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部 精靈王之劍 - 2-6 御龍寶劍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4-28 9:48:43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elfworldlove.blogspot.tw

---------------------------------------------------

布羅倪城是魯迪因德王國的第二大城,里德修拉城則是魯迪因德王國最古老城市,都各自擁有一個修道院。每隔一~二年就會彼此交換一位教士,藉此拓展教士們的見聞素養,並增進修道院彼此的情誼。

交換儀式的同時,伴隨著交流賽,分別以劍術和精靈術各派一名代表,不成文的規定是推派未曾嬴過優勝的年輕精靈,避免某方因為有超強者而常年獲勝,以落實交流的目的,儀式地點由雙方決定,但是輪流已成共識,今年則在里德修拉城舉辦。

「院長,明天就是交流賽,這次劍術怎麼辦?小修如今下落不明,音訊全無……」

皺起眉頭,卡多尼梅說的正是我——查理德擔憂的問題,一直期待奇蹟出現,或許只是自作多情。

「唉~我知道的。麻煩妳通知順位候補的林納吉,準備明天劍術交流賽遞補上陣。」

「林納吉修士一直都有練習,但是……對付迪里特很為難吶。」

「火精聖劍的確難應付,可是也沒有其他選擇,不能因為輸定了就棄權吧!」

「年輕精靈裡能夠一戰的,只有小修的破咒術。」

「就像同時面對術士與劍士的比賽,的確難以招架。」

「雖然我很不願意這樣想……」卡多尼梅神情落寞:「那個洞穴很深不說,底下還有一個不明的巨大生物,恐怕是凶多吉少。」

「依小艾的說法,個頭還挺大的,如果是飛龍,就真是兇多吉少了。」

我嘆了口氣,描述的體型與飛龍相近,飛龍可以輕易吃掉精靈,而且難以馴服。

「飛龍?真的會出沒在里德修拉……」

不曾探險過的卡多尼梅至今未曾見過飛龍,會懷疑飛龍的存在也不是沒道理。

「還不能肯定,而且,我也沒聽說過有白色的飛龍。」

「除非親眼見到,不然還真難猜測那是什麼。」

我看著窗外,只能祈禱千萬不要是飛龍:「搜索隊還找不到路能進入洞穴,舊的通道即使挖通也不容易下去,已經這麼多天沒有進展,拖下去確實兇多吉少。」

「小修是個不可多得的年輕精靈,真的很可惜。」

「我現在最擔心小艾,失去小修,可能會就從此一蹶不振。」

「小修很勇敢,如果不是他衝出去孤注一擲,或許會連小艾都會失去。」

「對小艾來說,寧可一起掉下去。」我回想著,要不是雅蘭思娜死命抱住,恐怕艾莉絲當下就會做出傻事。

「嗯!雖然都很年輕,感情卻非常好,大家都看得出來。」

「也算是私心,不更換比賽名單是為了小艾,給她留一點希望。」

「院長放心,大家心知肚明,不會怪怨。要不……暫停比賽?」

「交流賽是王國的大事,小修畢竟只是私交,因此而中止比賽,說不過去。」

卡多尼梅搖頭嘆氣,這幾天修道院氣氛沈重,令人喘不過氣:「大局為重,確實是。不過我也很同情林納吉,畢竟有點差距。」

「無所謂,面對火精聖劍,就算是小修,城主也不認為有勝算。」

「說個題外話,小艾好多天都沒來修道院,我有點擔心。」

「我讓蕾菲亞娜陪著,免得她想不開。」

「說起來,蕾菲亞娜也和小修關係不錯,有時還會看到他們有說有笑,很難想像平時冷淡沈默的她,會有這樣的變化。」

「畢竟都來自異鄉,容易相知相惜,如果沒有小艾,小修和蕾菲亞娜也算相配。其實,不只是蕾菲亞娜,城務廳許多執行官都對小修讚譽有加,他的人緣真的很不錯。」

「修士們和孤兒院影響也很大,明紀和美心天天跑來問我小修的情形。」

「當初真不該答應小艾和小修一起探查礦坑,好後悔吶。」

「院長請振作點,再怎麼難過,明天還有大事必須打起精神面對。」

我還在煩惱,貴賓來了之後,真的能泰然面對嗎?不過,我也不想讓卡多尼梅擔心。

「妳說的很對,我沒事的。」

「請容我告退,得先通知林納吉修士準備,下午,我打算去探望小艾。」

「妳去看看小艾也好,我也要出發拜見殿下和城主,討論明天比賽事宜。」

不管怎麼說,小修和小艾是我帶去的,比賽結束後,我打算親自繼續搜尋,無論結果,都必須有個交代!

——遠古精靈王,請求您守護著小修與艾莉絲,拜託了!

