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神奇了事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29 6:17:43pm

奇幻·玄幻


被留下来暂且负伤无法做任何事情的司湫语只能把大家给保护起来等待范蒂雅把谭楚唯给带回来,哪怕他不觉得范蒂雅真的可以把人给带回来。无论如何都好,谭楚唯方才的神情真的很不对劲。

抱着满满的疑惑,司湫语脑筋也开始转动并思考着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谭楚唯动怒?虽然不是很肯定,但他就是觉得谭楚唯动怒了,而且这怒气可不小。

接着他想起了白皓敬的话语,试着去理解当中的话语再跟谭楚唯动怒的原因联想在一起……

“白老师的堂哥,能不能借把手?”他很认真地盯着白皓敬看,同时也在心里暗暗地称赞白皓敬生得很好看,感觉萌萌哒。

微微挑眉,白皓敬倒也不怕司湫语拿他怎么样就制止正要发怒的胡縢,缓缓地伸出一只手。司湫语也就抓着他的手,盯着他的手心看了一会儿再轻轻搭在手心上,聚精会神的像是在感应什么。

恍恍惚惚之中,他好似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灵力,甚至看见了澎湃的灵力之海,那一望无际的感觉……实在可怕。

忽然,他看到了某个很眼熟的印记,整个人惊得赶紧回神并慌忙地把手抽回来,司湫语微微轻喘,仿若心有余悸。

他神色复杂地看着白皓敬,一时之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刚刚是在对我做灵力测试?”白皓敬怀疑地问道,毕竟这方面的事情他是真的不懂,也没人告诉过他这方面的各种事情。

“不……我实在观测……观测你到底有没有灵力。但是……你有灵力,而且还是无穷无尽的灵力,甚至还形成了灵海。所以,为何你要说自己没有灵力?”司湫语奇怪地说道。

稍微愣了几秒,白皓敬摸摸下颌,很认真地思考起来。

突然,他想起司湫语刚刚提及“灵海”一词,整个人又是一惊。

“慢着!你、你说你看到灵海?我的灵力形成了灵海?!”

“……是的。”

司湫语真心感到无语。他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这种明明就拥有灵力却不自知,其他人也不知道的人,尤其这灵力可以说是强到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地步。

都形成大海了,当然用不完啊!!

到底是谁说白皓敬没有灵力的?还有当事人居然也不觉得自己有灵力?

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明明这还是灵海耶?灵力之海啊~~

“好……先不说我有没有灵力的问题,你是不是还看见了什么让你惊得整个人都抖了起来?”白皓敬方才就有仔细观察过司湫语的一举一动,发现他震惊得颤抖起来,还直接把手抽走。

“如果我说出来的话,你可能会不太能接受这个事实……而且,这事实跟方才谭老师的举止有点关联。”

他很犹豫,不晓得该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白皓敬。其实,他是觉得这种事情真的不太好说出来。

可以的话还是换个人来把实情告知白皓敬,别让他一个小毛孩来说会比较好。

“白家大少爷,你被当成祭品,被家人出卖要献给外面那只雪虎魔兽王。”脸色不太好,而且还受了伤,衣服沾染了零星般血迹的谭楚唯在范蒂雅的掩护下回到了房间。

一看到谭楚唯受伤的司湫语连忙上前去想要看看他的伤,却反而被谭楚唯不悦地拍掉,因为他知道司湫语绝对会勉强自己替自己疗伤。

他不想让司湫语那么做,要不然又会像一年前那样……

毫不在意自己的手被拍掉,司湫语只是幽怨地瞪了谭楚唯一眼就看向白皓敬,只是白皓敬神色很平静。

呃……平静得有些让人受不了。

“果然是这样吗?因为我无法觉醒术士,就干脆把我给抛弃。呵呵,没想到他们居然那么的讨厌我。”白皓敬的冷眼冷语,让他们看了实在感到心疼。

“皓敬……”胡縢担心地握住白皓敬的手,只是他这举动实在太过暧昧,暧昧到让旁观者都觉得很怪,可没有人敢说什么。

叶灯蘺和楚明臻不点破胡縢这是在吃豆腐,毕竟当事人也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主要是白皓敬太单纯了……

“只要我乖乖被吃的话,这里就不会有人再受伤或受牵连了,对吧?”

