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IV - XI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4-22 8:51:21pm

其他·同人


今天一早起床……其实我是睡到下午啦。半夜突然就醒了,没什么事情做的我就拿了一本书出来看。书名是《恶魔灵魂》,是露妮姐姐临走之前送我的最后一个礼物,她说这是一个动作游戏的原创小说。游戏本身大概是零九还是一零年推出,而小说则是二零年才出版,相隔了至少十年啊。

我问过她以后才知道原来那家公司的游戏人气很高,有玩电玩的人几乎都有听过这个游戏,只是碍于游戏难度所以才没入手罢了。但是小说就不同了,只需要读而已,而且那本书有很多剧情解释,很多人都会买。这本她可是割了心肠才决定送给我的啊!所以我才会带过来,不想把它放在一个人都没有的家里等着被老鼠啃。

然后大概是我看书看累了就直接睡在书桌那里。我起来的时候姐姐刚好在做饭,她见我起来后还唠叨,说不可以靠着书桌睡之类的,越来越有妈妈的样子了呢。我和她吃过饭下楼后才发现,那天来过派对的同学都在。

“醒了。”孟德指着我说。

“你们怎么全部在这里?”

“没事做。”

“所以就来了。”公孙姐妹回答说。

他们都把哥哥这里当游乐场了呢……

“依,过来,我有事情跟妳说。”哥哥躺在他的椅子上呼唤着我。

我走到他那里,看见他的脸色有点凝重,心中冒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明治,你确定要现在说?”姐姐担忧地问道。

“现在再不说就太迟了。”哥哥说完以后大喊,“你们都安静!”

什么事情?很严重吗?

“那好吧。”姐姐无奈地说。

“有什么事情吗?”

“依……”哥哥摸着我的头说,“.…..妳父母他们……因为坠机事故……”

骗,骗人的吧?坠机?不是几个星期前就已经出发了吗?我们前几天才通过电话……

“依!”哥哥大喊一声,“我们和妳妈妈讲电话的时候她问起妳的情况。我们照实告诉她,她说妳跟她说的完全不一样所以,所以就赶着回来。他们订的机票,是昨天的……”

“哥,哥哥你们在开玩笑对不对?”

“依……”

“姐姐,对不对?”我哽咽着说。

只见姐姐掩脸然后开始哭泣,我才知道,他们这次没有在开玩笑。也是,就算哥哥姐姐再怎么喜欢开玩笑也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的……

“娜资,妳不会骗我的对不对?我妈妈……”

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我在转过头想要开口发问的那一瞬间就已经知道了,娜资早已哭成泪人。

“依……”

“为什么!”我激动地说。

为什么这一切会发生在我身上?十三年前让一个酗酒烂赌的男人毁了我的家庭难道还不够吗?现在还要带走我妈妈是为了什么啊!

“依,别这样,妳身体不好,不要那么激动……”姐姐抱着我说。

“妈妈都走了,我身体好不好又有……什么意义……”

*

嗯……天花板……和先前在哥哥家看到的不一样呢……

我回想了一会儿,啊,是呢,我大概是哭晕了吧。我坐正身子一看,是在医院呢。我是多么希望这是一场梦,一觉起来看见妈妈正在打扫我的房间,然后我还可以……还可以和她抢扫把用……可惜的是,这是现实。

“醒了啊?”

我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哥哥。好像很累的样子……应该是在这里照顾我的关系吧。

“哥哥……”

“口渴吗?还是肚子饿?”他担心地问。

哥哥他,好像不曾这么问过吧……

“怎么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他见我没有回应于是继续问,“要不要我把医生叫来?”

“不用。”我摇了摇头说道。

“真的?”

“嗯。”

对了……

“姐姐呢?”

“昨晚让她回去休息了,她怀孕了不能让她太累。”哥哥说,“待会儿会和娜资一起过来吧。”

这么看来我在这里一个晚上了啊。

“那个……”哥哥欲言又止。

“嗯?”

“没什么,之后再说吧。”

看来是关系到妈妈的事……

“没关系,我,撑得住……大概。”

“是吗……”

“是的。”

“真坚强。”他摸着我的头说。

这样的哥哥,好温柔……

“所以,说吧,妈妈怎么样了?”