我——南宮修,掉進深淵後,幸得靈龍弗列格曼的羽翼撿回一命。

洞穴裡,我舞弄著雙劍,雖然說是『起舞』,動作卻似太極拳步法套路,緩慢而能生風,空氣中拖曳著凝滯感,約略三分鐘之後,舞畢收劍。

老靈龍眼神溫柔:「這情景,讓我想起希緹麗亞大人……」

「她也曾經這般起舞?」

原本趴在地上休息的弗列格曼,緩緩抬起頭,似在回憶過往雲煙。

「當然,我們以此締結誓約,順帶一句,她的舞比你好看多啦。」

「呃……我舞得難看還真是對不起!」

「無所謂!我能感受到請求的意念,這樣就夠了。意思是『相隨一生,彼此扶持,矢志不渝』,一旦靈龍承認你,就會回應忠誠之心,締結誓約。」

這是誓約?怎麼聽起來就像結婚誓言?算了,現在計較這個也沒什麼意義。

「幸好不是靠接吻來締結,精靈的締結可害羞了。」

「用接吻也行哦,傳遞心意一樣有效,比用說的更有誠意。」

啥?那可就尷尬了,誓言加上接吻,我唯一想到的畫面就是『結緍』無誤。

「總之,能用說的就太好了。學會這個就能締結誓約?」

「大概吧!但是靈龍寥若晨星難得一見,是否願意締約更是未知數。」

「我明白。和精靈締結靈線不一樣嗎?」

「都是一生只有一次機會,差別在條件不一樣。」

「和靈龍締結誓約有什麼用呢?」

「可以透過寶劍知道靈龍位置,靈龍也能感應到寶劍位置,當彼此受傷時,另一方也會感應到,還能分攤誓約者的傷害,如果必要,還能以真名呼喚靈龍前來,為了做到這些,誓約締結雙方都必須擁有強大的靈力做基礎,這一點你大概沒問題。」

「這比精靈締結靈線更厲害啊!」

「誓約者還能夠彼此交心,希緹麗亞大人無論高興或是悲傷,我都能感受到。」

「那不就無法偽裝情緒嗎?」

「是啊!因為心意藏不住,所以彼此都不必說謊。」

弗列格曼伸展著雙翼轉了兩圈,我也學著動動筋骨。窩在巢穴裡不活動,身體容易僵化,我們偶而如此,然後一起繼續聊著,日子還真是枯燥。

「那張羊皮紙記載著七個劍咒。除了喚龍舞與龍鑄術,龍咬、龍炎、龍行、龍破、龍隱五個劍咒都不需詠咒,也不必任何靈力,寶劍與心意相通,心念一起劍咒立即發動。」

「聖劍幾乎都只有一、兩個劍咒,這御龍寶劍真是霸道。」

「沒錯,它就是劍之王者!劍鋒會鈍,光澤會褪,可以用龍鑄術回復,龍鑄術相當耗費靈力,你就當作把靈力注入到寶劍之中備用。」

「難怪我第一次使用龍鑄術之後,全身無力。」

「沒辦法,已經鏽成那模樣,回復所需要的靈力會特別多,虧你這小子靈力也夠多,居然一次就能完全回復。」

「除了龍隱術和龍破術,其他的也都練習得差不多囉。」

「龍隱術是靈龍族的擅長咒術,就算飛行在天空也能隱蔽身影,不過,劍咒做不到那種程度。它和隱形術差不多,但是龍隱術還能隱藏味道與靈力。」

「靈力都能隱藏,那索敵術不就找不著?」

「正是如此。拜託,千萬別給其他精靈知道這個咒術,因為我們靈龍族,就是靠這個隱藏於世界裡。」

「我答應,如非必要,絕對不在精靈面前使用龍隱術。」

「謝啦!龍破術是比較特別的自發劍咒,可以砍斷襲來的任何咒術。」

「砍斷?有一點像破咒術,不過,會自發好像輕鬆多了。」

「除非你不抵擋,否則,不管是什麼咒術,在御龍寶劍之前,都要俯首稱臣。」

我吃驚著看著寶劍,厲害~破咒是術士的天敵,而龍破簡直就是天敵中的天敵!

「但是,龍行術會使狂暴術失去作用,有點可惜。」

「傻小子,不是失去作用,是被覆蓋,龍行術更強悍更快速,不需要靈力,使用時間更長,還能做出更極限的動作,戰鬥時也不太會感覺疲勞疼痛。要注意,那並非消失,終究還是要還回去,所以使用要自制哦。」

「即便如此,還是非常厲害。」

其實我知道用狂暴術也有一樣的問題,勉強用上五炷時間,之後就會累得走不動。

「當然,這可是希緹麗亞大人的寶劍!她曾經告訴我,寶劍有時候還會感應危險,萬一感覺有不對勁,你最好要相信。」

「像是第六感、預感之類的嗎?」

「或許吧!究竟是怎樣的感覺,只有使用者知道,我說不上來。」

「果然是寶劍,得好好保管才行。」

「如果掉了一把劍,按住劍柄的寶石,呼喚另一把劍,就能感應所在之處。萬一兩把劍都掉了,那沒辦法,只能靠締約靈龍感應找回來。喚龍舞與龍鑄術必須雙劍一起才能發動,其他的劍咒只要單劍就能使用。」

「啊~這樣我就全明白了。」

「希緹麗亞大人咒術了得,平時少用劍法,只帶一把寶劍以劍咒防身,另一把就交給我使用。」

「誒!靈龍也會用劍?可是你……」我疑惑著,靈龍的爪子要怎麼握住劍?

