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轮盘之秘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20 7:51:16am

奇幻·玄幻


与许久之前所看到的失落遗迹稍稍不同,隐藏在鸣术高中的失落遗迹较为庞大,尤其那巨型石头依然上的徽记保持得相当完整。此外,还有另外三个巨型石头分别伫立在四方位置,属于“神眷司”的徽记的巨型石头则是伫立在东方。

奇怪的是“神眷司”的徽记是唯一最清晰也没有遭到风化,算是保存的最好的巨型石头,反倒是其余三块石头上的徽记已经被风化了不少。

伫立在南方位置的巨型石头上,司湫语很努力地辨认出那是一个似是音符并且被许多细线交错形成某种图案的徽记,可惜被风化了导致他看不清楚。

不过调查也只能到此为止,别忘了不只是他一人在这遗迹里,那个哈撒专职司铎也跟着跑进来,另外就连谭楚唯、明梓珩、刘骐亚和李少贞也跟着一起进来,估计是担忧自己的安危。

虽然……他是真的不怕哈撒专职司铎,因为这里是失落遗迹。只要在这里,他的实力就会增强,仿佛失落遗迹便是他的灵力增幅器。

“看你这样子,应该是很着急想要找到你们教皇吩咐必须找到的某种东西,对吧?到底……‘时之轮’是什么?”司湫语难得很认真地询问某些事情,表情格外严肃,但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

他甚至已经准备好一个术式图阵,而且一准备就是雷属性术式中的高级术法,单体攻击较为强的“穿紫靁”。

“滋~~~滋滋滋~~~~~~”

“噼啪~~~噼啪噼啪噼啪~~~~~~~”

恐怖的两种雷电声音交错作响,紫色的雷电几乎包裹了他的手掌,准备发射出去。

双眼之中带着恐惧的哈撒专职司铎有些怯弱,她真心不敢再对眼前的司湫语怎么样了然。既然是“神眷司”,那么就是说基本上全属性都能学会,司湫语绝对是掌握了不少术式,完全可以玩虐自己。

“即使是死……即使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话没说完,哈撒专职司铎就被“穿紫靁”击中,整个人像是触电般痛苦嘶吼,泪水流满了整张脸。哪怕承受着如此的痛苦,她也不屈服。

见哈撒专职司铎喊得如此凄厉,司湫语心软了下来,最终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攻击给打消掉。

谭楚唯也就趁机把她的四肢给冻结起来让她失去行动力。

先把哈撒专职司铎给扔到一边去,反正她现在动弹不得,勿需担心她会搞怪。

再一次仔细端详这个遗迹,司湫语总觉得这里有点不太一样。按理说遗迹应该是那种残垣断壁,至少应该会有很多地方被风化过的痕迹什么的,可是这个遗迹不一样。真正的断垣残壁并不多,还有风化现象也不严重。

这真的很不对劲,却又说不上到底哪里不太对劲。

还有,“时之轮”究竟指的是什么?

“这边有个奇怪的轮盘!”李少贞惊呼地指着某处,把大家都给吸引过来。

第一时间来到李少贞所指的地方,司湫语立刻就注意到那显得过于庞大的轮盘。在他的眼里,那轮盘的周遭飘浮着奇怪的银色光点和光带,而轮盘之上似乎也雕刻了什么看不懂的文字符号。

轮盘的整体颜色是金色,中间刻着类似“时”字的古文字,字的周边则刻上了意义不明的记号。接着再看看轮盘的外边,不难发现上面刻上了数字,只是这些数字都是古代数字。

“好大的一个轮盘,感觉上有点像是大型时钟?”谭楚唯慢悠悠地走过来,看到轮盘的时候便直接说出自己的看法。

他们都不知道这轮盘到底是什么,但是哈撒专职司铎知道那是什么,而且还是她此行的真正目的!

