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讨论遗迹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25 10:51:37am

奇幻·玄幻


从图书馆离开之后,司湫语顿时感到有些无聊便四处走走当作散散心,只是大部分经过他的学生在看到他的时候会自动闪开,连靠近他都不敢。这让他不由想起在图书馆里勇于跟自己交谈的女孩,脸上不知觉地就勾起一抹笑。

那个女孩还真够胆,明明就害怕自己却还是跟自己搭话,实在令人感到佩服。

走着走着,他晃到了右侧教学大楼,找了张休息长椅就坐下稍微休息,顺便发一会儿的呆。

啊……

这天气真好……

瞧,蓝天白云的多么美?

就在他发呆的当儿,窸窸窣窣的声音从附近的草丛传出,然后就突然间跑出来直接跳上他的双膝上海很努力地蹭着他的肚子。司湫语在看到双膝上的生物之后,差点笑喷。

其实他早就知道那里藏了一只妖魔,但基于对方毫无恶意,所以他就很坦然地坐下并让对方跳上来。只是,他没想到说这只妖魔居然是自己的熟人……哦不,是熟妖魔。

“你的道行很高,可以自由变大变小,还是你原本就是迷你型的?”打趣地询问优雅躺在自己双膝上的白色小狼魔,司湫语看起来很欢乐。

眯着双眼瞅了他一眼,小狼魔打了个呵欠就干脆躺着睡了过去,让司湫语无言了许久。

他真心搞不懂范蒂雅这是在搞什么鬼……

突然冒出来就只是为了躺在他的双膝上面睡午觉吗?虽然现在是中午没错,也是个睡午觉的好时机,但犯不着睡在他的膝盖上面,这样反而显得特别奇怪。

幸好他是特殊学生,不需要特意去跟着课程走,可他也想要进教室上课什么的,多学点知识防防身……

然而……现在他不能去上课。总不能让他抱着一只妖魔去上课的吧?这样很奇怪吧?很奇怪对吗?

“算了,抱着你去上课吧,今天有我想听的课程呢。”

司湫语最后还是选择了抱着范蒂雅前往自己的教室。他会这么做是因为反正他都已经让人畏惧甚至还有些被排挤,那么带着一只妖魔上课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重点是,范蒂雅毫无危险可言,绝对安全。

教室内,众人议论纷纷,直到老师进班为止他们才停止议论却又不得不看过来。

斯斯文文很受欢迎的男老师——白惊哲是负责教导历史和遗迹的历史老师,年纪还很轻却阅历丰富,阶级是高级六阶的术士。他也有看到司湫语抱着一只体型有些迷你的狼魔,一时间感到有些懵圈。

是问有谁会带着一只妖魔上课?

“咳,那个……司湫语同学,请问你怀里的那只狼魔究竟是……?”

“呃……这个……她、它算是我的契妖……?”

司湫语尴尬地回答,虽然他回答得很模糊,但白惊哲还是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并果断无视范蒂雅的存在直接上课。而这次他要讲解的是失落遗迹与失落家族的相关事迹,同时也提起了一些关于古老家族的事情。

这堂课的时间并不长,很快就会结束,白惊哲也教得特别认真,司湫语也特别认真的听课,只有其他只是为了看这位斯文帅哥老师教课故意选了这堂课,因此这教室里大部分都是花痴妹。

白惊哲很大方地把自己曾经在若月城调查过疑似失落遗迹的事迹给说出来,让大家可以理解一下失落遗迹的重要性,顺便说出自己对失落历史的观点。

“根据我个人的看法,我们的世界在很久以前,可能是万多年前就存在着如今已看不见的各种各样种族。我曾经误入疑似失落遗迹的某处遗迹,在里面发现了一些有关于‘神族’和‘魔族’之间的大战的故事,可惜故事有些零散让我无法完整解读。”

一听白惊哲提到了这些,司湫语愣了好几秒,旋即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课一上完后,白惊哲就收拾好东西准备去另一个教室之时,司湫语突然跑上来抓住他的衣角不让他从自己的视线中离开。

“白老师,我有事情想要请教你。”司湫语眼神真挚地说道。

从教室里出来的其余学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有些惊讶,有些想要上前去帮忙白惊哲可又因为害怕司湫语而不敢过去。

对于司湫语这个学生,白惊哲有听说过他是个很有问题的学生,基本上学校里没人喜欢他甚至还排挤他,原因就在于他的不良以及曾经企图“强暴”明家某某千金。

“要不要找个安静点的地方谈谈?”白惊哲身为老师是没有权力拒绝回答学生的疑问,于是就主动选了个安静的地方。

有些学生想要帮帮白惊哲却无奈自己跑了。

结果白惊哲选了图书馆里的小小会议室,因为图书馆的会议室有隔音效果,方便他们谈话且不会被暴露出去。

“关于失落遗迹的事迹……白老师,我想你应该有读到最新的文献吧?我这里有原稿,而且还是手写原稿呢。”

“文献的……原稿?等等……你是说那个还未完全公布,有关失落遗迹最新消息和情报的文献?”白惊哲吃惊的地方是这里。

“希望老师你可以保密,否则到时候有麻烦的只会是你。”

司湫语神秘兮兮地笑着,旋即掏出那本记载了许多有关失落历史的笔记本子,直接翻开来,示意白惊哲仔细读看看。

稍微呆滞了好几秒之后,白惊哲像是明白了什么便干脆保持沉默直接拿起那本子仔细读了一番,眉头微微蹙起,可之后脸上所带的表情是满满的困惑。

根据司湫语的详细记录,白惊哲试着跟他分析三万年前的神族与魔族的存在意义,接着又连续提出几个关于术士存在的理由、如今妖魔肆虐而行的原因等等的问题,让司湫语意识到或许三万年前的失落历史会是一个重大的突破点。

“失落遗迹散落在世界各地,如果真的要把线索全都拼凑起来完成失落历史这块缺了许多碎片的拼图,你可能需要离开鸣初城到外边去闯闯。说不定,可以找到更多失落遗迹的相关线索。据我所知,黑暗教廷的教典似乎也隐藏了某些线索……呃,这方面你还是去找端木家的那位深入了解会比较好。”

白惊哲很好心地为他指明了许多条可行的道路,只是他提到端木家的那位……好吧,“那位”前不久还对他施展恶心的爱的抱抱,然后估计已经被自己的妹妹……“毁尸灭迹”?

之后两个人很认真地再讨论一番后,心满意足的司湫语很有礼貌地道谢后就抱着范蒂雅离去。

在离开之前,司湫语开口问了白惊哲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老师,你在进入那失落遗迹的时候,是不是有看到旋涡?”

“——!你怎么知道旋涡的事情?所以你……真的进入过失落遗迹?”白惊哲对于司湫语居然提到了“旋涡”一事,整个人显得格外惊诧。

司湫语微微勾起唇角,缓缓地说:“因为……我是被旋涡拉进去的。”

“跟我一样的情况……?”白惊哲怔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

“失落遗迹只会开放给跟失落遗迹有直接关系的特定人物,就好比……失落家族。”司湫语轻声地说着说着,同时也在观察白惊哲的神色,发现这位老师有些呆滞便续道:“老师,我似乎失落家族之首的后人。那么,您呢?”

然后,司湫语也不等白惊哲的回答,迳自离去。

答案早在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根本不需要得到肯定的回答。

能够进入失落遗迹的,就只有失落家族的后人或是多少有着相同血缘的人。唯有这一点,是不会骗人的也骗不了失落遗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