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部 精靈王之劍 - 2-7 精靈戰鬥

三筆君≪【遇見精靈】≫  - 发布于2017-05-05 6:50:21pm

奇幻·玄幻


官網:http://elfworldlove.blogspot.tw

---------------------------------------------------

精靈術與劍術的比賽規則並不一樣,精靈術以咒術比鬥為主,禁止身體接觸,雙方相距五十步之遙,即使持劍全力衝剌,也來不及阻止中型威力的咒術發動,以咒術互相對抗才是主要手段,而且擅長中、遠距攻擊的咒術,比短距攻擊咒術更加有利。

劍術比賽則是強調體能與劍法的配合度,雙方起始點相距僅有十步,如此距離,連短咒文都無法詠畢,更不用說是威力較大的長咒文精靈術。因此,劍士多半以無咒文通用咒術輔助戰鬥,或是設法熟練一邊戰鬥一邊詠咒的技巧,實際上,當劍鬥白熱化,能有餘裕進行詠咒,還不如全力以劍術攻擊更容易擊垮對方。若是持有武器內含咒術,更具有先天的戰鬥優勢。

競技廣場裡喧鬧雜踏,司儀大聲宣布,里德修拉城舉辦的交流賽即將開始。

我——席禮亞,來到里德修拉已近百年光景。

阿德列斯總是擔心我會受傷遭辱,修道院又不敢拂逆城主之意,雖然非我所願,若不是這次對手很弱,我大概真的永遠都沒機會參賽!

城民們都把今天精靈術比賽視作表演賽,甚至只為看我施展久違的咒術而來,身為城主夫人真的是無奈,無所謂,我只打算做自己,用自己的方法嬴得比賽。

前往右側出口的通道裡,走在我旁邊的年輕精靈是見習劍士——修.南宮,據說掉下懸崖失蹤了好幾天,今天卻好端端地出現,不過現在不是在意這個問題的時候。

當初阿德列斯告訴我,他只是個十八歲的見習劍士,這理由挑起我的興趣,甚至隱蔽身份暗中觀察。

看過幾次修的晨練,劍術雖然承教於巴蘭多,實際上卻是大不相同,比起攻擊,更加擅長防禦與閃避,劍法本身不算精妙,卻非常務實精練,沒有多餘的動作,表面看似柔弱,一旦進攻,瞬間就能施展恐怖的力量與快速,這表示狂暴術的潛質非常厲害,雖然說年紀輕輕,或許真有機會……

我對著這位年輕精靈說出自己的期望:「修,雖然只是禮貌性的比賽,但是那個迪里特太驕傲,希望你能打敗他。」

「席禮亞夫人,小修一定盡力。誠如他們所說,在下學習劍法不到兩個月,迪里特爵自幼學劍,又是聖劍持有者,不太容易吧。」

嗯!年輕,語氣溫柔有禮。

「你認真起來,即使巴蘭多也嬴不了,我可是有好好觀察過你們的練習。上一屆交流賽,巴蘭多以不到半炷時間就讓對方棄劍投降喲。」

「原來夫人有看過小修練習,沒認出夫人真抱歉。」

「你的爆發力很強,或許是致勝關鍵。」

「那是……,我……我會盡力。」

溫柔的個性,換句話說就只會『盡力』,這樣可不行。

「修!在席禮亞面前,不需要說客氣話。」

我意志堅定注視眼前這位年輕精靈,想知道他的反應。

「是的,夫人。小修會以取得勝利做為目標,請放心。」

「就是這樣的決心,我很期待你的表現。」

此時,已經聽見大會司儀請精靈術參賽者出列,衛兵也打開了出口大門。

不能光是鼓勵年輕精靈,我必須做個榜樣,打場漂亮的比賽。

「劍士~修,吾出賽了。」

「遠古精靈王,請求您守護席禮亞夫人!」

在修的目送下,我昂然步出,里德修拉與布羅倪的交流比賽,正式展開。

席禮亞夫人與雲米爾已就戰鬥位置,周圍的歡呼吶喊四起,『火炎鋼鐵』在王國內太響亮,歡呼聲無趣地一面倒。

司儀的聲音被歡呼聲淹沒,只得等待觀眾們冷靜下來,漸漸地,競技場的熱情被兩位術士的戰意壓制,取代的是無數屏氣斂息的視線。

「比賽開始!」

咒文幾乎同時開始詠唱,看來雙方早就已經決定戰術,輕聲是為了不讓對方聽清楚,免得被計劃性回避,但是,如果聽得見也不能大意,因為高強的術士往往可以同時發動二~三個咒術,無咒文咒術更需要警戒。

雲米爾先行移動,拉近雙方距離,但是沒有停止詠咒,這是求戰信號,迫使對方回應。

席禮亞夫人無視挑釁,自顧自的詠唱咒文,而且相當緩慢,明顯是在準備大術,這使得雲米爾有點緊張,無論是何咒術,大術肯定威力更強,詠唱越慢,蓄積的能量就越大,尤其又是有『火炎鋼鐵』之稱的席禮亞夫人。

