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2-3 成績放榜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4-23 10:11:53pm

奇幻·玄幻


小幸運咖啡屋。

這是一間裝潢、設計、音樂,甚至連服務員都能讓客人感覺舒適、放鬆的咖啡屋。店面面積不大,在有限的空間裡只能擺放八張雙人桌,牆上掛有一副向日葵花田的水彩畫,搭配店內淡淡的茉莉花香,無不讓人心曠神怡。

但我現在沒心情感受這一切。

「至少你填完試卷了,也許沒你想像的糟呀?」吉爾關切的目光在我身上遊移。

他越是安慰我,我越是覺得對不起他。

萬一真的落榜,我的承諾就成了空頭支票,雖然錯的大部分原因是我沒好好唸書啦……

由於成績是在考完試的兩小時後公佈,一來一回太浪費時間,所以我們就到這間咖啡屋打發時間,我負責意志消沉,吉爾負責開導我。

「打起精神!至少你盡力了!」吉爾彆扭地拍著我的肩膀為我打氣,安慰人似乎不是他的強項。

……其實吉爾應該也很緊張自己的成績才對,畢竟這場選拔對他來說是踏出夢想的第一步,要他一直開導我似乎也不太好意思,於是我開口說了來到咖啡屋後的第一句話:

「如果成功考進天齊之羽,你想當什麼樣的冒險者?」

冒險者分很多種,有些專接獵殺大型魔物、高報酬高風險的任務,反而不接小市民的尋人任務、幫忙老人家打掃房子的瑣碎任務;有些則是專做尋找物品、寶物之類的任務。

沒錯,只要付得起錢,任何種類的委託公會都會接下,至於有沒有冒險者願意做就是另一回事了。通常這些雞毛蒜皮的任務,都是讓能力不足的初級冒險者累計人脈、賺取生活費而存在的任務。

以上,都是吉爾告訴我的。

面對我沒頭沒腦的提問,吉爾愣了一會兒,然後緩緩開口道:「我想磨練自身技藝,成為擁有強大力量足以保護身邊所有人的冒險者。」他抬起視線望向窗外熙來攘往的人潮,眼神裡散發嚮往某種未來的光芒,低語道:「就像那個人一樣。」

「那個人?劍、劍士啟人嗎?」我還是無法習慣念出和自己一樣名字的傳說英雄。

吉爾淡淡地勾起嘴角莞爾一笑,說:「劍士啟人是我敬仰的對象,但終究是千年前的英雄,而且是我完全不擅長的劍士職業,因此“那個人”不是他。」

我歪頭,不解。

這一個月以來,只要一捉到縫隙,吉爾就會聊起劍士啟人的事蹟,我還以為他的世界就是以英雄啟人為中心的呢。

「“那個人”是一名強大的德魯伊。」

聽見從沒想過的答案,這次換我愣了一下。

他拿起面前的杯子,抿了一小口香草拿鐵,繼續說:「他是天齊之羽裡的傳說級冒險者,深受公會成員敬仰。即使他身為被世人厭惡的德魯伊一族,但因其良好品德與數次將亞尼城從頻臨毀滅的危機中解救出來,所以亞尼城的市民非常尊敬他。為了成為像他那樣的人,因此我下定決心成為公會的一員,逐步趕上早已離我非常遙遠的,他的背影。」

……受到世人尊敬的德魯伊?

天齊之羽裡竟然還有這麼一號人物……話說,真是不公平,明明大家都是德魯伊,為什麼他們可以尊敬這名德魯伊,卻對吉爾投以白眼?

我忽然想起剛才的對話裡,有個我不懂的名詞。

「什麼是傳說級冒險者?」

吉爾先是微微睜眼看著我,表情逐漸轉為苦笑:「剛才試卷有這問題耶……你該不會填錯答案吧?你的答案是什麼?」

我兩指搓揉著太陽穴,皺起眉頭努力回想,千辛萬苦才吐出一個字:「四。」

「呼……幸好對了……你是隨便猜的?」

「……嘻嘻嘻。」我不語,因為吉爾猜對了。

他一副真拿我沒辦法的樣子,開始為我解釋。

「冒險者分為初級、中級、高級和傳說級。剛加入的新成員一定都是初級,然後隔年可以報名參加升上中級的試驗,不過也僅此於止。因為升上高級的最低資格,必須完成一百件B級任務,再通過由會長指定的A級任務,才可申請成為高級冒險者。至於剛才我提到的傳說級,即是冒險者的頂點,據說全世界擁有傳說級頭銜的冒險者只有六人,而其中三人就在天齊之羽裡。」

「六人裡面就有三人在天齊之羽?」我露出誇張的表情,沒想到竟然有一半在同一個公會裡,確實讓我吃驚。

吉爾點點頭,繼續說:「三人都是人類,分別是德魯伊、劍士和召喚師,是現世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喔。」

心中突然湧起了好奇心,正當我想要追問下去時,吉爾突然站起身,「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到公告板那裡去吧。」

他的語氣很平靜,但身體卻瑟瑟發抖。

想必是很緊張吧?

