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部 精靈王之劍 - 2-5 羈絆者失蹤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4-23 10:45:49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elfworldlove.blogspot.tw

---------------------------------------------------

在口語相傳的年代,遠古精靈王帶著靈龍族在這塊土地上,建立起精靈的家園,當精靈們越來越茁壯,精靈王便讓靈龍們自由地找尋自己的土地。

精靈種族越來越多,靈龍卻漸漸不再出現,精靈傳言偶而會聽見遠方的龍嗚,有看見遨遊天際的龍影,隨著時代變遷,彼此的距離越來越遙遠,遠古精靈王與靈龍,逐漸成為傳說中的故事。

這天早晨來到修道院,小修前往圖書室歸還借書,我——艾莉絲,則是先到院長室,約定沒事之後再去找他。

剛進院長室,查理德叔叔正好結束通話,關閉傳聲石晶。

「叔叔早安!」

「早喲~艾莉絲!」

叔姪之間,私下招呼隨意了些,雖然約定以『小艾』相稱,有時候叔叔還是會忘記。

叔叔交辦的任務並不多,而且都是容易解決的瑣事,我並未因此而鬆懈,每天一早總會先到辦公室,確認沒事才會到孤兒院或其他地方。

從小看著我長大的叔叔,也是我唯一的親人,我儘量不給他添麻煩,幸好,還有羈絆者小修能夠倚靠。

「小艾~今天叔叔要去舊礦坑,妳自理吧!」

「叔叔去過好幾次,那裡發生了什麼嗎?」

「有精靈回報,貌似龍鳴聲從坑道內傳出,我們搜索了幾趟都沒有收穫。城主下令,必須確認周邊安全,畢竟,坑口離出城道路很近,萬一有精靈受傷就不好了。」

「龍鳴聲?如果是龍,這麼大一隻,不可能躲在狹窄的坑道裡吧?」

「不一定是龍,也有可能是其他惡獸。」

目前被証實存在的,只有飛龍一族,其他龍族都是傳說,飛龍數量不多,遠群索居,壽命與能力眾說紛云,叔叔曾經遠遠看過飛龍兩次,僅此而已。

「小艾今天沒什麼事,可以一起去嗎?」

「雖然還未確認,我擔心這個任務會有危險。」

「叔叔不用擔心,我已經進步很多,如果能幫上忙就太好了。」

「這個……」

「我也希望能幫叔叔做點什麼,拜託!」

叔叔低頭沈思片刻,點點頭:「好吧!去看看也好,也不一定會碰上危險,而且我們只調查,後續交給城務廳就行了。」

「可以帶小修一起嗎?他現在可是很厲害的劍士哦!」

「這我不否認,能夠把巴蘭多逼到那種程度很不簡單,小修資質不錯。」

「嗯~就是說嘛,他會保護我的。」

「分明是妳想巴著他,對吧?」

「嗯咕~」

「真拿妳沒辦法,去叫上小修吧!但是武器裝備都要帶上。」

「精靈弓沒辦法在坑道內使用,但我會讓小修帶上短劍。」

「還有,妳一定要老實待在隊伍中央,凡事安全第一。帶著未成年精靈去冒險,要是被城主知道,可就不妙了。」

「好的,我答應叔叔。」

「三炷時間之後在大門口集合,妳快點找到小修準備一下。」

三炷時間約略一個半小時,雖然只是個調查任務,我是真心想幫忙叔叔,此外,讓小修能有點事做,日子才不至於枯燥無味。

溜進圖書室沒多久,就被艾莉絲給拉了出來,聽她說完探索舊礦坑的任務,我不假思索一口答應。

第一次參與團隊冒險,艾莉絲給我一個小背包,有夜光石晶、水和少許乾糧。

我把短劍扣在腰間,只有接受正式任務才被允許公開佩劍,平時必須藏於包包之內。

或許是精靈力氣小,也或許是金屬材料缺乏,精靈們似乎慣用雙刃短劍,刃長不及兩尺,使用雙劍時頗似劍道中的二刀流,可惜找不著自己慣用的雙手長劍,就算有,大概也找不到優秀的指導師傅。

