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古老时钟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15 10:11:49am

奇幻·玄幻


“看来,有人捷足先登了呢。”

司湫语打趣地研究门上的术式图阵好一会儿便在那阵法上划出属于他的银白术式图阵,将其覆盖之后,黑暗的气息全然消失,就连那术式图阵也随即消失。

震惊不已地瞪着那扇门,明梓珩和李少贞一时半刻反应不过来,但心里所想的却不一样。

明梓珩震惊的是司湫语居然有那个能耐把黑暗教廷的特殊术式图阵给抹消,毕竟这种以术式图阵抹消术式图阵的能力只有高级五阶以上的术士才办得到。现在想想司湫语没有说过自己的阶级,说不定是想要隐瞒自己已是高级五阶以上?

至于李少贞会惊讶是因为她从未想过原来术士居然还有这种本事,能够把一扇门上,怎么看都好就像是雕刻上去的图案给消除。重点是,司湫语的术式图阵好像跟其他人不太一样。曾经看过明梓珩用过术式图阵的她算是第一次看到这种颜色的术式图阵,所以她觉得司湫语很特别。

站在一边,完全没有出手意思的谭楚唯默默地看着他们两个再看了看算是名义上的养子的司湫语好一会儿,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

难得遇到黑暗教廷的成员,还是让给司湫语自己去解决吧。反正,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只有他才晓得司湫语真正的实力。

应该说……真不愧是失落家族之首的后人吗?

光明正大地把门拉开,司湫语人已经冲进去了,他们三个反而被他抛在后头。最后还是谭楚唯帮忙把明梓珩和李少贞给带进去并时时刻刻注意他们的安危,免得被偷袭,不然麻烦会很大。

虽说明梓珩毕竟出身于术士世家之一的明家,应该不太需要他的保护,但现在敌人就在暗处,小心点比较好。

钟楼里有股奇异的味道,像是一种苦涩却又带有点沉香味儿,让人感到很不舒服。仔细一看,这钟楼估计许久都没人进来过,基本上那些柱子和木板都蛀了、发霉了,就连蜘蛛网几乎布满整个钟楼内部。所幸的是,唯一可以登上楼顶的电梯安然无恙,还是可以动。

只是……这电梯……说好听一点事电梯,实际上就是古时候人们用来升降做出来,纯粹木制与绳子拉力的升降机。那木头看起来还真有些年头了,都不知道稳定不稳定。

“感觉上这里边没有人。”谭楚唯蹙眉地说出这一点,因为他是真的感觉到这地方丝毫人气都没有。

可是……钟楼的大门确确实实刻上了黑暗的术式阵法。

“……谭老师,我觉得……最好是让李少贞同学离开这地方会比较好,如果会长也离开也比较好。”司湫语忽然神色凝重地说了这么一番话,眉头深锁,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却无法好好地说出来。

一听司湫语这么一说,谭楚唯便觉得很不好。再说了,司湫语的直觉是真的非常好也很准确,准确到有些可怕的地步。

正当谭楚唯准备护着明梓珩和李少贞离开钟楼之时,一把古怪的声音随之响起。

“哒、哒、哒。”

节奏重复三次又三次,而且每一次都好像越来越靠近。

“小语?”

“来不及了,都过来我这边!”

司湫语知道谭楚唯想跟自己说什么,所以他立刻招呼大家来到自己身边,瞬间完成了一个银白九宫并附带几个奇怪数字与文字的术式图阵,耀眼的银芒就这样亮起来让他们不得不用手遮住双目。

隐隐约约之中,他们甚至听见了类似“咚、咚、咚”仿若敲地板的怪声,身体要好像在往上升。即使如此他们也没能把手给放下来,银色的光芒几乎照耀整栋钟楼,估计都可以成了座名副其实的灯塔。

大约过了一分钟多,“咚、咚、咚”的怪声消失,耀眼的银芒也随之不见。

终于,他们放下了他们的手,却被眼前所看到的事物给惊呆了。

映入眼睑的是一个古色古香,雕刻精致的木制时钟。细看之下,那木头上有似乎是用金漆绘出交错复杂的云纹。时钟里面,有五个字各自站在一角,仿佛五角星般,时针、分针和秒针则是都指着同一个位置。

十二点位置是“李”、三点位置是“张”、五点位置是“陈”、七点位置是“王”、九点位置是“刘”。

五个姓氏都刻在上面,更意味着鸣初城的传说是真的。

“事不宜迟,李少贞,快点把血滴在时钟上!”司湫语边说边张开了一个水属性的中级结界,接着又顺便张开第二个土属性的中级结界形成双重结界保护大家。

谭楚唯原先是想出手帮忙的,可转念一想,他还是别自爆身份,毕竟敌人藏在何处还没查清楚。

没办法,谁让他的冰雪术法极为特殊,基本上只要知道他的人都晓得他的冰雪术法会带有雪花飘过,而且还是极其罕有的六瓣雪花。

“小语,你有办法找出对方躲在哪里吗?”

“诶?这怎么可能办得到啊!你当我预知……咦?”话说到一半,司湫语大大的愣了一下下。

“怎么了吗?”发现司湫语突然安静下来,明梓珩困惑地看过去,却也没有忘了照看李少贞。

“快点离开那面时钟!!”

突如其来的叫喊让距离古老时钟最近的明梓珩和李少贞一阵错愕,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之际,古老时钟泛起了银色的光芒,试图将他们俩给吞噬。

顾不上结界的司湫语立刻跑过去想要把他们拉回来,无奈力气不足的他根本没法把两个人给拉回来,再加上那诡异的银色光芒居然把他们俩都给吸住了。恐怕没多久,他也会跟他们一样呗吸住,然后拖入其中吧?

“快点让血滴在时钟上!”谭楚唯在旁看了都焦急起来,而他还得帮忙维持司湫语的结界,以免结界消失他们就得不到必要的庇护。

毫不犹豫地咬破食指的指腹,李少贞硬是把血挤出来滴在时钟上。

奇迹般的,银色光芒消散。

反倒是李少贞的食指指腹居然自动愈合,同时还在她的手指直到锁骨部分都爬上了奇怪的纹身,而且这纹身居然跟这面古老时钟上的刻纹一模一样,就颜色是一种纯度较低的绀紫色。

“当、当、当。”

古老时钟发出了声音,就像普通时钟那般,在特定时间会发出的声音。银色的光芒渐渐地褪去,那股奇怪的引力也没了,司湫语也就松开手打算回到谭楚唯那儿继续维持自己的结界之时,李少贞忽然抓住了他的手臂。

困惑地回眸望去,司湫语正想开口询问之际,却大大的愣住,因为李少贞的眼瞳变成了绀紫色,可是却没有焦点。

被控制了……?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古老时钟控制了李少贞,于是面露警惕之色地瞪着那面时钟。

“吾……已等候汝多时。”

时隔三年,相同的字句再次出现,虽然这次是出自于一名人类的口中,但司湫语还是震惊了。他知道这句话的意思,更理清楚了古老时钟方才的奇怪之处,还有那绝对不自然的银色光芒。

谭楚唯也听见了这句话,当下也愣住了,并且望向司湫语。

至少……并没有恶意,因为真正有恶意的不是古老时钟,而是其他人。

“这里,也是一处遗迹,对吗?”司湫语心情复杂地问道。

然后,李少贞微微一笑,闭上双目就昏倒在他的怀里,而古老时钟上的时针分针秒针也开始转动,熟悉的徽记再次由银色的光描绘出来停滞在半空之中。

那是“神眷司”的徽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