把藏在遗迹深处的“时之轮”给抢夺回去,交给教皇。

她很确定他们所指的大型轮盘便是“时之轮”!可是,现在的她被禁锢在这里,根本无法去把“时之轮”给夺过来献给她的主人。

该死的术士——!该死的小鬼——!

“我好像……听见了类似齿轮的声音。”司湫语困惑地盯着轮盘看,说出了自己的感受,尤其是耳边不断回响的声音。他甚至无法理解自己是出现幻听还是什么,总之齿轮的声音就是从这轮盘之内响起。

像是在印证他的话,轮盘真的开始转动,缓慢地转动起来,让他们都吓了一大跳,连忙远离轮盘。

闹鬼的轮盘吗!

“唿~~~唿唿唿~~~~~~”

轮盘越转越快,就连风声都冒出来,还真的刮起一阵风,银白光芒瞬间闪耀,刺眼得让他们都睁不开眼。

用手肘遮挡光线又闭上双目的司湫语忽然感到一股拉力,还未反应过来之际的他就这样被一股力量抓紧了手臂,整个人被拽向轮盘。

“小语!!”刚放下手肘的谭楚唯一看到司湫语被拽走,急得想要冲上去把人带回来,岂知轮盘泛起的银白光芒居然形成屏障将他们给隔开。

司湫语被拽过去后就站在轮盘面前,整个人距离轮盘就是这么的靠近,近到可以触碰轮盘。

楞楞地看着这个古怪的轮盘,司湫语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为什么这些东西这么喜欢拽着他啊!

“呜……你们到底想要拿我怎么样……”司湫语哀嚎着,却也抬起了右手碰触轮盘的中间,指腹也确实地碰到奇怪的字儿。

然后,庞大的影像毫无预警地涌入他的大脑,他惨叫一声便昏倒在地,屏障也随之消失。

刘骐亚第一时间来到司湫语身边并托起他的身子抱在怀里,再测量他的脉搏之类的,脸上原本焦急的神色瞬间缓和下来。

“怎么样?司同学没事吧?”李少贞也在一旁担心地问道。

“这两位是……?”谭楚唯不晓得李少贞和刘骐亚是谁,于是看向明梓珩,顺便把司湫语从刘骐亚怀中抢回来抱着。

“那位是三年级的刘骐亚,医术高明,可以信任。这位是一年级的李少贞,司湫语的同班同学。他们俩,都是鸣初城的城镇守护结界的人柱。”毫不犹豫地就直接介绍他们俩,明梓珩倒也不忘补充说明。

闻言,谭楚唯也没多说什么,可见得他早就知晓何谓城镇守护结界的人柱,因为他曾读过这方面的传说,也很笃定真的有那所谓的五大家族。

可是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问题就在于这该死又可疑的古怪轮盘。

此时司湫语悠悠醒过来,就还有点晕乎乎的。

他让他们别担心自己后就看向哈撒专职司铎,眼神冰冷,因为他从轮盘身上得知了为何哈撒专职司铎如此强烈想要进入遗迹,以及获得“时之轮”的事情了。

幸好有他这个失落家族后人在,要不然这个大型轮盘就这样落入她的手中,会为这个世界掀起一片巨大的风浪。

“哈撒专职司铎……你们的教皇想得到‘时之轮’控制‘时间’……这野心,他永远都达不到。”

“你说什么!?”

“现在‘时之轮’的主人是我,也只有我或者是失落家族后人,又或者是不含邪心的人才能碰触‘时之轮’。滚蛋吧你,回去告诉你们的教皇,他败了。”司湫语平淡地说道,还直接放开了哈撒专职司铎,并且任由遗迹帮助自己把她给扔出去。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的其余几个人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只能呆滞地看着司湫语。

这是在演哪一出?

“小语,这轮盘……‘时之轮’到底是什么?”谭楚唯这时总算可以好好地询问这个问题了。

深呼吸一下,面露苦涩笑容的司湫语便缓缓地回答他的问题。

轮盘,也就是“时之轮”的真身便是失落历史的碎片——“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