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黑之序章 - 二十八黑章 黑之交易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7-04-30 11:54:41pm

奇幻·玄幻


在未來可能會出現以目前黑魔使的力量無法與其對抗的強大幻魔。

為了防止那種狀況發生,基地中有一處是讓黑魔使修煉訓練自己能力的訓練場。

有些黑魔使為了更加熟練自在地活用自己的能力,用大量的時間在這個地方不停鍛煉自己。

也有些黑魔使認為這裡的設施對他來說非常沒意義,只靠實戰和幻魔戰鬥來鍛煉自己的實力。

可能我這麼說不適合,在這裡訓練的黑魔使都給我一種菜鳥新手的感覺。就像在MMORPG中初次到訪新手村莊的玩家們。

和亞晴她們的能力比起來水準實在是差太多了。

為什麼我會這麼了解?因為我自從沒了噬心穿牙之後就一直賴在自己的家中【放假】。

人妖叔叔見我這麼無所事事,於是給了我在這地方管理幾天當做工作來消磨時間。

原本我想要用生病當做藉口再休息個幾天,結果在我準備拒絕的瞬間我就已經被派來的女醫生用能力強制性治好了我的感冒。

現在想想女醫生的能力實在是太過方便有用。隨隨便便就能治好任何病痛。

「完全不行完全不行!這沒用的廢物!」

其中一個讓我在這裡工作的原因是能在一旁默默守護正在被鐵布拉嚴厲鍛煉的御那。

看著御那的成長。

「對不起……」

御那脫下了對她來說能封印能力的【項圈】,盡她所能操控自己的能力。

但果然對她來說操控自己強大的力量這種事情還是太過困難。

明明訓練的內容只不過是以不傷害四周只破壞一個塑料瓶。

結果不知道為什麼不止塑料瓶,連這設施四成左右都被御那的能力給弄壞了,其他的黑魔使已經連訓練也做不到了。一律只能默默離開了。

我的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不如讓御那去做些拆除大樓的工作還可能比較適合。

「廢物就是廢物。」鐵布拉的表情語氣顯得非常憤怒

我知道鐵布拉正在教御那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但我聽鐵布拉一直在責罵御那無能的聲音搞得我都快忍受不了。

「鐵布拉你能不能不要這樣……」

「垃圾就給我閉嘴!喂,廢物。連這種小事都做不好。難道那天晚上你說的話是騙人的嗎?」

「…不是的……」

「是嗎?那就好,這裡還有最後一瓶塑料瓶,如果再失敗了我就不管妳讓妳自生自滅。」鐵布拉從自己身後拿出最後一瓶塑料瓶放在御那的面前

在御那集中精神的時候,我由於非常在意鐵布拉剛剛說的【那天晚上】而好奇問問鐵布拉。

畢竟鐵布拉就是在【那天晚上】不知道鐵布拉和御那說了什麼做了什麼,竟可將御那的性格改變了許多。

「那天晚上?」

【()——那天晚上——()】

「這東西真的管用嗎?這東西怎么看都不像有能壓抑黑魔使能力的效果。是有什麼裝置在裡面嗎?」

鐵布拉拿著利亞多給的項圈一臉懷疑檢查著項圈。

「這東西當然沒用啦。哈哈哈……」利亞多立刻捧著自己肚子大笑

「耍我嗎!?要我把這東西戴在那廢物身上的話我不就是個變態了嗎?!」鐵布拉拉著利亞多的領子破口大罵!

「哈哈哈哈,沒有那個意思啦。只是讓這【沒用的東西】變成【有用的東西】不就是你現在的工作嗎?」

「……切!」鐵布拉一聲不削,放了利亞多。

「如果我把那個廢物變得【有用】,我就可以回去黑魔使清除部隊這件事是真的嗎?」

「嗯嗯,你看你看,上面的人都下指示給你了還有假嗎?」利亞多搶了鐵布拉的手機按出了命令的內容。

這確實是上面的人下的指示。就算想反駁也不行。

對現在的鐵布拉來說更加生氣的是利亞多那張嬉皮笑臉。

那笑容就好像在嘲笑鐵布拉的降職,看不起他。

「你給我記著!要是我回來黑魔使清除部隊第一個殺死的就是你!」

鐵布拉放了狠話之後,立刻就拿著項圈走向御那的房間

鐵布拉一點計劃都沒有做。立刻踢破門進入安置御那的房間。

鐵布拉這衝擊性的登場立刻驚嚇到了御那。

「喂廢物,你還想在這種地方呆多久?耍任性也要有個限度了!」鐵布拉閃出自己的方形大劍開始對御那說教嚇嚇御那,讓她聽自己的話

即使面對著這樣的鐵布拉,御那完全無動於衷。

而且從御那雙眼神能看出御那完全不怕鐵布拉。

「妳這傢伙也是利亞多那傢伙也是……全都瞧不起我嗎?哈?!不害怕我的力量,不怕我殺了妳嗎?」鐵布拉看著御那的眼神噴怒喊道

御那搖了搖頭。

「別裝了!要是怕我的話妳就給我跑啊!像蟲子一樣逃跑啊!」

御那閉起眼睛毫無反應。

看著看著,鐵布拉開始煩躁起來。

毫不猶豫地用自己手中的方形大劍朝著御那劈下去。

在方形大劍揮下去的瞬間鐵布拉停手了。

因為這時的御那放鬆地笑了起來。

不知道御那打算做什麼的鐵布拉立刻和御那保持距離。

「妳這廢物!要被殺了還這麼開心是白癡嗎?!」

看著鐵布拉警惕著自己,御那顯得有點失望。

為了傳達自己的想法,御那開口說話了

「可以殺了御那嗎?」

「……………哈?!」

突然開口叫人殺死自己,鐵布拉驚訝得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御那害怕自己……害怕自己把大家都殺了……今天下午的時候,有兩位可怕的大哥哥過來搭話,可御那差點就把他們,把大家都給殺了!」