「呵~當然不是現在這樣子,我是以精靈形的存在,跟隨在希緹麗亞大人身邊,保護她服侍她,當然也會使用劍法,因為是誓約者,戰鬥劍咒也能用哦!」

「居然還能化身精靈,這個厲害。」

「這樣就不會被精靈們發現,不過,如果有戰鬥的必要,我會毫不猶豫回復真身。」

「難怪精靈們找不著靈龍,都以為只是傳說。怎麼你現在又回復真身?」

「因為老了呀!不太有餘力維持精靈形,靈力也得省著用,如果希緹麗亞大人還在,我就不必擔心這個問題。」

「原來如此。」

「那麼,該教的我都教了,你還有其他問題嗎?」

「弗列格曼,我一直有個奇怪的問題,智慧如你或許會知道原因。」

「說來聽聽!」

「我明明有希緹麗亞大人的記憶與意念,為什麼卻無法用上火精靈術?其他元素系咒術似乎也沒辦法使用。」

「這樣的事?我想想……」

弗列格曼看向天頂似在思考,我屏息以待,沈默了好一會——

「精靈擅長的元素咒術,決定於靈核的元素屬性,而你的靈核來自精靈樹,所以就沒有精靈的元素屬性,大概是這樣吧!」

「啊!有道理,因為沒有元素屬性,難怪一直學不好。」

「就我所知,精靈樹與魔靈樹,都擁有一種叫做『無』的屬性。」

「『無』的屬性?書裡頭從沒見過,所以什麼都沒有?」

「小修錯了,不是沒有屬性而是屬性稱為『無』,是指在虛無之境,有著無限器量,能夠包涵萬物。」

「咦——那不是什麼元素咒術都能學嗎?怎麼結果卻是相反?」

「只是猜測而已。畢竟,最奇怪的是你本身,希緹麗亞把精靈樹靈核交給你,這種事,根本就沒有前例,也難以理解。」

「抱歉,謝謝!能告訴我『無』的屬性,已經足夠,其他的我再找找辦法研究吧!」

「希緹麗亞大人最強的,就是能夠隨意操控龍嶽之火,所以才被稱火精靈王。遠古精靈其實都不太擅長元素精靈術,大都是靠寶器或寶劍發動。不過,我順便告訴你,希緹麗亞大人也非常擅長通用精靈術。」

「真的嗎?好歹我也有點像她,哈哈!」

「希緹麗亞大人能夠抑制精靈們的咒術,如果還有精靈想亂來,隨便一個龍炎,對方就吃不消了。」

「也對,龍炎術就是很厲害的火精靈術,還不需要詠唱和靈力。」

弗列格曼挺起身子,張開雙翼上下揮動數次。

「翅膀的傷好得差不多,該離開了。小修~到我背上來。」

我作揖行禮,躍上龍背:「我很好奇,翅膀不是很大,為什麼飛得動呢?」

和圖鑑裡的飛龍相比,靈龍雙翼比例上確實小多了。

「我們羽翼只用來慣性飛行、保持平衡、改變方向和滑翔。能飛起來是靠體內靈力。」

「能這樣用靈力,真不愧是靈龍。」

「靈龍有了誓約者,還能夠飛得更高更遠,這也是我們願意和精靈締約的原因之一。否則,相比一般龍獸,我們只是有靈性會說話,以及會一些咒術的龍罷了。」

「了解,弗列格曼,麻煩你了。」

我抱住頸根,弗列格曼振翼大拍兩下,周圍掃起狂風,塵沙亂舞,一蹲一跳,便騰空而去,深怕被這沖天一躍給甩下來,我緊緊抓住,弗列格曼一路沖飛到洞外,

呼嘯而過的岩牆石壁瞬間轉變為地闊天長。

「哇~壯觀!從天空看下去令人感動,萬家燈火。」

「不曾飛在這麼高的地方吧?幸運的小子。」

我並沒有覺得飛行時風很大,而且說話不必太大聲,也能互相聽得到,我猜測是靈龍的某種能力。

「雖然這麼說很抱歉,在我原來的世界,還能夠更高,直到看盡整片大地哦,而且風再大也不怕會掉下去。」

「哈~你那世界也有飛龍?」

「不,我們叫做飛機或是太空梭的東西。沒有生命的。」

「哦——你那個世界的魔法也相當厲害。」

「呃……我該怎麼解釋呢?總之兩個世界是很不一樣,很難說哪個比較厲害。」

「真想去看看,靈龍對新鮮事物都非常好奇,這是天性。」

「如果有機會,我也很願意帶弗列格曼到人類世界看看,不過,該怎麼回去我自己也不知道。」

「有這個心意就足夠啦。抓好,萬一摔下去,黑漆漆的我可不一定救得到。」

深夜,藍月高掛,傳說中的靈龍飛越長空,與異鄉遊子同遊天際。

「弗列格曼,你打算在那降落?」

「城郊吧,我可不想被精靈發現。」

「那麼,今晚你便要離開嗎?」

「是啊!這大概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以後請多保重,願希緹麗亞大人守護你。」

「這樣說實在傷感,我也祝福希緹麗亞大人與您永遠在一起。」

「在最後的一段路能認識小修,我也很高興,謝謝你帶來希緹麗亞大人的消息,能把寶劍託付出去,弗列格曼再無遺憾。」

「弗列格曼,我……我可以把你當成是我的好朋友嗎?」

「咦?我以為我們已經是好朋友。」

弗列格曼與我都噗地笑了出來。

「謝謝你……在右前方草地降落可以嗎?離我家很近。」

「沒問題,抓緊,下去了。」

與急速升空大不相同,弗列格曼緩緩降落在城外的樹林旁,我一躍而下,又緊抱著他的脖子不捨。

「小修……」弗列格曼把頭伸到我的臉前:「你不是在煩惱人類和精靈壽命差異太大的問題嗎?臨別前給你一個建議。」

「太感謝了,願聞其詳!」

「與靈龍締結誓約,就能以締結的靈線分攤傷害,同時也能共享生命力。這麼做,或許就能活得比精靈更久。」

「共享生命力?」

「是的!不過靈龍要有一定的覺悟,把上萬年生命分一半給沒什麼生命的人類,真的非常吃虧啊!」

「哈~生命短暫還真是抱歉,不過,你說的很有道理!」

「所以!請牢記,保持高潔正直的靈格,靈龍才會願意做出覺悟締結靈線。」

「我懂了,不過,我已經和艾莉絲締結靈線。」

「精靈是精靈,靈龍是靈龍,靈線各不相干,分享的也不一樣。」

「但是『人類』與靈龍有這可能嗎?」

「試了才知道,自古以來,只有遠古精靈王與靈龍成功締結誓約……」弗列格曼停頓了一下,才又接著說:「或許該說,靈龍的誓約者都成為了精靈王。至於你行不行?我可不敢擔保。不過,你根本就是例外中的例外,什麼都有可能。」