“白老师的堂哥,你不要想不开啊!”

已经察觉到白皓敬的意图的司湫语连忙抓住他的手臂,很是焦急地劝慰起来。他无视胡縢的不悦,不断地想尽办法劝慰白皓敬,只要不让他去送死,费多点时间劝劝也好。

外边不断传来哭泣和尖叫交杂在一起的声音。他们甚至闻到了越来越浓厚的血腥味,却什么都做不到。

雪虎魔兽本来就是不容易对付的妖魔,哪怕是狼魔女王也要花费一定的时间才能解决一只,更别说现在他们要面对的是雪虎魔兽王!

……咦?不对,他分明感觉到那只雪虎魔兽是特级五阶,又不是王级,为何谭楚唯一口咬定那是雪虎魔兽王?

“不管了!保护民众是我的职责!”

“我是不会让你去做傻事的!”

胡縢连忙抓住白皓敬,很费力地制止白皓敬,就连叶灯蘺再加上犹豫了一秒立马帮忙的楚明臻,却也很难阻止白皓敬。

见状的谭楚唯也觉得白皓敬这样很不好,而且也不应该让他就这样送羊入虎口,立刻帮忙阻止他。

结果下一刻,司湫语却自己打开了门,站在门口处,直接对上正咬着一具男性尸体的腰部,獠牙沾满鲜血但毛发完全没有沾到血的雪虎魔兽王的视线。

一人一妖魔相互对视了好一会儿,雪虎魔兽王抛开尸体,跨过遍野的尸体,缓缓地走过来,同时也在莫名冒出来的一团诡异的紫芒之下,眨眼间变成一名白发飘飘,有着一双十分诱人的绿色眼瞳,身材完美的男子。

那男子神色很复杂,看着司湫语的眼神也很古怪。

“是你吗……真的是你吗……?”

断断续续,不断重复的问句,让大家的心悬在半空之中。

唯有司湫语很平静地注视着男子,直到他露出了淡淡的笑,淡到让男子心生错觉的奇妙笑容。

“瓈辥,看在我的面子上,放过那个白家孩子好么?我知道祭品是必须的,但……就这么一次,放过那孩子吧。”司湫语说话的语气跟他完全不一样,仿佛就像是另一个人在说话。

谭楚唯和范蒂雅甚至是呆滞地瞪着司湫语,同时也在警戒,因为现在的司湫语……似乎不是他们所认识的司湫语,而是另一个他们所不知道的人。

男子——瓈辥摇摇头,轻轻地笑了。

“没有祭品,我就会失控。失控之后,人人都得死。”

“要我陪你吗?陪你度一日的话,应该不成问题?”

“……若是他日……那人知道你为了苍生,牺牲自己陪我度一日,我恐怕神魂俱灭。”

瓈辥缓步走到了司湫语的面前,轻柔地撩起他的发丝,似是悲伤似是喜悦地说着这些话,偶尔还会看看在司湫语身后的人们以及狼魔女王,但他也没看太久就重新看着司湫语。

依然那么平静,那么淡定的司湫语保持着那不属于他的淡淡微笑。

“这、该如何是好呢?那白家孩子,我是保定了呐。”

“……好,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放掉他。这次,是你欠我。”

“嗯,我知道。”

“他日再相会。”

“再会。”司湫语轻轻地吐出这两个字。

然后瓈辥变回雪虎魔兽的原形,带着所有的尸体以及血腥,离开了民宿。剩下的,也就只有尚且活着的他们。而司湫语在雪虎魔兽王离开之后,就在他们眼前倒下了。

谁也不知这是什么情况,但至少……这件事已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