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更多线索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21 2:25:05pm

奇幻·玄幻


“误打误撞找到碎片固然是好事,但私自把人放走可是罪啊!小语,你为什么要把人放走?”

谭楚唯有些生气地看着司湫语,可是当事人却没开口解释还是什么的,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轮盘之上,时不时就会走神。

看到他这个样子,谭楚唯也就不再追问下去。岂知司湫语忽然跑开,一眨眼人就不见,惊得他们错愕不已。他们正想把人给找回来之时,却已看不见人影。

神色严肃的谭楚唯此时感到有些不对劲,这次的这个遗迹与以往的不太一样,甚至让人萌生一种说不出口的奇怪感觉。至少,这里一点都不危险,因为他没有那种危险的感觉。

无奈之下,他只好让大家分散开来去把司湫语给找回来,反正这里没有黑暗教廷成员潜伏,他们也不可能会潜入遗迹,因为司湫语说过,只要是对遗迹有邪心的人都无法进入此地。

“咦?谭老师,我这边有发现哦~”莫名兴奋的刘骐亚抓着竹简小跑过来,只是他抓的方式看起来就快要让那竹简散架,看得谭楚唯汗颜。

小心翼翼地把竹简拿过去翻开来想要翻译里面的内容之时,谭楚唯只能勉强翻译那标题还有一些内容,毕竟他真的不太会古语。要是司湫语在的话,那么翻译竹简的任务就会自动落入他手中。

迄今为止,估计也只有司湫语通晓古语,再加上某位术士出于死心的传授,增加了司湫语在古语方面的知识。

正在苦恼该拿这竹简怎么办之时,李少贞也找到了三个竹简。

“看来……这次收获不错。”谭楚唯默默地看着找到的竹简如此说道。

可是,司湫语还是没找着。

也不知道明梓珩找到他了没。

就在他们为翻译竹简和找不到司湫语的事伤脑筋的时候,明梓珩总算不负众望地找到司湫语并把人给带回来。

不过司湫语好像不记得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事情,记忆只停留在告知谭楚唯轮盘“时之轮”是失落历史的碎片之一,其余的他都不记得了,包括莫名其妙就跑到不见踪影。

没有提及他不见前的怪异现象,谭楚唯直接把找到的竹简交到他身上去,让司湫语人不足发出哀嚎之声。

“谭老师,你不是吧……这些都让我一个人负责翻译吗!”

“如果你能找到跟你一样精通古语的来帮你,我是不介意你一个人负责的。”

“呜……明明就没人跟我一样……哦不对,还有一个人也精通古语,但他估计不会帮我就是了……”

司湫语很自然的就想到了某个人,可是那个人不太可能会帮助自己。就连谭楚唯都知道司湫语所指的“一个人”是谁,也晓得对方是不可能会帮忙的。

最后司湫语一边碎碎念一边翻开竹简开始翻译起来,但他才刚翻开,看到那标题的瞬间就兴奋得跳起来,眼睛好像还闪闪发亮的。

离他最近的李少贞和明梓珩都被吓了一跳,搞不懂这突然之间的他怎么兴奋起来。

或者应该说……为什么进入遗迹后的司湫语那么的奇怪。

“小语,你是想吓死我们啊!”谭楚唯实在有些生气了,毕竟他今天已经被司湫语吓了很多回。

“啊抱歉抱歉,我只是太兴奋了。谭老师,我们可能……又找到新的失落家族咯~这边的这个标题写的是‘音灵迟族谱伍记’,指的是被冠以‘音灵’之称的迟家。”司湫语边解释边迅速自动翻译,可惜资料不太完整无法完全推测出这个家族究竟是代表什么。

神眷司代表的是“时间”,那么音灵迟又会代表什么?

“呃……不好意思借问一下,你们谈论的事情适合我们听吗?虽然已经听进去不少东西了。”李少贞很有礼貌地询问道,毕竟她觉得他们俩在谈论的事情好像有点重大。

闻言,谭楚唯摇摇头。

“无事,你们继续听吧。先不说梓珩,你们俩……一个是‘李’,一个是‘刘’,是比失落家族低了一个阶级的古老家族后人,无妨继续听下去。”

“古老家族并不是指鸣初城而已,其他城镇也有各自的古老家族。就拿若月城来说,那边也有五大古老家族,姓氏分别为第一到第五。”司湫语翻译的当儿居然还能顺便分心去解释所谓的古老家族。

在这些历史上面下过许多苦功夫的司湫语基本上可以背出来,再加上他现在必须担起记载失落历史的重任,负责把失落历史归还,让世人可以知晓曾经的故事。

只是随着挖掘失落历史的同时,危险好像越容易找上门。

“老实说,我还真不晓得自己是什么人。可是……人柱……实在是个不怎么好的名词。”李少贞苦涩地指出这一点。

岂知司湫语却哈哈一笑,摇摇手继续解释道:“不是不是,人柱只是一个词语而已,正确一点来说只不过是以灵力维持结界,而不是以生命为维持结界。要真的是人柱的话,那么黑暗教廷的入侵早就要了你们的命。”

听了他这么一说,李少贞有些放松下来,就连刘骐亚也莫名其妙的松了一口气,似乎是虽然知晓自己也是所谓的人柱,但并非真正了解其人柱的意思。

接着下来他们又继续分开去找找看还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之时,这边厢的司湫语反而在其中一个竹简上面翻译出了不得了的东西,尤其这还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之一。

连忙招呼谭楚唯过来自己这边,司湫语顺手掏出自己的笔记小本子直接抄写翻译文字,然后指着上面的几个古字讲重点,好让谭楚唯能够理解。

“好像是大约三万年前……将殿下献祭给某个人物……这里指的是个名字,好像是叫什么‘刅珟’的人……应该是人?然后人民便能换取灵力……唔……神族……?诶?什么鬼啊,连神族都冒出来……”

“这个竹简记载的恐怕就是其中一个历史,而且时间是三万年前?你确定是三万年?”谭楚唯的重点就在于所谓的“三万年前”,虽然他都觉得神族什么的有点扯了。

“就上面有写时间啊!清清楚楚地写着古神万年纪叁零贰柒玖,不是三万年前的话,难不成是三千年前啊?再说了,这是‘他’教我的时间计算法。”司湫语不忘搬出某某人,让谭楚唯也就不再多说下去。

最后他们也就大致上整理出这个竹简上记载的就是三万零二百七十九年前的事迹,然后还有提到一位殿下、疑似名为刅珟的某个人物、还有神族啊魔族啊妖族啊鬼族啊精灵族啊什么的都冒出来等等的。

不管怎么说,他们对于失落历史的调查总算有了很好的进展,甚至找到了更多的线索。

那么,探索遗迹完毕,也是时候该离开这里出去外边。也不知道现在鸣术高中的情况如何,因为在他们进入遗迹之前,许多黑暗教廷的成员还在校园里大肆破坏呢。

“等等!这次不会又是要打败遗迹护卫才能出去吧!”司湫语实在不想再面对那些石像护卫了。

“小语,麻烦你下次别乌鸦嘴。”

就因为司湫语的一语成谶,遗迹护卫还真的全都冒了出来。

这下可好啦,他们必须把遗迹护卫一举剿灭才能离开遗迹回到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