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遺產篇 - 第一百一十二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4-25 8:03:04am

奇幻·玄幻


同情

‘爺爺怎麼了?’

刃月聽到小孩的疑問聲兒轉頭望去,看見個子矮小的小男孩雙手握著小木杖,穿著和老人身上一樣花式的衣服,只是比較小件而已。就是他嗎?老爺子口中的他...

‘你...你對爺爺做了什麼!?’

看刃月沒有回話的小孩握緊小木杖,年紀小小的他竟然張開了魔法陣,刃月吃驚的看著他,輕輕的放下已離去了的老人身軀。沉默不語的走到小孩面前伸出右手想觸摸小孩的頭時,小孩感到害怕向後退了一小步,魔法陣還是張開著。

小孩...最難搞了...

‘老爺爺已經...’

‘離...離開了嗎?’

‘什麼嘛?你已經知道他已經...’

刃月聽後以為不用解說老爺爺如何離開而鬆了口氣,但是...

‘為什麼!?為什麼他要離開我!?我明明已經...很努力的學習了...’

小孩解除了魔法陣,他哭了,傷心的以左右手不停的擦眼淚。刃月再一次伸出右手,是為了安慰他才伸出的,但是小孩右手用力的擊開刃月的手。

‘是你!一定是你!自從你來了後爺爺的身體就開始虛弱,越來越...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害的!!’

刃月來不及解釋,那小孩已經轉身跑開了。我嗎?也許是身為不死族的關係,我感覺不到罪惡感,可能我根本沒做過什麼對不起他的事,但為什麼...不能放著他不管...

刃月轉過頭望著老人的身軀。

‘分身嗎?我...’

刃月低下頭看著自己的右手,周圍回到了現實,轉頭望去右邊,見到斯班正對付這商人,而他面前的則是...上百位的紅衣士兵,前鋒拿著的都是巨盾和鐵劍,前鋒後面的拿著弓箭瞄準著刃月,但沒有看見魔法師。沒有魔法師?

‘啊啊~好多人啊,看來主人你又要被染上鮮紅的顏色了。’

抹煞見到眼前的布陣而說,刃月疑問的問。

‘怎麼會沒有魔法師?’

‘嗯?主人不知道嗎?世界上魔法師的存在是很微少的。’

‘微小?可是維多...’

‘自從精靈族被消滅到幾乎絕種後,不死族可以說是最多魔法師的一族了,因為失去了精靈的契約。’

‘精靈的契約?’

‘?主人?’

‘沒什麼...’

看來這世界還有很多我不知曉的事情啊...本體啊---你應該聽得到吧?聽不到也無所謂,作為我的本體,我的記憶遲早是屬於你的...

刃月慢慢的拔出抹煞,發出抱有邪惡感的笑聲。

‘擋我路者死!不想死的就給我讓開!!’

話中帶着狂亂的氣息,有些紅衣士兵懼怕得拔腿就跑,途中還有貌似是隊長的人大喊。

‘有什麼好怕的!!他只不過是一隻不死族!!’

刃月聽到他以【一隻】來稱呼自己,眼神自然的燃燒着怒火與殺氣瞄去那人,那人看着刃月的時候像感到那冰冷與充滿殺氣的視線,一屁股坐倒在地面,害怕得顫抖着。

‘種族歧視嗎?人類...’

刃月開始往士兵們前進,那隊長慌忙的舉劍指著刃月。

‘你們還等什麼!?給我上!!’

士兵們聽後壓抑自己的恐懼,握緊手上的武器大喊起來往刃月那裡衝去,刃月呼了口氣。

‘這是第幾次了呢?殺人的次數...’

刃月快速的拔刀收刀,那神速的刀法,沒有人發覺他曾經拔刀過,圍在他周圍的士兵陸續倒下,沒有哀嚎,沒有痛楚般躺在血泊上,刃月抬高頭,那雙冰冷的雙眼閃耀了下。

‘那麼...下一個會是誰呢?’

紅衣士兵們聽了都害怕得大叫起來轉身逃跑了,刃月見後感到喜悅的笑了笑。

‘噢噢~還想著威嚇可不可行呢~’

‘主人...你真的是那位主人?’

抹煞短時間裡跟隨著現在的刃月,感覺到他跟原本的刃月有着些許不同,那種小氣,那種敢去嘗試的他跟原本的不太一樣。

‘啊?怎麼那樣問?’

‘只是感到有一點不一樣...’

