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篇:圆桌骑士 - 010.阴魂不散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4-19 8:11:57am

奇幻·玄幻


城墙上的灯光,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于黑暗中。长期呆在城内,随时都会被黑暗吞噬,迷失前进的方向,只能不断徘徊于其中。即使手机能照明,那仅只是紧急措施,一旦电源耗尽,黑暗会再次袭来。

黑暗中,狰狞的笑容无人知晓。庞大的阴谋藏在影子,与黑暗融合为一,等待着人们揭开它的瞬间,露出绝望的神情。

持有钥匙的男子,只留下沉没在黑暗的笑声,走向校长所在之处。

*****

城堡第二层,相较之下并没有想象中的错综复杂,几乎都是笔直的通道,将两个房间给连接起来。不过,地形变得如何并不是黎空在意的事情,手机的信号是否恢复了才是他首要知道的。

“极度微弱的信号吗?总比没信号来得好。”

黎空尝试拨打电话给大龙,可他忽略了一点,第一层是没有信号的。即使能勉强拨出,对方却没有办法接收。

站在原地等待大龙并不是一个好办法,况且大龙有通过其他楼梯上了第二层的可能性,因此黎空决定去碰运气了。

进入通道一段时间后,黑暗忽然笼罩着黎空。黎空察觉到敌人随时都有来袭的可能,立马将夕雨再次召唤出来。此刻的夕雨,体力值几乎恢复完毕,能够以万全的状态去面对任何突发状况。

正当黎空盘算着接下来要如何行动时,夕雨遭到了袭击。无论是黎空还是夕雨都没有卓越的夜视能力,在这里待下去绝非是明智之举。

“夕雨,准备好了吗?我要全速奔跑到通道的另一端。”

“随时都可以。”

黎空发号施令,和夕雨齐步猛冲。多亏了那些天累坏他的训练,他的双脚才有更高的爆发力,不至于让他被夕雨甩在后头。

冲刺之余,夕雨尝试反击,时不时往后方开枪,至于是否有命中则另当别论了。

昏暗中,黎空踩上了不知名的物件,但他完全没有闲暇理会那是什么,依然拼了命地前进。他不知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晓何时才会抵达通道的尽头,只是感觉到肺仿佛将要裂开,但他不能就这样停下来,只能一味地跑下去。

“社长,我看见光芒了。还有一小段路,还能跑吗?”

痛苦的表情,消失了。汗水划过上扬的嘴角,想到终于有机会知晓敌人的正体,他的眼神变得异常炯炯有神,身体仿佛被轻量化,让他还能继续加速。

“当然了。我可是你的社长啊。”

冲入房间后,黎空马上转身,企图看清敌人的真面目。可敌人依然匿藏在通道里头,使黎空无法清楚地看见藏在黑暗里的实体,但这并不代表他不能下令夕雨攻击。

通道内部奔出了数个手里剑,夕雨立马将其击落,并通过其轨道探测敌人的所在位置,射出一发疾风穿越。敌方的攻击停止了,这却并非意味着夕雨击倒了对手,更大的可能是对手正在蓄积能量,准备使出更强力的招式。

两个身影从黑暗中逼近黎空。对方暂时没有攻击的打算,但黎空可不会让攻击的机会就这样丢失,马上让夕雨给他们一个下马威。

手里剑与冰旋花碰撞产生的冰花,被地心引力牵引到地面去。

“喂,你就不能让我跟你说几句话才开战吗?”

站在黎空面前的,是三胞胎的次子——陆壬毅,其守护灵申飞是一名忍者,拥有惊人的夜视能力也不出奇。

“啊,三个一样脸的人其中一个。话说你不是被退学了吗?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难不成你迷路了?”

“哼哼哼,为了向你报复,我会不择手段!”

“真是阴魂不散。既然你那么想被我打败,我就成全你!夕雨,全力击溃他!”

“那是我的台词!申飞,把他拿下!”

