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V - XV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4-30 8:11:12am

其他·同人


“然后是这样转吗?”

“嗯。”

“弯掉了……”

“没关系,去休息吧。”

开学前一个星期,先生决定教我怎么撬锁,但我学了两天还是学不会。不是转错方向而弄弯发夹就是太大力弄弯,因为被反复弯曲的关系,我弄断了好几个发夹。开始学之前看小依弄得很轻松,怎么知道开始学了以后怎么都学不会……

“娜资,妳力气太大了呢,要不要分我一点啊?”小依开玩笑说。

“妳不帮忙教我就算了还消遣我。”我沮丧地回嘴道。

见小依心情好了那么多其实我是很开心的,毕竟她才刚经历了这种事,能振作起来就不简单了,更何况是要像这样开玩笑。

“柯依!”

“我们来咯!”

灵珑灵凤两人自那天以后就每天都过来这里,说是要过来帮忙,其实是想过来这里陪小依吧。不过先生似乎不是很介意她们过来,只是偶尔会抱怨她们每次进来都要喊,当然,这次也不例外。

“姓公孙的,下次再喊就给我滚。”先生躺在他的椅子上说。

“江先生每次都叫姓而已呢。”灵珑抱怨说,“什么时候要叫名字啊?”

“话说我们每次都连名带姓叫柯依呢。”灵凤说。

“妳们现在才知道吗?”先生说,“妳们连声音都一模一样,我不想叫错人所以才叫姓的。妳们到一旁玩去,我要睡觉。”

“明治,说了多少次脾气好一点怎么不听?”老师抱怨说。

老师见先生过了许久都没回应便转向灵珑灵凤她们说:“对不起,他就是这样。”

“没事没事。”

“徐老师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吗?”

“我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不过依就……”老师这么说着,指向了依。

我们这才发现她靠着墙壁睡着了。难怪刚才都没说话。灵珑灵凤她们把小依扶过来我旁边后说:“我们难得来找她。”

“结果她睡了。”

“妳们好像天天都来找她吧……”我说。

“诶!娜资妳这么说太过分了!”

“姐姐,我们的确是每天都来。”

“好啦,我知道妳们是担心小依才过来的。”我笑着说,“但是不会给妳们家人添麻烦吗?”

“对啊,妳们每天都过来到很晚才回去,我有些过意不去呢。”老师接着说。

“没事没事。”

“我爸爸是这么说的。”

“妳们两个都几岁了,还不去找点工作做?我不管妳们做什么,只要不犯法就可以了。”灵珑用了个比较沉的声线说话。

没想到除了校庆和国庆表演以外还能看到她们的对口相声。

“真的吗?”灵凤则是用了一个比较高的声线说。

“嗯,不犯法的什么都行。”

“我想到一个同学那里帮忙!”

“帮忙做家务?”

“不是,是帮忙做工。”

“做什么的?”

“侦探!”

“现在都什么年头了还有人做这行啊,行!”

“就这样,所以不会给我们父母添麻烦。”

这不会是妳们自己编出来的吧?

“别自己编故事。”老师训斥道。

“没有编故事。”

“他们下个星期得空,所以会载我们过来。”她们抗议道。

“这么说来妳们不是父母载送过来的吗?”我问。

“不是。”

“我们坐巴士过来的。”

原来如此,但是如果每天都这样来回不会很麻烦吗?

“妳们两个真的是……”老师无奈地说,“……今天让我先生送妳们回去吧。”

“诶?”

“行吗?”

“可以的,最近都是他送娜资回去的。”

“谢谢徐老师!”她们两个同时笑着说。

这大概就是双胞胎的感觉吧?默契十足,她们就是因为很有默契的关系才会去练相声的。其次是她们的声线,要高就高,要低就低,某天被华文老师发现了,所以就推荐她们去学相声。

“不好意思,家里临时有点事所以今天比较迟。”嘉盛急匆匆地走进来说。

“没事,家里有事的话可以请假的。”老师说,“不用特地赶过来。”

“没什么,事情解决了就被我爸赶了过来,说迟到本来就不好,没事先通知就请假更严重。”他笑着说。

“在学校的话这些事一定要遵守,但是在我们这里没有必要。”

“娜资……衣服借我抹眼泪。”小依突然醒了,说完以后就用我的衣袖擦拭眼睛。

看样子又梦见她妈妈了啊……

她擦完以后抬头一看,说:“灵珑灵凤,妳们怎么来了?”

“来帮忙——”

“来找妳——”

看来双胞胎的默契也不是很好而已,她们两个一个想说谎一个想诚实,结果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穿帮了。”老师笑着说,“不会为难妳们父母的话就来吧,虽然我们没什么东西可以让妳们帮忙的。”

“多几个月我弟弟出来了就不一样了。”小依笑着说。

“不对啊……”

“柯依叫徐老师‘姐姐’。”

“那么徐老师的儿子应该要叫柯依‘阿姨’才对不是吗?”

