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鸣术高中之录 - 圆满结束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23 12:25:26pm

奇幻·玄幻


鸣术高中的任务到此告一段落,失踪多时的端木蔚礼更是奇迹般地回到了鸣初城并私下跟分协会长周琴和谭楚唯谈了什么,这就不得而知。但在那之后鸣初城的警报也解除,大家也就不再那么紧张,时时刻刻都要警惕黑暗教廷成员冒出来搞风搞雨的。

在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之后的谭楚唯亲自来到鸣术高中找了校长并告知危机解除,黑暗教廷成员已经从学校里揪出来,于是便辞去教师的身份重新回到分协会继续其他的任务。

找了校长谈好后续的谭楚唯并没有急着离去,他顺道去学生会的活动室找明梓珩,不料活动室里刚好都是他要找的人。

恰好今天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或开会的活动室只有明梓珩,另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的李少贞和刘骐亚。

只是刘骐亚依然身披白大褂,里面穿的倒是学生制服。

“你们都在啊……”谭楚唯无奈地说道,顺手把活动室的门带上。

“谭老师,你要走了吗?”李少贞有些不舍地问道,毕竟谭楚唯在任教的这段期间确实是多了许多粉丝,因为他教书特别容易明白,为人风趣,深得学生欢心。

知道李少贞不舍得自己的离开,谭楚唯像个父亲般地轻轻抚摸她的脑袋,“我并不属于这里,是时候该回到原本的位置了。今天过来是办理后续,顺便跟你们三个孩子道别。”

一时间,活动室里的氛围变得格外压抑。

最后明梓珩轻咳了几声,打破这份压抑,转而询问起司湫语的情况之时,谭楚唯却发出长长的叹息声,旋即摇摇头苦笑不已。

五天了。自从从学校地底逃生出来,司湫语就陷入昏迷整整五天都没醒过来,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刘骐亚说,他在沉睡,但不晓得会沉睡多久才会清醒。

“那一天,小语用的术式究竟是什么?”明梓珩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虽然他没有看到司湫语用术式救了自己,但从身旁的友人听闻当时的情况之后,他就觉得司湫语的术式有点不太一样。与其说是术式,倒不如说是属性不明才对。

“实话说,我到现在也不清楚他用的术式图阵是什么。不过……三年前他曾在无意识的情况之下杀死了一名傀儡术士。”谭楚唯一想起当时的情况就感到心寒,因为那个傀儡术士可以说是死无全尸,就连魂魄都没能留下。

很多次谭楚唯询问宣清凛那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什么属性的术式可以把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连其灵魂都抹灭,但宣清凛总是转移话题不正正经经的回答。

最后这话题不了了之,他们也随意聊了几句后,谭楚唯的通讯器响了。他只好先接通自己的通讯器,另一边立刻传来端木蔚礼那朝气蓬勃的声音,声量大得就连在场的另外三个人都听得见。

“唯!!!小语醒了!!!!!”

“我靠你别那么大声我耳朵都聋了!!!!”

毫不客气地吼回去,谭楚唯倒也不忘正事,赶紧询问司湫语现在的状况。接着通讯器那边好像传来了什么奇怪的声音,然后发出一声“啪”的响声。

什么情况啊这是?

在谭楚唯还没理清楚到底通讯器那边发生什么事的当儿,另一个人就负责接听了。

“谭老师……我回来了。”熟悉的、令人挂念的声音自通讯器另一边响起之时,抓着通讯器的谭楚唯忍不住热泪盈眶。

“混小子,下次可不许你乱乱来了知道没?”

“诶嘿嘿~~只是睡了几天,又不会死。总而言之……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司湫语还有些虚弱但他为了让谭楚唯能够安心,稍微勉强自己多说几句话。

结果谭楚唯直接斥责他别再继续通电就把通讯器给关了,把还躺在医院里抓着被切断通讯的通讯器的司湫语给弄得哭笑不得。

至少……人终于醒来了,这样不就已经是喜讯了么?

***

鸣初城术士管理分协会也有自身的医院,并且取名为鸣初医院,但通常进这医院都是术士,因为这本来就是他们分协会附属的医院,就如同鸣初术士学院也是分协会附属的学院。

302号病房里,司湫语无语地看着在自己耳边吵吵闹闹的端木蔚礼,在心里不得不思考这家伙失踪的这段日子里是不是又遇到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为什么这家伙比起以往的他还要唠唠叨叨的。

好几次司湫语很想开口询问端木蔚礼有关他失踪的那段日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但转念又想,这事情可能是机密事情,不太适合他听故此没那个打算追问下去。

可是……真的很吵耶!他是病号,他要抗议有人在他病房里骚扰他!

就在他想要抓东西砸人之际,病房的门从外往旁边一拉,冰蓝色的术式图阵悬在空中且毫不犹豫地就自动攻击端木蔚礼。

没有预料到说居然会有人光明正大在门口偷袭自己的端木蔚礼一时反应不过来就很悲催的被一记冰雪球正中脸部。

一阵静默……

“谭、楚、唯——!!!”

“别吼我,是你自己太吵影响到别人了你知不知道?还有,小语还是个病号,你在他的病房里吵吵嚷嚷的是想怎样?”谭楚唯冷冷地说道,而且说到了一个点上。

司湫语都高兴得不能自己,高兴终于有人可以帮忙让这个端木蔚礼安静下来不要吵到自己。

只是现在还是先无视他们俩好了,让他们继续在一边打闹。

“我们来看你了。身体,还好吗?”明梓珩代表另外两个人关心他的身体状况,三个人脸上也确实挂着担心的神情。

微微一笑,司湫语轻轻摇头,“只是睡了几天,没什么大碍,就精神不太好。是说……你们怎么会跟谭老师一起过来看我?现在不是在上课吗?”

“但是你就要走了,我们怕找不到你所以就……”李少贞的语气充满了不舍,看起来居然还有快哭出来的感觉!

司湫语尴尬不已地看了看李少贞再看看另外两个人,还真的是忘了自己的任务已经结束,同时也代表着他将要脱离鸣术高中的生活,重新忙碌的每一天。他还肩负着重大使命,失落历史更等着他去归还。

这一天,他们在他吵吵闹闹的病房里聊了很多很多,并约定好再次相会,虽然要到不知何时才会有那个机会再会,但有个约定也好。

直到深夜,明梓珩等三人被端木蔚礼护送回去,病房恢复宁静。

良久之后,司湫语缓缓开口叫唤谭楚唯一声。

“谭老师……”

“说吧,我知道你沉睡的期间肯定是遇上了什么。”

“能不能陪我一起去找有关我的身世线索?”

“好。”

对于谭楚唯毫不犹豫的回答,司湫语愣了好一会儿便像个孩子般露出灿烂的笑容。

继这次的任务之后,得到了某些启发的司湫语即将展开他的身世之旅,并继续他的重大使命——归还失落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