刃月右手握著刀鞘,左手摸著下巴思想了數秒。

‘也許是放下了自己該背負的【你們】吧?還是被那小子或老頭子影響?算了算了,現在他就在那裡,我還是快點帶他回去吧。’

刃月再一次往前踏步,看見那發號司令的傢伙在那裡假裝死屍,他望了一下,嘆氣打算無視他,就在那時候他的前方空間忽然裂開,魔人庫洛走了出來,那身體已恢復得七七八八。

刃月瞄了下身後查看是不是同一人,確認是同一人後他右手摸著額頭笑起來。

‘太過善良所闖的禍嗎?算了...庫洛是嗎?你是要打多一場?還是為我帶路?’

‘...戰場上幫助敵人是可憐我嗎?還是說你完全瞧不起我!!?’

魔人庫洛如發瘋了那樣大喊起來,他腳下出現了紫色氣息圍繞著他旋轉著,如配合著他的心情那樣,狂亂的旋轉著。

‘那個...都有~’

‘你!!’

‘好了好了,別浪費我時間,我給你一個攻擊的機會,出手吧。’

刃月右手朝魔人庫洛招了下,魔人庫洛氣得說不出話,雙手在空中劃著紫氣如寫著文字那樣快速的揮動,刃月見到那些文字的時候摸著下巴。

‘終於是正統魔法了~讓我好好看一看,到底是什麼魔法吧。’

魔人庫洛聽見時咬了下嘴唇,噴出了少許血液,血液自動的往他的雙手掌上飛去。

‘高傲的傢伙!!給我消失吧!!’

雙手打下大地,刃月頓時感到地震起來,感覺到某些東西在腳下的他往後跳起,一條火柱即時從他原本站住的地方湧出。

‘喔~火柱~威力如何呢?’

刃月站在地上,感到有東西湧上來但這次他沒有閃避,站立在那,被火柱吞噬,魔人庫洛吃驚的睜大雙眼,見到刃月如完全沒有受到傷害般在火柱裡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這點熱量還真不夠看啊~不過你的確傷害到我了~就那麼一點點。’

刃月說完後拔出抹煞原地旋轉一圈,火柱就消失了,魔人庫洛立即咬破右手手指,把血塗在手掌上後再一次打入地面。

砂石浮在半空中上化成了漆黑的飛鏢往刃月飛去,刃月隨便揮動手上的抹煞輕易的把飛鏢擊落。

‘只有這種程度?’

‘別高興得太早!!’

魔人庫洛張開雙手往後拉的動作,周圍忽然變昏暗起來,無數鐮刀那樣的刀刃往刃月那襲擊,刃月舉刀慌忙的低檔來襲的鐮刀刃。

魔人庫洛嘴角上揚,勝利的微笑?右手握著像是長槍的紫色的氣體,全力的往刃月那丟去。

在那忙亂的鐮刀陣裡,刃月笑了一下。

‘做得不錯,但是...’

刃月右腳大力的往前踩,雙手握著抹煞,從左邊往右上方砍去,砍破了昏暗,連那紫色氣體也被粉碎。

‘我算是黑暗屬性啊。’

刃月慢慢的收起抹煞往魔人庫洛那走去。魔人庫洛跪坐在地上,雙手都流著血,雙手不斷抖着,低著頭不敢抬頭望刃月,刃月走到他面前停下了,魔人庫洛開口。

‘殺了我吧...’

說完的時候他手上多了一樣東西,那和之前的東西一樣,藥瓶。魔人庫洛拿起藥品抬起頭,生氣的問道。

‘你這是什麼意思!?’

‘喝了後就帶路。’

刃月恢復成冰冷的語氣說出那話,魔人庫洛別過頭,非常抗拒的表情。

刃月蹲下身子打開藥瓶的蓋子,按著庫洛臉的雙頰強逼他張開嘴巴並把藥倒進去,途中魔人庫洛想要推開刃月,但是就算使出全力,他也推不開刃月。

‘既然我決定了不殺你,你沒理由死在我的視野裡,你不帶路,我就自己找,反正他的氣息就在那裡。’

刃月丟掉藥瓶後,繼續往他想去的那方前進,魔人庫洛看着他的背影低下頭,轉頭望去商人那一方,看見他正在和斯班戰鬥着,隨後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他站起身。

‘惡魔之子不在那裡...’

刃月停止了前進。

‘又是假貨嗎...'

‘是的,真的惡魔之子已經和大帝進去密林了。’

‘密!密林!?’

‘這一切只是為了把守護者引離那裡。’

第一百一十二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