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III - XII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4-16 7:29:57am

其他·同人


睡觉对于其他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幸福美好的事。人们无时无刻都想要睡觉,他们视睡觉为一个可以暂时逃避现实,暂时逃避问题的方法之一。但是对我来说,我只想要一个正常的睡眠时间。

我坐在车上透过镜子看到姐姐担忧的样子,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她一定是在想着应该怎么和妈妈说这件事吧……

我们现在在回去事务所的路途中,因为我今天要去复诊,所以哥哥和姐姐就陪着我到医院去检查。检查之后医生觉得病情有点严重了,所以就加重药量试一试,如果有好转的话就维持着目前药量,说不定还有机会降回到以前的药量,如果没有好转的话就要换药试试了。此外还建议我每天都午睡一到两小时左右,问题是我怎么睡得着啊?

“依,怎么了?心情不好吗?”

姐姐大概是从车镜看到我这么担心的样子所以转过头问。

“没有。”我摇头苦笑着回答。

我知道我是骗不了姐姐的,但尽管如此我还是尝试着这么做。

“依,不要认为妳是一个麻烦,妳不是。”姐姐看着我坚定地说。

是吗?我不知道。这些年来妈妈因为要工作的关系,所以把我寄托在哥哥姐姐这里。最近和爸爸结婚了她才比较得空,我也比较常回去。我知道他们是很乐意帮忙照顾我,但是我不知道这会不会给他们添麻烦。几乎每隔一个月他们就要休业一天,因为他们要带我去医院走一趟。虽然他们说不会有影响,但那是骗人的吧。

姐姐是老师,而且还是我班主任,所以可以用‘为了了解自己学生的病情’这个理由休假一天,但这已经算是滥用职权了吧?哥哥是靠事务所过活的,休业一天可能会就这样丢了一单委托,又或者是拖慢进度之类的。

“妳真的不是麻烦,妳也有帮忙我们干活不是吗?”姐姐见我没有回答所以接着说,“还有,如果妳不来陪我们的话我们会很闷的,所以不用担心说我们会丢了一些生意什么的。”

“姐姐不要随便读心好吗?”我假装生气地说。

“会开玩笑了呢,笑一个好不好?”她笑着问。

“哼!”我别过头不理会她。

“生气了吗?”姐姐依旧是笑着说,“姐姐请妳吃雪糕好不好?”

可恶!竟然用食物引诱我!

“动摇了呢。”

姐姐还实况转播!

“她不要吗?”沉默良久的哥哥突然开口说,“那么我不在前面那家新开的雪糕店停了哦。”

诶!

“没说不要!”我大喊道。

“贪吃鬼。”

“要你管。”我朝哥哥吐舌头后转向姐姐笑着说,“谢谢姐姐!”

*

大概是回着来的途中又睡了吧,我醒来的时候是靠着沙发的。

“小依妳醒了啊。”

我揉了揉眼睛四处张望,看见娜资坐在我旁边拿着书盯着我。

“小依,怎么了?”她见我没回答所以又问了一句。

“没事。”我打哈欠后问,“现在几点了?”

“比起这件事,妳应该看看那个。”娜资这么说着,并指向门口处。

我往门口的方向看去,发现哥哥正在与一个人争吵。

“你不是让娜资加入了吗?多我一个也无妨吧?”

这把声音,好像是嘉盛的。

“娜资,他怎么会牵扯到妳?”我看着娜资问道。

“这个嘛……”

经娜资解释以后我才知道原来嘉盛是来应征的。因为昨天姐姐给了娜资备用钥匙拜托她开门的关系所以她决定今天要早一点来,结果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嘉盛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一开始娜资以为嘉盛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忙所以就让他晚点再来,但是嘉盛说要在这里等所以就让他进来了,然后就变成了这幅场景。

“姐姐呢?”我继续问。

“老师说她待会就会下来,大概就是现在吧。”娜资刚说完而已,姐姐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嘉盛,不是我们给予不公平的对待,不过娜资是因为她父母也来拜托了所以我们才让她加入的。”姐姐这么说着就走到我们这里坐着,“而且娜资也通过我们的考验所以才答应的。”

“诶?我有吗?”娜资疑惑地问。

“妳通过观察力和联想力得知我知道妳身高的方法是什么。”哥哥解释说,“那就是考验,是即兴的,就好像是突击考试一样。”

“那么就请你也给我考验。”嘉盛说。

“姐姐,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还是一头雾水。

“这件事只有妳哥能决定,虽然我是负责人但也只是挂名的而已。”姐姐摊开手无奈地说。

“小鬼,说了让你滚就给我滚远一点。”哥哥突然生气地说。

“先生他怎么突然生气了?”娜资慌张地问。

“接下来的事妳们不要管。”姐姐打哈欠说。

“有什么原因吗?”我问。

“静静地看就行了。”

姐姐的回答让我觉得这一切都是计划好的,哥哥心情再怎么不好也不会对着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发脾气。

“我只是想找工而已。”嘉盛反驳道。

“找工作?你家人允许了吗?”哥哥依旧是用那生硬地语气说道。

“已经允许,这也是我的作业。”

我们的作业?有这种东西?

“做作业就回家去做。”

“我的作业就是在毕业以前找到工作。”

“会丢命也没问题吗?”

哥哥你说这话太过分了吧?

这句话让嘉盛原本想加入的心动摇了。这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我们都只是中学生,未来的人生还很长,如果自己在做的东西随时随地就会丢命不管是谁都会退出的。我会跟着哥哥姐姐只是因为他们对我很好,想要报答他们,除了这个还有另一个私人原因。娜资则是因为她的父母希望她能找到一些事情做,以便消磨时间。但她也是因为哥哥说不会让我们上前线才留下来的。

“连这种事情都不敢的话还干什么侦探?”嘉盛说,“我查过你的资料,一个把头抵在枪口的人都能活到现在了,我会有什么问题?”