如果是實戰,大術需要時間詠唱,會配置其他精靈護衛,避免施術遭受攻擊而中斷。

雲米爾的年齡比席禮亞小了四十歲左右,自認實力、經驗都不及對手,但是也沒打算輕易就認輸。

——正面硬拚大術,我肯定沒有勝算,如果破壞她原本的計劃,或許能夠……

四十步距。

打定主意加速接近,咒文成型,兩隻手心分擊不同方向,是火球術——

火球一個朝向臉部,一個朝向右腳,朝臉部攻擊並非無禮,而是意圖擾亂對手詠唱,朝腳部攻擊可以試圖破壞立足點,迫使對方移動。

——抱歉。

雲米爾為了自己的無禮盤算心中暗自道歉。

席禮亞沒有停止詠唱,只是優雅地提起掌心,平掌朝前,火球約在十步前方被擋住,瞬間爆開,火焰四射被強風席捲,反朝雲米爾飛去,是火炎帶暴風的雙屬性障壁術。

雲米爾的行進方向,受到回彈火焰阻擋,他一邊閃避火焰一邊繼續前進。

「厲害!」「不愧是『火炎鋼鐵』!」「席禮亞我愛妳!」

短兵相接,觀眾們開始驚叫大喊,還有城主夫人粉絲的趁機告白。

雲米爾的攻擊快速,移動中咏咒是不錯的能力;而席禮亞的障壁術,不但無需詠唱咒文,同時還使用了雙屬性,正面迎擊來襲火球,而且,還能持續詠唱不受影響,明顯更勝對方一籌。

三十步距,雲米爾苦笑著,已然前後擊出八發火球。

——果然,我面對夫人真是太勉強了。

無論是哪個角度的火球,每一發都被成功攔截,席禮亞仍然從容詠咒,使得雲米爾壓力沈重。

雲米爾移動時再度完成詠唱,兩手畫圈,圈內射出四、五十支火箭,不但瞄準席禮亞全身各部位,還分成前後兩批做時間差攻擊。不等待結果,馬上移位並繼續詠唱,對方是強大對手,稍作猶豫就再沒機會。

大量火箭迎面而來,席禮亞並未改變位置,不如說,從比賽開始,她就沒打算移動。

火箭比火球速度更快,雖然威力不如火球,也沒有搭配精靈弓增幅,但這種短距離,被打中也會有一定的傷害,況且,雲米爾也不認為這樣就能擊垮對方,他只求有幾支沒被防住,能破壞對方的詠唱就行。

火箭疾來,席禮亞改平掌為合掌,原本在正前方的一堵障壁火牆,一分為二,兩面火牆的中央接合點位置不變,兩邊最外側則是向後大幅移動,形成一個角度銳利的三角形,席禮亞則在三角形之內。

火牆並未正面迎擊,而是導引火箭順著牆面全部轉移到席禮亞兩後側方,後發的一批火箭也是一樣,最後,始終沒有一隻火箭能接近席禮亞。

觀眾們看到這一幕,歡呼得更大聲,這次火牆並非威力展示,而是著重於精巧控制,遇到瘋狂來襲的箭陣,沒有慌張,也沒有加大障壁力道,只稍做改變就輕鬆排除威脅。

十五步距。

雲米爾並不想和劍士一樣進行肉搏戰,實際上,在精靈術比賽中肉搏戰是禁止的。

如此接近,席禮亞仍然紋風不動,口中詠咒從未停下,還輕描淡寫,連續幾次用精妙的方式擋下火球與火箭的攻勢。

雲米爾直覺席禮亞的大術已經接近完成,聽不到咒語,心裡壓力卻更大,時不時地猶豫,思考是否預先發動障壁術,以抵擋不知名大術的攻擊。

最後,他放棄抵擋的念頭,如此漫長的咒文,自己應該沒機會擋得住。

——孤注一擲吧!

火焰術護身,狂暴術強行突破,以稍許受傷作為代價,打算衝入席禮亞的障壁內,再施放最快速的爆烈術攻擊,在爆點範圍內無差別傷害敵我,如果同歸於盡,身為男性的他更為強壯,或許能夠有機會先站起來制住對手。

——勇敢點,只要不讓席禮亞發動大術,就有那麼一點機會,下定決心背水一戰。

馬上發動狂暴術與火焰術護身,為求確實突破障壁,力量、速度與咒力毫不保留地發揮,同時大聲吟唱,打算衝破障壁便即刻發動爆烈術。

非常明顯的自殺式攻擊策略,席禮亞一清二楚,連觀眾們都看得出來,頓時騷動嚷鬧四起——

「咦?肉博戰嗎?這是精靈術比賽,不會吧?」

「這太無謀了吧!就算衝進去爆烈,自己也逃不了吧。」

「他是不是在嚇唬席禮亞夫人啊!不可能會這麼做的吧!」

「一定騙人的,那是假動作吧。」

「狂暴術與火焰術都用,火炎障壁應該會被衝破哦,不過就算衝過去也重傷了吧!」

「席禮亞夫人好像咒術還沒完成,這下子應該來不及了,可惜。」

「要同歸於盡嗎?好緊張啊。」

還有一些精靈不由自主站了起來,緊張關注著最後的結果。

在貴賓席的阿德列斯城主,也掩不住緊張地拳頭緊握身子前傾,席禮亞是他的妻子,雖然早就知道比賽穩操勝券,但畢竟還是會擔心。

但是之後發生的,沒有任何精靈猜中。

雲米爾沒有受到預期的火炎障壁傷害,因為席禮亞在他衝進障壁前的一剎那,意外地撤除火炎障壁,但是,她沒有改變手勢,也沒打算移動位置,只是盯著雲米爾。

因為預期阻礙突然消失,雲米爾收力不及,朝向席禮亞暴衝而去,而且力道之猛預料會撞在一起。

觀眾們嚇了一大跳,雲米爾自己也傻眼!