「例外中的例外……這一點我不否認。」

「我本來不信生命能共享,因為希緹麗亞大人離世後,我卻沒有死。不過,現在有點相信,因為你說希緹麗亞大人的靈魂一直都在精靈樹內,我之所以預感自己快死了,正好是一個多月前,你說的那棵精靈樹燒毀的時候。或許,共享生命力是真的,只是以前我誤解它的意義。」

「生命共享——如果有可能,我會試著找到機會。」

「不過,就算靈龍站在你前面,你也不一定能發現。」

我想起弗列格曼才剛說過靈龍會化做精靈形,和精靈們普通地生活,的確難以發現。

「也是,如果化為精靈形,要找到很困難。」

「正是如此。而且,化為精靈形的靈龍還能夠與誓約者結合,傳承子嗣。」

「啥~結合?難道你和希……」

「別亂瞎猜,我對希緹麗亞大人只有忠誠侍奉之心。傳承之事也只有母靈龍辦得到。」

「聽起來,你們不需要同族也能傳宗接代,怎麼靈龍會如此稀少?」

「有情慾的靈龍並不多,這是我們幾乎滅絕的主因,我也已經幾萬年沒見過其他靈龍。小修擁有希緹麗亞大人的記憶,或許會有機會相遇,我是這麼想的。」

「弗列格曼,謝謝你告訴我。不管怎麼說,這是你對我的關心,所以,多謝了。」

「小修也有吸引靈龍的條件,靈龍會主動接近具有優秀靈格與龐大靈力的精靈。」

「那也必須先有其他靈龍的存在。」

「之所以希望你能有締約靈龍——是想拜託你『順便』幫忙延續靈龍族,呵~」

弗列格曼斜眼打量,一副機關算盡的模樣,我大喊:「慢著!傳宗接代應該是你的責任,推卸給我也太過份,太亂來了!」

「喂~至少我救了你,答應這個小小要求有什麼關係?」

「我已經有自己喜歡的精靈,不會背叛她的。」

「只是幫忙傳承而已,又不是要你背叛誰,靈龍的靈格也不允許。」

靈龍究竟把傳承當成是什麼?弗列格曼的說法我不太能理解。

「那我可以答應你,絕對會幫忙找尋延續靈龍族的方法。」

「你有心就好,我也不是很在意,就算你延續了一代,也不一定能延續到永世,靈龍終有一天真的會消失吧。」

「真沒想到,弗列格曼和我心目中所想像的龍,完全不一樣,挺像個紳士。」

「你原本心目中的龍是什麼模樣?」

「嗯……兇狠、殘暴、自大,一不高興就噴把火把對方給烤了。」

「別隨便把那種和野獸沒兩樣的飛龍,和靈龍混為一談,我們可是有靈性的。」

「也是,僅僅是有靈性,就是完全不一樣的存在。」

「小子要保重。記住,保持高潔的靈格,就像是你說的紳士一樣。雖然我很想說『再見』,但是應該很困難吧,要永別了~我的朋友!」

「弗列格曼,我的朋友,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你,一路順風,永別了。」

沒有不捨,也沒有猶豫,弗列格曼振翼一躍甩著龍尾,隨即沖天離去。

目送著老靈龍,想起這是最後一面,有點感慨。

——啊!我得快點回去,艾莉絲一定等得很心急……

才剛回到池畔小屋——

「歡迎回來。」

「誒……!」

我呆住了,如此深夜,在大門外頭迎接我,居然是點頭行禮的蕾菲亞娜。

一路急奔,我還喘著氣,她的目光上下打量著,似在檢視我有否受傷,我一時擔心是否艾莉絲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小魔靈一臉平靜,應該是我多慮了。

「蕾菲亞娜……晚安。妳怎……怎麼會在這裡?」

「我聽見聲音,就猜到是你回來,能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錯覺嗎?她微笑著,眼角閃著淚光,也是啦,畢竟我失蹤了好幾天。

