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25、2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4-29 5:49:09pm

奇幻·玄幻


4-25

  莫笑瞇瞇的看著厄臨,就是不繼續說下去,厄臨默默的思考該不該給莫如願,最後他還是只能開口:「那是什麼?」

  莫呵呵的笑了起來,摸著厄臨的頭:「昰一隻鳥,紅色的鳥。」

  「那是校長養的鳥,非常的特殊,每個畢業生都看過,如果沒有看到過這隻鳥,不准畢業,而且,這隻鳥還會認人,牠被誰看過牠非常的清楚,絕對不能隨便亂說,你千萬不要小看了這隻鳥,這可是真正的神鳥。」

  祈冷插嘴問:「大人,那到底是怎樣的鳥?」知道厄臨的耐性已經到極限了,祈冷適時的跳出來打圓場。

  「校長那隻紅色的鳥名字是焱于,來自精靈族的聖物依卡菈之匣所孕育出來的聖獸,可以看透人心善惡,是學校中很重要的成員,每當。要分辨出那是不是焱于很簡單,擁有金紅相交的美麗尾羽,但是牠的體型很小,可以捧在手中,牠越喜歡親近的人就越受學校寵愛,如果直到畢業還是不能讓焱于接受,那就不可能畢業了。」

  厄臨非常認真的思考,最後只能把ㄧ切歸咎於這是ㄧ個神奇的世界,並且非常認真的催眠自己這一切都是正常的,如果下ㄧ刻有人告訴自己這世界上是男人負責生小孩,也不該驚奇。

  認真的替自己做完心理建設後,厄臨維持著他ㄧ貫的冷靜,接著問:「這個,焱于如果沒有找到會怎樣?」

  莫抬頭張大嘴非常認真的思考後回答:「不能畢業,其他應該沒了。」

  「怎樣讓牠出來?」厄臨緊接著追問。

  「不知道,該出現的時候牠自然會出現。」攤攤手,如果有辦法把焱于引出來,就不會有那麼多人因為這件事情沒辦法畢業啦!

  深吸了幾口氣,厄臨終於還是問出了那個問題:「真的有人因為這樣沒辦法畢業?」

  「有啊!這麼多年下來,因為這件事情不能畢業的人還不少,大概幾百個人裡面就會出現一兩個呢,不過這是很久以前的某ㄧ位校長制定的規定,要更改應該不太可能。」

  「好啦!這件事情也等你要畢業那年再來煩惱,搞不好你ㄧ進去焱于就跑出來了,我接著說其他的事情吧!」莫把厄臨放到旁邊的桌子上,走到一邊去拿出了ㄧ疊的文書過來,放在他的眼前。

  厄臨現在對於莫的行為雖然不會直接反射的認為是不好的事情,但由於莫的惡趣味,每次發生事情的時候也不會認為是好事,現在厄臨瞪大雙眼看著桌上的文件,非常認真的思考該去翻它嗎?會不會下一秒裡面跳出東西來咬斷他的手指頭,或者是飛出奇怪的粉末?

  「看啊!還在等什麼?」莫還在櫃子那邊翻箱倒櫃,沒注意到厄臨的遲疑猶豫,同時認真的思考該拿出什麼來才對,有些東西太早拿也不對,太晚拿出來更糟糕,煩惱阿!

  厄臨非常的猶豫,他原本打定主意就等莫自己回來碰這份文件,在那之前他打死也不碰,但莫竟然丟了那句話過來,自己還在櫃子那邊摸來摸去,很明顯就是有問題啊!

4-26

  可是長輩的話也不能不聽,厄臨瞬間陷入了極大的煩惱之中,最後他提起最高的戒備後,伸出手指頭戳戳那份文件。

  “隨便來個人。”還是不放心,厄臨只好叫出了幽靈,到文件裡面轉一圈看看有沒有奇怪的東西,幽靈進去轉了一圈,又莫名其妙地鑽出來,裡面什麼都沒有。

  得出這樣的結果後,厄臨這才真的確定他親愛的舅舅並沒有日子過得太舒服,沒事玩小孩取樂,終於將注意力放到了文件上。一直在一旁注意觀察的祈冷連忙端來一份熱呼呼的奶茶。

  「殿下?」發現厄臨的臉色有些怪異,祈冷連忙關心,同時有些擔憂的看著一旁還在翻箱倒櫃的莫,對於這個現任大公爵他抱持的是跟厄臨同樣的戒慎,自從他歸莫暫時扶養後,就在莫可怕的惡作劇之下過著悲慘的生活,所有有莫經手過的事情都足以讓他心驚膽顫。

  「沒什麼。」厄臨闔上了文件,有些不解。「叫我闇夜。」丟下這句話,厄臨一口吞下還有些微燙的奶茶,來到了莫的身邊。

  「怎麼了?在等我一下,我還沒找到那個東西。」埋首在櫃子裡的莫的聲音模糊地傳出。

  「舅舅,這是怎麼回事?」厄臨不管莫有多忙,直接把他從櫃子裡拖出來,揚著手中的文件緊緊皺眉。

  「就跟上面寫的一樣啊!有什麼問題?」拍拍身上的灰塵,莫非常認真地看著厄臨:「我可以放任你在外面遊蕩,不留在皇宮去學院讀書,但是我不允許你完全不接觸你該學習的東西。」

  發現莫臉上明明白白地寫著要就接受他的安排,否則就滾回夜宮去,厄臨嚴謹的評估後,無奈的同意了這件事情。

  發現厄臨心情不佳,莫連忙辯解:「小厄臨,不要這樣啦!其實舅舅也沒有欺負你啊,你看看,我也沒有規定你要每天回來,只是要你每天晚上多花點時間念念書,然後寫心得而已,你也要讓銘泌他們被問起的時候能交代不是?」掐掐厄臨的小臉,莫開始跟厄臨進行「良性」溝通。

  「而且你看,我還有叮嚀他們考試跟外出的時候不用出太多作業,他們也只是定期要你交心得,沒有很多啊!如果沒有這些,他們怎麼交代,他們可是領薪水的,沒交個成績怎麼行?」

  厄臨點點頭,他也明白為了這件事情,銘泌跟格爾肯定頭疼的緊,心裡已經同意了,但想到這連帶著那一連串的問題,頭就疼阿!帶著這樣鬱悶的心情,厄臨答應完後馬上回到自己的房間,莫開口想叫住他,最後還是沒說話,反正剩下的都不怎麼重要。

  當天晚上,莫跟厄臨交代完後,上了馬車在夜色中離開了旋靈國都,他要去迎接自己逃跑的兩個兒子,好好地跟他們溝通,至少,他該好好地向他們解釋為什麼事情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他也需要與他們溝通他們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