——完了,來不及停……

再往前衝一點,就會直接撞上席禮亞,如果成真,不論結果,雲米爾都輸定了,因為規則就是禁止身體接觸。

——這該不會是席禮亞夫人的算計吧……

更糟糕的是,對方不僅是席禮亞「夫人」,還是城主的妻子「殿下」,整個肉身撲上去簡直就是大不敬。

比起比賽勝負這種小事,異性精靈撞成一堆,才是彼此名譽的大問題啊!

雲米爾停不下來也管不了那麼多,立刻發動爆烈術,並且擴大作用範圍。

他並不是只打算同歸於盡,而是萬一不成功,也要把現場炸得一塌糊塗,多少能夠掩飾『撲倒』席禮亞夫人的失禮行為。

席禮亞完全不理會雲米爾,結束詠唱,嘴角一抺微笑,咒術已完成。

雲米爾衝到席禮亞前面兩步距時,終於不再前進,好險,總算停了下來。

不,不對,並不是他自己停下來的,而是被擋了下來,席禮亞周身兩步左右形成一個火圈,是以火網編織成的火圈,火網非常濃密,運用非常多靈力才築構的火網障壁,將席禮亞包成一圈。

當雲米爾撞上這圈火網時,爆烈術也發動了,十步距離之內,全成了爆烈術的燒灼範圍,他自己也在這個範圍之內,不過——

爆烈無法突破火網圈圈,原來這火網名為火牢術,是障壁術的變形,因此發動咒術的手勢自始至終都不必改變。火牢術本來是為了拘禁對方,防止對方脫逃的咒術。

席禮亞火網覆身,牢不可破,她身置其中有如浴火重生,正好符合『火炎鋼鐵』的名號。全場呼聲連連,更有許多精靈大聲喊著:『火炎鋼鐵』。

爆烈術終於結束,雲米爾因為受到自己咒術的傷害而倒臥在地,席禮亞解除了火牢,蹲下來看雲米爾的傷勢。

「原來席禮亞夫人……一直在詠唱的是火牢術啊!太令人意外。完全被騙了,還以為是……」

「誒?以為是多麼強的攻擊咒術嗎?」

「嗯,原來我被玩弄了。」

「並不是哦,巧計求勝並非玩弄。我只是想編織一個無比堅固的牢寵,才會花很多靈力和時間,打算把你直接抓住結束戰鬥。」

「真沒想到,還沒被夫人抓住,就先自己弄傷自己,我真是太丟臉了。」

「不,你很有勇氣,明知雙方差異,仍然盡最大的可能性與努力猛攻,我很佩服,也不認為你丟臉。更何況在最後關頭,逼得我改變火牢的使用方式,也算是破壞我原本的計劃,就這一點而言,你做得相當不錯。」

「我用了好幾個咒術,夫人卻只用了障壁術。我認輸了。」

由於火牢術也算是障壁術的變形應用,許多術士將之歸類於障壁術。

聽到認輸,大會裁判大聲對全場宣布席禮亞夫人獲勝。

所有觀眾都起立為戰鬥的術士們歡呼致敬。

席禮亞站了起來,對著躺在地上的雲米爾低頭示意:「這是個好戰鬥,至少你贏得了我的尊敬。」

把雲米爾交給醫療人員處理,席禮亞頭也不回走向出口,注視著即將上場的年輕劍士。

——劍士修,就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

在觀眾貴賓席上——

阿德列斯.魯迪因德是里德修拉城主;加雷.魯迪因德是布羅倪城主加巴迪夫的兒子,這次是代替父親帶團到里德修拉進行交換修士的作業。

加雷:「真不愧是名聞遐邇的『火炎鋼鐵』席禮亞夫人啊。」

阿德列斯:「我認為是場好比賽。」

「呵~城主要不要先擦擦汗,瞧你緊張的,早知道就別派表妹參賽啊!」

阿德列斯一臉無奈:「我才不想派席禮亞啦!你聽聽觀眾的叫喊聲,是大家希望她參賽啊!老實說,在里德修拉,她的人氣比我高多了。」

市民們一直都希望看到席禮亞夫人出戰,早期她本身就是交換教士,在修道院進修期間,就以美貌與實力,享譽王國,更是里德修拉的偶像級女性精靈,其後與阿德列斯締結為羈絆者,便一直留在里德修拉,城主夫人參賽,難怪阿德列斯如此緊張。

