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该死被阴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26 11:25:09am

奇幻·玄幻


光明正大地离开学院都没人阻止的司湫语直接回到分协会就找上不知为何应该待在家里休假中的冰雪术士,同时也是名义上的养父的谭楚唯。原本他是想要回家的,但心中就很突然的冒出了某种感应就索性地顺着自己的直觉回到分协会。

谭楚唯在看到司湫语的时候有稍微愣了一下,旋即就发现他怀中抱着一只感觉有些眼熟甚至还带着满满的熟悉感的小狼魔,很快的就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直接把人带到周琴那儿。

有的时候还是去分协会长的办公室讨论事情会比较方便也更加安全,因为没有人会肆无忌惮地就闯进分协会长的办公室打扰分协会长工作吧……?

呃……司湫语和端木蔚礼是例外,因为这两个人都是不跟着规矩做事的,尤其是后者根本不怕同为持有荣誉称号的满阶级术士的狂舞术士周琴。

“麻烦你们别有事没事就老往我这儿钻好吗?”刚好准备去总部开会的周琴可以说是穿戴整齐,但她的专属制服显然跟他们都不太一样。

“只有分协会长你这里比较安全,也方便讨论重要的事情。”司湫语一本正经地解释起来,让周琴哑口无言。

无奈地笑了笑,周琴也就任由他们俩继续窝在自己的办公室,自己则先行一步,去传送房打算用利用传送阵直接赶往总部。今天的会议很重要,而且提出这个会议的偏偏是某位特殊术士,所有分协会长包括那位总协会长在内都强制性地必须出席此会议。

见周琴走了,范蒂雅立刻从司湫语的怀中跳了下来,然后就当着他们的面变成人类形态,身上倒是穿着术士的制服。估计她也有考虑到这是什么地方,故此特别做了些变化。

幸好范蒂雅是王级妖魔,要不然一般的术士很快就会认出她是妖魔而非人类更不可能是术士。

“在入正题之前,我想先请问一件事。”范蒂雅直接打断司湫语的话语,反而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却显得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吗?”谭楚唯不解地问道,因为范蒂雅的眼神带着惊疑,对于司湫语的惊疑。

难道司湫语对范蒂雅做了什么事情吗?

“小语……你……是不是满级了?”范蒂雅踌躇了一番才直接问出这个她从一开始就已经怀疑着的事情,因为她是王级妖魔,感应能力也相对的会不太一样。

但在她跳入司湫语的怀里的那一刻起,她就感觉到了若有若无的特殊气息,可介于她无法确认这件事的真假故此一直保持沉默直到现在她都有些忍不住只好直接开开口询问起来。

当事人却是露出神秘的笑容,没有回答更没有反驳。

谭楚唯愣了好几秒,惊讶地看向司湫语,可他所看到的是很平静的一张脸。

“凛那家伙教会了你怎么隐藏自己的阶级?”谭楚唯黑线地问道,虽然他已经大致上猜到了这是什么情况。

不过……震惊还是有的。

“诶嘿嘿~抱歉啦谭老师,是我拜托凛教我的,而且……我觉醒术士的时间太短,这么早就满级满阶,这说出去只会让人怀疑或引来更多的嫉恨。”司湫语的这一番话已经说明了一切。

是的,他已经是满阶级的术士,也是个颇为年轻的特级十阶的术士。

有些特级十阶的术士能够享有荣誉之称并非只是满阶级就可以得到的,同时还得具备一些特殊条件。其中一项条件便是天赋。谭楚唯的“冰雪”称号是因为他拥有的特殊天赋才得来的对应称号,就连周琴、端木蔚礼、柯水竹他们三个亦是如此。

“我突然觉得周琴参与的那个由凛发起的会议是某种阴谋……”扶额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谭楚唯真心觉得宣清凛是不可能会单纯地教导司湫语如何隐藏自己的真实阶级。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会召集分协会长聚在一块儿进行会议,通常都是为了投票决定某些重要的事情,就好像……赋予一位满阶级术士荣誉称号。

这是很重大的一件事,所以必须得到所有分协会长的一致投票来决定。

“我也赞成谭楚唯说的话,认为宣清凛大人是抱着某种阴谋特别发起会议。”就连范蒂雅都附和谭楚唯指出了这件事。

司湫语不由开始怀疑宣清凛该不会会阴了自己一把吧?

毕竟……有一部分的人都知道,他刚好符合了能够获得荣誉称号的条件。

“凛不会真的阴我吧……再怎么说都好,我……”司湫语话还没说完,他的通讯器就响了,于是他就先到外边去接通这通讯。

被留在里面的一人一妖魔面面相觑,无言以对,直到周琴很突然的就凭空出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脸上满满的哭笑不得。

然后,下一刻,周琴缓缓地说出会议的结果,谭楚唯和范蒂雅无语了。

这时接完通讯重新回到办公室里的司湫语一看到周琴的瞬间不由愣了好一会儿,接着又看了看表情有些怪异的谭楚唯和范蒂雅,最后就索性将视线停留在周琴身上希望她可以好好的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觉告诉他,这事情绝对跟自己脱离不了关系。

干咳了一声,周琴无奈地说:“恭喜你,司湫语术士,从即日起,你便是持有荣誉之称‘神眷’的术士。”

“什——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所以我真的被凛阴了?”司湫语简直就是在哀嚎了,他完全不想成为拥有荣誉之称的术士,结果却被自己最信任的人给出卖。

苦笑地看着一脸悔恨交加的司湫语,他们识趣的不说话静静看就好。可是,恭喜还是必须的,因为他们鸣初城出了个年仅十七岁,貌似生日刚过没多久,才那三天左右的少年就已经登上了荣誉术士的位置。

“周琴,赋予‘神眷’这个称呼的……是凛那家伙,对吧?”谭楚唯对于会使用“神眷”作为称号赐给司湫语的人,也就只有一个总是喜欢在背后阴人的某某人。

“你觉得还会有其他人会这样阴人的么?先声明,水竹、乔治还有我在内的三个人都一致推掉了这提议,但凛他……口才了得,把其他人说服的服服帖帖,水竹和乔治都阻止不了他。”周琴一想起会议上的那场面,真心想哭。

此时谭楚唯也只能在心里为司湫语默哀。

至少……术士管理协会还不会直接公布司湫语就是新的荣誉术士之一——神眷术士,因为根据术士规则,获得荣誉之称但未满十八岁的术士的一切身份资料必须保密直到成年为止才能真正公布。

于是乎,神眷术士就此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