哥哥被嘉盛的顶撞顶得哑口无言,过儿一会儿他轻叹一口气转过头说:“千夏,这家伙合格了呢。”

“不错啊,不然我推荐他干嘛?”姐姐不以为意地说,“反正他不来我开学也会去找他的。”

诶?

“姐姐妳是说……”我惊讶地问。

“嗯,我本来就打算要让嘉盛加入的,看他班长当得像模像样的,所以就趁着这时候面试呗。”

“老师,妳也太任性了吧?”娜资无奈地说。

“哦现在敢骂老师了啊。”姐姐半开玩笑地问。

“没,没有。”娜资连忙否认道。

“还站在那里干嘛?”哥哥走到他的椅子躺着说,“桌子上那份文件签一签,然后拿一份回去。”

“什么文件?”我好奇地问。

“给监护人的。”姐姐解释道,“娜资也有签。”

“对啊,妳没有吗?”

“依的监护人就在这里,她是要签什么?”哥哥打哈欠说:“我要睡了,你们别吵。”

哥哥说的没错,法律上来说哥哥和姐姐是我的监护人,所以法律上来说我是应该叫他们爸爸妈妈的,只是我习惯叫他们哥哥姐姐所以就没改了。况且我妈妈也还在,所以这种事情大概没什么差别。

姐姐见娜资他们一头雾水的,所以就解释给他们听。

“原来如此,那天我可没听说过啊。”嘉盛说,“怎么不一起说啊?”

“这种事情是可以到处宣扬的吗?”我反问道。

“也是。”娜资笑着说,“这种事情不能到处说的。”

“当然,说出去了我被欺负怎么办?”我开玩笑说。

“少来了,妳这么放荡,谁敢欺负妳啊?”姐姐笑着说,“也不想想妳二年级的时候到底干了什么事。”

“是他们先欺负娜资的,不能怪我。”我摊开手说。

“那个时候她干了什么?”嘉盛好奇地问。

“没什么,就把欺负娜资的同学骂哭而已。”我神气地说。

“神气什么?那一次妳被记大过的事情怎么不说。”姐姐说。

“干嘛说出来?”我无奈地说,“本来还能神气多一会儿的。”

“好了啦,不说闲事了。”

我这是闲事吗?嗯……确实,这些都像是饭前闲聊一样。

“嘉盛,你这次其实还有另一件事情的吧?”姐姐问。

“老师妳怎么知道的?”他惊讶地说。

“我不只是知道,我还知道这件事和我有关。”

“什么事情?”我好奇地问道。

“班长,难道……”娜资惊讶地说。

“看来娜资已经知道了,那么我就有话直说。”姐姐坐正身子说,“最少三个人的规则已经达到,用校外场地的话则要五个人,除此之外还要有业主或者产业拥有人同意使用。后面两个都达到了吗?”

这些规则好像是学校申请创建学会或社团的,除了那三个好像还有两个吧?一个是必须于开学之前申请,第二个是有负责老师。哦,所以姐姐才说嘉盛除了想要加入以外还有事情找她。

“老师,班长来到这里代表说他有把握。”娜资说,“我们有六个人呢。”

六个?

“哪六个?”姐姐疑惑地问。

“刘娜资,方嘉盛,曹孟德还有班上名字最特别的三人。”

“什么意思?”我问,“名字还能怎么特别法?”

“妳,姓柯单名依,还有复姓,公孙家那对姐妹,灵珑灵凤。”

我到现在才知道原来灵珑她们的姓那么特别,姓氏是两个字的人应该寥寥无几吧。

姐姐轻叹口气后转过头喊:“明治,意下如何?”

过了良久哥哥才给予回应:“干我何事?”

“什么叫‘干我何事’?这是你的地方啊。”

“看来妳记性也没好我多少,这是妳的事务所在妳的店屋啊。”

“你买的不是吗?”

“在妳名下不是吗?好了别吵我,只要不会太吵随你们怎样都行。还有,我只会付薪水给通过考验的人,就是说依,娜资还有嘉盛,其他人我一律当他们是义工,除非他们也通过考验。”

哥哥说完以后就呼呼大睡了。

“所以呢?”嘉盛问。

“我哥的意思是说‘来多少人都没关系。’”我笑着说。

“别乱改我的话!”他听我说完以后弹了起来喊道。

哥哥说完以后我们都在大笑。

“算了,今天就早点关门,有点头痛。”哥哥说完以后就上楼休息了。上楼之前还交代姐姐说去家具店一趟顺便买一张婴儿床。

“真是的,我们连房间都没清出来啊。”姐姐抱怨说。

“房间不够吗?”我问。

“够是够,一间给妳睡还有一间目前是仓库。”

“如果先生还在的话会怎么样?”娜资问。

如果是哥哥的话……

“‘没位置就把依赶出去’的感觉吧。”我说。

“是妳自己说的哦,东西到了房间还没清出来的话妳就得出去了哦。”姐姐笑着说。

诶!怎么这样!

“我开玩笑而已啊!”我慌张地说。

“好啦我知道啦。”姐姐站起来说,“依妳上楼休息,我和他们去一去家具店。”

“我也要去。”

“听话,上去休息。”姐姐摸着我的头说,“医生说一天午睡至少一小时,不然我打电话给妳妈妈请她跟妳说。”

“不用,我这就上去。”我无奈地说。

姐姐每次都这样,我不听话就拿妈妈来压我,虽然我知道她是为了我好但我还是很不甘心。算了,不甘心又能怎样?总不能连妈妈在旅游的时候打扰她吧?安分一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