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四 - 27、28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5-01 6:56:48pm

奇幻·玄幻


4-27

  緩緩的吐出胸口的抑鬱,這不是一趟平順的旅程,天變的後遺症依然延燒,而他,身為旋靈國的刃,他明白自己的一舉一動都會造成巨大的影響,他已經留得太久了,不能不離開這座城市,但小厄臨阿!該如何才能讓你明白,不用擔心害怕,開心的笑,興奮地玩鬧才是你的表情。

  帶著滿腹的憂心,莫踏著月光離開了這城市,他絕對想不到,下次回來時,事情已經到了他來不及挽回的局面。

  莫離開後的隔天,厄臨跟祈冷兩人一大早就起來了,他們算是「本地生」,不用跟未來的同學們一起住在宿舍中,不過也讓他們必須更早起來,還有,跟同學們的關係應該也會比較差。

  兩人一面交流著未來該如何處理同儕間的關係,當然,多半是祈冷在指導厄臨該如何與平輩來往,強求一個王子懂得如何偽裝成普通人跟同學來往也太為難他了,厄臨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其實認真地聽著,畢竟以前的他雖然身分部尊貴,但是造價高昂的他也是孤單一人,沒有與他人來往過。

  兩人這樣一前一後的走著,後面那個孩子還不停的說話,前面那個完全不回應,皺著眉快步往前的樣子,讓所有看到的人會心一笑,好一幅逗趣的兄弟圖。

  來到了學校大門,厄臨卻停了下來,仰頭不停地往上,看著大門旁那兩個上次來沒見到的高聳柱子。

  “這……是什麼?”厄臨抬起頭,直到頸子有點酸了,才低下頭來問。”柱子?”

  「殿、少爺,這怎麼看也知道不是柱子吧!」不能怪祈冷失禮,眼前這兩個東西絕對不能用柱子來稱呼阿。

  “那你說這是什麼?”被祈冷回了一句,厄臨嘟著嘴問。

  「這、小的也說不出這是什麼,反正不是柱子就對了。」祈冷一時愣住,最後只能這樣回答他。

  讓兩人無法明白的,就是出現在他們眼前的神奇物品,在他們身邊拳頭寬的石柱不停往上延伸,可怕的是在他們看起來寬度竟是一樣的,代表這石柱越往上越寬,如果石柱是筆直立在那,還能免強解釋是結構穩健,但看起來就是歪歪扭扭,甚至還有一段完全迴轉後折返,厄臨已經完全不想思考高空的氣流問題了,這怎麼看都不符合力學阿!

  「兩個小朋友。」就在兩人駐足觀賞這神奇的石柱時,身旁突然穿來一個蒼老的聲音,這聲音帶著一點荒涼寂寞,一驚之下,厄臨一轉頭手已經握到了劍柄上。

  看清楚來的是一個身穿長袍的老人,手中握著造型比石柱還要詭異的木杖,身邊還跟著一頭紅貓,紅色的皮毛發著閃光,尾巴還俏皮的綁上了一個蝴蝶結。

  「不好意思,我們家少爺喉嚨有些問題,不能說話。」祈冷連忙往前走,一邊解釋手同時在後面拼命揮舞,厄臨這才讓自己的手離開了劍柄。

4-28

  「恩。」老人摸著小貓的頸子,讓他發出舒服的呼嚕聲,然後笑咪咪的說:「雖然亂柱很棒,不過你們快遲到了喔!」經老人提醒,兩人這才驚覺時間早已飛快的流逝,沒有多餘的時間觀賞了,祈冷驚叫聲後馬上跟老人道謝,兩人飛快地往學校裡衝去。

  「哎呀!」忘了跟他們說,跟著我走遲到也沒關係,我還想帶他們逛逛校園呢。」老人眼中閃爍著奸詐的光芒。

  不過,老人的願望很快就實現了,就在他離開校門後步行約十分鐘,就看到兩個小孩急得滿頭大汗從他面前跑過,看到他之後緊急剎車轉頭朝他奔來。

  「老、老伯伯,你知道阿卡爾大堂在哪邊嗎?」兩人的臉上滿是汗水,還不停的粗喘氣,心中滿腹委屈。

  明明看過地圖,上次來學校厄臨還特意在校園晃了一圈,偏偏今天一踏進門,一切都變了,往左原本是訓練場,現在變成樹屋,讓兩人急得滿頭大汗還是找不到地方,眼看著入學儀式開始的時間一分一秒接近,就是找不到地點。

  「喔,我想想,今天是5月7日,燁星走到了東北……」老人竟然低下頭來,用手杖在地板上寫上一連串的數字,竟然足足浪費了一分鐘後,才拍拍長袍認真的點頭:「好,我知道阿卡爾大堂在哪了。」

  對於這白白浪費的一分鐘已經讓厄臨的耐性直逼極限,聽到這句話如同天籟一樣,只差沒有撲上去用力抱緊老人,不過緊接著,老人用緩慢的速度開始帶路,厄臨額頭上的青筋又開始一根根跳出來跟外面的世界打招呼了。

  相較於厄臨的焦急,祈冷卻被老人的話給吸引了:「老先生,你為什麼要算今天是幾月幾號啊?難道這裡的教室會隨日期變化?」這句話當然是說笑,不過老人卻非常認真的點頭。

  「聰明。不過,說對了一半。」老人笑咪咪地開始往前走。「應該說,這裡的教室是隨著某個會隨著時間變化的東西在走的。」老人伸出他的手往上指了指。

  「原來是隨著月亮在變的。」祈冷一拍手,原來如此。

  “是星相。看到祈冷這麼興奮,厄臨只能從他的肩膀輕輕敲一下提醒他,厄臨玩權不能明白祈冷為什麼突然這麼熱情。

  「你說對了。」老人半瞇著眼睛,認真的看著厄臨,就連他身邊的小貓也用他發光的瞳瞧了過來。

  一半是驚訝亡者呼喊竟然被聽見了,另一半則是對於老人起了極大的戒心,厄臨竟然不由自主的握緊了身後的寶劍,不過其餘的動作他還來不及做完,就被祈冷拉住了。

  「少爺。」祈冷狂冒冷汗,厄臨平常很普通,為什麼為突然這麼衝動?但他沒有辦法多想到底為什麼,只能不停的勸阻厄臨,千萬別在學校裡拔劍動刀,這個老人對學校這麼熟悉,說不定是老師之類的人,現在得罪了以後還能不能在這裡唸書都是個問題。

  “莫大人!為什麼您沒有多交代殿下不要在學校裡輕易拔劍?”祈冷幾乎是哀求的在心中哀嚎,但他忘了,環靈在帕米薩拉爾的”勸說”之下,不想與厄臨發生正面衝突的結果,就是環靈直接將亡者呼喊的能力借給了祈冷,但環靈怒氣不減,根本沒有敎祈冷該如何使用,這下子他想的就完完全全曝光在眼前的這兩人心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