「從頭到尾都只用障壁術,還能毫髮無傷嬴得勝利,表妹一如既往地強悍啊。」加雷笑嘻嘻地說著,對於己方敗陣不以為意,因為他是席禮亞的表哥。

「咒術水準一向是布羅倪的天下,席禮亞夫人其實也算是出身布羅倪,以往的比賽,我們都是輸少嬴多。」

「我們是有能參賽的好術士,不過,派中老精靈參加,有失風度!畢竟只是交流賽,應該儘量以年輕精靈為主。」

「今年精靈術比賽確實是平衡性不好,據我所知,席禮亞是城內前三高手,而雲米爾是今年才從見習升到教士的吧!四、五十年經驗的差距,終究不能無視。」

「是啊,我們厲害的年輕術士都已經參賽嬴過了,沒辦法啦。」

「我就是打算趁你們斷層時派出席禮亞,就當作是表演賽,沒想到過程還是很緊張。」

「雲米爾早就知道實力差距,孤注一擲。」

「布羅倪要稍為注意傳承的問題,畢竟有個斷層不太好,把雲米爾送來參賽有點太早了,再過十幾廿年,他會成為優秀的咒術者。」

「的確,關於這一點,我也打算親自向父親報告。」

「如果需要我幫忙,加雷殿下也別客氣。」

「好的,謝謝城主。不過,下一場看起來也相當不平衡,代表里德修拉的修.南宮,『見習劍士』會不會太勉強?我們這邊出賽的可是『疾風劍士』迪里特爵啊!」

「別小看這個見習的,我可是看過報告書,讓卅幾頭發狂直衝村莊的野牛群安靜下來,又能在半炷時間內獵殺五頭惡狼,沒有一定的本事可辦不到喲。查理德院長似乎非常信任他,如果有機會,我打算召見好好認識一下。」

「似乎還能有點期待,不過,對手是火精聖劍,那可不是野牛、惡狼能比的。」

阿德列斯喝了一口茶老神在在:「順便說說,比賽前席禮亞告訴過我,這小子很有機會出線,嚇了我一跳。」

「哦?表妹個性耿直,沒根據絕對不會亂說話!看下去吧,清完場馬上就開始。」

賽場已經清理乾淨,司儀的暖場也告一段落,樂聲響起,是參賽者進場的信號。

第一次見到精靈術的戰鬥,雖然我不太懂元素咒術,但是緊張的氣氛確實令我亢奮。

樂聲信號,終於要輪到我的御龍寶劍上場。

席禮亞夫人表現不俗,不卑不亢,意志堅定,手法也很漂亮,甚至感覺非常有氣質,她的臉上總是帶著微微的笑意,看似親近又令人不敢擅自靠近,某種特別的強勢氣場——和萍姐有些相近。

席禮亞走回來時,一直注視著我,經過我的身邊,只是微微點頭便即離去,但是我看的出來,她對我有所期待。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比賽讓我悸動不已,不是害怕,而是興奮,而且,她注視的眼神讓我燃起鬥志,對接下來的比賽,我也是滿心期待。

深呼吸幾次定下心來,在司儀的引導下,我緩緩步入競技廣場……

精靈術戰鬥的熱情餘韻猶存,為進場劍士的拍手喝采不絕於耳,一個是王國內的名劍士,一個是在修道院、孤兒院與城務廳都擁有大人氣的異鄉遊子,雙方各擁大批粉絲,因為彼此暗自較勁高低,比起剛剛落幕的戰鬥更加熱情。

行進間,我找到靈力反應最為紊亂的位置,果然那兒有著艾莉絲的視線,正揮著手為我加油,我也微微點頭回應,她和卡多尼梅及一大群小精靈們坐在一起。

心中暗嘆,對手就在前方,我居然用索敵術先找到艾莉絲,真是對不起叔叔的教導。

終於,站上攻擊發起線,我兩手雙劍,迪里特則是右手短劍,左手護盾。

「劍士們請準備。」

劍術比賽一觸即發,因此,有專門的倒數裁判,除了讓賽者做好準備,也要確認雙方沒有偷跑。

觀眾們漸漸冷靜下來,裁判認為時機已到——

「注意——五、四、三、二、一,開始!」

於是,龍爭虎鬥天翻地覆,預料中應該是這樣子沒錯,但是——

雙方卻都佇立不動看似無事,狂暴術都已發動,我的索敵術則是下意識一直作用著。

氣氛詭異,而且沒有殺氣——迪里特在笑,沒錯,嘲弄的神情我是看的出來的。

狀況不明,我也不打算隨便亂衝。

全場看得一頭霧水互相交頭接耳揣測著,我也同樣百思莫解。

距離僅有十步,彼此容易對話,迪里特開了口:「喂~見習生,抱歉忘了你的名字。」

「迪里特爵,在下是修。」對方傲慢,我也懶得說出全名。

「無所謂啦!我只是想說,先讓你三劍,萬一太快結束也未免無趣。」

「什麼?」

「你隨時都可以攻過來,要用咒術也行,別讓觀眾等太久哦。」

是靈劍士的自信嗎?他隨意地揮著劍。

只是個見習生還真是抱歉,完全被小看了。

迪里特的粉絲們聽見這番嘲虐的對話,不禁都笑了起來,我瞄了一眼艾莉絲,她氣得咬牙切齒,旁邊小精靈們急得一起拉住她,免得她失控鬧事把觀眾台給轟飛了。

「三劍是嗎?那麼迪里特爵,我這就過去,請多指教。」

真是的!