在約定的大門口會合後,一行八個精靈的調查團,彼此招呼問候,裝備檢查完畢,啟程前往城西的舊礦坑,一路上,我陪在查理德身邊談話。

「查理德叔叔,今天要打擾了。」

「小修早,應該是謝謝你能夠來幫忙。破咒術練習得如何?」

還沒能回話,艾莉絲跑到我的身邊,也不管大夥正在看著,兩手一伸就抱住我的左臂膀,小孩子個性真是沒輒!因為是羈絆者,精靈們並不太在意我們的親密舉動。

我對著艾莉絲小嘆口氣,然後回答查理德:「就算同時發動索敵術、狂暴術,破咒術也能隨時使用,只是擊破時機還需要多加練習。」

「你先專心強化擊破時機吧!時機正確,可以消耗對方大量靈力。破咒太晚會來不及,太早,對方能很快重聚靈力再次詠咒。」

「叔叔教的複數目標攻擊也還未能順利做到。」

「那個就暫且擱下吧!等比賽結束後再慢慢練習,當初推測只是有可能辦到,沒想到你還真能實踐。」

「我不太懂為什麼這次比賽必須用到破咒術?單純劍士戰鬥,使用高階精靈術應該會來不及吧?」

我一直認為破咒術是為了與術士戰鬥才會用上。

「也有高手能夠一邊擊劍一邊詠咒。而且,這次的對手——迪里特武爵,劍術高強攻擊凌厲,有『疾風劍士』之名,精靈術只算普通,關鍵是他的『火精聖劍』。」

「『火精聖劍』?響叮噹的名字,有什麼特殊力量嗎?」

「你問的好。持劍者不必詠唱,注入靈力就能觸發劍咒,此時劍柄會發光,慢慢轉為黯淡,光芒消失表示靈力注入完成,劍身能夠擊出多枚火球,所以,搶在光芒消失之前,以破咒術擊中劍柄是最好的時機。」

「原來火精聖劍和石晶有異曲同工之妙。」

「聖劍相當於稀有石晶,火精聖劍是迪里特家族的世襲寶劍,相當有名氣。」

「在他積蓄靈力之時,如果我直接攻擊劍柄,應該也能阻斷劍咒吧?」

「當然可以。不過,對方可不是笨蛋,他同時還裝備護盾,發動劍咒之時,肯定有所保護,或者拉開一定距離,想直接攻擊有一定的困難。破咒術以心意導引目標,不受任何物體阻礙。」

「破咒很難阻擋,這個我明白。」

「這正是破咒術的價值,但是只有極少的精靈能夠運用自如。大部份精靈學習的是元素系障壁術。不過,我很納悶,小修似乎和元素咒術無緣。」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難以發動。」

查理德也試過教我風系、水系、木系等等精靈術,結果一樣,完全無法發動。

「可能是體質或遺傳的問題。不必擔心,即使是通用咒術,小修也是莫名強悍。」

通用咒術的優點是靈力消耗少,咒文短或無咒文,發動迅速,而破咒術是個大例外。

「了解,我會努力截長補短的。」

此時,我們一行已到舊礦坑入口,各自取出夜光石晶,聽候查理德命令。

「各位。我們目前在三號礦坑入口。依原先倆倆編組,各組前後距離不要超過五步。如果最前方有異狀要讓後方知道,行進時要輕聲細語。小修小艾第一次參加,安排為第三組。小修負責索敵,偵測距離六百步,只有你做的到。」

「叔叔,交給我吧。」

「六百步?」「真的假的?」「能做到這程度嗎?」

除了查理德和艾莉絲,其他精靈都驚愕咋舌,即使巴蘭多也不了解我索敵的能耐。

「我最不希望碰到的對手就是小修哦,這傢伙像是作弊一樣強悍。」

巴蘭多——『里德修拉最強雙劍士』一旁補充,大夥表情更是難以言喻。

我只能傻笑,經驗闕如,不曉得六百步是深是淺,不過,從大夥的反應來看,貌似非常厲害。

艾莉絲望著我嫣然而笑。

——真是的,為什麼妳看起來比我更加得意呀!

調查小組八位團員分成四組,第一組是巴蘭多夫婦,第二組是查理德和卡多尼梅,第三組是我和艾莉絲,第四組是林納吉修士和來自城務廳的雅蘭思娜俠士。

巴蘭多和我是雙劍劍士,林納吉是短劍劍士,腰間掛著小型護盾,查理德、巴蘭多夫人和艾莉絲是術士,雖然雅蘭思娜是女精靈,體格卻與我不相上下,武器是少見的力量型雙手銅錘,由城務廳派來協同調查,同時兼負溝通報告的責任。

巴蘭多手持地圖負責前導,巴蘭多夫人則持漆筆,負責註記,因為第一、二層已經調查完畢,一眾精靈直接推進到第三層入口,各層入口處空間較大,由地面上的軌道判斷,能讓坑道車轉換到不同坑道層,但是礦坑早已廢棄,坑道車與軌道大都損壞無法使用。

