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七十一、七十二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26 8:09:54pm

奇幻·玄幻


1-71

「殿下,我是祭爾帝家族現任長子,目前已經是低階鬥氣戰士,我……。」畢竟也還是孩子,祈冷‧祭爾帝開口說到一半,厄臨就抬手阻止他繼續說下去,這樣說下去正題不知道要多久才說的到。

從懷中掏出紙筆,厄臨在上面寫上一句話:給我讓你留下來的理由。

看到這句話,祈冷‧祭爾帝沉默了,他來的理由很簡單,就是鳴電的指示,但鳴電交代過,不能表現出這件事任何與他有關,雖然這大家都知道是鳴電選的侍讀,但除了銘泌這個太傅以外也沒人敢光明正大的說,真不懂陛下為什麼要交代這件事情與他無關。

繼續沉默著,鳴電在選他們兩個侍讀時,曾經分別把兩人叫到一個房間中,他與瑞斯‧蘭特‧祭爾帝談了整整兩個小時,但把自己叫進去的時候只說了一句話:「一切隨厄臨的意願,他想做什麼就讓他去,任何事情回報就好,不要阻止他。」現在,王子很明顯的不希望自己跟在他身邊,但自己的工作就是跟在他身邊,這該怎麼辦才好?

沉默了許久,祈冷‧祭爾帝選擇站起來,向厄臨行禮:「殿下,那我先告退了。」按照鳴電的吩咐,所有事情都隨厄臨高興,那自己離開也是可以理解的,應該不會因此受到責罰吧,心中有些忐忑的走出書房,另一邊,瑞斯‧蘭特‧祭爾帝看著祈冷‧祭爾帝走出書房,心中有些奇怪,只能靠著貴族訓練才克制下來。

厄臨跟著離開小房間,走到旁邊去拿起書本繼續閱讀,也看不出什麼異狀,讓他心中更擔心,看出他的分神,銘泌走到他旁邊敲了一下他的頭,讓傲炎竊笑不已,換厄臨走過來敲了一下傲炎的頭。

對於書房裡發生的事情一點理會的心情也沒有,黯然走出書房的祈冷‧祭爾帝滿臉失落, 沒想到他最重要的工作就這樣毀了,還毀的不明不白,到現在還是什麼都想不通,這下要他怎麼辦?怎麼跟家族交代?

陛下問起怎麼辦?長老責備怎麼辦?想起厄臨帶著疑惑的雙眼微睜,祈冷只能苦笑,自己只有這點能得到自己主人的喜愛嗎?該滾就滾很乖巧?

「祈冷‧祭爾帝。」藍衣人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他身邊,讓他嚇的往旁邊一跳,看清楚是誰之後才吶吶的開口:「旋、旋靈大人。」

「跟我來。」沒有開口分辨,藍衣人並不是旋靈,他們這些人一身制式的打扮,完全遮住身子的衣服讓人無法分辨誰是誰,旋靈是他的首領才能使用的名字,但這些不是祈冷‧祭爾帝該清楚的。

戰戰兢兢的跟著一段路,到達一個隱密的小房間中,今天一直在小房間裡,難道又要來什麼壞消息?一想到這,俊俏的小臉皺成一團,枯燥的等待更是折磨,就這樣等了數個小時,他才等到忙完工作,終於抽出點時間過來的鳴電。

1-72

「這麼說,你是被趕出來了?」鳴電滿臉疲倦,聽完這簡短的事件發生經過,頭疼啊!揉揉太陽穴,症狀卻一點也沒有紓緩。

「是的。」低著頭,不敢看鳴電現在的反應,可以想像現在的鳴電會是多麼的忿怒,在厄臨王子把自己趕走的時候,他就無法想像為什麼厄臨會有這麼大的勇氣,竟然敢反對陛下的決定,把自己趕走。

「其實,是我自己……」祈冷想了想還是開口,但鳴電完全沒注意到他在說話。

「所以,他把整個夜宮的人都趕出去,也把你趕走,他到底在想什麼?」深深嘆了口氣,他真的弄不懂自己的孩子,旁邊的旋靈跟瑟西也是同樣的困惑。

「算了,都隨他吧!把那裡的侍衛都撤了,你也不用去找他,以後還有機會,放心。」看著祈冷‧祭爾帝憂心的樣子。現在的孩子怎麼都有這麼老成的表情。

祈冷‧祭爾帝退下後,瑟西立刻坐到鳴電的對面,這時的他不像在厄臨面前那樣慈眉善目,反倒透著一股精明,這才是刃大公爵的真面目。

「公爵,你今天特地來找我,有什麼事情?」

「這些年來,大陸又開始有了動盪,有人也開始有動作,不過現在大家都小動作不斷,沒辦法判斷出是誰,老大說,最近有不少冒險者被收編,他已經遇過不少熟人手下多了些有軍人氣息的冒險者了。」

「軍人已經混進冒險者公會了,冒險者公會不出面阻止嗎?」鳴電皺眉。

「當然有,但沒用,冒險者原本就是十分鬆散的組織,唯一能確定的就是不會明目張膽的在冒險者公會發佈任務。」瑟西臉上滿是嘲諷,經過這幾百年,各大帝國明裡暗裡攻擊冒險者公會,想起當年,冒險王們打敗試圖利用亡靈控制整個大陸的夜魔皇,建立了冒險者公會,在各國中周旋,創造出冒險者公會超然的地位,各國無不遵從。

只可惜,在過了這麼久之後,冒險者公會已經沒能擁有如此有抱負的強者,而各負責人相繼墮落,短視近利的為各國廣開後門,冒險者公會地位日漸下滑,而各式各樣的類似組織在各國巧立名目支持之下出現,瓜分了冒險者的力量,雖然冒險者公會名義上依舊是大陸上除了光明教會外最大的跨國組織,實際上已大不如前,在鼎盛時期,冒險者公會甚至曾號招全大陸所有冒險者滅掉一個意圖染指冒險者公會中立的中型國家。

旋靈王國也有進行滲透,但相較於其他人,旋靈王國使用的方式異常溫和,而負責這件事情的就是刃,所以歷代刃皆沒有實權,就是為了能夠在冒險者公會中擁有加入資格。

在一開始,所有皇親國戚是沒有資格成為冒險者的,刃放棄了所有實權才得以加入,冒險王心知不可能完全杜絕滲透,對刃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雙方似乎有什麼默契一樣,冒險王放任刃進入冒險界,刃不對冒險者做出任何危害,只是監視這個組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