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94 你的翅膀和后盾 - 再活一次灿烂的19岁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4-13 3:59:55pm

都市·爱情


“我们不是说好不要分手的吗?为什么又突然这样?”李瞳全然搞不懂。

她心里好急,急得快哭了。

原来自己真的不是多心。刚刚张星宇在会议室里就已经表现怪异了!

是她做错了什么吗?

难道是他不喜欢她帮林志伟做的那个宣传活动?

没错!他的奇怪反应好像就是自那时候开始的!

“你是不是对我参与‘幸福手机’的宣传活动有意见?如果是这样,我马上停止!”惊慌的她想都不想就说道。

张星宇不怒反笑。

这就是张星宇为什么认为他们应该暂且分开的原因。现在的李瞳无论做什么事,都在担心着张星宇会不会在意。李瞳不是张星宇的陪衬品,更不是他的附属品,因此他不希望她只是一味配合着他的脚步。既然已经认定了要一辈子一起走,那么就应该是两个人互相调整彼此的步伐。而现在,就是张星宇学习配合李瞳的时候了。他希望她能够独立开拓一条属于她自己的路,他也十分确定她一定会走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有自信。

他在她脸上又亲了一口:“傻丫头。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我的?我会是这么小气又不讲理的人吗?更何况我没说‘分手’,我说‘分开’。”

“我不懂!那有什么不同?”

张星宇把手里的大信封交给李瞳:“这是我叫燕妮帮我找的。你打开看看。”

李瞳打开信封,取出里头的文件,定睛一看。

都是一些欧美大学的资料。

她疑惑了,抬头看着张星宇。

他依旧微笑着:“我说的分开,就是指这个。出国深造吧,虽然迟了好几年,现在还是能够完成你19岁时最想完成的事,一点都不晚。再活一次灿烂的19岁吧!”

张星宇捧着李瞳的脸蛋轻轻道:“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我非常妒忌林志伟。不为别的,只因为他可以这么早认识你!高中毕业后,你母亲逝世。你孤独的一个人生活,不但得打工赚钱养活自己,连上大学的机会也没了。我常常想,如果我能够像林志伟一样那么早就认识你,我当时就能好好保护你、照顾你,绝对不让你那么委屈。我查看过你的履历,高中时期的成绩虽然不是名列前茅,却也是中上的优秀生。明明就应该有着更好的机会让你发挥才能,却被命运剥夺了。

那场车祸虽然很不幸地导致你失忆,却又像是老天给了我一次机会,让我得以照顾‘19岁’的你,也让你有了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19岁的你,高中刚刚毕业,一定也像同学们那样对未来有很多期许,可是被现实所迫,埋葬了梦想,提早踏入社会。既然现在有机会弥补缺憾,我不允许自己坐视不理。

今天,志伟让我看见了那个我从来都不知道的李瞳!原来,我的李瞳在摄影方面是那么地有潜能。只不过是一台手机、一些日常的景物,你就能创造出那么出色的作品。试想像—— 要是你手上握着的是高性能的单反相机,眼前的是让世界惊叹的景物,再加上最新的技术和技巧,你所能创造出的作品肯定会更伟大!因此,我希望你能给自己一个机会,勇敢地飞出去,寻找一片你向往的蓝天。无论最终是成是败,至少你尝试过,这样的人生才值得。”

听着张星宇说的一字一句,李瞳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只感觉到两行泪水已经失控地顺着鼻梁蜿蜒。

看着她泪流满面,他好心疼。

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今早她穿上上班的套装后全身不自在的模样,还有到了公司参加会议时她眼中的彷徨与茫然,这些张星宇都看在了眼里。

起初张星宇认为,她或许的确是因为不习惯场合和环境才表现出这些情绪,可是当林志伟展示出李瞳拍的作品后,张星宇心里立即确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爱一个人,就是必须试着去了解对方,试着去挖掘藏她心灵的最深处,试着去了解她最想要的是什么。虽然那个答案,张星宇并不十分确定,但他很肯定李瞳绝不属于那个朝九晚五的窄小办公室。

他下定决心,自己不只是要当她的翅膀让她能够无畏地展翅飞翔,也要当她最坚定的后盾让她能毫无顾虑地勇往直前。

他用手为她拭泪:“资料里的都是欧美开设专攻摄影文凭的顶尖大学,可惜本地并没有类似的学府。我陪你一起好好看、好好选。”

“没错!我真的很想上大学,也好想研究摄影,但是我不要和你分开!难道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你不是董事长吗?不是说董事长很了不起吗?不是说志伟学长是你请来替你办事跑腿的吗?你就不能把公司交给他然后陪我一起去吗?”这时的李瞳只想到要如何才不用和张星宇分开,如此幼稚地建议道。

“奶奶年事已高,我想多花时间陪在她身边。几年前爷爷病重去世,我一直很后悔自己没来得及多陪陪他,这一次我希望好好孝顺奶奶,你不会怪我吧?虽然不能陪着你,我倒是能保证会时常去看你!”

李瞳怎么会怪张星宇呢?“19岁”的她仍未走出丧母之痛,当然明白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在的心情,因此也能体谅张星宇的处境。她当然也明白张星宇的苦心,他希望她无怨无悔又淋漓尽致地活一回。

但是,她就是舍不得离他那么远。

对于李瞳当下的心情,张星宇心知肚明,轻轻掐了掐她的鼻子:“又不是马上就走,现在就舍不得我了吗?要办的事情还多着呢,签证、入学手续等等,最少也要三个月后才走。”

才三个月?

李瞳哇哇大哭:“张星宇,我警告你,你的新特助一定要选一个最少五十岁的大妈才行!要不然朝夕相处的,你又那么惹人爱,我不放心!还有,今天起你给我有多邋遢就多邋遢,不准保养、不准健身、不准用古龙水、不准无时无刻都这么有款有型,更不准你表现什么绅士风度!要不然那么气宇轩昂、那么香喷喷,又那么温柔体贴,不招蜂引蝶才怪!你最好跟所有雌性生物都保持三尺的安全距离!这个安全距离完全是为了你自身的生命安全着想!要不然被我看到你和哪个女人亲近,我一定不饶你!”

李瞳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说辞让张星宇乐歪了。

原来他的李瞳这么会吃醋。人家不是说这醋不单单是爱情里的调味品,更是营养品吗?对张星宇而言,这可是李瞳对他的在乎,是主权的彰显,是爱的表现。更何况她现在这个撅起嘴又醋意浓浓的模样未免太可爱了吧?

他在她脸上亲了又亲:“知道了,我的宝贝,你就放一百个心!从今以后, 你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要专注地按照自己的目标和速度向前走,不用牵挂也不要回头。我发誓——我绝对不会走开。无论什么时候,你想要回来都行,我一定会留在原地等着。”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