進入第三層後,眾精靈噤聲前進,在每一個交叉口,都會稍作停留讓巴蘭多夫人標註記號,巴蘭多則會趁機更新地圖。

我持續使用索敵術搜尋生命個體,目前為止,只有發現零星的小地鼠存在。

巴蘭多找到一間小石室,確保安全後,大夥依序進入,並將夜光石晶都放在桌上。

「各位,我們稍為休息半炷時間,林納吉教士,麻煩關上門,之後可以小聲交談。」

查理德下令休息,暫時舒緩緊繃的神經。

各自找尋一塊空地坐下喝水休息,艾莉絲理所當然坐到我的身邊。

雅蘭思娜喝過水後,也挨著到我的另一邊:「小修先生真厲害,索敵六百步,就我所知,里德修拉只有你辦的到。」

「雅蘭思娜君,這剛好是我擅長的,其他的咒術我很弱呀。」

「不不,在城務廳你也是很有名氣,大家都把很難搞的工作丟給約提,我們知道約提都讓你去辦,你絕對很有實力。腰間是兩支短劍吧?雙劍士嗎?也很少見哦。」

「巴蘭多教士是我的師傅,雙劍是他教給我的。」

「剛剛在路上,我聽見院長大人提到破咒術,小修真的會用嗎?」

「會啊!是叔叔教我的。」

「沒想到,里德修拉竟然也有能用破咒術的精靈,而且還是『劍士』。」

雅蘭思娜詑異地說著,一般會用破咒術的都是高強的咒術士,我只是見習劍士。

「這個……只能說剛好投緣,就學會了。」

「真謙虛吶!小艾小姐是你的羈絆者吧,你們關係很好,一路上都牽著手。」

「牽手是為了方便使用心語術。」

「小艾小姐在里德修拉也小有名氣哦。」

「誒?小艾有名?」

「有史以來年紀最小的羈絆者,在我們城務廳裡也傳為美談哦!」

「是小艾不嫌棄我這個窮光蛋啦。」

糟糕,我這種說法就像是夫妻一樣,偷看著艾莉絲,還好她並沒有生氣。

艾莉絲插嘴笑道:「小修現在可不窮,再說,才不是嫌棄的問題,明明是趁著我動不了偷襲的,對吧?」

「啊……這……這點完全無法否認,妳要是能動,我大概會被賞一巴掌。」

「哈哈哈~真有趣,就算是偷襲,肯定也很開心,否則才不可能成功啦。」

「這個……雅蘭思娜君見笑了。」

還好,夜光石晶不是非常亮,兩個紅通通的臉蛋沒有被發現。

不過,現在不是害羞的時候,索敵出現異樣狀況——

我站起來小聲發出警告:「有反應從裡頭過來,應該是地鼠,再過不久會經過石室前的坑道。」

查理德疑惑著:「地鼠?有什麼不對嗎?」

「不,不是幾隻,而是一大群,數量不明,至少有數十隻,持續移動,很快。」

「別慌,牠們進不了門,這裡還算安全,林納吉教士,麻煩在窗口監視。大夥先噤聲,等地鼠通過再行動。」

查理德話剛說完——轟然傳來巨吼。

精靈們驚愕莫名摒息靜觀,僅僅一聲,卻持續好一陣子,猶如爆炸般的低頻餘波令坑頂粉屑紛落,最後,只剩地鼠群跑過門口的吱吱聲。

查理德低頭思索小聲說道:「吼聲來頭不小,莫非真的是龍鳴聲?礦坑裡不可能塞的下一隻龍吧?」

林納吉教士則回應:「院長,地鼠已全部通過,沒有攻擊意圖,看起來像是在逃跑。」

「坑道情況如何?」

「沒有塌落,似乎還夠堅固。」

「話說回來,一直以來都只有地鼠存在,不太對勁。」

我認為叔叔說的也有道理,按理,坑道內是安全的棲息地,如果碰到野兔、山狐或其他野獸,也不算意外,然而,一直都只有發現地鼠。

查理德考慮再三,做出指示:「繼續警戒前進,慢慢走沒關係,不准發出聲音,夜光石晶一組只開啟一個,前後組距離拉長為十步,每組一個顧前方,一個看後方,各組之間用手勢聯絡。林納吉和巴蘭多兩組交換位置,用鷹眼術先行,巴蘭多注意後方坑道退路是否安全,一旦逃跑就換巴蘭多負責領頭以最短路線離開坑道。小修,一旦有索敵反應立即通知。」