哥哥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开门声打断了。

“依妳醒了啊。”姐姐说。

“千夏,来的正好,我去买点吃的给她,医生昨天说今天醒了以后就可以出院了,我会顺道去办手续。”哥哥说完以后就走到姐姐那里窃窃私语,过了一会儿就出去了。

“小依,妳昨晚突然昏倒吓到大家了。”娜资抓着我的手说。

“对……对不起。”

“傻孩子,道什么歉?”姐姐把东西放下来后说,“这不是妳的错。”

对了……妈妈的状况……

“妈妈她……”

“因为是坠海的关系,能找回遗体的机会……”

是这样吗……

“小依,给。”娜资抽了张纸巾给我。

“以后……应该怎么办……”

“傻瓜,还有我们啊。”姐姐摸着我的头说,“我们让妳靠。”

忍……忍不住了……

我抱着姐姐放声大哭,她则摸着我的头,一句话也没说。

“出院手续——”哥哥进来看到我们抱在一起哭后说,“回去吧。”

*

坠机事件一个月以后,航空公司只是表示还在调查事故原因,并没有说明坠机地点,照这样看来,我想见妈妈最后一面的希望应该是落空了。这一个月来我每天都准时地守在电视机前看新闻,只为了想要得到关于事故的消息。

继父那里的家人本来就很讨厌我们了,现在因为这起事故的关系更讨厌我了,事故发生第三天就打电话来说要和我切断所有的关系。我无所谓,本来就没有什么和他们联络,有没有都没差。哥哥说因为法律规定,继父名下一半资产会分到我这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我们成为家人的时间还不到一年,但哥哥说我可以决定应该怎么用,所以就决定把一半归还给继父的家人,另一半捐到孤儿院那里。比起我,孤儿院的人更需要这笔钱,我至少还有哥哥姐姐可以依靠,但是孤儿院的小朋友只能靠他人的捐赠过活。

决定应该怎么做以后,哥哥姐姐陪我回到之前生活的地方收拾我的行李然后搬到他们那里住。原本法定的监护人就是他们了,所以这点是没有太大问题。收拾过来以后我们为妈妈办了一个简单的葬礼,由于没有什么人懂这方面的习俗所以就全部交给殡仪馆包办。这大概又花了哥哥姐姐一大笔钱吧……虽然文夏姐姐有过来帮忙但还是觉得很对不起他们。

“依,又在想妈妈了吗?”姐姐坐到我旁边问。

“没有。”我摇头说,“只是觉得很对不起你们。”

“怎么还这么说?”姐姐有点生气地说,“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不是吗?怎么会对不起。”

“不过你们把弟弟的奶粉钱都花在了我身上......”我用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姐姐的肚子,“.…..如果因此让你们陷入财务危机的话我会很内疚的。”

前几天复诊的时候顺道陪姐姐做产检,检查出来的结果是个男孩子。

“别胡思乱想了。”姐姐摸着我的头说,“来,吃药。”

“可以不要吃吗?”

“怎么啦?”

“反正妈妈不在——”

“我们在啊。”姐姐打断我的话说,“我们也会担心妳的,妳这样自暴自弃怎么行呢?”

姐姐说的没错,他们一定很担心我,不能再让他们担心了。

“来,把药吃下去后妳哥哥有东西要给妳。”姐姐催促说。

我听话把药吃下去以后房子的门就被打开了。哥哥拿着一个小袋子和一个大袋子走了进来说:“我回来了。”

他看到我以后说:“没睡着,正好,我有东西要给妳。”

有东西要给我?

哥哥走到我后面,冷不防地帮我戴上了一条项链。

“这——”我想要拒绝但是被哥哥打断了。

“听着。”哥哥说,“把吊饰打开来看,看了以后才说。”

我打开来看,里面夹着我找了很久都找不到的照片,我抬起头望向哥哥。

“这是我趁妳在那里收拾时发作的时候拿的,妳小时候和她的唯一一张合照。”哥哥接着说,“我拜托我爸帮忙找人做的,是铁制的所以有点重,不能整天挂在颈上,希望妳不要介意。”

我怎么会介意呢……

“谢谢哥哥……”

“又笑又哭的,纸巾拿去。”哥哥递了张纸巾给我,“那是铁的,会生锈,妳要好好照顾啊。”

“嗯,我会的。”我擦干眼泪笑着说。

“终于笑了。”姐姐笑着说,“明治,我吩咐你买回来的东西有买吗?”

“当然有。”哥哥说着,把大袋子放到桌上。

我把袋子打开一看,发现是一大堆草莓。

“这么多草莓……”

“绝对不是因为妳爱吃才买的。”哥哥说。

“哥哥还嘴硬。”我笑着说,“谢谢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