「對不起,讓妳們擔心著,那麼小艾?」

「小艾沒事,院長大人放心不下,讓我暫時住在這兒陪著她。」

「謝謝妳幫忙照顧。」

「既然小修平安回來,我這就回去修道院,不打擾你和小艾。」

「可是……這麼晚了,妳一個……」

「沒事的,回去的路上姑且還算安全,而且我得立刻稟告院長大人,讓他放心,小修先休息,明早再過來修道院。」

「這麼晚還要通知叔叔,會不會不方便啊?」

「沒事的,有交代過再晚也沒關係,就算吵醒也可以,院長很擔心呀。」

「這樣啊!」

「別拖拖拉拉,快去叫醒小艾,她等你很久了!」

「對不起,蕾菲亞娜。」

我迫不急待想見艾莉絲,準備進門,經過蕾菲亞娜的身邊——

她突然出聲:「等等……小修身上的味道?」

我臉色尷尬:「啊!抱歉,因為那個……好幾天沒能夠洗澡,請原諒我。」

「不,對不起,我不是那個意思,只不過,好像有……有不曾聞過的味道,小修有遇見什麼嗎?」

平時冷靜的蕾菲亞娜,難得有著小驚慌,好靈的鼻子。

「這個,其實……其實……我遇見了靈龍。」

這個真相應該很難被相信,即使如此,我也沒打算說謊。

蕾菲亞娜鎮靜地點點頭回應:「原來如此!真的是……」

「咦?這個……妳真的相信了?」

「嗯!我相信小修不會撒這種謊。不過,改天能告訴我遇見靈龍的故事嗎?」

「可以啊!」

「約定了,那我先走,小修回來真好,晚安。」

「嗯,晚安!」

蕾菲亞娜靠近我幫著整平衣服,咫尺之間還聞得到少女的體香,暗示著不介意臭味,她端莊地行個禮,這才離去。

看似舉止自若,心靜如水一般,但是始終面帶微笑,所以我知道蕾菲亞娜肯定很開心,雖然以往見過幾次她的笑容,但都僅僅是一瞬間而已!

看著小魔靈的身影消失在街尾,按理,這麼晚應該要送她回去,可是現在,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抱歉!

輕推大門,夜光石晶微微照亮客廳,艾莉絲側躺在椅子上睡著,身上還裹著小毯子,應該是蕾菲亞娜幫忙的,改天必須好好答謝才行。

散亂的頭髮,哭過而紅腫的眼睛,令人心疼不已。

不過,自己也不遑多讓,頭髮一樣散亂,一身髒兮兮還有異味。

「真是愛哭,對不起,讓妳久等了。」

輕輕撫順艾莉絲的紅色長髮,看著那帶點稚氣的睡臉,不忍心叫醒她。

不過,睡美人終究還是睜開了眼。

「是我,我回來了。」

她楞了一下,一言不發,撲著過來緊緊抱住脖子不放,我差點兒就站不穩,她哇的就哭起來。

看著艾莉絲這樣激動,越哭越大聲,想起初到精靈世界她也是這樣,這幾天的生死未卜,她的難受可想而知,不擅言語安撫,我只能溫柔地回抱,輕輕拍背摸耳。

好久好久,哭聲漸小,她終於開口小聲說話:「小修,是你嗎?真的是你嗎?」

「嗯!是我。」

「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回來,我就知道!」

「我不是答應過不會讓妳孤單一個嗎?」

「拜託了,我最討厭孤單。」

「累了嗎?在椅子上就睡著了。」

「我一直在等你,你不在我睡不著,等著等著就睡著了。」

「妳不會是天天都這樣在椅子上睡吧?」

「我就是,誰叫你現在才回家。」

「對不起,說來話長。妳要不要先放手啊。」

「不要,你總是這樣嚇我,人家很害怕呀。」

「總是?」

「車禍那次也是,剛到安達魯那次也是,這次更糟糕,整個人都不見。你總是讓我以為就這樣永遠消失。」

我還真沒辦法給她安心的信賴,糟糕的羈絆者。

「呃……妳說的也對,抱歉。」

「我討厭被留下來。」

無話反駁,乖乖認錯:「我會反省的,原諒我吧,那……」

「還要再抱一下。」

「可是我好多天沒洗澡,很臭喲。」

「我才不管。」

又是任性的公主性格,心裡這樣想著,無奈地摸摸她的頭,依著她的任性,

小臉龐貼在我的臉頰上,溼漉漉地,滿是淚水,

嗚咽輕顫的啞音,在在都讓我非常過意不去。

如此緊貼讓我很難為情,不過,提醒或推開應該都是不可能做的吧?

好不容易,艾莉絲總算是抬起頭,看來是哭夠了,但就是不肯放手。

「有受傷嗎?」

「放心,全身都好好的,妳看起來比我還糟。」

「肚子餓嗎?」

「這幾天全靠背包裡那點乾糧,我餓扁了。」

「我去弄吃的,你先去洗澡。」

「就這麼辦!」

「誒!蕾菲亞娜?」平靜下來的艾莉絲,這才想起原本一旁照顧她的小魔靈。

「她回去了,說要急著趕去通知叔叔,叫我先休息,明早再過去修道院。」

「明天我陪你去。」

她終於放開了手,本以為這樣就夠滿足,但是艾莉絲看著我,突然眼淚又流了出來,哇的又大聲哭起來,兩手還一直拂面拭淚。

我又趕緊摸摸她的頭:「怎麼?這次又是怎了?」

「不是……是太高興了,人家……忍不住啦。」

孩子似地撒嬌,只能回以溫柔哄著,這樣哭哭啼啼又好一會,艾莉絲終於肯放手去廚房,我也抓緊時間先洗個澡。

在餐桌上,一邊吃著晚餐一邊對艾莉絲訴說掉下深淵遇見靈龍的事情,我能夠理解她的一臉驚訝,若非自己親身經歷,這些遭遇非常難以置信。

「沒想到靈龍真的存在,小修又被希緹麗亞大人救了一次。」

「是啊,否則,我現在可能在弗列格曼的肚子裡頭喲。」

「幫忙靈龍傳承後代……哈哈~這個有趣,小修,你會這麼做嗎?」

以為艾莉絲聽到會生氣,沒想到被當成有趣,不過還是得好好解釋清楚。

「別鬧了,我說的是『幫忙設法』,可沒想過和靈龍結合什麼的。弗列格曼也說幾萬年沒見過其他靈龍。不過,我對分享生命的事很感興趣就是……對了,只要找公靈龍來締約,就不必理會那個延續什麼的,這種事也別給其他精靈知道,挺難為情的。」

