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新的发现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4-30 11:26:27am

奇幻·玄幻


“好了,你身上祭品的印记已经完全消失,现在也不需要担心会被雪虎魔兽盯上。至于你身上的灵力,我也替你封了,直到你百年归老都不会为你造成麻烦。”谭楚唯一边替司湫语更换纱布,一边不忘唠叨。

有些受不了,再加上年纪其实也就差那五、六岁的白皓敬很想要反驳说自己不需要被人唠叨,尤其年纪跟自己一样都是中年大叔的人!

其实谭楚唯也听说过白家大少爷三十好几了却顶着一副高中生般的娃娃脸当上警官,今日一见还真不得不承认白皓敬真的很像高中生,虽然明明真的是三十好几的人。

最后白皓敬再也受不了谭楚唯的唠叨,直接巴了他的后脑勺,想要揪住他的衣领却无奈他在换纱布所以没法揪,立刻叫大声骂道道,“老子我跟你年纪差不多不要在老子面前装老念老子!”

那一巴掌的声音很响,再配上那声大叫,其余人都楞楞地看过来,除了范蒂雅躲在一边偷笑,笑谭楚唯堂堂的冰雪术士居然……居然毫无防备就被巴了后脑勺,而且还被人指着大骂。

一阵无言,谭楚唯哭笑不得。

果然就如传闻中的一样,脾气不好,也不喜欢被别人当成小孩子,很容易动怒。可惜的是,这性格就是小孩子性格呐。

“你们四个还是快离开这个民宿吧。”谭楚唯也不再继续唠叨,反而开始赶他们四个普通人离开。

“难道还有什么危险?”叶灯蘺一副不怕死的模样,好像很想尝尝看这未知的危险。

哑口无言地看着叶灯蘺的表情,谭楚唯居然真的说不出话来。

在叶灯蘺身旁的楚明臻很干脆的翻白眼,直接捂住他的嘴不让他说话,叶灯蘺也很识相的不说话。

最后白皓敬四人真的就此道别离去,再怎么说都好,这一次的事件他们管不着也无法处理,同时也深深地明白术士在这个世界是多么重要的一种存在。

暗地里护送白皓敬四人完全离开民宿范围的范蒂雅火速回到民宿之时,司湫语已经醒了过来,气色倒也不怎么差,就不记得具体上发生过什么事情。像是达成了某种共识的谭楚唯和范蒂雅编了个理由,随意瞒过去。

当时的事情……实在不好说,尤其司湫语仿佛被什么东西附体了般,整个人变得都不一样却也保护了他们不被雪虎魔兽王伤害。

“嗯……那么,去找漩涡?”司湫语得知白皓敬等人离去之后,转而问起另一件事。

要不是司湫语提到了漩涡,他们俩还真忘了民宿附近的确有个漩涡。于是二人跟着范蒂雅前往漩涡所在之处,但他们还不急着进去而是观察四周以免有伏击之类的。

观察了好一会儿,确定了真的毫无危险后,他们三个面面相觑,接着司湫语就领着他们俩进入漩涡。

漩涡之内,又是另一处新的失落遗迹。

不算大,风化得有些严重的遗迹里也有神眷司的徽记但并没有音灵迟的徽记,而其中的连贯性他们也还没搞清楚,只能认为可能每个失落遗迹只属于某个失落家族,唯有在得到“时之轮”的那块失落遗迹是立着五个徽记,虽然只有神眷司和音灵迟的徽记清晰可见。

稍微在这里逛了一下,司湫语意外下找到了一个竹简,连忙招呼谭楚唯和范蒂雅过来一起瞅瞅,只是他们俩不像他那么精通古语,所以他们都是在一旁专心听他翻译。

这竹简上记载的是三万年前的事迹,并提及了一只负责行刑的神族神兽。那只神兽有着雪白的毛发,酷似老虎,却是在北方极冷之地出生,故此被称之为雪虎神兽。

雪虎神兽虽有智慧,亦能言语,可本性高傲让神族拿它没辙,甚至多次告状神王却依然无法压制雪虎神兽。后来,某位善良的神族少年为雪虎神兽取名为瓈辥,自此雪虎神兽便收敛心性不再如此高傲,但自身的傲气却无法消除。

“瓈辥?!”谭楚唯和范蒂雅震惊不已地叫出这个名字,惊得司湫语差点把竹简给扔了。

“干嘛这么大声啊?这名字有什么不对吗?”

“……雪虎魔兽王的名字正是瓈辥。”

其实,在那之前他们还真不晓得雪虎魔兽王的名字是什么,只是听到“司湫语”是如此叫唤雪虎魔兽王,所以他们才会无意中得知这名字。

可是“瓈辥”是雪虎神兽的名字?

雪虎神兽。

雪虎魔兽。

就仅仅的一字之差。

“堕魔。这上面有写,雪虎神兽瓈辥在替他取名的神族少年逝去之后,从此堕魔。”司湫语回答了他们俩的疑问,同时也在叹息。

原本的神兽如今成了妖魔。

忽然,他们三个都想起了一件事。

竹简上的记载是三万年前的,雪虎神兽三万年前便存在,雪虎魔兽王就是堕魔的雪虎神兽,那岂不就是指雪虎魔兽王活了三万多年吗?!

这、这还真是挖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迹啊!

“对了,上面没有记载那个神族少年的名字吗?”谭楚唯这时想起了司湫语并没有提到那个为雪虎神兽取名的神族少年究竟是谁。

轻轻摇头,司湫语便告诉他们这竹简主要是记载雪虎神兽瓈辥的事情。但是,这里边有描述到瓈辥对那位神族少年的感情很不一样,似乎跟他走得很近,对他格外亲昵之类的……

“听起来就像是暗恋……”范蒂雅小小声地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无言地看着范蒂雅好一会儿,谭楚唯也不得不扶额点头,表示范蒂雅说的一点也没错。

瓈辥绝对是暗恋那位神族少年,要不然也不会在神族少年逝去之后就堕魔。

“……那个神族少年是被处刑致死的。”

一阵静默。

“上面没有写处刑的原因?”谭楚唯越来越觉得这三万年前还真的是发生了很多事情,尤其现在可以证实神族什么的确实是存在的。

再一次摇头,司湫语轻轻甩了甩竹简,表示没了。于是,他们再次分开找找还有没有其他竹简或相关的资讯。

司湫语摸索着风化得有些严重的石壁,指腹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不规律的线条。他好奇地顺着那些线条,随意划了几下,结果一道细小的银色光束迅速没入他的额间。

突如其来的光束让司湫语愣神片刻,接着就是天旋地转,意识也逐渐产生奇妙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