我分明是怒火中燒,卻故意垂下雙手故做輕鬆。

——希緹麗亞,今天一起教訓這狂傲的武爵,來吧~『龍行術』

發動更強悍的劍咒直接覆蓋狂暴術。

與誘使狼群輕敵的手法如出一轍,我散步一般,傻笑著往迪里特緩步走去。

約五步距左右時,我仍然一副沒打算出手的模樣……

換作迪里特有點生氣:「你這樣吊兒郎噹,我就——」

他發話的剎那,如同進攻訊號,也是我爆發的瞬間,右手短劍朝迪里特脖子突剌而去。

『奔星式』,是追星劍法中最快速的迫敵劍路,腳程全開,攻敵一點。

巴蘭多估計以我的全速,對手根本無暇反擊,所以全身破綻百出也無所謂,這就是他設計奔星劍路的理念。

迪里特沒能繼續接話,從容不迫轉眼變成措手不及。

龍行術的突剌,瞬動於眨眼之間,比狂暴術更快,五步距離等於是必中。

不愧是『疾風劍士』,迪里特立即將劍與盾同時舉起防禦,在我眼裡,他顯然沒抓到我的攻擊路線,只是同時用劍和盾一起胡亂防禦,想求個萬一。

這種倉促,對我而言沒有意義,雖然右手劍主攻,但左手劍早就已經準備好,隨即一揮,把迪里特的劍和護盾全都掃開,右手劍仍緊咬住他的脖子要害。

生死關頭,迪里特顧不得形象,迅即往左側跌倒狀閃躲。

『奔星式』是只攻一點的窮追不捨,來不及防備的迪里特根本甩不開。

在迪里特跌落地上的瞬間,我用右手劍柄在他脖子上從左至右輕劃一道,最後手臂壓在他的脖子上,膝蓋壓在他的護盾上,左手劍則壓制著火精聖劍。

第一次龍行術實戰,完全壓制,我信心大增,快得連自己都驚訝不已。

壓制姿勢只維持兩秒,我向後跳一大步退開,回復左劍胸前防禦右劍低放準備攻擊的預備姿勢。

「這是第一劍,迪里特爵,還有兩劍,如果可以,我就再攻過去。」

整個突襲只有數秒時間,但全場頓時鴉雀無聲,因為很明顯勝負一面倒。

迪里特還跌坐在地上驚呆著,一時說不出話。

他摸摸自己的脖子,心裡應該很清楚,如果剛剛劃過脖子的是劍身,他就輸了,刻意使用劍柄還改用手臂壓住,就是不讓裁判判輸,這放水讓他很火大。

——剛剛那個突襲會不會太過火了呀?真是的,做到這個份上。

「迪里特爵,太快結束也未免讓觀眾太無趣。」

我再次反將一軍敲他一下,他終於有點回神,慢慢地站了起來。

見他沒有進入戰況,我放棄追擊,走回到自己的攻擊發起線。

「迪里特爵可以認輸,或者,再來一次認真的比賽也行。在下等你。」

迪里特用力一甩頭,回到自己的攻擊發起線,拿著劍指著我憤憤地說:「我對之前說的話道歉。迪里特在此承認你,是足以與火精聖劍匹敵的劍士,我也將盡全力認真戰鬥,先說了,這把聖劍有火球劍咒,為了勝利我絕不留手!」

「請務必全力以赴,不論輸嬴,在下心甘情願。」

兩個劍士重整姿態站在攻擊發起線上,相互行禮,彷彿剛剛的都不算,比賽現在才算真正開始。

這次沒有裁判倒數,但是兩人釋放的劍氣昂揚,讓全場都跟著沸騰起來。

「小修哥哥好厲害,剛剛不是嬴了嗎?怎又重新開始?」明紀問著。

「小修一向堂堂正正,剛剛是對方太輕敵,只是給個教訓,他不想靠偷襲取勝。」艾莉絲解釋著。

「原來如此,我相信大哥哥最後還是會嬴的。」

「那還用說,掉到懸崖下還能自己回來,小修很厲害的,這比賽一定能嬴。」

艾莉絲笑眼逐開,合不攏嘴,原本的擔心一掃而空,繼續看著比賽。

貴賓席上,幾位上賓也在交頭接耳——

「果然值得期待,一出手就是震撼,總算也給迪里特爵一個教訓。」

「哈哈哈,這年輕精靈氣魄真不錯,我很喜歡。」

加雷似乎早就知道迪里特一向驕傲,阿德列斯也提高對修的評價。

吉列蒙院長一旁搔著頭說:「如果是真正的戰鬥,迪里特爵已經死了吧?大概。」

查理德只是瞇著眼微笑,心中暗想:小修能平安回來,真的是太好了。

在遠離精靈們的最後方看台角落——

蕾菲亞娜獨自倚著牆,窺視著整個戰鬥,她抱拳胸前表情嚴肅,點著頭小聲自言自語:「龍行……嗎?掌握了劍咒,小修真的是寶劍的承認者吶。」

迪里特雖然高傲,但畢竟劍士血脈傳承,劍藝方面有過人的成就,加上繼承火精聖劍,才能得到冊封為武爵的名譽。因此,雖然丟臉,卻不會糾結,不,應該說在戰場上他不會糾結,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求勝心,只要嬴了,名譽什麼的全部都會回來。

