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19、20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4-23 6:06:48pm

奇幻·玄幻


4-19

  「怎麼了嗎?殿下。」祈冷滿臉莫名其妙地站起來,不解他的安排哪裡出了問題,厄臨瞇著眼睛看著四周,然後帶著他回到一樓唯一一個小房間,這房間原本是祈冷打算自己用的。

  

  “在這裡打通密道跟密室,我住這就好。”厄臨很滿意這個小房間,小而且很隱密,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倉庫,但相較於厄臨,祈冷是非常不滿意。

  

  「殿下,莫大人交代過,絕對不能讓你住在密室裡,你挖密道密室,養幽靈什麼都可以,就是不可以做對你健康不利的事情,住在地底長期照不到陽光,而且陰冷潮濕,非常的不適宜。」祈冷馬上知道厄臨想做什麼,當然反對,不過這種反對對於厄臨來說效果確實很好,至少他的臉馬上皺起來,然後認真地盯著祈冷整整三分鐘。

  

  ”舅舅還交代了什麼?”厄臨皺著眉,滿臉不愉。

  

  「莫大人交代了不少,不過最重要的就是要好好照顧殿下,以免殿下生病或者是受傷。」祈冷語氣平穩,但額頭冒出的汗讓厄臨知道,他其實也很緊張,只是不敢表現出來罷了。

  

  “跟我說你原本想怎麼做。”發現自己似乎對祈冷造成非常大的精神壓力,厄臨有些不能理解,不過他並沒有讓人害怕的打算,所以有些困擾,畢竟照現在的情況來看,祈冷會跟在他身邊好幾年,這並不是很好的相處模式,這個發現讓厄臨有些困擾,該怎麼做才能消弭這個情況?

  

  「當然。」祈冷又驚又喜,連忙在心中打好腹稿,然後開始說:「這棟屋子一樓有客廳跟廚房,還有一個小房間,屬下就住在這房間,當有客人來訪時也比較好即時接待,二樓就作為殿下的臥房以及書房,剩下的那個房間可以讓殿下處理夜晚的工作使用。」祈冷小心地慎選語言,不清楚厄臨是怎麼稱呼那些幽靈,若是說的不洽當說不定又會讓厄臨炸開,他現在已經被厄臨那陰晴不定的脾氣給嚇怕了。

  

  「若是殿下想設置密道,其實這棟屋子的二樓也有密道可以直通地下室,所以殿下的寢室設在二樓會比較恰當。」厄臨點頭表示他知道了,兩人開始在屋裡來回移動安置行李,當然,厄臨就算想幫忙也會被祈冷搬來椅子,然後強迫厄臨坐下來,讓厄臨好好享受了當廢物的樂趣,雖然他一直以來也都是讓幽靈幫他做這些雜務的。

  

  辛苦忙了一整天,祈冷留在屋裡繼續忙碌,而厄臨則是回到夜宮去,陪了傲炎一整個晚上,當放傲炎回去之後,厄臨站在雜草叢生的庭院,不解地看著天。

  

  這世界的月亮跟以前的沒甚麼不同,昏黃而溫柔清冷的光線,最相同的地方是,他們都不會回應,不管下面的人開心或難過,它都沒有任何回應,只是在那裏看著,永遠寧靜。

  

  「為什麼要讓我來到這個世界?又是誰讓我來的?為什麼是我?你又想做什麼?」任何事情沒有無緣無故,雖然上帝丟骰子創造了世界,但他從不認為自己骰運很好,事實上他應該是骰運爛透了,才會有這種命運,不管到哪裡都沒人喜歡,唯一跟在身後的還是受命而來,而且還怕自己怕得要死。

  

4-20

  回想起來,上輩子雖然沒有什麼人跟在身後,但也有專門幫自己檢查的研究員,還有出任務的時候可以隨時為自己服務的主機,有時候團體任務也有手下,他很擅長配合團隊活動,也很習慣團隊生活,但那僅限於雙方之間非常熟悉並且願意配合的情況下。

  

  他馴服過杰傲不馴的屬下,也曾經經手過能力不足的手下,互相不服氣,彼此互相挑臖那種專屬於戰偶之間的鬥爭,現在想起來當時的他們就像是急於得到父母疼愛而拼命表現的孩子,但在他那短短幾年之中從不間段的任務生涯裡,從沒遇過對他極度畏懼的屬下。

  

  他甚至不知道該不該認為祈冷是他的手下還是只是跟那些研究員一樣只為他準備工具、健康檢查,而不是參與任務的人員,直到現在,他還是不明白該用怎樣的態度面對祈冷,似乎怎樣都不對,他的直覺跟觀察結果不停的衝突,祈冷的態度曖昧不明,不是完全的順從,也不是反抗,他無法用他最擅長的觀察來得出答案。

  

  這陣子他的直覺不停告訴他,放任祈冷去做事情,不用太多的顧慮,但慣於掌控一切他所能掌控的事情,不喜歡自己的生活出現任何意料之外的狀況的他是不可能放任一個就在他身邊的人如此自由的決定一切,至少也要讓他知道祈冷的態度,但祈冷的態度實在太曖昧不明了。

  

  他嘴上說著一切服從命令,但實際上卻與環靈串通,他總是待在自己身邊穩妥的服侍,卻總是表現出一副畏懼的表情,難以確定的人,厄臨不知該如何定位祈冷該處於自己生命的哪個位置,他有秘密,非常多的秘密,很明顯的,祈冷也有很多的秘密在心中。

  

  厄臨想不出,除了像他這樣複雜的情況以外,還有怎樣的可能能讓一個與自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也有著這麼多的祕密,但他的困惑基本上是無解的,就跟厄臨的秘密一樣,祈冷的秘密應該也是只有他願意開口說的時候,才有可能被人得知。

  

  他們是同一類人。

  厄臨決定放下這些思緒,去好好睡個覺,直到躺到床上前,他才想起了一件事情:他忘了調查學校是個怎樣的地方了。

  

  他知道學校的定義,也明白什麼是學校,認真地探查過有關這所學校的一切,他的授課考試方式,他的畢業生未來的發顫,他的師資好壞,但他唯獨忘了調查這所學校是個怎樣的地方,當時他有那麼多的幽靈,為什麼就沒有想過派出一兩個潛入這所學校,調查看看這所學校的學生的生活?

  

  每個地方都有他的生活型態,相信這裡也是一樣,有著旋靈城特有的生活型態,但很不幸的,他以前居住的地方是皇宮,每天面對的是侍衛跟女僕,另外就是一大堆的士兵,偶爾也會遇到貴族,不過以他的情況來說這種機會是很少的,他熟悉皇宮,或者說是夜宮的生活型態,但他不知道旋靈城是怎樣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