我的長距離索敵,應該也是查理德決定繼續前進的原因之一,發現有威脅接近時,逃跑也還來得及。

眾精靈點頭回應,一一起身,準備進入坑道。

雷鳴般的震懾,讓精靈們的神經全都緊繃起來。

艾莉絲小手緊抓,帶著些許緊張,我稍微用力回握讓她安心。

坑道內,我們不斷前進,吼聲只有那麼一次,之後完全沒有異狀。

大約前進五百步距離,再次出現交叉路口,但其中一邊被大石塊阻塞不通,因此只有一條路線可以前進。

再次前進一段距離,林納吉停下守在前方,似有狀況無法用手勢表達。

由雅蘭思娜退後數步向查理德口頭低聲報告:「前面有光線!」

查理德回頭望著我,我搖著頭,表示尚未尋獲生物跡象,索敵能夠探查生物,卻無法勾勒前方的地形。

「減慢,小心,繼續前進。」

雅蘭思娜領命後回到前頭,與林納吉會合,朝光線處繼續前進。

終於來到盡頭,是一個懸崖邊的平台,可以容納所有的精靈,

因為沒有發現生物,八個隊員都會合在平台上,眼睛逐漸適應,總算能看清楚四周。

原來,這裡是一個巨大的深淵,也可說是一個垂直的洞穴,洞底漆黑一片深不見底,光線是從上方洞口射入,洞口距離也非常遠,並沒看到有任何方法可以上攀。

洞穴截面積大約有半個足球場大,平台就在洞穴的岩壁旁邊,上下無路可走,看來這個平台就是坑道終點。

索敵術發現下方有動靜,是個大傢伙,我沒說話,左手食指立在唇上示意噤聲,右手打了個手勢要大家注意。

查理德見狀伸出一隻拳頭,示意要用心語術溝通,精靈不喜歡碰觸肌膚,但必要時該用則用,避免驚動不知名的危險,大夥各伸出一隻手指碰觸查理德的拳頭。

查理德:【小修,有什麼發現?】

【下方,有生命跡象,很大,是我看過最大的,大概有修道院前方水池花圃那麼大。】

【是很多生命的集合嗎?】

【不,就只有一個。】

【什麼呀?沒這麼大的靈獸吧?有惡意反應嗎?】

【太遠,無法確認,估計有五百步距離。】

【五百步啊!林納吉,鷹眼能確認?】

林納吉:【剛才已經試過了,幾乎全黑,無法識別。】

【叔叔,請讓我試試!】

艾莉絲自動請纓,她的鷹眼術很強悍,查理德也清楚。

【小艾拜託了,只要知道是什麼,我們的任務就算結束。】

查理德又看向我、巴蘭多和雅蘭思娜。

【小修負責保護小艾和警戒,你們倆個千萬別冒險,一發現不對勁就馬上回來。巴蘭多,雅蘭思娜君兩位力氣較大,請負責接應。】

【交給我吧!】【好,我先發動狂暴術。】

艾莉絲發動鷹眼術,我收起短劍,發動狂暴術,用力牽住她的手,慢步往平台邊緣移動,停在稍為留有安全距離的地方,艾莉絲兩眼泛出淡黃光芒向下望去。

【小修~我看得到,好大一個東西,似乎是白色的。】

艾莉絲專心地觀察,我環視周圍警戒有無危險。

【小心點,我們已經很靠近懸崖邊。】

【嗯,我要再往前面一些,差一點輪廓就能清楚。小修會拉緊我吧?】

【我絕對不可能放手的。】

【嘿咕~】

我知道,艾莉絲開心時,就會發出這樣的歡愉聲。

她一手撐著平台,一手被我拉住,幾乎半趴著把頭往外側移動,再次向下望去,我保持一腳蹲一腳跪的姿勢,穩穩定住做她的支撐。

【好大,還有翅膀,誒~站起來嗎?頭也抬……】

剎那——

砰響轟天巨吼,音爆彷彿撼動整個世界,令人耳鳴心悸,石屑紛紛掉落。

警覺危機意識,我不加思索用力就把艾莉絲拉扯回來,她沒有抵抗,順勢撤身。

說時遲那時快——

艾莉絲腳下的石台,受到波動而斷裂塌陷,立足點頓失,雙腳踩空而墜落。

我嚇了一跳,兩腳力蹬撐住,卯足全力,想要把掉落的艾莉絲拉回來。

正想著應該辦得到,運氣卻背叛我們——

我腳踏的石台也正在裂開塌陷,意識到自己即將失去落腳處,

受到艾莉絲的重量牽引,我無法立即後退,當然,我也不可能鬆手,她回頭看見我的狀況,露出驚恐的眼神,明白這樣下去兩個人都會墜落。

艾莉絲當機立斷放開我的手。

我大叫:「妳這個大笨蛋!」,她打算犧牲自己讓我獨自退回去。

或許是腎上腺素的作用,我雖然大叫卻沒有慌張,心中清明,專心思考能做的事。

腳下石台完全崩裂之前,我後退一大步,但是並非打算退回洞口,

我站上更穩固的石台,當做踏板往前奮力一蹬,朝著艾莉絲全力加速撲飛而去。

——快給我趕上!

——我才不會丟下妳自己回去。

儘管傳來數聲驚叫大喊,猶如耳邊風無心理會。

幸好,我的加速撲飛比艾莉絲的墜落快多了,

兩手抓實她的小手臂,艾莉絲「啊!」的叫出來,我毫不猶豫傾力將她後抛。

——會痛,可能還會扭傷,忍耐點,馬上就送妳回去。

祈禱著狂暴術有足夠力氣把她甩回洞口,無論如何,至少也要將她安全送回去,我不知道精靈世界有什麼神明管用,反正,全部~都拜託了!