「好的,我希望小修能一直活下去,也一定會幫你找的,母的我也不在意。」

「這種靠機緣的事記在心裡就好,別太執著。」

「靈龍居然可以和精靈長的一樣,那就更難找了。」

我得轉移話題才行,親自傳承什麼的,我可沒有答應。

「妳看,這就是御龍寶劍。」

「算是因禍得福。說到劍,明天的交流賽,你的名字一直都在名單上。」

「真的嗎?要趕緊去見叔叔,我還以為資格會被取消。」

「因為大家都相信你一定會回來。」

「嗯,那是當然的,有小艾在家裡等著,不回來可不行吶。」

「嘻咕~」

終於,破涕為笑,我也放心了。

「早點睡吧,我也累了,今晚終於能睡在床上囉。」

「我也是,你先去休息,我來收拾。」

「不,一起吧,不差這點時間。明天起床後,我演練喚龍舞給妳看看。」

「好喲~我期待著。」

今晚艾莉絲終於能夠好睡,看著她滿意的小臉蛋蹭著我的臂膀,有種莫名的安心感。不知何時開始,竟然也習慣了有她陪伴在身旁。

——再次想起弗列格曼,再見,祝你一路順風,永別了~

一早在院長室裡。

我與著艾莉絲一同出現,除了查理德和卡多尼梅之外,還有……

卡多尼梅大叫著:「真沒禮貌,你們這幾個在幹什麼啦!」

她說話的對象,是一群擠在門口吱吱喳喳的巴蘭多、林納吉等教士們,大概是我們被看見進入院長室,教士們知道後,全都蜂湧而至,想來確認消息。

查理德無心理會,莫可奈何地搖搖頭:「算了,巴蘭多!請你跑一趟城務廳,通知一聲小修已經安全回來。」

「院長大人,馬上去,我馬上就去。」巴蘭多滿臉笑容地回答。

「你們也快點回去工作,先讓我和小修談談吧。」

查理德下了逐客令,卡多尼梅把教士們都趕走,把門關上。

「查理德叔叔,真抱歉,好像給大家帶來了大麻煩。」

「沒事的。你平安無事大家都很高興。各方面都還好吧?失蹤了那麼多天。」

「狀況都很好。因為是昨晚深夜回來的,又餓又累,所以一直到現在才過來報平安。」

「無妨,蕾菲亞娜昨夜就說了。雖然我很想知道詳情,能先簡略說明一下嗎?」

「嗯,那天掉下懸崖之後,剛好落在一隻靈龍的翅膀上。」

「靈龍?」「靈……龍?」不只查理德,連卡多尼梅都一起叫了出來。

「你說靈龍?傳說中的靈龍?遠古精靈王的護衛?」這也難怪查理德半信半疑,因為當今,從沒聽說有精靈見過靈龍的真面目。

「是的,就是牠,名字是弗列格曼,是希緹麗亞大人的締約靈龍,牠是因為自己即將死去,所以回到那個洞穴去看看,那裡是牠與希緹麗亞大人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也曾經是牠的巢穴,是因為翅膀受傷,暫時為了養傷所以才沒有馬上離開。」

我說的都是事實,但是並沒打算全部都說出來,特別是關係到自己的部份,只有說給艾莉絲知道,而且我知道她會配合我的說辭。

「你好清楚,怎麼知道的?」

「弗列格曼告訴我的,牠是隻會說話的靈龍。」

「靈龍竟然能說話,果然是傳說中的靈獸。原來牠快要死了,現在龍還在嗎?」

「昨天深夜,他送我出來之後,說心願已了,要回去某個地方直到生命結束。」

「可惜沒能見上一面。」

查理德顯得很在意,畢竟對精靈而言,靈龍的存在是個天大的謎題。

「弗列格曼說不願意被看見,也不想引起任何騷動。所以默默離去。」

「原來如此,反而是我們驚擾了牠。」

「離別前,牠送我一對希緹麗亞的短劍——御龍寶劍,弗列格曼對我和短劍做了一些事,讓我成為劍的承認者,至於怎麼辦到的,我也不明白,就是這個。」

其實是因為希緹麗亞,寶劍才會承認我,這一點很難解釋,暫且先呼攏過去。

我把寶劍平放桌上,讓查理德仔細端詳。

「好輕!」

「是的,和一般短劍明顯材料不一樣。」

寶劍長兩尺餘,比起一般短劍略長,但卻輕了許多,使用起來更為靈活。

「看起來很精緻,完好如初,一點使用痕跡都沒有,很難相信是古物啊。」

「剛看見時都是鏽斑,但是用『龍鑄術』就可以完全回復。」

「龍鑄術?沒聽過的新咒術,其他精靈能學嗎?」

「恐怕不行,其他精靈只要詠咒就會引火自焚,除非是寶劍的承認者。」

「遠古的靈龍、精靈王的寶劍,小修真的遇上很不得了的事啊。」

「這次因禍得福,只是,讓大家擔心很過意不去。」

此時,叩~叩~敲門聲——

進門的是蕾菲亞娜,一如往常的面無表情,替大家端茶過來。

「小修先生,小艾小姐早安,請用茶。」

「蕾菲亞娜小姐早安。這幾天勞煩幫忙照顧小艾,謝謝妳。」

「早安,我也很感謝蕾菲亞娜哦!」艾莉絲也跟著一起道謝!

