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15、1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4-19 8:54:52pm

奇幻·玄幻


4-15

  是的,雖然很奇怪,但他們真的沒有忽略過他,他們不知道為什麼,也不想知道,人與人之間就是這樣,有時候這就是緣分,沒有甚麼好說的,也不想去想知道原因,因為沒人會覺得疼寵一個小孩子是錯的,是的,他們確實不由自主的寵著厄臨,用他們冷調而沉默的方式。

  旁人眼中的他們只是盡責,甚至連他們一開始也這麼認為,他們只是不想被抓把柄,不想多惹事情,格爾認真存錢準備外出冒險,銘泌認真指導傲炎同時不斷進修以求未來有個能夠讓他取得爵位的機會,並不是為了誰,只是剛好湊再一起罷了,他們是一類人,不想捲入政治的漩渦卻又不得不投身於中,隨波飄盪。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們遇到了倔強但脆弱的厄臨跟心細又善良的傲炎,讓他們心中再次找到了些許的安慰,也對這對兄弟更好,尤其是天生劣勢而沉默的厄臨,更能激起他們的同情。

  有時他們也疑惑,為什麼在那麼多的人選中挑出了這麼像的兩人?他們都不明白,也不想明白這點,因為他們心底都有猜測,不謀而合的直指鳴電,所以他們什麼都不敢說,反正對他們又沒壞處,何必在意這麼多,鳴電想做什麼也不可能打自己的孩子的主意,雖說帝王心術,但從鳴電那令人驚嘆的情史也能明白他對家庭有多看重,事實上,歷代以來旋靈國王室對於家庭都非常看重,這得力於將家庭視為生命,又永遠與費齊家族相伴左右的艾雅家族。

  心中思緒千轉,最後只能化為無奈地嘆息,對於他們這些被家族放棄的人來說,無論怎樣都不能心安踏實,就這樣吧!繼續隨著漩渦不停地捲入,然後看未來的命運是否願意讓他們在被拖到最深處前將他們甩出來,或者是就此沉淪,怎樣,都好了。

  聽見身旁摯友的嘆息,兩人一起看向對方,露出一模一樣的苦澀微笑,拋去腦海中的想法,微笑的看著對方:「你是不是也跟我想的一樣?」

  「還能怎麼辦?那小鬼都先斬後奏了,要是被知道我們還不是一樣慘,那還不如直接隨他去。」用力地敲擊紙面,只聽見桌子傳出無奈的哀鳴,他們就跟這桌子一樣,明明不是他們的錯,卻很無奈的要負責被敲,還要幫忙哀號。

  「其他都還好,你跟我擔心的應該是同一件事情吧。」銘泌無奈地看著格爾。「該怎麼堵住傲炎殿下的口呢?」其他的人都很好處理,反正只要說厄臨在夜宮裡大概沒有人敢隨便闖進去,其他的理由隨便都可以,怕就怕傲炎很認真地找厄臨,夜宮對於傲炎又是不設防的,如果傲炎找不到厄臨到最後跑去問鳴電,那明年就可以準備辦忌日了。

  更糟糕的是,傲炎已經好一陣子沒看到厄臨,上課越來越躁動,以前都是厄臨直接鎮壓他,現在沒了厄臨他也開始不安,再過幾天自己跑去夜宮的機率就大到嚇人了,偏偏該怎麼跟他說又是個難題,難道要直接告訴他你哥哥有事情不想被你父王知道,所以搬出去住了?光想到就頭疼的要命,這個麻煩處理起來會死!會死人的阿!

4-16

  不管兩人多麼抱怨,他們還是任勞任怨的開始想辦法,誰叫他們遇到了這樣的一個學生呢,只好拼命想破頭,最後只想到厄臨年紀大了,可以上別的課程這個爛招,然後決定騙傲炎從現在開始銘泌教傲炎的時候格爾就會在教厄臨,當傲炎在上格爾的課程的時候銘泌就會去找厄臨。

  不得不說這確實是個好方法,這樣既可以讓傲炎知道厄臨為什麼沒出現在教室,同時傲炎也不可能真的看到厄臨到底有沒有上道課,因為厄臨在「上課」的時候傲炎也正好在上課,這真是萬無一失!至於以後?那就以後再想辦法吧。

  雖然這麼決定了,格爾跟銘泌還是板起黑臉,然後慢條斯理地離開房間,冷淡的瞟了厄臨一眼之後提醒他該去找傲炎,傲炎很想念哥哥,然後也沒有說到底願不願意幫厄臨隱瞞就雙雙上馬車離開,只留下小臉皺成一團的厄臨苦惱到快撞牆,這件事情管家就沒辦法了,如果他是格爾應該會更生氣吧,所以喜歡小孩的管家悶不吭聲裝作不知道,雖然他早就從莫口中知道,格爾跟銘泌絕對會答應的。

  當天晚上,厄臨緊張兮兮地回到皇宮,有如作賊般潛回夜宮裡面,站在熟悉的門口,卻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這種感覺跟他轉世的感覺不同,卻是這樣的真實,原來這句成語是真的。厄臨臉上帶著苦笑,默默地打開門,也不去管沾滿灰塵的桌子有多髒,好一陣子沒使用的棉被有種不再溫暖的溼氣,鑽進好久沒有回來的密室裡。

  一回到密室,厄臨怔怔的看著石製的牆壁,還有同樣沾滿灰塵的文件,不應該是這樣的,記憶中的這裡永遠都是各式各樣的文件飛來飛去,另一邊的桌子則擠滿了無所事事的幽靈正在做些諸如偷情書來欣賞之類的無聊勾當,然後就會有人怒氣十足的對他們咆哮要他們不工作就滾出這裡,應該是這樣的景象才對。

  好半晌,厄臨才想起他回來這裡做什麼,隨便找出一兩個用來哄傲炎的小玩意,派幾個幽靈打掃一下夜宮後,厄臨躺在冰冷的棉被中,不知道為什麼無法入睡。

  自從離開夜宮後到現在,他完全沒有想念過這裡。

  隔天,厄臨好好地安撫傲炎好一陣子,但大概是太久沒看到人,傲炎哭的小臉脹紅就是不肯放厄臨走,死死的抓著他的衣服,直到哭累了睡著了,厄臨才得以脫身,讓厄臨很認真的思考是不是對傲炎太寬容,才會讓他放肆成這個樣子,看來該好好的想辦法整頓他了,太任性是不能當個成功的軍人的。

  

  懷著這樣的想法,厄臨在街上漫無目的地走著,他已經忘記傲炎並不是軍人這件事情,當然,也不會記得跟在身後負責幫忙提行李的祈冷,任由他一個人提著兩人分的行李,吃力地在街上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