但這是要付出代價的,當艾莉絲被抛往洞口,反作用力將我加速往深淵底部抛去。

「小修……小修……不要啊~」艾莉絲哭喊著。

自從到精靈世界之後,我賴以生存的唯一意義,就是盼著她能好好活下去,這裡是她的世界,我只是個不速之客,而且還只是個生命短暫的人類。

看見艾莉絲被雅蘭思娜接住,我才終於放下心鬆了一口氣。

艾莉絲……總算……

——是最後一眼嗎?就讓我好好再看看妳!

她嘶喊著想要掙脫束縛,眼角的淚光令我心痛不捨,

忍不住眼框溼潤,視線模糊散漫,

艾莉絲,抱歉,我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對不起……

洞口繼續崩塌,逼得隊員們往洞內移動,

後退好一段距離,崩塌停止,前方坑道也已被落石阻塞,精靈們只能被迫回頭。

巨大吼聲早已消失,除了艾莉絲的哭泣,什麼聲音都沒有,

查理德一臉悔恨,咬著牙,拳頭顫抖,

大夥面面相覻,誰都沒能說出任何話語,

漸漸地,四周再度回復寂靜無聲。

「蕾菲亞娜,現在就跟我走,路上再說。」

我還未招呼,查理德院長就突然大叫我的名字。

身為修道院的女僕,我第一次見到查理德如此慌張,氣氛也異常沈重,他交代卡多尼梅幾件事情,隨即吩咐我跟著走。

在路上,查理德說著小修遇難始末,即使很擅長隱藏表情,我知道自己的臉色肯定很難看,小修不但是善良的精靈,也是我所認定難得的朋友之一,我還能夠觀察到,雖然來自不明的異鄉,他的靈格卻很優秀,勝過我曾經見過的精靈。

怎麼會發生這種事?難以置信!明明才認識沒多久……

「本來是小艾怕拖累小修,自己放手掉了下去,結果小修衝了出去,在空中抓住小艾,硬是把她給甩了回來,但是他自己就……」

「犧牲的覺悟真了不起,不愧是小艾和小修。」

「蕾菲亞娜~容我鄭重拜託,這幾天寸步不離小艾,我非常擔心她會做傻事。」

「明白,我暫時會住在那裡,但是修道院……」

「沒關係,現在小艾最重要,修道院的工作我會另外想辦法,至於吃的用的我會派教士給妳送去。」

「好的!請放心把小艾交給我。」

到了池畔小屋,查理德示意護送小艾回來的巴蘭多夫人先回去。

小艾兩眼紅腫坐在椅子上,已經是大哭過一場,憔悴嬌弱的難過模樣,足以想見她與小修的感情程度,聽說他們在一起還不到半年,我很好奇,究竟發生過什麼事,使得羈絆如此深厚。

更糟糕的,小艾還只是個小精靈,失去羈絆者,各種意義上都應該難以承受。

查理德注視著失神的小艾:「城務廳已經派出三個搜尋小隊,裝備齊全,暫時先交給他們吧!原來的洞口已經堵塞,必須設法尋找其他通路下去。」

沒有具體內容,只有搜尋什麼的,明顯只是安慰的話語,一時之間應該無能為力吧!

「難道就這樣……在這裡乾等……我辦不到,拜託讓我幫忙……」

聽著那沙啞的嗓音,我心裡更是難過,小艾大概是一路哭著回來。

「不可以去,我也不會答應,小艾現在這個樣子,沒辦法幫上忙的。」

「可是,又是我……這次又是我,是我害得小修離開家園,現在又害他……」

話沒說完,小艾就掩面哭泣,真差勁,我得用力忍住,眼淚才不會流下來。

「並不是完全沒希望,而且,這次不是妳的錯,任誰都阻止不了,小修算是盡了最後一分力量把妳救回來。」

「如果一起掉下去就好了。」

「別胡說,這是小修的決意,別辜負他。靈線情況如何?」

「沒有變化,也沒有交流的感覺,一定是離得太遠了。」小艾搖著頭說。

平時靈力或多或少,會在羈絆者之間透過靈線往來,細心點就能察覺。

「總之,叔叔會盡最大努力,我馬上要回修道院進行調派,而且也會親自參加搜救。小艾~無論如何,妳都不能在這個緊急時刻造成大家的困擾,這樣反而會拖慢進度。」

「就只能這樣嗎?」

「暫時留在屋裡吧!萬一小修回來,第一個想見的一定是妳。蕾菲亞娜,拜託妳留在這裡,幫忙照顧小艾。」

「院長大人,請交給我。小艾小姐,請先靜下心,小修先生是好精靈,一定會平安歸來,我也會為他祈禱的。」

深不見底的深淵,掉下去還能活著的希望,很渺茫啊!