「不客氣,那是我應該做的事,兩位,請容我告退。」

蕾菲亞娜行禮之後,便離開院長室,她一直都是這麼有禮貌。

蕾菲亞娜緩步退出院長室,還瞄了一眼桌上的兩支寶劍,

儘管心中驚訝萬分,仍然強作鎮定,若無其事地把門關上。

眼裡有淚水在打轉,急忙用手擦拭,自言自語:「看來小修沒什麼問題。可是,那寶劍難道是……?這怎麼可能?」

門外只有她自己,這一句話,並沒有其他精靈聽見。

行走在各個精靈國度,找尋無數光陰的寶物,毫無預警突然出現在眼前,

身子不自禁地顫抖……

——小修是劍的主人嗎?我該怎麼得到它呢?獨自流浪的日子能夠結束了嗎?

蕾菲亞娜離開之後,大家繼續了話題。

查理德:「今天的比賽,小修還能上場嗎?」

艾莉絲蹙起眉角搶著回答:「可是,小修才剛剛回來……」

「小艾,沒關係,我可以的。叔叔,用御龍寶劍應戰行嗎?」

查理德:「那沒問題,對方用的是聖劍,沒道理我們不能用寶劍。」

「這兩把劍輕靈好使,而且,我的家鄉有句話,一寸長一寸強。」

查理德:「那比賽就拜託你了。」

「請交給我吧!」

查理德低頭沈思,考慮著,再次對著我說:「小修,雖然不想限制你,除非萬不得以,交流賽就儘量先隱藏寶劍的劍咒。」

「我也有這個打算,這寶劍用起來有點作弊,即使火精聖劍的火球,也能正面抵擋。」

查理德:「明天,我們一起到城務廳,對這次事件做個報告,小修也要準備一下。」

「好的。」

查理德:「不過,正式報告就說,你花了幾天自己找路回來就好!靈龍的事先略過不提,只有說辭,很難取信城務廳,後續還可能會引發風波,至於真相我會私下對城主說明,憑我們的私交,他應該會相信。」

「叔叔說的沒錯,據說沒有精靈看過靈龍,恐怕會認為我在說謊。」

艾莉絲堅定地說:「不,我相信小修,他不會對我說謊。」真不愧是我的羈絆者。

查理德:「我也相信,坑道裡聽到的吼聲,除了龍,實在想不出其他可能。」

因為我沒能參加賽前說明會,時間緊湊,卡多尼梅對我解說各個細節,又聊了好一會,並約定做好出賽準備,才與查理德、卡多尼梅道別離開。

剛走出院長室,就看見明紀和美心迎面來到門口。

「小修哥哥、小艾姐姐早安。」「小修哥哥、小艾姐姐早安。」

「小明紀、小美心早。」「兩位小精靈早安。」

明紀:「小修哥哥平安回來,我和美心終於可以放心了。」

「我一直都沒事,只是沒辦法聯繫,讓大家操心,真抱歉!」

美心:「小艾姐姐好多天不見,我們也很擔心。這個是美心做的,送給妳。」

美心遞過來一隻用長芒草編織的鳥兒,精靈世界的送鳥之意表示祈求平安。

艾莉絲:「謝謝小美心。小修已經回來,我們會一起再去找你們玩的。」

明紀:「下午的劍術比賽,小修哥哥還會參加嗎?」

「會喲!而且,我要為里德修拉取得勝利。」

明紀:「嗯!小修哥哥加油,我們大家都會一起去給大哥哥加油。」

美心:「小修哥哥,加油!」

「謝謝你們倆個喲。」

有這麼多的精靈關心著我的安危,心中暗下決定,一定要努力爭取勝利,即使對手是靈劍士,我也不會害怕,要把這個勝利,獻給那些為我擔心的精靈們。

我——查理德,今天最開心的就是小修的出現,並不是因為他趕上了比賽,而是他能夠平安無事歸來,否則,真不知道如何面對寶貝姪女。

而且,因禍得福,有緣見到傳說中的靈龍,更得到了靈龍的祝福——御龍寶劍,冥冥之中,小修似乎有著異於一般精靈的命運,這無法明確的感覺,在我心中掀起餘波。

交換教士儀式在城務廳競技廣場舉行,精靈們都已入座,一連串的活動與表演,逐一進行,歡呼聲此起彼落,就像是祭典一般。

精靈們很喜歡參與這一類的熱鬧活動,是難得能夠聚在一起歡樂的機會。

阿德列斯城主正為了即將遠行和已經到來的教士致辭,勉勵他們好好學習,彼此把對方的優點學習起來,再帶回自己的修道院。

現場的貴賓是布羅倪城主的長子——加雷殿下,坐在阿德列斯城主旁邊觀禮。

我以里德修拉修道院長的身份,帶著席禮亞夫人和小修進入準備室,與布羅倪修道院吉列蒙院長及其兩位參賽者見面。

「查理德院長,兩年不見,吉列蒙有禮。」

吉列蒙是我的好朋友之一,彼此年紀相近,他並不擅長戰鬥,但是對精靈術的博學,卻是王國內的第一把交椅,許多靈術士都會特地前往布羅倪城拜會以及請教,清風道骨,頗有學者風範。

