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学校地底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22 10:26:45am

奇幻·玄幻


仿若三年前般但人马并非完全一样却依然将一干若等的遗迹护卫全都解决完毕的司湫语等人带着重要的竹简,搭上司湫语一起踏入漩涡心里想着总算可以回到学校的时候,岂知从漩涡出来却看到了陌生的场景。

此时此刻,成功从遗迹出来的他们是一脸懵圈的。

按理说他们一出来就应该是回到原本的地方,结果现在他们却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又黑又暗,好像还有些潮湿的狭窄地方。

谭楚唯立刻划出了光属性的术式图阵,点亮了这个地方。大家也就看见原来这是一条通道,却不知通道是通往何处。

“……这里是鸣术高中的地底。”

“对耶,这里不是地底吗?而且……我记得地底是立入禁止的……”

明梓珩和刘骐亚分别提起这重要的一点,然后脸上逐渐变得难看,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以及这地底为何会被禁止进入的原因。

在旁的司湫语老早就准备好战斗的架势,就连术式图阵都准备好,双眼紧紧地盯着前方。

“是火属性的妖魔。”司湫语倒是不忘提醒大家自己的感应能力。要知道,他的感应从未出差错,所以他们都很信任他。

话音方落,一牛脸虎身的妖魔龇牙咧嘴地缓缓走过来,火红的眼瞳注视着他们,津液顺着嘴巴流落,仿佛就像是遇到上等猎物可以拿来充饥。

微微挑眉,谭楚唯率先划出了冰蓝色的术式图阵,冰雪纷飞,把整个地底点缀成漂亮的冰雪之地。然而牛脸虎身的妖魔似乎不怕他的冰雪,依然往前。

见状的谭楚唯脸色也变了,他连忙伸出一只手臂挡住他们。

“报出你的真实身份,不要拿宠物来吓我们。”他可不会认错,至少不会认错这只不畏惧自己的天赋的妖魔。

重点是这家伙是怎么潜入学校地底甚至还特意把自己的妖魔宠物给留在这种地方,看起来就像是早就知道他们会从这里出来又或者是动了什么手脚把他们的出口给搬到这地方来。毕竟,鸣术高中的地底,是立入禁止的。

静默片刻,忽然一把银铃般的笑声响起。一妙龄女子从暗处走出来,牛脸虎身的妖魔立刻回到女子身边,亲昵地蹭着女子的洁白的手臂。看到这女子出现的谭楚唯表情依旧难看,甚至开始感到很头疼。

为什么这么一个大人物会藏在这种地方?

“我家哈撒告知我说,她遇到了神眷司,所以我就好奇想看看你们当中谁才是神眷司。当然,可以的话我也想试试看神眷司的力量哦~”

“身为总司铎的你真的只是想要看看神眷司么?”

“哎哟哟~小唯唯,你果然不了解吾教。”

语锋一转,女子——黑暗教廷的总司铎弹了个指响,牛脸虎身妖魔立刻扑上去。谭楚唯一咬牙,只好张开冰雪结界把大家都给保护起来,甚至阻止司湫语和明梓珩提供的帮助。可以的话,他想要混淆总司铎,让她分不清楚谁才是她想要找的神眷司。这个时候真该庆幸那个哈撒专职司铎不在,要不然司湫语被认出来可就麻烦大了。

先不说哈撒专职司铎不在无法为总司铎认出司湫语,但单单只是阻挡总司铎的攻击就足以让谭楚唯感到吃力。

在不需要保护他人的情况之下,谭楚唯可以跟总司铎拼个你死我活都没关系,可现在他身后还有四个人必须保护,当中还有两个与城镇守护结界息息相关的人。

“谭老师……”司湫语看到谭楚唯这么辛苦,实在很想干脆就承认自己便是对方要找的神眷司。

不过……谭楚唯现在是如此卖力地保护自己,试问他又怎么能自爆身份呢?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帮他呢?

司湫语的脑袋快速运转,试图找出一个解决方法,然而他就是想不出到底有什么办法。扫视了一下这狭窄的通道,他顿时想到了一个办法,立刻悄悄地告知明梓珩三人,并且很有默契地一起点点头。下一秒,以明梓珩为主力的巨大雷电分散开来正中毫无防备之心的总司铎,更把谭楚唯给惊呆了。

还没等谭楚唯回神过来,司湫语大喊一声“跑!!”,然后就直接拉着谭楚唯与大家往前奔去。

被如此强力的雷电缠身的总司铎一时间还没法缓过来,伸出去的手倒是抓破了某人的手臂,指尖隐约残留点点的温热液体。

呵呵一笑,总司铎不追上他们。她举止诡异地把手伸到自己的眼前,舔了舔指尖上的血,勾起了一抹妖媚的笑。

真是鲜甜的血啊……

那么,是谁中了自己的毒呢?

***

捂着被抓伤的手臂,明梓珩的脸色有些苍白且呈青紫色。明明伤口不深,脸色却如此难看,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先为他检查。所幸的是他们当中有个人是医术造诣颇深的刘骐亚,于是他立刻充当身为一名医生(貌似他还是个未成年少年吧……)替他疗伤。结果他脸色不太好地看着他们,轻轻摇头。

“不行,在这里的话我什么都做不到。”

“到底怎么了?会长的气息都变弱了啊!”司湫语有些焦急地说道,毕竟他感觉到明梓珩的气息确实是逐渐变弱。

这不,人都已经失去意识了。

“毒。他中毒了。”谭楚唯仔细端详明梓珩的伤口之后,皱眉地说出他目前的状况。

闻言,司湫语便想起那个总司铎确实有伸出手,然后……原本应该被抓伤的是他,不应该是明梓珩。这么说来,明梓珩是代替他中了剧毒。

紧紧咬着下唇,甚至咬破下唇的他趁谭楚唯不注意的当儿就把手覆盖在明梓珩的伤口上,银色的术式图阵毫无预警地悬在明梓珩的伤口之上。

“小语!不可以!!”

惊见司湫语居然想要用自己的术式替明梓珩治疗的谭楚唯连忙阻止他之时却已经太迟,图阵已经启动,银色的光点漂浮在四周,像是在点缀图阵。

令人震惊得事情还在后头。他们可以说是亲眼目睹明梓珩的伤口在银色光覆盖之下逐渐愈合,明梓珩的脸色也恢复之前的红润仿佛不曾受过伤。反倒是司湫语脸色微微发白,汗珠顺着脸颊滑落。

直到大功告成为止,司湫语才停止了术式,略显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太好了……会长终于没事……这样……我就可以安心了……”

于是司湫语就直接倒下,明梓珩则清醒过来。他们也不再继续逗留在这地底里,把总司铎的事情抛之脑后,火速将司湫语给带出去。

这一天,鸣术高中在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的帮助下,成功抵御并且逮捕不少的黑暗教廷成员,并拉起了防护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