我走到小艾的身邊坐下,扶著她顫抖的手臂。

——龍之星辰,請求您們守護小修先生,拜託了……

睜開眼睛,獨自浮遊在黑暗之中,又是似曾相識,這個樣子已經是第幾次了?

「哦~希緹麗亞,是妳啊!」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微笑的希緹麗亞就有些安心,這次她穿的是藍色連衣長裙,容貌依舊美麗動人,明明有著上萬的年紀,卻如同大自己沒幾歲的年輕精靈,圍繞她身邊的光芒,猶如神聖不可冒犯。

「啊~是吾,人類小修安好。」

「您好~又見面了。」

「勞煩汝再次拯救艾莉絲,感恩!」

「這次很抱歉,以後沒辦法再保護艾莉絲,而且還連累了妳和精靈樹。」

「怎麼會?吾不解。」

「這次摔得很嚴重,怕是再也回不去。」

希緹麗亞始終微笑,我心中疑惑,難道摔下懸崖令她很開心?

「呵~人類小修,請勿擔心,會回去的。」

原來如此,她是精靈王,或許能有辦法。

我試著問道:「怎麼?難道希緹麗亞有辦法?」

「不,吾身並無能力搭救,但是,吾友即將相助於汝。」

「朋友嗎?」

「是的,弗列格曼將助汝一臂之力,請傳達吾言,希緹麗亞需要他。」

「弗列……格曼?誰?」

「汝自會明白,毋須害怕,安心接受,相信弗列格曼。」

「好的,謝謝妳,希緹麗亞。」

「請記住,『御龍寶劍』會証明希緹麗亞與汝同在。」

「御龍寶劍?」

「正是御龍寶劍。汝身總是會遇到各種奇怪的危險吶,去吧~請告訴弗列格曼,希緹麗亞需要他。」

包覆著希緹麗亞的光芒逐漸遠去。

我知道意識即將遠離,在此之前,我努力地回想羈絆者的臉龐。

——艾莉絲,等等我……

許久——

睜開眼睛,誒……還是一片漆黑,又回到剛剛那個黑暗空間?

不,這次身體有了實感,「啊~」

有夠糟糕的全身疼痛,絕對不是在夢裡,相較之下,平時練劍受到的傷痛簡直是小意思,這樣下去會死掉吧?大概。

「原來……掉了下來,痛……骨頭都快散掉了。」

躺下之處,有著草皮似的柔軟觸感,突然,一個洪亮蒼勁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喂~小子還沒死啊!我正在考慮要不要讓你活下去。」