我看著恢復冷靜的迪里特,果然如靈劍士之名,不因一時受挫而自亂陣腳。

心裡有點小小後悔,如果用劍劃傷他的脖子,按規定比賽就結束了,不喜歡與人爭鬥的我,如果有機會,通常都會選擇速戰速決。

可能是因為第一次與精靈的正式戰鬥,又或許是想見識更強的劍法,總之,內心渴望好好一戰,不想輕易放過難得的對戰機會。

即使迪里特警告不再留手,也沒有催動劍咒的跡象,以弓步小心逼近,或許是因為栽在我的劍法之下,想用劍法挑戰,以此雪恥。

『奔星式』的突擊,肯定被警戒著,想再次得手應該很困難。

對方沒有使用劍咒,我打算正面比拚劍術,有點懷念在人間時的劍道比賽。

我撤回劍咒重啟狂暴,保持著起手式,貫徹一直以來的鐵則,不動則如山、動則如脫兔,看準就進攻,看不準就一邊閃躲一邊觀察。

第二回合迪里特不再相讓,在五步距時主動起身進擊。

『疾風劍士』攻擊速度不俗,劍尖前導,護盾後跟,直攻我的胸口。

右手劍格檔,左手劍反剌試探,我並未使用追星劍路,而是以防禦探敵虛實。

迪里特右劍攻擊是幌子,力道都落在左手護盾。

我判斷他是以盾身重擊,劍走游擊伺機而攻,若我短劍迎擊,當然是護盾有利,差勁的短劍甚至會斷裂。

同樣使用狂暴術,雙方速度差異不大,不過,迪里特無法得逞。

我根本不打算正面對上護盾,不管如何推擊而來,也只用手腕與手臂卸開盾擊力道。

四兩撥千金,令盾擊彷彿石沈大海,不給它碰擊的實感。也感謝巴蘭多的教導,我早已明白各種武器護具的特性與應對方式。

一旦卸開盾擊,迪里特就會稍顯狼狽,必須施力彌補重心的不穩定,我則趁機兩劍插隙分擊迪里特,他的單劍無法擋住必須不斷提盾回防。

就這樣一來一往數十回合。

迪里特每次搶先進攻,不但沒能主導戰局,反而接連被迫回防。

我漸漸抓住了他的進攻節奏,而且,如果我打算用上追星劍法,還能夠更快。

迪里特汗如雨下,他越來越慢——不對,是我熟悉了他的劍法,應對自然就加快。

他在焦急!相對之下,我漸有餘力。

我開始策劃反擊,趁著對手被迫回防,開始追擊——『追星劍法流星式』

『流星式』以快打快,雙劍連續交叉攻擊,劍路施展開來,攻擊一氣呵成便無停止。

當我劍路轉為凌厲,迪里特的劍盾都被迫防禦,無暇計算反攻,他越是防守,我就越有餘裕,流星式便是如此的劍路。

差不多了,我打算結束這次漫長的追擊,只要我的攻擊避開護盾,迪里特就會顯得狼狽,抓住這點,我變換了劍路——『追星劍法繁星式』

『繁星式』一次分擊數處,劍速極快,難以完全防禦,『繁星式』的攻擊並非剌擊,而是類似『劃過』的較小傷痕,這是牽就速度所做的犧牲。

劍路驟變,護盾靈活不足,一時跟不上速度,迪里特當機立斷放棄戰鬥,大步後躍拉開五步距離。

只要繁星劍路緊咬追擊而去,對手是躲不了的,他很快,但是我也跟的上。

不過,我沒有追擊,只是保持弓步對敵姿勢,左手反握寶劍護在胸口。

外人眼中,拉開距離對峙,應該是不相上下!

事實上,我的呼吸控制穩定,而迪里特的胸口稍為起伏,呼吸急促。

——很不錯,我抓到了節奏。

利用喘息之間抓住對方的攻防節奏,是合氣道修行重點之一,試圖預測對方攻擊時機,並且盤算自己的回擊手段。

迪里特以只有我聽得見的聲音說著:「你,很快,老實說,真沒信心,只用劍術,所以,抱歉了。」

句子簡短,看來是受到呼吸的影響。

我不打算回應他的抱歉,『疾風劍士』的速度已經明確抓到,隨時可以進擊,只差對方會怎麼發動劍咒而已,我謹慎地盯住火精聖劍。

『流星式』旋即攻去,無窮無盡的劍路,能給予對手很大的精神壓力。

迪里特已有覺悟,進攻無用不如全力防守,劍盾交互支援,小型護盾在全力防守的操作上,靈活度也不差短劍太多。

見護盾沒有重擊力道,我馬上改變策略,不再避開護盾,雙劍繁星催速與劍盾正面互拚攻防,就算迪里特一意防守,我還是有信心穩操勝劵,打算大膽攻擊,分出勝負。

正在這麼想時,火精聖劍劍柄白光一亮,劍身泛藍,是靈力注入劍身的徵兆。

我立刻放棄進攻,改以防守對方的劍盾交擊,等待——

白光漸隱至盡——

『破咒』

破咒術難在必須以意念快速催動,口訣詠唱絕對會來不及,說實在話,我口述不但來不及而且還會結巴,但是默念卻非常順溜,我深信這是希緹麗亞記憶的幫助。

鎖定火精聖劍劍柄,以心意導引破咒靈力前去,劍柄的白光與劍身的藍光瞬間消失無蹤,成功了!

