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99 怪物 - 绝对是妖孽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4-21 9:35:47pm

都市·爱情


宿舍门口突如其来的这一幕,让李瞳呆若木鸡,只是失措地愣在原地,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那门口站着的,到底是什么?

怪物,怪物!绝对是怪物!

那只怪物, 有身体却没有脸,因为那宽阔似海的胸膛以上,只看得到一大束的白色雏菊!说是“一大束”一点都不为过,因为真的是大到把门口的一半都挡住了!

那只怪物很高,有185公分,最要命的是下半身那双长腿就占了全身的三分之二!那怪物不只腿长,还有两只像长臂猿一样修长的手臂,以及两只好白净、好好看、让人觉得好安全、好想被它们紧紧握住的大手。那手上的指甲整齐干净,肌肤细腻得让人受不了好想立刻就去碰一碰、嗅一嗅,那味道肯定很好闻。

说到味道!哼,那怪物肯定是只妖孽!要不然身上怎么香喷喷的妖娆惑众,散发出一阵阵让人神魂颠倒的撩人沁香,让李瞳差点儿就意乱情迷站不住脚。

“哟!”那只怪物开口说道。

讨厌。这怪物真是太邪恶了,连声音都那么好听,才发出了一个短短单音节的声音,就让李瞳霍然泪水盈眶,这蛊惑人心的威力未免太强大了,让人怎么抵挡啊?

“你怎么会在这里?”李瞳一边吸鼻子,一边问道。

她是在哭吗?

那怪物一听,赶忙把挡住视线特大号雏菊花束放下,紧张地查看眼前人到底怎么一回事?

那样完美无瑕、无懈可击的怪物,除了我们张星宇,还会有谁?

一见到眼前的李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模样,他心疼地立即把她拥入怀中,轻轻为她拭泪:“怎么哭了?”

他的指尖一触即她脸颊的瞬间,李瞳完全泪崩,哇哇大哭起来。

她这些日子以来憋在心里的委屈霎时随着眼泪全涌而出,嚷道:“为什么不打电话?为什么连短信都不发?为什么那么久都不理我?”

张星宇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玩笑太过分了,连忙道歉:“对不起,宝贝!我只不过是想和你开开玩笑,再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让你有个意外的惊喜,没想到竟然把你吓坏了!谁让你那么不听话?我可是你老公,这三年来你竟然瞒着我偷偷去打工赚钱,就只是为了要把留学的费用还给我?”

她死鸭子嘴硬反驳:“如果告诉你,你肯定不会让我打工啊。我只好瞒着你偷偷去咯。”

“你上课已经这么忙了,还要每天打兼职工!不只是这样,到了暑假寒假,你甚至还做起了全职工!你知不知道我听说之后有多心疼?就是因为这个理由,所以一直都找不同的借口推搪,不让我来看你,对吧?原本说好每个学段来看你一次,结果这三年来我只来了两次。你一会儿又说要和同学去旅游,一会儿又说有实地考察的取材旅行,还说什么要专心写论文、准备毕业作品展览!还真是看不出你说谎挺有天分的!要不是你老公我聪明过人,起了疑心,暗中向恩熙打听,真不知道你会瞒我到什么时候!”

“即使那样,你也不应该那么铁石心肠不理我啊。被你发现后,这整半个月来连短信都没一则,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人家人在异乡,孤苦无依,你还这样无情,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孤单?”她像个孩子一样,搂着他尽情撒娇,享受他怀抱中的温暖。

他捧起她的脸,低下头用自己的鼻子去磨蹭她的,笑着说:“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吧,老婆大人?不过以后不许你再瞒着我,知道吗?无论什么事都不准瞒我!你这个傻丫头,也不想想——打工那些钱,也只够付一小部分的费用。你倒不如以身相许,把终生的幸福都卖给我来抵消更划算!我可不介意你钱债肉偿!”

看着他一脸贼贼的笑着,她羞得面红耳赤娇嗔:“你怎么这么龌蹉!好歹也是堂堂财团大董事长,怎么说出这么入骨的话!丢死人了!”

“对别的女人说这话,那就是龌蹉;对自己老婆说的话,那就叫情趣!”他再也把持不住,俯首在她嘴上深深吻了下去。

张星宇越吻越炽烈,李瞳担心这样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于是不得不把他轻轻推开:“我还要打工呢!等我放工,我们再好好聊。今晚是最后一晚打工了,老板和老板娘都对我很好,我一定要好好向他们道谢。”

张星宇知道拗不过她,牵起她的手:“那么我送你去,到了餐厅后我就包下全场,让你不用干活儿,只管坐下来陪我吃饭。”

“是啦是啦,让大家看看我的老公是个不折不扣又帅到爆的土豪!”李瞳知道他在开玩笑,朝他办了个鬼脸。

小别胜新婚,他们小两口拉着手一边走一边聊,感觉无比幸福温馨。

“你也不先打个电话就上来宿舍找我,如果我不在,你该怎么办啊?”

“我没那么笨。我先向恩熙打听了你的日程,跟着又让志伟打去确定你在家,我才算准了最佳时机出现在你门口。”

李瞳恍然:“原来你们一个个串通好的!就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没想到他们一个个还真是演技精湛!尤其是学长,还装模做样说要好好揍你一顿!原来都是在演戏!话说回来,学长和慧慧的感情应该很稳定了吧?”

“稳定得不得了!明知道我和你分隔两地饱受相思之苦,他们俩还总是在我面前晒恩爱,不知道有多过份!我看他们俩应该是好事将近,前几天我听珠宝店的经理说志伟去了买钻戒。”

李瞳兴奋得怪叫:“噢!噢!真的吗?太好了!他们一定得等我回去才能举行婚礼啊,这个婚礼我非参加不可!不知道学长会用什么方式向慧慧求婚呢?太让人期待了!”

“不管他用什么方法,都绝对比不上我们当年的求婚戏码!那可是史无前例,独一无二!”张星宇一脸自豪地说完,转头在李瞳脸上甜蜜地啄了一下:“求婚这回事啊,谁都比不上我老婆强!我肯定是全宇宙最幸福的男人。”

一想到三年前的那场电视台求婚戏码,李瞳害羞地把脸埋进张星宇胸口:“别提了啦,那次我真的是丢脸丢到家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