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黑暗会士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16 2:51:12pm

奇幻·玄幻


呆滞地看着那浮现在半空之中的徽记好一会儿,司湫语试着平复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太过激动还是怎么样。再说了,现在不是去探讨这面古老时钟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他们优先解决。

司湫语直接把李少贞交到明梓珩怀里拜托他照顾她后就回到谭楚唯身边,二人相互对视一下,轻轻颔首,接着司湫语就撤掉结界,谭楚唯则已经画好他的图阵放在外头并将至扩大。

冰蓝色的六瓣雪花自室内飘落且带有一丝丝冷意,让这楼顶基本上温度已经下降至不知多少度。晶莹的蓝色雪粉飞扬,六瓣雪花般的冰蓝色图阵悬浮在半空成竖直方向,蓄力待发。

“冰雪术士?就算是冰雪术士,我也会为了吾教牺牲性命,夺取古老时钟!!”

一直躲在暗处的一名身披诡异黑色斗篷,上面绣有黑暗教廷徽章的年轻女子咬牙切齿地走出来,恶狠狠地瞪着他们。看到那徽章里,断刃之中的曼珠沙华有四朵,谭楚唯微微挑眉。

“安插在鸣术高中里的古建国,是你指使的,对吧?”好歹算是阶级最高等,职位也不低,见多识广的术士,谭楚唯立刻搞清楚了这名女子在黑暗教廷里是处于什么位置的。

反正,不是最高干部,实力估计跟三年前遇到的傀儡术士完全不能比。这个时候还真不得不佩服女子很有胆量,居然敢向他们叫嚣,看来是真的不怕死。

“谭老师……她的阶级不比我高吗?”司湫语虽然不太清楚这女子在黑暗教廷的地位是什么,但感觉上很容易对付,跟那个古建国一样很好对付。

没有回答司湫语问题的谭楚唯微微挑眉,手指灵动一挥,阵法泛起耀眼且冰冷的冰蓝色光芒,雪花瞬间化成一柄巨大的冰剑,随着谭楚唯挥动的手指,冰剑飞向女子。

惊见冰剑朝着自己飞来,女子赶紧躲闪,同时也张开结界保护自己不让冰剑掉落的六瓣雪花给击中。出这任务之前,她就已经熟记坐镇鸣初城的三位享有荣誉之称的满阶级术士特有的术式,故此她很清楚谭楚唯的攻击是大范围,还有绝对不能碰到六瓣雪花。

谭楚唯的术式当中,那附带的六瓣雪花会冻结有温度的东西,打个比方,击中手臂某部分,那部分就会瞬间冻结。

据说,这是谭楚唯的特殊天赋。

得天独厚的特殊天赋。

“看来你们教廷对我也下了不少功夫啊?”谭楚唯突然觉得自己的攻击可能不太有效,但他毕竟是特级十阶,一个满级满阶的术士,不仅仅是实力,他的脑筋也很不错。

就算女子知道他的情报,却没有那个本事跟她对抗。

恶狠狠地瞪着谭楚唯的女子自知就算掌握了他的情报也无济于事,要不然三年前的那个傀儡术士就不会死掉,尽管说他们至今还是无法理解那个傀儡术士是怎么死的,甚至死无全尸,连个魂魄都没留下来。

好整以暇地操控着冰剑,让它飞来飞去,任由六瓣雪花飘落的谭楚唯丝毫没有浪费到自己多少的灵力,反倒是维持结界的女子快承受不住。

论体力的话,说不定谭楚唯还会输给她,但灵力的话,谭楚唯可以很肯定自己能够赢过对方,因为他是满阶级的术士。

“需要我帮忙吗?”司湫语明知故问地问道,脸上挂着笑容,只是他很认真地在忍着不笑得太大声。

“你是打算拿她练手?这主意倒是不错。”谭楚唯煞有其事地颔首回道,还准备把阵法给撤去,冰剑也开始变得透明。

“之前遇到的那个古建国只是黑暗教廷的信徒,实力弱得有些惨不忍睹,估计也就新加入的成员而已吧?这个女的,不会也是个信徒?”司湫语抱怨的地方就在于遇到的敌手不够强。

总之,他就是嫌太弱的他不想对付。

哭笑不得地看着司湫语这莫名的傲娇模样,谭楚唯真心觉得这孩子挺可爱的,于是就连哄带骗的把他给骗过来,换人接手一下。

最后司湫语也就真的被他骗了说女子实力很强,自己有点受不了……好吧,再怎么看都好女子很显然是处在下风,可谭楚唯如此用心良苦要把司湫语哄过去是为了他好。

多多接触不同阶级的黑暗教廷成员,是个不错的经验,所以谭楚唯才会如此怂恿他。

“即使你换个看起来不过是中级的小鬼上来,我照样能够打趴他!”女子迅速地划出之前他们所见看到的紫黑色术式图阵,疯狂笑着就冲上去。

无语地站在起点,司湫语直接划出银色的术式图阵。

无规律且交错的银色光线形成的图阵之中,一个类似“禁”的字形与银色光线接连在一起。他甚至没有念出对应图阵的咒语,单纯的手指一挥,那个图阵就直接冲向女子,银色的光束将她禁锢在图阵之中,无法逃开。

女子不断地尝试破坏司湫语的图阵,无奈怎么破坏都破坏不了。她气得在那边大吼大叫,偏偏声音却传不出去,就像是被困在一个封闭的空间,吼叫的声音都成了唯一的回音。

挑衅地看着那名女子,司湫语咧嘴笑了起来。

“小语……这术式是你自创的还是改良的?”在旁的谭楚唯看了那个“禁”字许久之后,悠悠地开口问道,因为他总觉得这图阵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诶嘿嘿~?”

“是凛教你的对吧?也就只有他会做这种事,你还真是被带坏了啊。”谭楚唯摇摇头,顺便锁定教坏司湫语的犯人是某某人。

下次见到的时候要念对方,让对方别再教这些有的没的给孩子,虽然……某某人本就特殊。

“结果这女的到底是什么阶级的?实力好弱,真没劲儿。”司湫语小小的抱怨了一下就不理会那被自己禁锢且逃脱不了的女子,迳自回到古老时钟那儿,先替李少贞检查一番才去研究那面时钟。

“她只是个会士,相等于初级五阶到十阶之间。”

听完谭楚唯的回答,司湫语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地扫了那还在奋力破坏他精心改良过的术式图阵,接着又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古老时钟上。

不知道为什么,这时钟好像是在想办法跟自己沟通。

“到底你想跟我说什么……等待我,又是为了什么……?”不解地盯着古老时钟看了许久,司湫语依然无法理解它想带给自己的意思。

最后他索性伸出手摸向钟面,却意外摸到了看不见的墙壁。或者……说是玻璃会比较贴切,因为感觉有些冰凉。

看不见的玻璃……吗?

“小心!!!”明梓珩忽然大声叫道,脸上布满了惊恐之色。

就在那一瞬间,司湫语像是被无形的力量给推开,整个人往后飞出去撞到柱子再滑下来,古老时钟也在同一时间被好几道黑紫色的风刃给破坏得支离破碎,而钟面上的五个字也自动跳出来,“李”字更是干脆地渗入李少贞的额间。

破坏古老时钟的人就站在古老时钟后边,两只手上都准备好了黑紫色但不同的术式图阵,嘴角则噙着一丝冷笑。

“掌管众会士和众信徒的黑暗会士……罗翰罗纳德·梅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