我心裡開心卻不露聲色,第一次實戰成功使用破咒術。

「怎麼會?發生了什麼?」

可迪里特就不太好,原本發射火球結束戰局的如意算盤,化為烏有。

他持續進攻,並重新聚集靈力,數個回合攻防後,

火精聖劍劍柄又是白光一亮,劍身泛藍,故技重施——

再次『破咒』,抱歉,我也是故技重施。

「該死,怎麼回事?」

迪里特再次後躍拉開五步距離,我沒有追擊。

這次他喘得更兇,不僅是體力,靈力的消耗也一併算上。

第一次可能是失誤或意外,第二次可不能當作若無其事。

喘息之間,迪里特總算機靈起來:「破咒術嗎?沒想到居然會用,對你另眼相看啦。」

沒幾個術士會用的『破咒術』,之所以一時沒想到,是因為誤認對手太過年輕,不可能會使用號稱最強防禦的精靈術。

我大方承認:「讓火球跑出來我可就頭痛了,沒犯規吧?」

「不,完全不會,但是,不會讓你一直如意下去的。」

「希望是這樣,你要是沒招,我就要收下這場比賽。」

這次換我挑釁迪里特,很想知道對方還有什麼能耐。

或許是因為御龍寶劍的強大劍咒傍身,讓我有恃無恐。

迪里特改變了架式,本來是以劍前導,護盾後跟,但現在卻反了過來,他護盾外頂,側身,兩眼直視對手,並將聖劍後收至護盾後方。

隱藏劍身,使破咒術失去目標,這是迪里特的新戰術,不過,我沒理會他的小動作,急攻而去:「這樣在劍術上會吃虧哦!」

把最鋒利的劍擺在後頭,就對戰而言,只守難攻,迪里特並不打算用劍術決勝負,失去劍術勝機的他,只想靠劍咒取勝。

迪里特用盾勉強抵擋雙劍攻勢,並找機會蓄力,但是當關鍵時刻來臨——

劍柄的白光與劍身的藍光又是消失無蹤!

迪里特大叫著:「怎麼回事?為什麼你能發現?不可能。」

我舉劍又是直攻,不想多作解釋,如果迪里特沒有別招,我想讓比賽早點結束!

迪里特大概無法相信有劍士在使用狂暴術及破咒術的同時,還能讓索敵術一直發動著,除了短距離內可以清楚對方輪廓與動作,也能明確感應靈力的反應,即使想用護盾擋住視線也沒用。

迪里特已經擋不住,速度被超越,攻擊節奏也被抓住,火球劍咒形同虛設,體力與靈力大量消耗,呼吸越來越急,汗如雨下,只能一次接著一次勉強擋下攻擊,敵我消長差異漸大,眼見大勢已去,失去戰意更是雪上加霜。

即使狂暴提升了體能,終究有用盡之時,疲勞與痛覺會漸漸顯現。

戰鬥接近一炷時間,對方體力與靈力的大量消耗,我有餘裕穩居上風。

迪里特以盾承受一劍,順勢往後跌去,而且護盾還落在地上,我沒放過機會,挺力跟進,摘星劍路直撲對方右手腕,打算逼使對方撤劍認輸。

滾跌在地上的迪里特,突然左手往我臉上作勢一灑——

我回劍急擋,但是,一堆細沙是無法用劍就能擋下,也來不及完全閉上眼睛,立刻急退了好幾步,雙劍交叉胸前防禦。

原來他故意假裝護盾被擊落,趁著滾跌之際,偷偷抓了一手地上的沙。

全場觀眾都為了這一幕驚叫連連,「卑鄙」、「惡劣」的聲音此起彼落。

但是規則沒有明白禁止這種惡招,因此裁判並未喊停。

——艾莉絲更是站了起來,兩手抱拳緊握,緊張地盯著。

——不,不只是艾莉絲,許多觀眾都緊張的站了起來。

——吉列蒙院長則是搖搖頭嘆了口氣。

——查理德不發一語緊盯著場中央。

右手劍往前伸出警戒,左手臂袖口擦拭眼睛周圍。

——好痛!眼睛睜不開,擦拭沒有用,很明顯暫時失去視力。

眼睛太過敏感,即使狂暴術能抑制痛覺,也不是毫無底限。

我急催龍行術,它能更有效地抑制痛覺,但是雙眼分泌的淚汁,使得視線一片模糊,勉強睜眼也極不舒服,我索性閉上眼睛。

——把對手都當作聖人君子,是我自己的錯。

——沒料到護盾是故意被擊落,也是我自己的天真。

我強抑憤慨大聲發出宣言:「卑劣,不過,我是不會輸的!」

迪里特撿回護盾,不在意地冷笑:「只要嬴了,什麼屈辱都會消失,覺悟吧。」

他雖然大聲回應,其實緩緩將身子無聲欺敵往右側移動。

火精聖劍劍柄亮了,劍身泛藍,迪里特開始釋出靈力給火精聖劍,而且還把剩下的靈力幾乎一次注入,打算以最大化火球孤注一擲,還刻意把護盾往左側扔出去,企圖吸引我的注意力,當護盾落地時,迪里特準備擊出火球劍咒。

