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六十七、六十八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24 6:14:20pm

奇幻·玄幻


1-67

想不開,他不該、不願、不能奢求任何的親情才對,他早就這樣決定了,為什麼還是放不下?又或者,他要的根本不是什麼親情?那他要的是什麼?完全陷入了一團泥濘當中,無法脫身的他,最後只能用老辦法,將這一切全部鎖進心中,沉入心底,不再多想。

但跟傲炎住在一起,每天看著他那小小的笑靨,幸福到極點的傲炎卻令厄臨感到無限痛苦,每當看見傲炎,厄臨就不由自主的感到痛苦與高興交織於內心,最後,當夜宮重建完成,厄臨立刻回到夜宮,無視傲炎哭喪著小臉,跟在他後面。

把門狠狠摔上。

回到夜宮,厄臨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所有人趕出去,看著全新、寂靜的夜宮,這些日子的痛苦突然全部消失了,好像這座宮殿有著吞噬這些情感的力量,看著熟悉的佈置,雖然新的跟記憶中不同,但卻是那樣令人安心。

看著空無一人的夜宮,厄臨臉上終於揚起難得的笑容,不管怎樣,這世界上還有契約,契約所立後,就是永遠不能違背的,違背之後就連靈魂都會被毀滅,而身為亡靈聖者,厄臨擁有的就是契約之力,靜靜閉上眼睛,這些日子荒廢已久的連結慢慢回復過來,就如同這座宮殿一樣,有了全新的感覺,不再如同以往那淡淡、若有似無的感應,而是更加緊密的連結,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些契約之靈現在在哪裡、狀況如何。

“你們,在嗎?”感應到他原本指派留在夜宮的幽靈,厄臨有些不習慣,嘗試著呼喚他們。

“是的,闇夜聖者。”得到明確的回答,厄臨沉思了一下,敲敲身上隨身玉珮,裡面住著厄臨專門放在身上,負責傳遞消息的幽靈。

“什麼事?闇夜聖者請吩咐。”由於還是白天,淡到幾不可聞的虛影顯現在空中,卻只是模糊的影像。

“這段時間,有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厄臨想了想,最後還是挑這樣的問題問,這段時間有太多的空白,尤其是他的腦袋。厄臨必須盡快掌握狀況,而藉助這些幽靈是最簡單的方法,安全、可靠。

“請問您想知道的是關於哪部份?”聽起來,這陣子發生了很多事情。

“從最接近我的事情開始說吧。”厄臨回答。

“關於這陣子您生病時間,並沒有在您身上發生太多事情,但有一段時間治療師過來,所以我們緊急撤出這附近,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我們並沒有在您身上感應到什麼,應該一切平安。”

厄臨仔細閉眼觀察自己,最後也同樣什麼都沒察覺,點點頭。

“其餘計畫按照原訂計畫進行,但這段期間有些東西慢了下來,例如冒險者公會的任務進度,還有幾位還沒定出報復計畫的契約之靈有些不滿,我解釋過後他們表示願意配合,除了進度問題以外都很順利。”

1-68

“我明白了。”厄臨點頭。”還有其他事情嗎?”

“其餘都是最近收集到的情報,大多是關於最近大陸上的消息以及旋靈國中政局、民生的消息,都已經記錄在靈魂碎片上,另外,靈魂碎片數量嚴重不足,所有負責收集資料的契約之靈都對這點像我提出反應,請盡快處理。”空中有著閃閃發光的靈魂碎片,厄臨點點頭。

“我今晚就吸收這些資訊,然後將這些碎片空出來,聽你這樣說,大陸上有些事情?”情報蒐集癖真是不好的習慣,厄臨即使腦袋還很僵硬,還是能吐嘈自己。

“是的,最近幾乎所有地區的極夜之地都發生一定程度的擴張現象,光明教廷對此非常緊張,似乎有要進行對付這現象的計畫,詳細情形不清楚,只是聽說有這樣的事情。”

“光明教廷先不要理會,對你們來說太危險。”厄臨皺眉,光明教廷的光明之力對於幽靈的破壞有些明顯,雖然契約之靈並非純黑暗,但還是有著很濃的黑暗屬性,除了比較資深的幽靈,對其他的契約之靈來說還是非常危險。

“明白。另外,最近大陸上有些不明動向,但訊息太少,沒辦法分辨出來,我們能取得資訊的範圍只有這個城市,有魔法守護的地方也沒辦法進入,所得到的情報有些不足。”他的語氣有些無奈,但厄臨已經很滿意了。

“已經夠了,我沒興趣對這個世界造成什麼動盪,也對這些動盪沒有興趣,只需要注意有沒有危險就好。”厄臨繼續聽聽有沒有什麼重要事項,最後大致弄清楚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讓那契約之靈退下,看著空蕩蕩的夜宮。

“劍靈,你說,我是不是該找些人來幫忙打掃?”以後這裡將不再有僕人,厄臨只好把主意動到幽靈身上。

“隨你高興。”劍靈打個呵欠,慵懶的回答。”闇夜,這陣子我很辛苦,回頭分我兩塊碎片補一下。”

“辛苦?怎麼說?”厄臨皺眉。

“你當你跟幽靈訂下的契約延期,不用支付代價啊?那些都是我墊上的,分我兩片靈魂碎片補一下我已經很吃虧了好不好。”劍靈翻翻白眼,不滿的說。

“代價?”厄臨想了想,確實,契約這樣延期,總是該付出些什麼代價的,來劍靈在這件事情上面花了不小的力氣,否則怎麼會開口跟他這個小輩討東西?厄臨想了想,準備弄幾個最優質的靈魂碎片給劍靈補一補,另一邊也開始工作,把延後的工作全部趕工完成。

隔天,厄臨去見銘泌,沒有厄臨盯著,傲炎頂著睡眼惺忪的眼睛唸書,看到厄臨出現非常開心,但旁邊多了一個人用著嚴厲的眼神盯著他,傲炎只好扁嘴低頭,但心早就飄到厄臨身上了。

厄臨笑著走過去,拍拍他的頭要他專心些,看了一眼那個坐在傲炎身旁的人,瞇起眼睛,最後緩緩點頭打過招呼,這才走到銘泌身前。

「來啦!今天遲了些。」銘泌笑著說,他有收到消息,知道厄臨回到夜宮,而夜宮離授課地點有些距離,看來是因為這樣才遲到了。「那位是陛下幫傲炎殿下安排的侍讀。」見厄臨有些好奇的看著那個人,銘泌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