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突发状况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01 12:43:20pm

奇幻·玄幻


惊觉司湫语好像出了什么事情的谭楚唯第一时间就是到他的身边,才刚伸出手想要碰到他的肩膀的瞬间,一道银白光芒从司湫语身上炸开,把谭楚唯直接弹飞摔倒柱子。

范蒂雅也升起她的警觉性,火速挡在谭楚唯身前,却又不敢对司湫语怎么样。

银白光芒稍微缩小后,司湫语仿佛被银芒包围,缓缓转过身来,银色的眼瞳带着歉意以及很多的无奈。他仿佛在叹息,叹息这个地方,又像是在为了其他事情而叹息,浑身散发出某种奇怪的悲伤。

从地上站起来,扶着有些疼的背,谭楚唯也警惕地看着司湫语,但内心已经焦躁不已,因为司湫语绝对是被附体了!

“你是谁?”无论如何都好,还是先礼貌性地问一下附在司湫语身上的是谁会比较好一点吧?

总得有个好一点的称呼啊……

难不成要“喂喂喂”地称呼对方?

微微牵起一抹淡如风的笑,司湫语一转过身就抬手轻抚那面风化得格外严重的石壁,瞬间之内,被风化的部分变得越来越清晰,旋即他们俩都被石壁上刻出来的东西给惊呆了。

简单来说就是,这不科学。

呃,反正他们术士本就是不科学的存在,不差这石壁上的刻画。

“本名不能告诉你们,只能让你们称呼我为‘殿下’。”似是无奈的司湫语轻轻地说道,眼神却充满了悲伤。

附在司湫语身上,疑似灵体的家伙自称“殿下”,让谭楚唯不由联想到一年前挖到的部分失落历史,开始怀疑这个“殿下”是不是那个“殿下”。

双方僵持了好一会儿后,反倒是谭楚唯和范蒂雅败下阵,因为殿下好像很有耐心可以等到他们打破沉默。总之,殿下是不会告诉他们任何事情的,但他们也没法把殿下驱赶离开又是个棘手问题。

“到底你想怎样?一直附在小语的身体对他不好,这种事你晓得的吧!”谭楚唯生气的是殿下霸占司湫语的身体,掌控了所有的主动权。

鬼知道究竟殿下是怎样入侵司湫语的身体还趁机夺走了身体的主控权。

闻言,殿下发出长长的叹息声,缓缓看过来却忽然就怔住,视线不是落在他们身上而是落在他们身后。

谭楚唯和范蒂雅疑惑地跟着看过去,出乎预料的居然看到声称绝对不会踏入失落遗迹的宣清凛,只是他的守护者柯水竹好像没进来,估计是在外边负责把风什么的。

“真没想到,瓈辥的遗迹是在这里。”宣清凛平静地看着司湫语……不,应该说是透过司湫语看着殿下。

“并非完整的遗迹,还有更多碎片散落在世界各地。这种重任,交给这个人类孩子,真的好吗?”殿下无奈地问道,跟宣清凛交谈时的语气听起来仿佛好久不见的老朋友。

宣清凛苦笑了笑,便指着石壁上的刻画,再指了指司湫语。

“只有他,才能还原一切。也只有你,才能结束这一切。所有的事情,可以说是因你而起,也必须因你而结束。有始便有有终,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

说这这番话的宣清凛让人感到很玄,完全不像是个人类。

静静地听着宣清凛的话语,殿下流泪了。

“我知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这样真的好吗?真的能够……结束吗?”殿下无措地问道,泪珠一颗接着一颗顺着他的脸颊滑落。

“一切都会结束,到时候,你就可以安心了。我用我的名义保证,这一切会结束的,虽然我真的不能插手。”眼神认真的宣清凛收起了所有的玩闹之心,说出了这番话语。

像是安心了般,殿下缓缓闭上双目,银芒渐渐消散的瞬间,司湫语整个人倒了下来,范蒂雅不得不接住他。

最后宣清凛吩咐他们立刻离开这块遗迹,谭楚唯也顺手捞起找到的几份还未确认记载了什么的竹简,帮忙范蒂雅把司湫语,跟在宣清凛后头离开了遗迹。

漩涡入口消失,这里的失落遗迹也算是解决了。

脸色不太好,简直可以说是怒容的柯水竹恶狠狠地瞪着把自己抛在外头,很干脆跳入漩涡里面的宣清凛,真心想要掐死这个自己必须守护的该死的家伙。

早知道当初不要干出那种事情,要不然现在的他可以更自由一点。

先不说这些,看到宣清凛还顺便带了三个人出来,柯水竹不得不上前帮帮忙,尤其其中有个人好像昏倒了,也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解释?”柯水竹看着宣清凛。

“回去再说。”宣清凛云淡风轻地回答。

于是柯水竹不再追问,因为宣清凛说到做到,回去后他会好好说明的。而且,现在也不适合解释,毕竟还有个人昏迷不醒。

“凛,你能不能告诉我到底那是怎么一回事?”

“不行,我不能说。时间还没到,有些事情是不可以说的,也不允许说出来。请继续你们的旅程,继续前往西边境。事情解决之后就出境,但范蒂雅不可以跟。”

“……我们没有事先获得出境许可证。”

结果宣清凛微微一笑,却没有再多说,还直接拉着柯水竹跑人了。

对,跑了,光明正大地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带着还愣神中的守护者跑了。无奈他们也不能追上去,只能目送宣清凛和柯水竹的“逃跑”。

不一会儿,司湫语醒了,只是在看到自己身在遗迹之外,他整个人懵了,甚至有部分记忆搞丢了。他唯一记得的是……被风化的石壁上好像雕刻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算了吧小语,想不起就想不起,我们在这儿稍作休息,明日再赶路。”谭楚唯拍拍司湫语的肩膀,安慰他的当儿倒也不忘朝着范蒂雅打眼色,达成了某种协议。

于是司湫语便真的去休息,谭楚唯和范蒂雅仍然在外头。

一人一妖魔的脑海里,依然浮现出石壁上被隐藏起来的刻画,一名少年与疑似雪虎魔兽的刻画。

“真的……要隐瞒小语吗?”范蒂雅实在不想瞒着司湫语,可是这事情真的不好说出来。

摇摇头,谭楚唯也很无奈。

“瞒着吧……我觉得,总有一天,他会知道这一切的。而且,凛说的话我们都有听到。”

一阵静默,他们俩相对无言。

总之,瞒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