“也不对,柯依叫江先生‘哥哥’,那么徐老师的儿子应该叫她‘姑姑’。”

“妳们两个吐槽这点吗?”小依瞪着她们说。

“所以柯依应该叫徐老师的儿子‘侄子’还是‘外甥’?”她们两个最后同时问了这个问题。

“好啦,小依之前就因为我问了差不多的问题所以糊涂了。”我笑着说,“再问下去小依会傻掉的。”

“对啊。”小依无奈地说,“这种东西超乱的。”

“老师,今天没有委托吗?”嘉盛在柜台那里问。

“没有,所以我才说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你们帮忙。”老师无奈地说。

话音刚落,门口便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我们去开门。”灵珑灵凤说完就跑到了门口那里。

“我们的工作被抢掉了。”小依笑着说。

“是呢。”我笑着回应。

灵珑灵凤她们简单地打过招呼后就把人带进来了……有点面熟……

“可恶,竟然能找到这里来。”小依小声地说。

能让小依那么讨厌的人应该只有上次那宗委托的那个大少爷,原来是他。

“灵珑灵凤,送客。”老师说。

“我是来找——”

“嘉盛,白色的布条拉下来。”老师打断他的话吩咐道。

前几天先生搬了个白板进来说之后有用到的,但是隔一天就看到上面被盖了白布,是现在用的吗?

嘉盛把布拉下来,在布条后面的是那一块白板,只是多了一些字。我仔细地看了一眼,上面写着:已经解决委托了的客户不可在一年以内拜访;没有受到邀请并且不认识的人除非有委托不然不能拜访。

什么时候写上的?

“看到了的话就请回。”老师接着说,“这是规矩。”

“我们也不算是不认识吧?”他说,“我带了些东西给柯依的,我看过新闻 了。”

“没必要。”小依走到那里说,“你用你那死去的老爸的钱买的东西就留着给你自己慢慢用。我要用的日常用品我哥哥姐姐会买,我有兴趣的东西我会自己赚。灵珑灵凤送不走的话,嘉盛,你来送客。”

小依说完以后就转过身子背对着他。这也难怪,伯父伯母才刚逝世不久,现在看到那个大少爷肯定会想起他怎么对待他母亲的,不生气才怪。

嘉盛走到他面前说:“不好意思,请你离开。”

“你以为你是谁啊?”

“那你以为你是谁啊?”小依生气地推开嘉盛然后朝着那位少爷大骂,“他是我朋友也是我们请来的帮手,叫你离开你就得离开。”

小依说完以后就倒在了嘉盛身上。

“发作了。”嘉盛把她扶到我这里说,“娜资,就让她睡这里没问题吗?”

“没——”

“你们做了什么?”那位少爷大声说道,“她怎么了?”

“不是说过安静一点吗?”先生被吵醒了。他转过来一看,大声说:“公孙灵珑,公孙灵凤,不管妳们用什么方式只要把他赶出去就算妳们通过试验。”

“明治,这么随便吗?”老师问。

“你们敢乱来我是可以报警的。”那位少爷说,“我要告你们绑架。”

“灵珑,灵凤,妳们尽管做。”老师听到这句话后生气了,“我有证据证明我们是监护人,他报警的话就交给我处理。”

“使用暴力也没问题吗?”灵凤问。

“说了,我不管妳们用什么方法,只要把他赶出去就行了。”先生说。

暴力?没记错的话灵凤她好像是空手道黑带二段的吧,会打死人的啊!

“很好。”灵凤伸展了身子后说,“姐姐开门!”

不会真的要把对方打出去吧?

我望向老师……老师竟然无视!

“门开好了,妹妹妳小力一点啊,不小心打晕了我们还得抬出去。”灵珑提醒道。

“老师,真的没关系吗?”我慌张地问。虽然他是很烦但也没必要这样吧?

“放心,她们知道分寸的。”

我怎么放得下心啊!

“再不出去我就把你摔出去。”灵凤打着哈欠说,“不相信的话就试一试。”

“妹妹,摔着出去的话不就摔晕了吗?”灵珑说,“把他一脚踢出去好了。”

妳们别乱来啊!

“没事,晕了的话我会抬出去的。”嘉盛说。

“不要,这是我们的试验你别想插手。”她们同声说道。

“妳们——”

“娜资,倒数五秒!”灵珑喊道。

诶!怎么让我来啊?

“明治!大门开着是要干嘛啊?”

先生的姐姐来了!但是还穿着警服,有委托?

“只是想把那个胆子大到敢在我这里闹的小鬼赶出去。”

“警察,来的真好,他们绑架女孩子,把他们抓起来。”那少爷说。

先生的姐姐望了望四周,说:“娜资我认识,是在这里打工的,另外两位长得一模一样的是谁啊?”

“我学生。”老师回答。

“那么他就是在说依了。”她叹气说,“可怜你们了,法定监护人被人当成绑架犯。”

“灵珑灵凤,继续送客,然后准备做笔记,有委托了。”先生说完以后就走到老师旁边坐着,“娜资妳这次就用听的就好,妳脑子好,专心的想。”

“那个……阿姨——”

“娜资,不用担心,她们知道分寸。”老师吩咐说,“去后面倒几杯饮料出来吧。”

老师的吩咐不能不做。算了,她们应该不会真的把对方打出去吧……

饮料倒完出来,没看见那位少爷,大概是被赶走了吧。太好了,应该没人受伤吧。

“讷讷娜资,后面还有冰块吗?”灵凤问。

冰块?

“叫妳小心一点了妳不听,看吧,都扭伤了。”灵珑抱怨道。

“为什么会扭伤?”我问。

“赶人的时候扭到了。”

还真的把人打出去!

“妳们怎么这样?”我把饮料放下后说,“等等,我去拿冰块。”

怎么都这么暴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