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鸣初传说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14 10:33:48am

奇幻·玄幻


惊魂未定的李少贞被司湫语直接带回宿舍后就立刻掏出通讯器联络谭楚唯和明梓珩,让他们赶紧过来顺便把古建国的事情给交代清楚。接着他又看了看李少贞几眼,迟疑片刻后还是乖乖地去倒水给她让她稍微压压惊。

李少贞只是个普通女孩,这一点司湫语很肯定,因为如果她是术士的话,那么她还不至于在面对古建国时如此的惊慌失措,还得依靠他的帮助躲过古建国,避免他对自己不利。

可是,问题来了。

究竟是基于什么原因,古建国居然把目标锁定在她这么一个普通的女孩身上。这一点,司湫语百思不得其解,更搞不懂黑暗教廷想要拿她怎么样。

还是说,李少贞身上藏有什么不利于黑暗教廷的某种东西?例如说……情报?

就在他还胡思乱想之际,谭楚唯和明梓珩先后到来,这反而让李少贞吃了一惊,毕竟这两个人都名气不小。先不说明梓珩,学生会长大家都认识,反倒是谭楚唯这新来且受欢迎程度极高的老师居然也过来这儿。

并非笨蛋的李少贞立刻就猜到谭楚唯跟司湫语是被派遣过来调查之类的术士,毕竟在这个时代里,术士这职业是正式职业,不需要遮遮掩掩的光明正大就好。

反正基本上很多城镇都有术士管理分协会,只是总协会是在辉启城。

言归正传,现在他们主要是理清楚为什么李少贞会被黑暗教廷盯上。对此,博学多闻的谭楚唯也表示无法理解,就连身为当事人的李少贞也一头雾水,无法理解自身的情况。

明梓珩倒是不太一样,他在一旁沉吟着“李、李、李”的,不断重复这个字,似是在思考什么思考到有些入神。

像是想到了什么,明梓珩忽然击掌发出“啊”的一声,让他们齐刷刷地向他投以一记困惑的眼神。

没事击掌“啊”一声是怎样?

“你们等等,我去图书馆拿本书过来,说不定可以解开我们的疑虑。”语毕,明梓珩匆匆离去,也顾不上会被人发现自己居然是从司湫语的房间跑出去。

再怎么说都好,堂堂学生会长跟不良少年的头头关系亲密,这传出去实在不太好。

呆滞地看着明梓珩跑出去好一会儿后,谭楚唯苦笑着帮忙把门给关上,同时司湫语也递了杯茶水给他,三个人默默无语地喝着杯中的茶水,就是没人愿意打破这诡异的沉默。

“反正李少贞同学已经知晓你的身份,你不妨把头发给弄回来?我实在看不惯你这模样。”

不经意的提醒让司湫语这才想起他的头发事情,立刻奔向厕所把头发恢复原样。

老实说,他真心觉得自己顶着这么一颗染上赤色的刺猬脑袋实在蠢毙了,但伪装是必须的。除了谭楚唯和明梓珩以及那位院长还有第一个认识他的某不良少年之外,就没有第六个人知道他的发色和发型是很正常的。

把脑袋恢复原样后,随意梳理一番的他从厕所回来,李少贞则在看到他的模样后,愣怔了许久、许久。

这是打哪来的那么富有书卷气质看似温和的少年?

“谁啊这是!?”她惊恐地问道,却又不得不承认这少年很吸引人,几乎把风头全都给抢完。

“我啊!”司湫语翻了翻白眼,指着自己叫嚷,很努力地证明自己的身份。无奈他跟之前不良的模样简直就是天差地远,除非是认识他的不然真的很难认出他是谁。

最后还是谭楚唯一边笑着一边证明他的身份,让李少贞久久未能回神。

这古怪气氛在明梓珩拿着一本书回来的时候才宣告打破,只见他直接翻开那本书名几乎看不见,深褐色书皮多处磨损的书籍,指着页面示意他们过来看看这上边的内容。

于是,他们三人便凑过去看看那里面的内容。

页面上所记载的是关于鸣初城建立之前和之后的事迹,其中更提及了一位李姓人物与四个人一同建立起鸣初城并在暗地里时时刻刻守护城镇,甚至还为此城创造出以人身作为阵眼的结界。顾名思义,也就是所谓的人柱。

五个人当中,以李姓人物为首,一旦李姓人物死亡,城镇的守护结界也将会被破坏,因为李氏是鸣初城的守护结界的阵中心。

这便是鸣初城的传说,但也仅仅只是传说,因为到现在都没出现过据说是鸣初城守护结界的人柱的人物,故此大家也就逐渐淡忘这件事。

“真亏你能找到这种书……”司湫语真心地对明梓珩感到佩服。

“碰巧看到的。那么,你们认为呢?”明梓珩直接抛出这个问题,同时也将视线放在李少贞身上。

沉默片刻,司湫语和谭楚唯都很认真地在思考这个传说的真假。鸣初城的这个传说或许是真的,毕竟古老家族也就是失落家族是真有其家族,而且失落家族的后人就在这里跟着一起思考这个传说,那么传说是真的机率也相对的很高。

“又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证明这件事?既然是守护结界的人柱,那么其家族也有办法辨认的吧?就像我,至少还有办法可以验明真身。”

闻言,明梓珩也觉得司湫语所言极是,于是就继续翻页,告诉他们书上确实记载了建立鸣初城的五个家族,而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以李姓为首,其次便是张、陈、王、刘这四个姓,以刘姓为末。

想要辨认是否这五家族的后人,方法是很简单的。只要是五家族的后人,就必定能够影响守护结界,哪怕不是传人但有其血统的话依然能够影响守护结界。

所以,辨认的方法就是去鸣初城的钟楼,把血滴在钟楼最高处,被术士帮忙藏起来的一面古老的时钟上。一般上只要是后人的话,就必定看得见那面古老时钟,而术士则一定看得见,唯有普通人看不见。尤其继承的血统越是深刻,就越看得见。

“要去钟楼一趟啊……”谭楚唯好像有些迟疑,似乎是去钟楼会有危险的样子。

“在这种非常时期离开学校,实在不是好事情。”明梓珩也显得忧心忡忡的,不太愿意离开鸣术高中。

“但,事关重大,去一趟会比较好吧?而且,如果李少贞同学真是那位李姓后人的话,说不定可以帮上一些忙。”反倒是司湫语立刻提出了重点,同时也让谭楚唯和明梓珩想起了某个关键点。

如果李少贞真的是那位李姓后人的话,那么她就有那个能力发动守护结界,甚至还可以帮忙找出据说潜藏在鸣初城里的黑暗教廷教皇。

“好吧,走,我们一起去钟楼!”谭楚唯拗不过司湫语,终究还是同意了这办法。

于是他们四个稍微换了件便服,偷偷地从后门溜出去,一起前往距离鸣术高中不远的钟楼,准备去验证传说的真假。哪怕李少贞或许不是什么后人,但钟楼最高处有一面古老时钟的这件事还真是无人知晓,毕竟维修钟楼的是普通人而非术士,再加上根本没有术士会特意跑来钟楼这儿,更别说是看过那面古老时钟。

一路上安然无恙地抵达目的地后,他们却齐齐止步,没有进入钟楼。

钟楼的大门上,刻满了黑暗的术式阵法。

有黑暗教廷的成员藏在这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