鐵布拉感到無比驚訝,這個世界上竟有人會害怕自己的能力、自己的力量。

力量不就是自己強大的象征嗎?竟有人會害怕自己的力量這讓鐵布拉無法想象。

「…就算滅哥哥說要相信自己,可是每一次御那和大人說話的時候都會想起自己當時殺死爸爸的畫面……御那已經…御那已經不想再殺人了……所以求求妳殺了御那吧…殺了有這種被惡魔詛咒的力量的御那,當初就根本就不應該被生下來的御那……」

說著說著,御那哭起來了。

也因為這樣搞清楚了一些事情。

御那不是因為當時候被流氓們虐待而害怕大人。而是害怕自己控制不到自己的力量而殺了人。就像當時御那自己親手殺死自己的父親一樣。

御那根本沒有什麼對大人的恐懼。

有的只有自己殺死了自己親生父親的心理陰影。

「害怕自己的力量?你是白癡嗎?還是要我叫你白癡廢物嗎?力量這種東西沒有善惡之分。你想要他是惡那麼他就會是惡,相反你想要他是善,他就會是善。這好歹是你自己的力量你就給我好好負責啊!白癡廢物!」

見到御那的自暴自棄就連這鐵布拉都不禁為他感到急躁而說教起來!

「可是……可是就算滅哥哥說了要相信自己御那就是做不到!」

「廢物!當時妳解除了自己的能力是假的嗎?!」

「那是…那是……因為有滅哥哥在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煩死了煩死了!」就在鐵布拉苦惱的時候,利亞多給的項圈不知為何從口袋掉了出來。

發現了項圈的鐵布拉靈機一動,立刻將項圈展示給御那看。

「喂廢物!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是…是什麼?項圈?」

「不是!是可以壓制妳的力量不給你胡亂發動能力的…能力的……」

後面的台詞實在是太過丟臉,鐵布拉一時說不出口。但在突然想起要回到黑魔使清除部隊然後殺了利亞多這個一閃而過的念頭出現后。鐵布拉喊出了後面的台詞!

「魔法項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的嗎?」

御那相信了。

她輕輕地從鐵布拉手中接過了項圈

「……謝謝你,這下子滅哥哥也會感到高興的吧。」

「說起來妳。」

「…嗯?」

「喜歡那個叫滅的垃圾吧?」

「這…這……要御那保密哦……」御那滿臉通紅地縮起身體小聲說道

「當然,但是你一定要和我學習怎樣控制自己的力量。跟著本大爺鐵布拉學習妳這廢物給我感到光榮!」

「…是……」

「大聲點!」

「是!」

鐵布拉逐漸和御那通過這份【交易】建起了一座互相信任了解的小橋樑。

(呼呼呼,簡簡單單就搞定了。等著瞧吧利亞多,給我洗好脖子等我回去殺了你吧!)

「哎呀哎呀,看來我還是早點去申請長點的假期吧,要是他真的回來清掃組裡面我可就跑不了了。哈哈哈哈……」在一旁看著全部過程的利亞多自言自語

【()————回憶結束————()】

鐵布拉盯了我看一眼什麼也沒說。繼續看著御那控制自己的力量

「什麼嘛……幹嘛這麼小氣。」鐵布拉不和我說那天晚上發生的事情搞得我有點好奇

既然鐵布拉沒有告訴我的打算,我也只好繼續看御那修煉了。

御那用盡全力好不容易控制自己的力量弄出了一條小紋路觸手,輕輕接近而終於擦過塑料瓶的一角。

御那的能力只要吞噬到物品的一部分,那麼那本體都會被能力繼續吞噬。

她成功了!

就在我開心都來不及的時候,接下來結果還是控制不好自己的力量,將旁邊的一塊地又一次破壞,弄得更殘缺不堪了。

御那知道自己搞砸了,低頭做好心理準備等著鐵布拉的責罵!說不定鐵布拉還因此離開她。

我為了保護御那打算打個圓場,但在鐵布拉那可怕眼神下使我不得不退下。

「…………做得好。明天繼續保持。接下來會更加艱苦,給我做好準備了!廢物!」

沒想到鐵布拉他稱讚了御那!?

御那還喜極而泣了。

而我還看見鐵布拉的身後還藏著幾瓶塑料瓶。

說什麼最後嘛,原來只是嚇嚇御那。想不到鐵布拉這麼溫柔說真的我還真有點感到意外。

而正當我如此敬佩鐵布拉時他正在心裡盤算著下面的事情。

御那答應鐵布拉要學習怎樣控制力量後成為優秀的黑魔使,鐵布拉幫御那保密御那喜歡滅的秘密。

這樣子御那學會控制自己的力量,鐵布拉回到黑魔使清除部隊的日子已經指日可待了!

「呼呼呼呼呼呼呼……」

我被鐵布拉這突然的邪惡笑聲嚇到了。

而利亞多則被鐵布拉的邪惡氣息搞得突然背部發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