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一 - 卷一之七十五、七十六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6-10-28 8:11:05pm

奇幻·玄幻


1-75

一離開密室,旋靈的身影立刻消失,瑟西苦笑:「每次都這樣,老是要我對著空氣說話。」

「老公爵儘管吩咐。」旋靈的聲音極其細微,若非瑟西本身實力超絕,也沒辦法聽見,瑟西對於這點有些無奈:「你這樣也沒用,我知道你在哪裡,出來好好走路吧!」

「因為老公爵知道小的在哪,所以小的才如此。」旋靈平板的回應,若是跟著鳴電,由於鳴電本身實力不佳,旋靈還不能這樣。「老公爵實力超群絕頂,旋靈佩服。」

「別岔開話題,灌我迷湯,我也不問你了,只是有幾件事情要提醒你。」

「老公爵請吩咐。」雖然感覺不出來,但旋靈鬆了好大一口氣。

「我剛才說的不是假話,我是真的打算讓厄臨接手,你不要搗蛋,把你佈置在夜宮的人全撤了。」刃公爵與皇室關係要斷的越乾淨越好,只是由厄臨接手,那是怎樣也斷不乾淨了,看來名面上可能還是要找個人接手。

「夜宮中,所有人早已撤出。」瑟西一聽火氣陣陣上湧,旋靈連忙解釋:「不是陛下的意思,是王子自己把所有人員揪出來,全部趕走的,旋靈也不清楚王子如何做到,但他光靠著自己的力量,就把所有人趕出了夜宮,這是數年前的事情了,所以旋靈忘了告知公爵,請公爵見諒。」

「你是說數年前?不是最近?」瑟西皺眉,原本還以為是最近發生的事情,若是這樣他還有辦法解釋,但數年前?厄臨是怎樣辦到的?

「是的,不過夜宮新建之後,旋靈有在其中增加幾個暗室用以安置這些人員。」說到這,聲音突然停頓了下來。

「是不是還是被全部抓出來了?」瑟西輕笑,也難怪旋靈會這樣尷尬,當年全部的人被抓出來已經讓他很沒面子,這次可是做足了準備,沒想到還是一個不漏全部中獎。「放心,不是你們技術問題,也不是你老了。」

「這麼說,老公爵知道為什麼王子總是能夠找到旋靈派出的手下?」旋靈好奇的問,這已經困擾他許久了,沒想到瑟西才剛回來就知道。

「以前是怎麼辦到的我不清楚,但現在,我確定他手中那把我兒子送的劍有辦法做到,你有看到他拿到的那把劍嗎?」

「有的,十分古樸的樣式,由於那把劍王子似乎打算當成貼身配劍使用,我特地去查過,但沒有任何紀錄,原以為只是普通寶劍,難道那把劍有什麼特殊之處?」原本他還打算設計一下,讓厄臨放棄那把劍,而他會去找到更好的寶劍,看來那把劍真的很不平凡,倒是自己走了眼。

「那把劍,要說的話,真的不是什麼好劍,頂多就鋒利了點,但那把劍的來頭可不小,那是冒險王用的劍。」

「冒險王?哪位?」冒險王是指一個頂級的冒險者隊伍,並非一個人,故旋靈有此一問。「鋒王?」鋒是冒險王中的主戰士,一提到劍又是冒險王使用過,旋靈立刻想到這點,不由倒抽一口氣,若這真的是鋒王所使過用的劍,那放在厄臨身上實在太危險了。

1-76

「不是鋒王,是隱王。」瑟西給出正解。

「隱王?」旋靈皺眉。「幾乎沒有任何記載有隱王的事蹟,只在冒險王當中有這樣的名號,甚至有人認為,隱王只是其中某位王者的隨從,偶然被誤認為其中一員,真有隱王?」雖然這個說法採信的人不多,但也可之隱王是多麼神秘,神秘到令人無法找到任何他曾經存在過的證據,才會有這樣的說法。

「當然有隱王,而且還是冒險王中最奇特的王者。」瑟西笑了起來,這可是絕對祕密,連旋靈這樣一個國家密部負責人員都不知道,可見隱王有多麼神秘。

「天、鋒、絕、夢、隱、盾、霆,這是冒險王傳說的開頭,代表的是每一位王者,每一段都說著每位王者的來歷,然後才開始傳唱已久的故事,但最奇怪的是,隱王那一整段都只重複著一句話。」旋靈把自己知道的東西先說,他深知瑟西的習慣,這樣最能引他繼續說下去。

「鼓譟哀鳴,夜聖音。」旋靈按照記憶中背誦,等著瑟西開口繼續說下去。

「是啊!夜聖音,我也不知道這在說的是什麼,照理來說,這段寫的應該是隱王的來歷,但卻不停的重複這句話,但我知道一件事情,在隱王出現的時候,那把劍就已經存在他身上,而且,那是一把有靈魂的劍。」瑟西知道的其實也不多,他只是多看了些卷宗,知道一些事情。

靈魂?亡靈魔法?」旋靈皺眉,自夜魔皇後,亡靈魔法正式被列為全大陸禁止派別,除了在夜魔皇前的學徒,以及研究門派,已經不允許存在任何亡靈法師,甚至學習亡靈魔法之人,將終身受到光明教會監視,可見當時夜魔皇造成多大的危害,至今仍讓全大陸戒慎恐懼。

「不是,是更古老,更古老的力量,至於是什麼力量,不是我們有資格知道,也不需要知道的,那裡面的靈魂也是同樣古老的存在,古老而強大。」瑟西搖頭,緩慢著腳步看著越來越接近的門,旋靈不會離開這座宮殿,所以要在這裡面把話說完。

「也就是說,那位古老的存在願意庇護王子?所以將我派出的人全數揪出來?」這個答案對旋靈來說有些鬱悶,但可以接受,而且這幾乎是最好的事態。

「是,也不是。」瑟西繼續說。「他不會庇護厄臨,那位只尊從契約,而讓那位庇護一個人,這樣的東西我想厄臨拿不出來,他們應該是簽了更寬鬆的契約,或許就像是隱王當年所簽下的那種。」

「隱王當年簽下的是什麼?」

「記載中只有寫到使用的權利,無論那位多麼強大,那終究是一把劍,劍需要使用者,需要使用它的手,而隱王當年簽下的,就是這樣的契約。」

「聽起來,怎麼比庇護這個人還要更嚴苛?這算主僕契約?」旋靈輕笑,這怎麼可能。

「不是主僕,只是使用者,而非擁有者,這兩者的差距想來你是清楚的,但即使如此,也讓隱王從此成為冒險王中的一員,可見這是多麼強大的武器,多麼強大的存在,旋靈,不管你們要做什麼,千萬不要惹怒的那位,那樣的忿怒不是你我可以承受的,不過放心,那位對這些小事一向不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