夕雨马上将卡片塞入手枪,抢下攻击的先机。申飞好歹是一位忍者,凭着敏捷的身手让六发白弹全数打偏,同时他从护腕里拿出手里剑,接二连三将其扔出。

这家伙,比之前更敏捷了。夕雨曾一度与申飞交战,马上察觉了对方的变化。话虽如此,实力增强的不仅只有对方,夕雨亦是如此,故他并不觉得这很让人惊讶。夕雨主动缩短距离,用手枪将手里剑一一敲打落地,还用一副嚣张的嘴脸藐视申飞,存心是要挑衅对手。

“没想到手枪除了发射子弹以外,还能用敲打的方式攻击,还真让鄙人大开眼界。不过,你别以为这样能让鄙人被吓着,合格的忍者可是无时无刻都能保持冷静的。”

“原来如此,我就让你成为一名‘失格的忍者’吧!”

申飞没有表露出来,实际上他内心感到很不悦,恨不得现在就想击溃夕雨。这回拿出的手里剑,表面上和先前的没有差别,却是在碰触到目标后会爆炸“炸裂手里剑”。

他想象着夕雨被爆炸吓得惊慌失措的样子,下意识在将其扔出的瞬间露出了笑意。夕雨将其看在眼里,估计那手里剑多半内有玄机,选择了用别的方式应付。

地上有一把钥匙,上面刻有“假的”二字。夕雨就地取材,把这把假钥匙投向前方,引爆了炸裂手里剑。预料之外的行动,促使申飞脸色瞬变,内心的不冷静完全展露出来。

夕雨没有对此吐槽,而是直接往申飞的手腕开枪,用冰旋花将其护腕冻结。申飞吃惊的程度更上一层楼。面对如此不冷静的申飞,夕雨对他使出白拳,把他打趴在地后,不禁摇头、叹息。

想起黎空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夕雨往手枪里塞卡,趁着对方一时半无法站起来,给予更多的打击。子弹耗尽后,夕雨索性往申飞脸上多打数拳,才跑到一旁去。

申飞眼中失去了冷静,完全被怒火所吞噬。这个时刻,夕雨大胆吐槽:“果然是失格的忍者。”无论是故意与否,这番话都成了怒火的燃料。

即使右手的护腕被冻结,申飞依然能从左方拿出新的手里剑。

手里剑划破空气产生的声音异于平常。夕雨并不知道那异变是什么造成的,只是知道这次不能再用手枪将其打落了。

夕雨往左侧跳跃。准备扣下扳机时,手里剑忽然呈直角转弯,把手枪给打落了。申飞抓住这个破绽,扔出复数手里剑。

夕雨先是将手枪踢到空中,而后用双腕摆好防御架势,避开被击中要害。

手枪落下的时机,正好是手里剑投掷完的瞬间。夕雨将其接住,食指扣在扳机上,马上开枪反击。岂不知对方抢先使用了烟幕弹,将身影匿藏与其中,无声无息地盘算着暗算夕雨的下一步。

“社长,这下该怎么办?”夕雨退回黎空身旁。

“子弹攻击范围不大,但也不能坐以待毙。呃——先让我思考吧。”

黎空一如既往地打开夕雨的技能栏目,发现完全没有可以学习的新技能。即使有,却需要花费金钱或一些特定的书籍才可习得。这不由得他心想:这年头,学一个技能都那么难吗?

重新查找现有的技能,几乎没有能突破现状的方程式。

手里剑陆续袭来,而且其锋利程度比以往高,夕雨的体力值急速地遭到削减。

“不对!我一定是看漏了,一定有一组技能可以打破现状的!蓝黎空,再看清楚,再想清楚!”

黎空拼死思考,想到脑浆几乎要炸裂了。刹那间,他终于找寻到两个连接成方程式的技能了。

夕雨对应黎空的命令,同时使用花火吹与疾风穿越。火焰与空气子弹融合一体,借助于室内空气摩擦产生的热能使燃烧的范围大幅度扩展,得以将部分烟幕给吞噬。

为免于被火焰吞噬,申飞从烟幕中窜逃出来。为了保命的决定,反而让他陷入更大的危机。跳跃到半空中的申飞没有任何可以协助他进行移动的物件,即使能用手里剑阻挡白弹的袭来,却阻止不了夕雨缩短距离的举动。

