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篇:圆桌骑士 - 011.钥匙的去处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4-19 8:24:01am

奇幻·玄幻


城堡第二层,是一层无法将守护灵召回的楼阁。现阶段,黎空与夕雨正全速奔跑,企图从谢夏与缃蕾的追赶中逃脱。通道里还是漆黑一片,但缃蕾借由锤子与墙壁或地面碰撞而制造的火花,能短暂地照明道路,使得黎空与夕雨的位置被对方掌握了。

多亏了这些微弱的亮光,夕雨才能时不时开枪袭击,击中能削减缃蕾的体力值,被闪过或挡下则能拖慢对方的脚步。

这条通道的距离相对的比较短,黎空很快就能进入下一个空房间。房间里头只有三个通往上方与一个连接第一层的阶梯。他竟在此刻为前进的方向感到犹豫。

一瞬的迟疑,造成了对方在黎空到达阶梯前能够进入空房间内。缃蕾在夕雨移动前跳跃,凭着惊人的跳跃力急速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

夕雨来不及逃跑,更没有任何一招能够将锤子截停。

看似绝望之际,一个身影拿着盾牌,抢在锤子落下前将其挡住,替夕雨防下这一击,代价是盾牌承受不了冲击,化为碎片散落在地面。

“黎空,抱歉,我来迟了!”

黎空一脸疑惑地望着眼前这位一脸瘀伤与臃肿的人,沉默了数秒。若不是靠声音的话,黎空完全无法认出那是大龙本人。

“你不是大龙吗?话说你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你跟谁打得如此激烈啊?”

“被猜拳机打的。虽然花了点时间,但阿紫还是赢了,还拿了一宝箱的奖励。”

大龙将背着的宝箱放下。宝箱上了锁,庆幸的是他们拾了不少钥匙,可以尝试用来打开。在他们尝试开启宝箱的时刻,夕雨和阿紫联手对付缃蕾,却还是无法弥补压倒性的战斗力差距。黎空一直有留意夕雨的体力值,几乎只剩下五分之一,不能撑太久,故他们加快了开宝箱的速度。

屡次尝试后,终于传出了锁头被解开的声音。黎空迅速将宝箱的盖子翻开,发现摆在最上方的宝物,是数瓶恢复体力的药水。

黎空对大龙示意,大龙立刻下令阿紫牵制缃蕾的行动,好让夕雨能趁着这个空隙到达黎空之处索取药水。

谢夏看穿他们的意图,命令缃蕾使用能够震动地面,让他们失去平衡的招式——“雷响大地”。为阻止这招,阿紫使劲用纸武刀拦截,看起来只是无谓的挣扎,却成功地拖延了时间。

锤子将纸武刀打碎,顺势落地。此刻夕雨已经接过了药水。他一饮而尽,体力值因药物的效力恢复了一半,能以更好的状态去支援阿紫。

黎空和大龙没有停下翻查宝物的动作,希望通过这宝箱找到通往胜利的道路。《坑人秘笈》、储存经验值的瓶子、宝石、金色钥匙、刀剑……宝箱里头几乎什么东西都有,不由得他们发自内心感叹:这玩意太棒了。

能左右这场战斗去向的,莫过于《坑人秘籍》这本书。宝箱里有四本,黎空与大龙各自拿了一本。翻开来看,书本里头各别只有一行字,分别是“攻击一万次就能开启这一页”与“被攻击一万次就能开启这一页”。

无奈与火气集合成一体。他们恨不得现在就把书籍给撕碎并丢弃,但想到以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话说回来,为什么我们需要对付她啊?名单里不是没有她的样子吗?”

“守护灵这么暴力,你不觉得主人也会很暴力吗?”

大龙望着守护灵对战的方向,经由缃蕾一锤将夕雨和阿紫同时打飞一事,确认了缃蕾真的如黎空所说的那般暴力。

“她暴力,应该不会是一件很糟糕的事吧!说不定她能压制老太婆的手下呢!”

“能压制是一回事,我们会被她欺压又是另一回事了。”

“此话怎么说?”

“这类型的人一定很记仇。你想想,现在我们妨碍她,但过后她还是找到钥匙并当上骑士的话,一定会把我们是为眼中钉。就算她不是老太婆的人,我们也一定会遭到对付,倒不如趁现在打败她,让她没机会成为骑士!”