我嗯的一聲點頭,望了窗外一眼,天空已經染成一片橙黃色了。

۞

۞۞

۞۞۞

廣場公告板前擠了上千個人,想要靠近也絕非易事,更別說要擠到前面去了。幸好公告板大約有兩層樓高,所以在後方的我們即便離得遠遠的也看得很清楚上面寫的數字。

據說排名第一的考生是唯一一個滿分通過筆試,但沒公佈名字,只公佈了分數和編號——381(100分)。

詛咒這個第一的考生!哼,我就是這麼小心眼!

第二名則是96分,編號003,同樣也不知道是誰。

無論怎麼看,都還是沒看見我的編號410,看來是兇多吉少了……

「啟人!那邊那邊!」吉爾突然在我耳邊大喊,並興奮地指著公告板。

我隨他指的方向看去,在公告板的最右下角寫著大大的——410(60分)。

剛好及格,而且排在最後一個,這就好像考最後一名的感覺,根本高興不起來嘛……吉爾倒是很開心。

「啟人,我們都通過了!太好了!」

「說起來你的編號是什麼?」我突然想起還沒問過吉爾的編號,想看看他拿了多少分。

他有點不好意思地吞吞吐吐說:「呃……3、381。」

…………抱歉吉爾,我收回剛才對第一名的詛咒。

「真不枉費你那麼努力唸書,伯母也會很高興的。」我拍拍他的肩膀表示肯定。

吉爾搖搖頭,笑說:「筆試的分數無法作為判定一名冒險者好壞的標準,只要可以及格,順利去到第二場選拔就好了。」

「通過首場了嗎?」

身後突然響起一道低沉嗓音。我猛地回頭,看見來者後,不自覺地嘖了一聲,說:「哦,賤賤三人組。」

「臭小子,什麼賤賤三人組!有種再說一次!」一如既往,狼人搶先開口嗆我。

我是前世欠他嗎?明明這才第二次見面,他怎麼會那麼討厭我?是嫉妒我的帥嗎?長得帥以為是我自己可以決定的嗎!真是的。

不過我看見他也會莫名其妙火大,前世肯定是孽緣了。

我回嗆:「這裡就只有你們,當然是指你們啊,賤賤三人組。」

「你……!」

狼人額冒青筋,臉上的毛髮突然濃密了起來,四肢有變大的趨勢,衣服也快被他撐破的感覺,一股殺氣席捲而來。

我立刻往後跳開,手上的青銅劍架在身子前方,身體微蹲,這一切的動作做起來非常自然,彷彿我從以前就是一直這麼做。

當狼人原本的平整牙齒漸漸變成尖牙時,他們的老大懶洋洋地抬起手,狼人隨即安份下來,不足三秒,就變回和之前一樣的那個狼族獸人。

「我朋友因為筆試成績不理想,現在情緒很暴躁,請你別挑釁他。」

說話的人是他們老大凱薩。但他說出這句話時,眼睛直盯著吉爾,眼角都沒瞄我一眼。

他繼續說:「第一名的肯定是你吧?」

吉爾沒回應,臉上興奮的笑容早已消失無踪。

「也對,死背書這些事,你從以前就很在行,拿滿分也是理所當然。」

「凱薩哥,他搞不好在第二場實戰就會刷下來了啦,嘰嘰嘰。」狐狸臉自個兒在旁邊賤笑,眼睛瞇成半月形,眼珠子都看不見了。

「小看吉爾你們可是會倒大霉的。」

「凱薩……」吉爾小聲呢喃了他的名字,可音量只有在他身邊的我才聽得見。

「藍髮的。」

「喂!我們凱薩哥在叫你!臭小子!」

「咦?我?」我摸摸後腦勺,這才想起自己的頭髮確實是淺藍色的。

「我對吉爾看上的你很有興趣,希望有機會和你交手。」

……哈嘍,吉爾看上的我是什麼意思?我是他包養的女人嗎?雖然現在我是在白吃白喝啦,但我們不是那種關係好嗎!

沒等我回答,凱薩便轉身離開,兩名跟班也跟在後頭離去。狼人還是一樣用拇指對我做出從頸項一邊劃到另一邊的動作,面目猙獰。

……

誰可以告訴我現在到底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