我大吃一驚,顧不得正躺得舒服,想起希緹麗亞提到的名字:「你……弗列格曼……嗎?」

「咦?小子,聽聲音就認得我?可是——我不記得曾經認識你哦。」

聲音傳來之處,有兩個紅色光芒逐漸亮起,四周因此而漸趨清晰。

一顆巨大的腦袋就在斜上方,巨大怪獸?紅光大眼正盯著我上下打量。

這才發現,自己正躺在這個大傢伙的翅膀上,我奮力拖著疼痛的身驅爬下來。

「小子~你為什麼認識我啊?如果是來報仇,咱們就在這裡解決吧。」

「抱歉,我才不是來找你報仇。你是……龍?會說話的龍?」

我看過圖書室有關生物的圖鑑,只有『龍』大致符合牠的樣貌與體型。

「只是龍還說不了話吶,吾乃靈龍。能夠叫出名字,卻不知道我是誰。」

「靈龍?弗列格曼……先生,是你救了我嗎?我從上面摔了下來。」

不知道如何稱呼才好,姑且當作精靈給予尊稱吧。

「對,而且很沒禮貌就摔在我的翅膀上。」

「抱歉,這個……說來話長。總之,先謝謝你救了我。」

「小子~我還沒打算要救你,只是想等你醒來,讓你說完遺言就吃掉。」

「想吃就直接吃掉,為什麼要等我醒來?」

「唔……長相既不是精靈,也不是魔靈。從靈力來看,又像是精靈樹那樣的存在。實在令我非常好奇,小子,你究竟是什麼東西呀?」

不愧是萬年老靈龍,慧眼獨具。

「這……我是人類,是從另一個世界誤打誤撞掉進來,受到希緹麗亞的幫助,讓快死的精靈樹靈核寄存在我體內,最後才活下來的。」

「啥麼人類?希緹……麗亞大人?」

提到希緹麗亞令他有所動搖,我把希望全都寄託在這個名字上。

「是的,遠古精靈王希緹麗亞,說你是她的朋友,弗列格曼這個名字也是她告訴我的。」

「小子,這話我可沒辦法相信,你知道希緹麗亞大人已經死了多久嗎?」

「並不是,她一直存在於精靈樹的靈核內,但是現在她的記憶和靈核都在我的體內。」

「難以置信,怎麼聽都是瞎扯,我已經活了幾萬年,想欺騙我可不容易呀。」

「弗列格曼先生,我並沒有騙你。因為希緹麗亞,我才會知道你的存在。」

老靈龍不語,目不轉睛,表情疑惑。

我繼續說道:「弗列格曼先生,希緹麗亞讓我對你說一句話。」

「說來聽聽,話說在前頭,我可沒打算要相信你。」

「希緹麗亞叫我別害怕你,只要接受你,你就會幫助我。還說,如果你不相信,御龍寶劍會証明她與我同在。」

弗列格曼再次沈默,似在琢磨我所說的話。

「小子沒說錯,只有希緹麗亞才能使用御龍寶劍,應該說那原本就是她的東西,是她的遺物。你~確定要試著証明嗎?」

「弗列格曼先生,我相信希緹麗亞,也願意一試。」

「我先提醒你,如果不是希緹麗亞本尊,可是會死的,這樣你也要試?」

「如果不試,弗列格曼先生就會吃掉我,最後還是死路一條吧?」

「哈哈哈,小子很有勇氣。來~先說說名字吧!萬一你死了,我也會記得你。」

「我在另一個世界本名是南宮修,在這裡,叫做修.南宮,如果可以,請叫我小修。」

我認為弗列格曼與希緹麗亞淵源深厚,打算據實相告。

「好,小修,來,我脖子上有個項鍊,把掛著的圓筒轉開,裡頭有兩把短劍。」

弗列格曼把頭垂下,讓我可以摸到金屬圓筒,扳開扣鎖,旋開筒蓋,是兩把生鏽的短劍,我有點吃驚,劍鋒鈍澀,和『寶』字一點干係都沒有。

「這生鏽的劍就是御龍寶……寶劍?怎麼……」

「懷疑?你試還是不試,不想試就還給我。」

「不,我要試,希緹麗亞救了我,我相信她。」

「還不知道你的靈力夠不夠吶。」

「拜希緹麗亞所賜,靈力也非常充沛。」

「你把劍放下,我先教你咒文,如果希緹麗亞大人與你同在,御龍寶劍就會承認你。」

我點頭照做。

『以星辰祖靈之名,召喚嶽火,龍行九穹,光輝遠射,永耀無盡。』

弗列格曼慢慢唸了幾遍咒文,我仔細背誦,直到熟記無誤。

深吸一口氣,全身疼痛難當,但是也管不了那麼多,平舉雙劍,讓劍身交叉碰觸,把靈力導引到弗列格曼指示的部位。

『以星辰祖靈之名,召喚嶽火,龍行九穹,光輝遠射,永耀無盡。』

詠畢,劍身燃起紅色火焰,嚇了我一大跳,但我決心握緊,接受試煉。

漸漸地,雙手連帶被火焰包覆,意外地沒有被灼傷,靈力不斷灌注劍身之中,我第一次遇到靈力需求如此龐大的咒術。

手臂溫熱,顯現出淡紅不明光紋,而劍身逐露黃金光芒,光芒忽大忽小,最後褪盡,紅色火焰也跟著消失,我這才發現,原本身上的疼痛似乎減輕許多。

奇蹟再次出現。

原本兩把髒兮兮的寶劍,光芒褪去時,鏽斑也消失了,搖身一變嶄新的短劍。

銀白劍身刻滿圖紋,兩把短劍紋路不同,仔細看紋路之間還泛著些許淡淡紅光,比起我自己的短劍,還長了一寸,而且更為鋒利,但是重量卻輕了許多,劍柄處鑲有橢圓形寶石,一把是藍色寶石,另一把則是紅色寶石。