“不不不。当我们与老太婆的人为敌时,已经被视为眼中钉了,倒不如减少一个敌人来得更好!”

“不不不。即使你向暴力的女生道歉,她们都未必会原谅你,还是在这里把她打败比较好!”

最终,大龙被说服了。两人开始过目双方守护灵现有的技能,拟定作战计划,即使用卑鄙的手段也势要将缃蕾打败。

虽处于一对二的劣势,缃蕾的体力值从开战至今并没有被削减太多。缃蕾不单只是体力值异常的多,其攻击力亦是十分高,一次攻击造成的伤害约等于两人十次攻击所造成的,可见“狂战士”这头衔果然不是装饰品。

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黎空和大龙只能实施“奇策”来扳回局势了。

夕雨和阿紫回应着黎空和大龙的呼召,退到他们身边聆听新作战。谢夏当然不会让他们得逞,因此缃蕾马上追上去,不给他们喘息的时间。

作战内容非常简短,指令花不超过十秒就传达完毕。只见他们一同露出奸诈的神情,可想而知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阿紫和夕雨往两个方向散开,通过左右开弓的作战方式来牵制缃蕾。

“这种程度的战略,对我起不了作用!”

袭向缃蕾的子弹与纸飞镖因为雷吼的关系被弹开了。此刻,夕雨和阿紫反而露出了笑容,为缩短距离开始了移动。

“如果这就是你们的计划,那你们的主人实在是太没水准了!”

缃蕾将锤子摆在侧边。这个姿势,毫无疑问正是先前把夕雨和阿紫一并打飞、攻防一体的强力招式“雷卷风”。在她开始旋转之前,夕雨把一张卡片塞入手枪后,将其投掷出去。

缃蕾的脑海里闪过了无限的“怎么回事”。她无法理解夕雨将武器扔弃的行动,更不知道背后有何玄机。她放弃思考这些不合常理的行动,身子往侧后方倾斜,闪避手枪。

这时她又发现,阿紫把纸武刀给投掷向她。攻击的轨道与她的身子重叠。没办法之下她放弃了使用雷卷风,借着锤子移动她的重心,好让自己往下跌。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夕雨和阿紫交换武器作战的景象,非但吓着了缃蕾,还让谢夏露出惊呆的神情。让他们惊慌失措,这正是此作战的真正目的。

事实上,黎空给的指令只有一个:时不时交换武器,过后就任你们自由发挥。正因如此,对方才更容易掉以轻心,以为那么短的时间内只能传达没水准的作战计划、模糊的作战内容。

交换武器的作战计划,让缃蕾失去了先前的冷静,导致机动力与判断力下降的结果,体力值因着接二连三被击中而开始急速扣除。

缃蕾因惊慌而变得迟钝,谢夏则因此脑袋短暂地当机,黎空看得可乐透了。

战斗的主导权在他们手上,照着这样的步调应该能打败缃蕾,可是黎空并不是这么想。他还在盘算着要如何让谢夏更加绝望,已经忘记了自己参加这个选拔的目的。

“成为圆桌骑士的第二个人,是三年六班的余炜纹。”

播报勾起了黎空的记忆,使他重新看见自己参加选拔的目的。当务之急的事,就是尽可能地快速解决对手,继续去妨碍名单上的人物。

“没想到你成功出线了。既然如此,我也不能在这里拖延时间了。”谢夏拍打自己的脸颊。其力度足以让她的双颊呈绯红色,眼神不再像之前那样彷徨。“缃蕾,别被对方吓到!即使他们交换武器,也改变不了你比他们强的事实!”

“啧,那么快就恢复冷静了吗?这策略果然不能坚持太久。”

“不过多亏了这段时间,阿紫终于有新招式使用了。要赌一把吗?”

大龙指着技能栏目最下方的新技能,黎空眼前马上发亮。看着这个技能,在他脑海闪过的只有一个策略:假装逃跑,然后回头反击。至于能否起到作用,则需要尝试后才知道。

他们达成了共识,决定放胆尝试一次。阿紫的新招式,正如其名字那般,是一架纸飞机。用它来逃跑,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望着这纸飞机,谢夏和缃蕾深感无奈。

“你们以为靠着这种烂纸张就能逃跑吗?缃蕾,把它打碎!”

