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六十九、七十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25 7:46:51pm

奇幻·玄幻


1-69

厄臨點頭,轉身回到身邊自己的位置,抽出之前讀到一半的書籍繼續閱讀,銘泌走了過來:「厄臨殿下,陛下也有幫您安排一位侍讀,這兩位都是陛下親自挑選的,我去帶他進來。」厄臨愣了一下,銘泌已經走出房門,厄臨眉頭深深的皺起,深深的。

見銘泌離開,傲炎立刻可憐兮兮的偷偷開口:「哥哥,你也有喔,他好兇的。」說完還回頭看了一眼,語氣充滿同病相憐的氣味。

旁邊那個人見傲炎湊過來,聽他說完這句話之後,立刻把他抓回自己的位置上,在傲炎看不到的角度中對厄臨露出一絲友善的微笑,厄臨只能回他一個笑,同時眼睛瞄了一眼傲炎,示意他好好盯緊,那人點點頭,表示明白。可以看出,他有些鬆了口氣,厄臨會帶著傲炎出去玩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他最擔心的就是厄臨帶頭作亂,那樣他真的就很辛苦了,幸好現在看來不是這樣。

厄臨手上的書還沒拿起來又放下,侍讀?這還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他已經決定身邊不會有任何人跟著,怎麼可能放一個侍讀跟著他?就算這個侍讀只是在他平常上課的時候跟在他身邊,厄臨也不允許,但這是鳴電親自挑選,這點讓厄臨有些困擾,不知道如何處置,接受也不是,不接受也不是。

看了一眼傲炎身後的侍讀,厄臨就有些頭疼,那是一個擁有柔順的金髮的男孩,還有著幽紫的眼眸,臉上雖然帶著微笑,卻有點嚴肅夾在其中,好一個男孩,想必未來會是個精明幹練的棟樑,雖然還小,卻那樣沉穩,想來真的是鳴電費盡心思找來的好人才,跟活潑跳脫的傲炎比起來,確實很搭。

若是自己身邊也跟著一個這樣的男孩,光想到這一點,厄臨就十分頭疼,感覺起來一定會很精明的侍讀跟充滿不能被人知道的秘密的王子,真是太糟糕了!無論是厄臨這些日子以來由於契約處理了數量龐大的人,還是宮中放著的那些平民服飾,最糟糕的還是亡靈聖者這一點,每一個都不是能被發現的。

這還不成問題,畢竟這些不容易被發現,厄臨有自信做的夠好,只要這個人不是魔法師,但是若是這個人是皇后派來的人?又或者這個人在一開始確實是鳴電選出來的人,但誰又能保證這個人不會倒向皇后?無論怎麼看,都是傲炎這個名正言順、身體無恙,又有著母親那邊的勢力的繼承者比較佔優勢,無論是誰都沒辦法肯定那個侍讀最後會怎麼做。

銘泌走進房間,身後跟著一個男孩,不像傲炎身後那個男孩嚴肅的表情,這個男孩臉上同樣是笑容,卻帶著一股邪魅的氣息,似笑非笑的帶起一絲弧度,似乎與傲炎的侍讀相反,這個男孩有著一頭銀白色的長髮,隨意的被髮帶束起。

最奇怪的是,為何明明只是那麼小的孩子,卻有著那麼不正派的氣質?厄臨用他上輩子的專業發誓,那絕對是天生的。

1-70

他看起來與厄臨的年紀沒有多大的差距,跟厄臨卻有著相反的感覺,厄臨是冷淡到近乎空氣的存在,但仔細一看卻帶著一抹邪氣與軍人特有的嚴肅,而他卻是沉靜的器度,在路上走著讓人不由自主的注意到他,就有如一幅畫一樣的與一切融合,卻又是那樣的獨特,但兩人卻有著同樣的一點:一雙沒有溫度的瞳孔,墨綠色的瞳中沒有感情,似乎一切都與他無關。

銘泌在旁邊看的是越看越喜歡,陛下的眼光真準,竟然能夠挑到一個跟厄臨王子如此契合的孩子,兩個人一隱一顯,一個嚴肅一個柔和,卻能夠完美的融合在一起,真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才找到這樣的孩子,現在就希望他們兩人能合的來了。

「祈冷‧祭爾帝。」見厄臨審視自己,男孩自行上前行禮,厄臨抬手讓他起來,眸子裡閃過一絲光芒,這個男孩,若真的可以的話,真的很不錯,只可惜了現在的情勢,只好放棄這樣的機會,厄臨繼續看了他一會兒,轉向銘泌,指著旁邊一個小間。

銘泌點點頭,開口對祈冷‧祭爾帝吩咐:「進房間去,厄臨殿下想跟你談談。」

優雅的行禮。祈冷‧祭爾帝走進房中,厄臨看著房門,向銘泌道謝過後也跟進房中,銘泌看著厄臨走進去,笑著搖搖頭,他怎樣也弄不懂厄臨在想什麼。這個皇室家族真的跟他心中想的完全不同,英明卻讓家裡亂成一團的國王,高貴、貌似心狠手辣,卻讓厄臨過的依然安穩的皇后,沉默的大王子與貼心的小王子,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家族?實在令人想不透,銘泌也只能苦笑著,放棄一切猜測,這些不是他該管的。

房間裡的氣氛十分詭異,暖色系的小房間中,祈冷‧祭爾帝在厄臨走進房之後替他關上門,站在門邊看著已經坐定的厄臨,等待他的指示,厄臨停頓了許久,伸手指了指對面的位置。

祈冷‧祭爾帝走過去坐下,他不懂厄臨在想什麼,早就素聞大王子個性古怪,現在一見果真如此,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讓他滿意,若是不滿意自己未來命運可能不好過了,一想到這,雖然還是優雅的他也不免有些緊張。

厄臨看得出他腳步僵硬,眼神飄移,心中有事,他敲敲桌子讓他回神。

厄臨臉上的曲線稍微放鬆了些,但立刻又繃緊,眼睛盯緊祈冷‧祭爾帝,他總覺得兩人之間好像有些什麼,又好像什麼也沒有,明明是第一次見面,也同樣有著這樣的陌生感,卻又好像有什麼奇妙的連結。厄臨搖頭讓自己清醒些,不去注意那奇妙的感覺,伸手指了指茶壺,這個祈冷‧祭爾帝緊張成這樣,他要做什麼也不能,還是讓他先冷靜下來吧。

看著古樸的脆弱茶壺,手一碰上他似乎就好像有了定心丸,手穩穩的操控著,停了三次後,終於完成工作,讓厄臨身前多了一杯香氣四溢的茶,聞著這樣的茶香,厄臨臉上也有了滿意的笑容,看來他已經冷靜下來了,可以談事情了,伸手,要他介紹一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