雖然沒有激烈動作,我卻滿頭大汗全身乏力,一屁股跌坐地上,像是跑完五千公尺後那樣喘著氣,心想,這個咒文真是不得了。

「希緹麗亞,真的是妳……」弗列格曼喃喃自語。

我訝異看著雙劍的變化:「弗列格曼先生,我……」

「小修,叫我弗列格曼吧,我是希緹麗亞大人的締約靈龍。誓約永遠侍奉左右。」

「弗列格曼,抱歉,我無意打擾,只是想離開這裡,我的羈絆者現在一定很著急。」

「這裡是我以前的巢穴,只能從上方飛出去,我可以幫忙載著你離開。」

「那太好了,拜託你。」

「別急,畢竟年紀大了,剛到這裡時翅膀意外受傷,需要休養,剛剛又被沒禮貌的小鬼壓住,還得等個幾天才行。」

「真抱歉!原來我也有錯……可是我在上頭聽見的吼聲是怎麼回事呀?」

「一直有老鼠什麼的會跑進來,叫一叫就能把牠們都嚇跑啊!剛剛好像有幾個精靈出現,想說用力點吼,把他們都趕走。」

「誒~原來是弗列格曼的大吼,把我給震落下來啦。」

「是這樣嗎?哈哈~抱歉抱歉!」

「不,不是你的錯,說起來打擾了你,該道歉的是我們。」

「事情發生了,這些都無所謂啦!要不是把你震落下來,咱們也見不著面喲。」

「也對。麻煩弗列格曼低頭一下,我把劍放回去。」

「不需要,這劍你帶著吧!既然擁有希緹麗亞大人的意念,你有這個資格使用它。」

「這個嘛……我很感謝,也很喜歡這兩把劍,但是,這樣好嗎?」

「姑且先告訴你,我剩下的日子已經不多,必須回到龍之島渡完餘生,無法留下來幫助你。」

「那是活不久的意思嗎?弗列格曼不是已經活了數萬年嗎?」

「活再久,終究也有死亡的一天。不過,無須感嘆,解脫後能化為星星,吾將與希緹麗亞大人永遠在一起。」

弗列格曼把頭低下,繼續說著:「來,用劍幫我把項鍊砍斷,已經不需要了。」

我揮劍砍斷項鍊,如切豆腐,金屬筒應聲落地,掉出一張羊皮紙。

弗列格曼接著說:「剛剛那個咒文是龍鑄術,一定要記熟,只要詠唱咒文,便能喚出龍嶽之火重鑄雙劍,回復如新,唯一能召喚和抵禦龍嶽之火的就是希緹麗亞大人,而你——小修,是第二個。所以,寶劍和弗列格曼也會承認你。」

「好厲害的龍嶽之火。」

「龍鑄術的龍嶽之火也可以當成攻擊劍咒使用,不過,需要詠唱時間,維持時間又不長,也無法連續發動,不方便,不過龍嶽之火必定燒盡,破壞力很大就是了。」

「原來這龍嶽之火是強大的破壞力。」

「不僅如此,那也是重生之火,能夠再生寶劍,也能順便修復你的肉體,但是,如果是別的精靈詠唱,就會嶽火反噬全身火燒而死。」

「嗯。但是,希緹麗亞大人不是還在我身體內嗎?為什麼弗列格曼不能活下去?」

「那只是記憶吧!希緹麗亞大人的靈魂應該是與精靈樹一起結束了生命,我有這樣的感覺。」

「抱歉……」

「希緹麗亞大人傳承予你,我也很高興,沒想到我這老龍還能做到這一步,總算可以沒有遺憾,有回來一趟真的是太好了。」

「如果弗列格曼覺得這樣很好,我也會感到開心。」

「總之,還有幾天才能出去,就在這裡告訴我你的故事,做為交換,我也會說說希緹麗亞大人的事,順便,也教你怎麼熟練御龍寶劍。」

「好像也只有這些事能夠做。」

「可別漏氣!希緹麗亞大人的劍法之美無與倫比,要是你胡亂瞎弄我就吞了你~」

老靈龍的鼻孔噴出一些火星,似是威脅,我明白他不過是在逗弄罷了,說來奇怪,儘管弗列格曼長相兇惡,我非但不害怕,還感到有些親切,或許是因為希緹麗亞吧!

「我會加油的,弗列格曼,真的非常感謝,對於希緹麗亞的存在,是遇見你之後我才有實感。」

我一邊道謝,一邊撿起掉在不遠處的小背包,夜光石晶摔裂損毀,小藥罐也有破裂,不確定是否能用,食物有些扁塌,勉強還能吃吧!我慶幸著,萬一自己和小背包落地之處交換一下,大概一切都結束了。

「弗列格曼,我背包裡有一些藥,先幫你擦塗。」

「不需要,龍身會自癒,反倒是你自己比較需要。」

「我好像也沒問題,也可以用那個龍嶽之火幫你嗎?」

「別玩了,是想燒死我嗎?被它承認的就只有希緹麗亞……還有你就是了。」

「抱歉!這也有一些水和乾糧,只不過,你這麼巨大,好像不夠塞牙縫。」

「這個也不需要,靈龍幾天不吃東西,也不會怎樣,擔心你自己就行。」

「弗列格曼,你……剛才還說要吃掉我吶。」

「哈哈哈~只是想試試你的勇氣罷了。別在意~別在意~」

弗列格曼身形碩大,個性卻很隨和,甚至主動讓我睡在溫暖的翅膀下,能夠毫無忌憚對他訴說人類世界的大小事,也讓我非常開心。

在這個洞穴內,也沒辦法做別的事,一龍一人,就這樣一起共度數日。

艾莉絲一定很焦急,但是困在這裡無法聯繫,原來岩壁邊的洞口已經崩塌,搜救隊伍一時之間也進不來,除了與弗列格曼聊天之外,只能不斷地磨練劍法與劍咒。

——艾莉絲,對不起,請再等等,我一定會回去找妳!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