缃蕾跳跃到半空中,轻松地将飞机打成碎片。夕雨和阿紫在坠机之前往下跳,逃过了遇到“空难”的一劫。

照理来说,他们会优先回到地面,但因着锤子的重量加快了缃蕾下降的速度,造成了他们落地时间的差距非常细小的情况。

缃蕾早就准备好挥舞锤子,他们却对此毫无防备,眼睁睁看着锤子逼近自己。

突然冒出的武士,凭着两把特殊的武士刀,让锤子像是摆在地面那般停滞在空中。武士的蓝色外袍是如此的熟悉,其名字更是让人无从忘却。

“这不是‘草泥马’吗?难不成巴卡立来了?”

“什么‘草泥马’?他明明就是‘超里马’啊!话说你们这是对待前来营救你们的人应该说的话吗?”

桑晴与巴卡立同时出现在黎空的视线范围内。黎空看见桑晴的出现,高兴得直接无视了巴卡立这番话。他的眼中此刻已经容不下桑晴以外的人了。若不是巴卡立清了清嗓子,黎空真的会把他给忘却。

“别那么介意嘛,我这玩意送你当做回报,感谢你就是了。”

黎空将他口中的“那玩意”展示给大龙。经过他的同意后,他才以投掷的方式将其送到巴卡立的手上。包囊里装的不是别的物件,而是刻有“丑”字的金色钥匙。这对巴卡立而言,有点微妙,不清楚要吐槽还是感谢他们。

“你们没有其他的钥匙吗?为什么偏偏就是送我这一个刻有‘丑’字的啊?”

“刚好抽到这一把给你,你就别在意了。话说能把这里交给你吗?那家伙太强了,我们根本拿她没辙。”

“我就是为此而出现在这里的。”

黎空对巴卡立改观了。他的背影显得比以往更宽大、更可靠了。对于巴卡立是否有意耍帅,黎空决定这回就不要去吐槽,免得难得的队友变成敌人。

能让黎空说出“交给你了”这番言论的人为数不多,算上巴卡立并不多于多于五人。这对巴卡立而言,这不单只是自己的实力得到更多人的认同,亦是一个报答黎空平日对他关照的机会。

将打败缃蕾的事务全盘托付给巴卡立后,黎空和大龙马上带着桑晴离开,往更上层移动。

黎空以他为自己处在安全的立场,没有警惕四周是否还有敌人,落得装满钥匙的包囊被人抢夺的田地。能做到如此迅速动作的,莫过于只有守护灵。

“那家伙竟然又出现了!”

大龙口中的人物,就是先前被困在密室里的曼棋与泉乐。出现在这里,即意味着泉乐将米拉刚给打倒了。

对他俩而言,一袋子钥匙落在敌方手中是极度不妙的事。泉乐拥有头衔,实力可以与缃蕾、超里马比拼,在前一战役中与缃蕾交手却无法获胜的夕雨和阿紫,对于这场战斗的走向他们略可猜想到。

大龙望着黎空,发现他稀有地露出了不自信的表情。

“振作点,你在自己的妹妹面前露出这张脸真的好吗?”

大龙的拳头轻碰黎空的脸颊,想借此消除他心中的迷茫与不安。大龙的话语清楚地传达到黎空内心深处,让他想起了不曾在桑晴面前露出一次绝望神情的自己。

“真是的,我在干什么啊?”黎空扶额自嘲,嘲笑着自己何时变得如此胆小。多亏了大龙,他才得以露出一贯的表情——诡异的笑脸,“大龙,我们上!把这家伙给放倒,把钥匙抢回来!”

“早就准备好,只是等你的策略罢了!”

“那个,其实如果夕雨跟阿紫现在不适合战斗的话,我可以请羽歆帮你们把钥匙拿回来的。”

黎空和大龙被桑晴天然呆的发言泼了一桶冷水,难得燃起的斗志与雅致转瞬间熄灭了。深层地想,虽然失去作为长辈的尊严,但那确实是现阶段最保险、最有效的方案,故他们最终决定让羽歆去与泉乐一决胜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