全場精靈見到這種欺騙行逕,都大喊大叫起來。

不過,無論是護盾落地聲,或是觀眾的叫喊聲,全都是我的耳邊風。

此時唯一能信賴的,就只有自己的索敵術。

迪里特的劍柄白光與劍身的藍光瞬間消失無蹤,不消說,當然是我的破咒再次發動。

「怎麼可能?怎會這樣——」

迪里特眼睛睜得大大的,一副完全不可置信的癡呆表情。

很可惜,我只知道迪里特的身形位置,卻看不見他的可笑表情,

閉著眼睛,也不想回答,挾著威猛的劍鋒,我直撲而去,攻擊方位完全正確,對手任何動作,我一清二楚。

扔出護盾是最大的敗筆,迪里特的單劍無法抵擋雙劍的攻勢,也跟不上防禦。

火精聖劍不再注入靈力,我估計他已經山窮水盡。

繁星式僅兩次連擊,便在迪里特的右手腕處劃出三道傷口,即使傷痕不深,也足以令他痛得抓不住火精聖劍。

掉落的聖劍尚餘些許靈力,我鎖定位置,落地之前一腳狠踢到更遠處。

迪里特絕望地看著被踢走的聖劍,胸口被我用右手劍柄狠狠全力擊中,悶啍一聲就被擊飛出去。

他的身體還沒墜地,我的左手劍就已經跟上,抵在他的脖子之前,直至身軀落地,我的左手劍始終咬住不放。

迪里特沒喊認輸,因為被擊飛之時便已經昏了過去。

我不知道對手已失去意識,右手劍保持著攻擊態勢。

局勢逆轉全場沈默!

裁判似乎看傻了眼,遲滯那麼一會兒,才開始倒數——

終於,大會主審宣布修.南宮嬴得比賽。

全場觀眾起立歡聲雷動,全部都是為了修而歡呼,包括原本迪里特的粉絲們。

艾莉絲直接從觀眾席跳進場內,往羈絆者直奔過去。

在觀眾貴賓席上——

「太精彩了,咦?那個跑出去的女孩是?」阿德列斯問道。

「是修的羈絆者。應該是關心他的眼睛急著幫忙治療吧。」查理德解釋著。

阿德列斯對旁邊的衛士示意,傳達不必阻擋闖入場內女孩的命令。

「哈哈~年紀輕輕就已經有羈絆者,這可是會讓很多粉絲心碎呀~」

「她也是我的遠親姪女吶。」

「居然比席禮亞的比賽更緊張!」阿德列斯轉向加雷:「殿下,真不好意思,這次劍術賽又是我們拿下了。」

加雷說:「真讓我驚訝,里德修拉居然有如此厲害的劍士,不過,我真不懂,迪里特在搞什麼,竟然完全不用劍咒。」

查理德再次解釋:「殿下誤會了,那是因為小修會用『破咒術』。」

加雷臉色訝異:「劍士也會用『破咒術』?這麼年輕就會用?那迪里特輸得一點都不冤枉。」

阿德列斯笑著說:「原來修這麼厲害,難怪席禮亞很在意他。」

加雷轉了臉色:「阿德列斯城主,這你就太過份了,你說他是見習劍士,對吧?」

「他是啊!我可沒騙你。」

「這可不行,那個本事,真不知道有哪個劍士能超越他,你不會是計劃利用他,宣傳里德修拉的見習劍士打敗布羅倪的靈劍士吧?那我可是會翻臉喲!」

「天地良心,我絕對沒這種想法,放心啦!我會想辦法處理的啦。」

其實阿德列斯與加雷年紀相仿,交情也不錯,說翻臉也不過是個形容詞。

查理德靠近他們,笑瞇瞇說著:「兩位大人不必擔心,在下倒是有個好辦法……」

雖然站了起來,眼睛還是閉著,好痛,一時之間還無法睜開吧。

「小修,結束了!你嬴了!」

是艾莉絲的聲音,她是怎麼進到場中的?我被她緊緊抱住。

「我看不到,小心點,手上有劍別傷著妳了。」

「不會的!你都已經這個樣子,還來擔心我。」

羈絆者的淚水滴在我的手臂上。

「妳又哭了,真是愛哭!我沒事的啦。」

「笨蛋,我是開心啦!來,蹲下來。讓我幫你看看眼睛。」

我依著蹲下,解除龍行術,艾莉絲一手抱住我的脖子,一手催咒治療眼睛。

總算疼痛舒緩,放鬆了身心,

聽得見有歡呼聲,有拍手聲,沒有停歇,

醫療人員把迪里特抬離現場,

索敵術告訴我,場上只有我與艾莉絲,治療中我也沒法離開,真是有點難為情,

算了,就讓我這個優勝者稍作停留,享受一下勝利的熱情吧!

*您的赏赐是作者的动力
亲,打赏前请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