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13、1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4-17 7:48:41pm

奇幻·玄幻


4-13  

  厄臨大概花了兩個小時才完成這篇作文,然後懷著惴惴不安的心情站在桌前,看著銘泌跟格爾兩人等後發落,管家連忙心疼的跑來把厄臨帶走。

  

  房間裡面,銘泌跟格爾兩人一等到厄臨走了,馬上原形畢露的趴在桌上,開始研究起那份厄臨陣筆疾書兩個小時候的成果。

  

  「欸!銘泌,你看東西比較快,你先看,然後跟我說他寫什麼。」格爾光看到厄臨那密密麻麻墨汁淋漓的大作,頭就開始痛了。

  

  「格爾,你這樣怎麼當老師阿!最少也要學會看字好不好,你這樣以後我看你怎麼混?虧你還是個貴族,一整個沒用!」兩人太熟了,銘泌也不客氣,只差沒有指著鼻子說格爾昰文盲了。

  

  「我看的懂好不好!只是太多太麻煩了,看起來好累。」這跟文盲有什麼兩樣,還不是要靠別人幫忙看?銘泌被自己新認識沒多久的好友給氣的半死,最後還是無奈的低頭開始看,看著看著,銘泌臉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欸!怎麼了,有好事就要說出來大家一起開心,你是不知道喔!」格爾急忙說,早知道就自己看了,但是自己看肯定會看到頭痛,好煩好煩!銘泌快說到底厄臨寫了什麼!

  

  銘泌接收到格爾納急迫的眼神,卻還是慢條斯理的繼續看著,不過開始出現各式各樣的表情,讓在一旁觀察他的格爾越來越心癢。

  

  好不容易等銘泌玩完格爾,也看完之後,才慢條斯理的說:「格爾,厄臨他說他要瞞著陛下去學院唸書,原本想跟我們說,結果發生天變之後他就忙到忘了。」

  

  「就這句話?」這句話有必要讓銘泌做出這麼多的表情?他剛才除了似笑非笑的表情,還有生氣、開心,甚至還發出顆顆的笑聲,非常非常的奇怪阿!這麼簡單的兩句話有必要讓他這樣?

  

  「其他的廢話有很多,大概就是他真的忘記了,他很抱歉,他以後會小心的。嗯,大概就這些吧!」銘泌把紙捲起來收好,然後轉頭看著格爾,用他苦練已久的本事在心底偷笑,臉上卻一臉正派嚴肅。

  

  「不對喔!」格爾敏銳的感覺到好友的不對勁,他只是懶的看,不代表他看不懂,轉念一想他馬上拿過那份文件開始閱讀,但是等到通篇看完,他揉揉有些發脹的腦袋,不能理解為什麼找不到任何異狀。「老實說喔!要不然我就只好去問厄臨了。」

  

  「你去問阿!你剛才也看完了,上面就是這樣而已。」雖然很想忍住,但是微微抽搐的嘴角還是出賣了他,讓格爾危險的瞇起眼睛。

  

  格爾翻翻白眼,銘泌看來是打死不說了,但他有這麼好打發嗎?掰掰手指頭,讓它發出卡搭的聲音,銘泌知道格爾已經進入不能開玩笑的時候了!這些每天都在研究戰鬥的人就是這樣,一言不合就準備動手動腳。

  

4-14

  「好、停!我說就是了。」銘泌不甘心的讓格爾坐下來,然後抽出厄臨的大作,開始說:「你看這裡。」

  

  格爾湊過去,看著銘泌指的地方,剛好是整篇的重點中的重點,就是厄臨道歉的那句話,說真的,對他來說其他的東西都不是問題,幫厄臨瞞陛下一些事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他是個貴族,又只是小孩子的事情,不會受到太大的懲罰,更何況幫忙瞞著的還有莫這位尊貴的大人,所以整篇文章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厄臨跟他們道歉這一點。

  

  「這句話怎麼了?雖然看起來就很爽,想這幾年來我們被這個小鬼搞得慘兮兮的,他來不來上課還要看他自己開心不開心,沒事就板那張臉,還帶壞傲炎殿下,第一次看到他這麼委屈求全真是棒透了!」格爾說著,一邊看著那行經過多次修改後的字痛快的大笑。

  

  「說你笨你還真的笨,沒看到它上面寫什麼嗎?」銘泌用力的戳那張紙,恨鐵不成鋼阿!這個格爾永遠都是這樣子,只看表面。「你看!他一開始寫很抱歉,然後改成我很抱歉,我很想跟兩位道歉,最後變成對不起,你沒看出來嗎?」銘泌幾乎是把紙黏在格爾的眼前臉上,但格爾還是一臉茫然,不知道銘泌在激動什麼。

  

  銘泌終於放棄了,看著格爾茫然的眼神,最後無奈的低頭:「我怎麼會希望你注意到這麼小的小地方呢?像你們這種整天只想著殺人打架的人才不會注意到這種事情,我真是想太多了。」銘泌無力的說。

  

  格爾對著銘泌露出大大的眼白給他看,說話不清不楚誰會明白阿!對啦!他就是每天只想著打架的粗人,一天不拿劍就全身不對勁,怎樣?咬我阿!問了這麼久問不出什麼東西來,格爾也不想管銘泌在想什麼了!

  

  「格爾,你真的不懂。」銘泌拍拍格爾的肩膀,不知道該如何跟格爾解釋他的激動,教厄臨這麼多年,每篇作文他都可以寫的文藻華麗,內容紮實,但卻沒有半點的感情,每篇都像是標準的報告一樣,那不是作文,是報告,而且毫無感情只知道機械性的分析的報告,就算內容再豐富,堆切的詞藻多麼華麗,銘泌還是非常的挫敗。

  雖然格爾沒有辦法明白銘泌心中的激動讓銘密很失落,兩人還是開始討論起該如何處理這個狀況,其實結果很清楚,他們都沒有懷疑過厄臨最擔心的問題,該不該去報告鳴電。

  他們都很清楚,他們被俘虜了,確實被俘虜了,從一開始厄臨抓著傲炎,抿著唇臉上冷靜但眼底慌張的看著他們的時候,他們就被俘虜了,厄臨不討喜,厄臨不能說話所以不太會表達他的存在,厄臨還愛搗蛋,但他們沒有哪次忘了他,沒有忽略過這個沉默到幾乎不在別人眼裡出現的孩子,那怕再生氣也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