「吉列蒙院長,有禮了。布羅倪修道院募集十萬金幣協助安達魯城民遷居,查理德代替已逝菲立斯兄長道謝。」

吉列蒙:「言重了,同是魯迪因德王國同胞,互相扶持是應該的。但是,對於菲立斯陛下的噩耗,深感遺憾。」

「這一點,查理德感謝萬分。」

吉列蒙:「為您介紹~這兩位是布羅倪的出賽代表,出席精靈術比賽的這位是雲米爾教士——」

雲米爾:「你好,在下雲米爾,是布羅倪修道院教士,請多指教。」

吉列蒙:「這位是出席劍術比賽的靈劍士迪里特武爵——」

迪里特:「在下迪里特,從小就在修道院修習,承襲家族火精聖劍也有十年,今年榮升布羅倪靈劍士,這次比賽是我取得爵位之後的第一戰,期待能有機會好好發揮。」

雲米爾很謙虛,行禮動作一樣的迪里特,炫耀口氣不在話下。

「兩位,遠道而來辛苦了,我很期待雲米爾教士與迪里特爵的表現。我也介紹,里德修拉的參賽者,這位是出席精靈術比賽的席禮亞夫人——」

席禮亞:「各位好,席禮亞有禮,請多指教。」

席禮亞來自布羅倪,是布羅倪城主加巴迪夫的姪女,也是阿德列斯城主的羈絆者,雖非靈術士,但實力受到整個王國的公認,布羅倪三個精靈也明白她的地位,都特別地一致點頭作揖行禮。

近一百五十歲的席禮亞夫人,正進入精靈壯年期,金黃短髮身材修長,對嬌小的精靈而言,算是高窕,成熟的俏麗,智慧氣質出眾,個性耿直很少說話,但一說話就是直接了當,不說話時有著睥睨群豪的傲氣,名號中的鋼鐵多半源出於此。

「這位是出席劍術比賽的修,是見習劍士。」

修:「各位好,在下~修,請多指教。」

畢竟小修還是『見習劍士』,看似青澀又名不見經傳,對方簡單招呼即過。

吉蒙列笑著:「查理德院長,今天出場的是人稱『火炎鋼鐵』席禮亞夫人,雖說是資深術士,其實是被公認的靈術士,不暪你說,我們聽到名字就輸了,還希望比賽時別給得太難堪呀。」

說是率直也太過頭,我馬上提醒:「貴院參賽者也在場,這樣說太失禮了。」

雲米爾連忙出聲說道:「不會,完全不會,夫人的實力與名聲在不容懷疑。能夠有機會同場競技,雲米爾已經非常榮幸。只是委曲了夫人。」

席禮亞夫人抱拳作揖回答:「沒事,無論比賽或戰鬥,不管彼此實力差異,席禮亞都是認真以對,勝負方面,我們點到為止,不失禮數。」

吉列蒙拍手稱讚:「不愧是『火炎鋼鐵』席禮亞夫人,在情在理,就是盡力打場精彩的比賽。至於這位年輕精靈,修先生~該怎麼說呢?不但年輕而且還……很特別!」

吉列蒙看著小修的耳朵而說,黑髮黑眼圓耳,確實都是未曾見聞的種族。

小修不諳正式禮法語體,我搶先幫忙說明:「修來自偏遠地方的種族,已與里德修拉融合一體,兩個月前才進入修道院見習。」

吉列蒙打量著:「腰佩雙劍,雙劍士!不容易吶,應該學很久了吧!」

「修進入修道院之後才開始學習雙劍,他的師傅就是上回比賽的巴蘭多教士!不過,在此之前,他有學習過其他劍術與徒手武術的基礎。」

小修閉口不語只顧著傻笑,昨晚才脫險歸來,我還是有點擔心。

迪里特此時插嘴說:「學一、兩個月就參賽,難道里德修拉沒有其他劍士?雖然我迪里特是靈劍士,可不會因為交流賽就放水哦。剛剛『火炎鋼鐵』席禮亞夫人也說,比賽是要認真的。」

誠意不足藐視有餘,說過的話被扭曲引用,席禮亞臉色微慍,不過,迪里特並未查覺。

小修有點臉紅,我回擊說:「哈哈哈!迪里特爵也不輸席禮亞夫人,『布羅倪疾風劍士』在里德修拉也是很響亮的名號。不過,我話先說前頭,就算巴蘭多也不見得嬴得了修,小心陰溝裡會翻船哦。」

吉列蒙聽到我對小修的評價:「哦!看來今天的劍術比賽非常令人期待吶。」

但迪里特武爵似乎不太滿意我們兩位院長的談話,挑釁的眼神直射著小修,小修不自在地聳聳肩,移開視線,硬生生裝作沒看到。

外頭響起樂聲,是準備信號,提醒參賽者就位。

我指著通道:「交換教士授勳已經結束,接下來就是交流賽,席禮亞夫人、小修,請你們到右邊出口待命,迪里特爵、雲米爾教士,麻煩你們前往左邊出口等候。」

席禮亞夫人的實力毋須擔心,我望著小修,他微笑著點頭示意沒問題。

——全都交給你啦!如果嬴了,我肯定會向城主掙個大禮物。

四位選手分別進入通道之後,我揮手招呼:「吉列蒙院長,我們也回到城主那兒一起觀戰,請隨我來。」

吉列蒙:「請!」

當初巴蘭多大力推薦小修,我的確有點意外,一度想要拒絕,畢竟是艾莉絲的羈絆者,尚且如此年輕,雖然劍傷再重也能處理,我擔心的是火精聖劍的劍咒,據說即使是大王獅子,一擊就能畢命,要是有個萬一,寶貝姪女的漫長未來怎麼辦?

原只是給小修求個磨練機會,但是,仔細評估之後,索敵、狂暴、破咒與巴蘭多劍術的背書,如今再加上寶劍,我期待著——

不對,是我相信著,今天會有許多精靈大吃一驚吶。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