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23、24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4-27 8:37:17pm

奇幻·玄幻


4-23

  看見厄臨慢慢地吃,莫伸出手摸摸厄臨的頭,看他抬起頭來,小小的臉上還黏了一小片葉子,不由笑了,更用力的揉他的頭。

  「小厄臨,我有個東西要給你。」莫慢慢的從自己的懷裏掏出一個銅板大小的玉珮,上面雕刻著茴香,鑲嵌著各式各樣的各色寶石,他現在已經越來越習慣這種充滿異世界風格的東西,忽然看到這麼珠光寶氣充滿人工味道的東西,一時之間還有些突兀感。

  看見莫期待的眼神,厄臨知道他不說話不行,只好無奈地低下頭來:「這是什麼?」對於這點他恨的牙癢癢的,不過一看到莫那種充滿期待以及聽到他聲音之後那種真正的喜悅,厄臨不知為何無法拒絕,只能擺著臭臉,卻還是遵從他的要求。

  「這個呢,是給你用來保護自己的東西,遇到事情,有人欺負你,用這個可以找守衛隊。有貴族欺負你,把這個拿出來保證沒人敢說任何的話,官員找你也是同樣的,如果臨時有需要的東西身上卻沒帶夠錢,這個可以暫時當作抵押品,只要是跨國或者是本國的大店家都知道這是什麼。」莫笑咪咪地把東西放到厄臨的手中。

  「這是你舅舅我,這輩子最大的成就喔!」這個徽章原本只能貴貴族跟守衛有效,到了國外的效力就減弱了很多,上面就大大方方地把艾雅家的家徽鑲上去,要讓人分不出來也很難啊!所以在政治之中有很大的效力,不過在商業以及國外當然就差的遠了。

  但自從艾雅中出現了莫這種天才型的人物,在短短的數年當中可以一面悲痛年輕早逝的妻子,一面教育兩個孩子,還同時發展出一個巨大的商業體,所有知道這件事情的人都大嘆命運不公,竟然把所有的好處都給了艾雅。

  這些事情厄臨都不知道,應該說他收集了很多的資訊,但那些都只針對戰爭、武器、風俗民情進行蒐集,至於目前的政治以及商業,雖然厄臨很清楚這兩個東西的重要性,但若是他連風俗民情都不了解,又怎麼可能知道這世界的政治商業如何變化?至於戰爭跟武器則是戰偶的職業病了。

  厄臨還在研究,莫已經得意洋洋地繼續說下去:「而且這個東西還可以號令所有我旗下的店家,不管是要他們派人幫忙,沒錢也可以跟他們要,非常的方便喔!」莫非常得意的要求自家的小孩盡量剝削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商業王國。

  厄臨默默地看著徽章,評估著要不要接受,不過他也沒機會考慮這個了,莫露出了不拿就不准踏出這個屋子,乖乖滾回皇宮的訊號,受制於這種惡勢力,厄臨只好點頭接受。

  莫滿意的點頭之後,把厄臨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腿上,這種沒坐過的位子讓他坐立難安,坐到骨頭的感覺真是太詭異了,不能平穩地坐好,最重要的是那種體溫、身體、皮膚的接觸讓他非常的不適應。

4-24

  但莫並不在意這種事情,事實上,如果他之道的話只會更用力的把小厄臨抱緊,不過現再的他掰開一塊餅乾,遞到厄臨的嘴邊的同時開始說:「其實這所學校不是什麼普通的地方,我只要這樣說你應該就知道了,當年夜魔皇做亂,整個大陸生靈塗炭的時候,這所學校依然屹立不搖,並且成為催生七英雄的搖籃。」

  關於莫的這句話厄臨不置可否,他總不能說他身邊有一個年紀超過上百歲,從比夜魔皇時代還要久遠的從前活到現在的一個怪物,還告訴他一大堆跟七英雄有關的祕密,而且很明顯的,這些秘密要是說出來會導致很多的歷史故事改寫,而且很明顯的,還會動搖了很多人的生存空間。

  不過這件事情在某些方面厄臨可就誤會了,七英雄其中幾位確實有在這所學校就讀過,那個兵荒馬亂的年代,誰還管你是哪個族的?訓練好人員就派上場,沒什麼哪一族的問題,直到現在,這所學校中還是有各族的人員,只不過由於統治者昰人類,厄臨接觸的最多的也是人類,才沒有發現到這個城市中生活的各種種族的人。

  「小厄臨,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但是這間學校跟你想的是完全不一樣的,那是一個真正的魔法世界。」莫想了一下後,開始敘述他的經驗。「當年,我因為有需要,去拜訪了魔法系的某位教授。」莫拉開袖子,厄臨馬上看到一條長長的疤痕。

  「當時的我沒注意到時間,剛好遇到他們下課要換教室的時候,整個學校像是炸開一樣,到處都是學生跑來跑去,偏偏這所學校裡面非常講究魔法的使用,我一時不查,就被撞下了樓梯……」莫帶著回想的朦朧語氣說著。

  「那是一間充滿了魔法的學校,你舉目所及到處都是魔法,我想你上次應該沒有注意到吧!畢竟你上次去的只是他們開放的外操場罷了,真正的校園你還沒有進入。」

  「這間學校的傳統包含了個個種族,所以理面有各式各樣的人,當然為了應應他們的需求,也有了很多你沒見過的設施,光室走廊就有三種。」一旁的祈冷連忙開始做筆記,快速的把這些事情記錄下來。

  「也因為如此,校方非常要求學生自立,學校不提功課桌椅,陰為學生各個種族都有,桌椅高矮不同,每堂課都要花時間調整這些東西實在非常浪費時間,學校乾脆不給這些東西,上課想怎樣寫筆記就怎樣寫筆記,管你是站著、坐著、趴著、旋浮著甚至是癱軟在地都沒人理你,只要不打擾上課的秩序就行了。」

  厄臨雙眼微瞪,這種事情他還是第一次聽過,小小的眉頭皺起,這下子麻煩了,該怎麼辦?

  「我想,那些學校的規定你應該都知道,我就不說了,不過這間學校還有個很重要的東西,如果沒有找到了,可不能畢業。」這還是第一次聽過這種奇怪的事情,不過這世界到處都是奇怪的事情,也不差這件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