壬毅猜测,夕雨多半是要冻结申飞另一个护腕,完全封锁他拿出手里剑的手段。壬毅警惕着冰旋花,下令申飞使用目前破坏力最强的招式——猎虎手里剑。

面对如圆形桌子直径般大小的手里剑,夕雨毫不畏惧地前进。

“夕雨,以斜角瞄准手里剑一角的尖端,我数三声后马上开枪。”

黎空的意图很简单,就是要弹开手里剑以便开启夕雨前进的道路,这是壬毅能理解的。他不能理解的是,高速旋转的手里剑是不可能那么容易被击中的,而且还是最难命中的尖端,黎空的举动可说是白费力气。

黎空倒数完毕,夕雨将仅剩的一发白弹给发射出去。眼前的一幕,壬毅脸色瞬变,完全无言以对。偏离轨道的手里剑发出“喀当”声掉在地上,夕雨通向申飞的道路完全被开启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可恶,申飞,用白拳反击他!”

“你以为只有你会用白拳吗?”

论近身格斗,夕雨比申飞来得更有经验,不但能避开对方的拳头,还能加以反击。夕雨击出的白拳让申飞露出一大破绽,制造出夕雨用零冲将申飞打落地面的机会。补上一发冰旋花,另一个护腕最终还是无法逃离被冻结的命运。

“将军了。论近身格斗,我不认为夕雨会输,乖乖放下你持有的钥匙,回去家里睡觉吧!”

“可恶,待我的另外两个兄弟来到,我就让你好看!”

“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第三方人物的出现,皆是黎空与壬毅预料外的事情。这把声音听似熟悉,可黎空却想不起在何时听过,只能凭着找寻声源来确认对方的容貌。

橙色的长发,那正是先前的楼层遇见的女生谢夏。会在此处再遇见她,黎空打从心里自叹倒霉。

“没有机会?这是怎么一回事?”

“非参赛者进入这个领域的话,一段时间后会强制被传送到战场外。”

谢夏打了一个指响,白色光环浮现在壬毅的脚下,申飞因此强制被召回。壬毅想反抗,可惜全身暂时无法动弹,只能遵循系统的决定,被传送离开了。

空间里只剩下黎空、夕雨以及谢夏、缃蕾。夕雨的体力值因先前的战斗只剩下不到一半;即使缃蕾也有经历战斗,但她的体力值几乎是夕雨的两倍。明显地,谢夏是冲着黎空手上的钥匙而来的。若在这种情况下开战,对夕雨是极度不利的。

“难得刚才暂时性恢复了智力,现在又没了。真是的,还是逃跑吧。”

黎空低声嘟囔。他对夕雨示意,准备好逃跑的准备。黎空把脚往后挪的瞬间,缃蕾马上来袭,一锤把夕雨给打飞了。

“这家伙的跳跃力跟腕力也太恐怖了吧!她到底还是不是女的啊?”

眼看夕雨暂时也无法逃离对方的追击,黎空只好强制将其召回,自己一个人逃命。但现实却不是这样,召回夕雨的行动失败了。

系统传来的通知,黎空才知晓任何人都无法在这层楼将守护灵召回。这意味着,除了被打败以外或成功逃脱以外,已经没有任何其他脱身的方法了。

“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

“你该不会想告诉我,把钥匙交给你就放我们一马吧?”

“虽然变成笨蛋了,没想到你在某些时刻还蛮敏锐的。既然你猜到了,我也不多说。我只要金色的钥匙就够了。”

黎空可以选择不要将钥匙交出去,但这会让他失去半个小时的抢夺钥匙与妨碍敌对势力的时间。情势所逼,他别无其他选择,只好从袋子里拿出一把金色钥匙,不屑地扔到地面去。谢夏下令缃蕾停止攻击,尔后不慌不忙地往前移动。这时,黎空的脸上泛起了笑意。

谢夏察觉了这不对劲的笑容。夕雨抢先一步看见黎空这表情,立即偷袭缃蕾。突袭引起谢夏回过头的举动,而黎空趁机将钥匙抢回来,带着夕雨逃跑。

交易决裂,谢夏只好改用别的方法——用武力将钥匙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