密室之中的人,不单只是黎空,就连大龙也是如此。目前,他正坐在地上沉思,思考着要如何逃离这里。

这个时候,眼前出现的机械解决了他所有的烦恼。这一架“猜拳机”的运作非常简单。只要召唤出守护灵,让守护灵和这机械进行一连串的猜拳游戏,满足一定程度的条件不但能离开密室,还能获得限定的奖励。

在贪念的驱使之下,大龙选择了最高级的奖励,但其代价是要累积一千场的胜利。本以为只要胜利就行了,可是一旦失败了,惩罚将随即而来。

在第三回合时,阿紫输了,一个拳套马上弹出来击打阿紫。

大龙这时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倘若输上一定的次数,阿紫的体力值肯定会被削减至归零,自己也有可能无法离开这里。可是现在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

接下来的时间,阿紫都在胜利与败北之间度过。他被拳头打了数次,已经开始熟悉其速度,逐渐能闪开突袭了。大龙马上露出松懈的神情,甚至以为奖励就在自己眼前,殊不知惊人的事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一回是铁球袭来、一回是天花板掉下岩石、一回是箭矢从四面八方袭来,把大龙和阿紫给整得可惨。

大龙现在心中想着的事情,莫过于快速结束这场游戏,赶紧离开这个地方。可是离一千场胜利,却还有很遥远的一段路呢。

大龙只能对自己的肤浅判断感到后悔,却不能改变什么。

*****

进入迷宫没有很长时间的巴卡立与桑晴,很倒霉地被关在密室里。

他们的情况,和黎空差不多,只不过他们遇到的卫兵有两个。即使是这样,羽歆和超里马联手的情况下,三两下就解决了其中一个卫兵。

就在卫兵的耐久度归零时,其身体开始膨胀直到爆破为止,一堆道具因此散落到地面。巴卡立并没有看漏空中闪烁的亮光,马上认定为那就是他所找寻的钥匙。虽然解决剩余的卫兵是一件要事,但眼前的钥匙对他而言比较重要,故他给超里马下令“自由战斗”后,移动到可以取得钥匙的地点。

明明伸出手就能拿到钥匙,可是一个黑影从巴卡立眼前闪过,还夺走了钥匙。

该守护灵的主人郭英季的出现,让巴卡立心中的厌恶一览无遗地展现在脸上。看见他,巴卡立仿佛就看见了前世的敌人那般。

“英季,没想到你竟然会在这里。”

巴卡立的语气不怎么友善,英季完全能感受到,毕竟他们的关系从以前就是这个样子。对方以着不友善的语气发话,英季自然也以同样的方式回话。

“哼,白痴巴卡,我会在这里很出奇吗?倒是你,我以为你已经被打败了。”

“什么意思?怎么一副我会输的口气?还有,别叫我白痴巴卡!”

“哼,不叫你白痴,难道叫你什么?乖乖跟我单挑,一决雌雄吧!”

换做是平常的情况,巴卡立会毫不犹豫地接下英季的挑战,可现在的情况是超里马正和羽歆联手对付卫兵,若丢下羽歆一人可能会对她不利。对于保护自己的尊严与保护战友之间,巴卡立只能紧握双拳,作不出抉择。

“你去吧。我已经看见了卫兵被羽歆打败的未来了。”

桑晴的口吻,和曾经的黎空一样。在巴卡立眼中,他们的身影仿佛重叠在一起,不禁让他感叹:果然是两兄妹。

巴卡立泛起了简短的笑意。尔后,其表情为迎战英季而认真起来。

“虽然不清楚你有什么意图,不管你是否是敌人,既然你挡在我面前,我就有义务迎战你。”

“废话少说,打还是不打,选择其中一个说就好了。”

“当然是‘打’啊!超里马,给我上!”

“等着你这句话呢!”

两人对话结束之际,宣告了守护灵之间战斗的开始。拿着一架收音机的“摇滚王子”桂马,会以着怎样的方式战斗,是巴卡立首要观察的事情。但不论对方拿着什么样的武器,超里马要做的事只有一件:解决桂马。

轻快的音乐引起了巴卡立的注意。这种密室里完全没有音响系统,唯一的声源就只有那架收音机。霎时,移动中的桂马加速,给超里马一个措手不及,精准地踢中他腹部。

巴卡立马上怀疑是收音机在作怪,可惜没有足够的证据能证明,但这样坐以待毙也不是一个好办法。思考后,巴卡立决定叫超里马对桂马展开猛攻。

他脑海的疑惑,因着桂马的行动而解开了。明明有武器,却徒手防御,可想而知那不是战斗用,而是辅助用的。

守护灵之间的对战,巴卡立完全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他的双瞳,仿佛是录影带那般,能将这一切记录下来。他对应对手的作战方式,开始拟定着作战策略,试图在电光石火间大幅削减对方的士气与体力值。

英季与巴卡立算得上是老相识,巴卡立所思考的,英季略有所知,故英季所拟定的策略只有一个方向——推翻巴卡立的计划。

“圆桌骑士的其中一个席位已经尘埃落定。”

校长的声音在城堡内回响着,打断了他们的思绪,而他们直接下令守护灵们暂时休战。

出线者名为何花泽,这个名字对他们而言,并不陌生。她是校内有名的“随便姐”——无论面对何种问题都会以随便二字回答。

“竟然被那么随便的人当上骑士了。”

“哼,总好比被老太婆的手下当选骑士来得好。”

英季的发言,使巴卡立脸色大变。

“你不是詹主任派来抢钥匙的吗?”

“开玩笑,为什么老子要给那家伙做事啊?话说,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参加这个选拔吗?算了,难得这里是密室,就让我告诉你吧,老太婆实施圆桌骑士的背后隐藏着的大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