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9、1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4-13 9:16:25pm

奇幻·玄幻


4-9

  一回想起厄臨的豐功偉業,祈冷就不寒而慄,但厄臨沒說什麼,還不等祈冷想好怎麼辯解,厄臨就扔下一個冰冷冷的眼神把他凍的心寒,然後陰測測的笑著離開,祈冷二話不說轉頭就對莫不停的求救,只可惜厄臨的淫威連長輩都害怕,只能要他自求多福,厄臨可是連他的老爹,也就是現在的國王也敢當面讓他下不了台的人阿!這麼可怕的事情絕對不能牽扯到身上,莫堅決不幫忙後,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逃出,讓祈冷自己一個人抱頭哀嚎。

  

  事情算是暫時不了了之,畢竟厄臨跟祈冷還有一大堆的事情要忙,白天準備開學,現在又要重新找房子更是讓人痛庫,至於晚上,厄臨就跑去祈冷說的小樹林找新的僕人,這時候就不得不說他們發生的最新困難。

  

  不知道為什麼,整個旋靈城乾淨的要命,正確說法是,遊蕩的靈魂少了大半,整個城市半隻鬼也找不到,這裡說的半隻鬼是真的指剩下半隻的鬼,就知道旋靈城處於怎樣的狀況。

  

  在這個情況下厄臨的手僕人非常的難找,只有等外面的靈魂慢慢擴散進旋靈城,雖然用擴散來說很奇怪,但是這麼長的時間以來,靈魂都陷入半沉睡的狀態,脈脈的隨著風或者是其他的媒介飄散,甚至連海洋裡面也充滿了應該是生活在陸地上的生物的靈魂就知道這擴散法有多麼的驚人。

  

  找不到新的僕人,舊的僕人每個都傻憨憨的,唯一能用的僕人就是祈冷的情況之下讓厄臨暫時對於祈冷的處置壓後在壓後,但壓後的太多次就讓他心裡火起,而且熊熊燃燒,而且,白天忙晚上也忙讓他睡眠不足,火氣更旺。

  

  在這樣的情況下,也不能怪厄臨忘記了那件重要的事情,直到苦主親自上門來討公道,呃!不是,是討理由。

  

  這天,銘泌跟格爾提前結束了傲炎的課程,兩人結伴來到了刃公爵府前,臉色臭的跟大便沒兩樣,而且還是陳年、發酵過的,威力十足,銘泌還能用那標準卻殺氣騰騰的微笑徒勞的安撫一下管家大人,格爾就只剩下足以止小孩夜啼的死人臉。

  

  莫還在公爵府,他微笑著看著眼前的兩人,他不知道他們是來做什麼的,但是莫還是擺出那個好像什麼都知道的神秘微笑,笑瞇瞇的看著他們。

  

  「公爵大人,我們是……」銘泌還沒來的急說話,莫抬手阻止他們。

  

  「我知道,銘泌以及格爾兩位先生今天光臨,是來找小厄臨的嗎?」莫微笑的問,畢竟這裡能讓兩人殺上門來的也只剩下厄臨了,一旁的管家送上了熱茶以及蛋糕點心,莫撚起一塊小餅乾送入口中。

  

  「我們是來找翹課翹到應該已經忘了該去上課的學生的。」格爾非常生氣,莫微微一愣馬上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能說這一切發生的太突然,打亂了厄臨的計畫,否則現在這個時候厄臨應該已經跟銘泌格爾把事情說清楚,甚至還有可能拜託兩人幫他隱瞞實情,只是接連碰上了這麼多事情,讓厄臨疏忽了,也因此才會出現眼前這一幕兩人追殺上門的情景。

  

4-10

  想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過後,莫就露出真正的有恃無恐的微笑,笑瞇瞇的對著兩人說:「你們想問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要不要先聽我說?」

  

  「你們也知道,厄臨的個性很古怪又麻煩吧!」看到兩人點頭,莫輕笑。「但我想你們應該也清楚,他做事情很有分寸,還會把該處理的都處理完,簡而言之,他不是個讓人操心的孩子。」

  

  兩人一起點頭,他們實在太清楚這件事情了,所以才會對於厄臨竟然一句話也沒說就翹了快一個禮拜的課這一點感到震驚,不過若是厄臨發生什麼事情已他的尊貴身分是不可能辦點消息也不透露給他們兩人,所以肯定是厄臨自己又鬧事才會這樣,想到這裡兩人又開始咬牙。

  

  「這次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就讓我先說一些吧。」莫點頭表示他說到重點了,兩人連忙專注傾聽。「這次的事情發生的主因就是,厄臨做新決定可是忘記跟你們說了。」此言一出,立刻看到兩張張大到足以塞下一顆蘋果的大嘴。

  

  「事情的詳細原因呢,我覺得你們還是去問厄臨會比較好,剛好他這幾天忙下來今天稍微有空,所以正在樓上補眠,你們就直接上去吧!對了,祈冷也在樓上,不用太驚訝。」莫拍拍手讓管家進來把兩人帶到樓上去,然後轉身看著屋外的溫暖陽光,不由的伸個大懶腰。

  

  「阿!今天天氣真好,真希望一切停只在這裡。」這句接進禁語的話若是讓厄臨聽到,肯定會馬上摀住他的嘴吧。

  

  但厄臨不知到樓下發生的事情,他昨天還是努力在一大堆的幽靈中挑能用的出來用,好不容易找到了能用的,還要面對這些千奇百怪的要求苦惱,忙了一整個晚上好不容易才入睡,所以當銘泌敲門時根本沒聽到。

  

  厄臨在寢室裡休息,一旁的桌上是苦命的祈冷,他這陣子真的是過的生不如死,超時工作、還要陪老闆到處跑,老闆休息的時候他還要繼續工作,年紀輕輕的他就已經提前體會了遇到很會壓榨勞工的老闆真的會過勞死的事實,正當他迷迷糊糊的挑選厄臨要求了秘密住所,看著數十份評估文件頭疼的時候,終於聽到越敲越大力的敲門聲,不由納悶的站起來去開門。

  大概是祈冷的反應太慢,外面等待的兩人已經等不急,直接破門而入,然後就看到祈冷累到雙眼無神的看著兩人,愣了半分鐘才回過神來,就連剛才兩人用力開門時門差點輝到臉上也沒甚麼反應。

  

  「祈冷‧祭爾帝,厄臨‧費齊在哪裡?」宛若實質的怒火直撲而來,非常非常的危險!祈冷瞬間清醒,臉上掛起了靦腆而完美無瑕的微笑,據說這兩位都很難抵抗這種小孩子的微笑,一定要好好利用!

  

  「兩位先生,殿下人在休息,兩位要不要先在旁邊休息一下?」祈冷連忙拉住兩人,免得讓他們直接殺進去房間裡,要是他在外面還放人殺進去,他就真的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