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SH chapter - Chapter6:

婧溯雨.露≪Lost Star≫  - 发布于2017-05-02 8:38:38pm

其他·同人


Starlight Heaven chap6:

夏双眸暴睁,看向身后的阶梯,却发现一群的光芒正尾随着他,却不敢接近他。

夏抿抿唇,默不作声,朝前走了一步,灵魂们也随着他的动作而向前一步。

“应该不是敌人... ...”嘀咕了一句后,夏继续向前走,通往三楼的阶梯很长,像是无止境般的阶梯,怎么走也走不完。

明明目的地在眼前,但这该死的阶梯却阻碍了他的前进。

浪费了些时间,才抵达三楼,身后依然紧跟着一大波的灵魂甲乙丙丁们,不过夏却没放在心上。

踏上了三楼的地面,以蓝紫色梦幻的装饰的三楼看起来与他个热血沸腾的大男人有些不协调,夏微微抓抓后脑,他进露西家时也没这么害臊过啊。

三楼是上层,据雪乃所说就是聚集了A与B级星灵魔导师的沉睡之地,但现在灵魂们都因为他的乱闯私宅而给吵醒,一大波的跟随着他走遍整个星光天堂。

虽然尾随着他的灵魂很低,但是还是没有一个灵魂拥有露西的味道。

这里的灵魂看起来都那么的普通,味道也都大同小异,他也感觉不出来哪个是谁。

三楼的装饰十分壮观堂皇,犹如童话故事中公主与王子的宫殿般梦幻漂亮,若是姑娘家来到此地必定能发疯。

夏曾看过... ...正确来说是偷看,曾偷看过露西的小说,她也曾幻想能拥有一座宫殿,和心爱的王子一起天长地久的活下去。

当时的他只是无奈地啧了几声,和身旁的哈比吐槽了顿:“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嘛!”

现在他有些心虚地看了另个方向,心里暗自言道“还真有!”

眼前出现的是再一次的无尽长廊,同样的构造,挂在左右墙上的油画,一幅幅与方才的有些不同。

蓝紫色的地面铺上了地毯,而且油画的框架好像有些不同... ...

不对,这里有问题。

眼前无尽的走廊黑漆漆的,完全没有一丝丝光线照明,灵魂们蹦蹦跳跳地走前去,照亮了一小部分,但他那较好的视觉就算无需它们的照明也一样看得见。

不对,绝对有问题。

夏捶向墙壁的手瞬间燃起黑橘色的火焰,忽然一道纹身伴随着他的举动而染上脸颊与脖子,缓缓长出的黑角却隐藏在耀眼夺目的樱发中。

从个邻家大少年蜕变成恶魔,也让不少灵魂吓了一跳,下意识退后了几步。

那几位小灵魂站在前方为他照明,只见他出声让它们躲到他身后去,灵魂们不解,但还是乖乖听话。

“黑炎龙的.. ..铁拳。”

一级带有黑橘色的火焰的拳头就这样毫无防备地朝着黑漆漆的前方而捶去。

一瞬间熄灭的火焰,冒着烟而消失,面前的玻璃碎片顿时破碎,刺破了他的脸颊,越过他的脸颊旁而掉落在地。

正片如墙壁般大的玻璃就被他给打破,玻璃碎片布满满地,而那位犹如恶魔的青年站在原地,冒着热烟,如地狱走出的撒旦般。

“果然如此。”青年勾唇一笑,盯着眼前的一面墙壁,无奈地摇摇头。

那面镜子只不过是个陷阱,其实前方早就没路可走了。

这群灵魂们也是下层灵魂,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灵魂们喜悦的蹦跳着,像是在欢呼他的睿智。

诶,他也只是刚好看到反射在墙面上的光,才像试试看的。

夏在方才的那副油画前停下,缓慢地把油画移开,心里却不断默念着露西的名字,一边移开油画。

这里,星光天堂的构造,其实都和伏魔殿一模一样不是吗?

伏魔殿就是抄袭星光天堂的存在,他从一层到这里都看遍,真的和伏魔殿没什么两样。

除了装饰、摆设之外,其他的都大同小异。

那么这面墙的用处,也和伏魔殿一样。

“我要S级星灵魔导士,我想见露西。”

—————————

星光天堂外的几位都十分担心夏的安危,再说他进去这么久了都还未出来,实在是让人无法不担心。

尤其是黄道十二宫的星灵们,都恨不得踏进星光天堂协助夏。

若不是规定星灵界的人绝对不能踏进圣地,否则会魂飞魄散,洛基等人早就进去了。

他们还不能牺牲,必须等到露西回来好好的迎接露西呢!

山羊座(魔蝎座)静静地站在一旁,保持着沉默是金的美德盯着星光天堂,心中的疑惑并没有因为夏的进入而感到解开。

从青年踏入星灵界时,他就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可疑的魔力。

也许其他人未曾发现,但是它可是陪伴蕾拉大人许久的星灵,再说之前露西小姐也曾和它说过“那魔法”。

“啪!”

星光天堂的大门被推开,青年跌跌撞撞地走出,脸上与手脚都有些伤口,惹人怜惜。

“夏!”

“夏哥!”

“夏大人!”

闻言,夏朝大家一笑,有些疲惫地无力跪坐在地,吸了一口气。

洛基等人奔到他的面前,想要扶起他,却被他阻止,只见他从口袋中取出一小个罐子,交给了洛基。

透明玻璃罐子中所装的是,微弱的金色光芒,在窄小的空间中,微小的光没有行动的空间,只是静静地在罐子中散发着光芒。

洛基不可置信地接过,雪乃等人也不敢相信,捂着唇盯着罐子中的灵魂。

真的,把露西小姐带回来了呢!

“但是,夏先生,公主还被冻着呢。”面瘫的处女座芭露歌徐徐地走前,伸出一只手指向躺在山羊座怀中的金发女子,接着才闭上嘴。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但露西体内的魔法粒子都被冻上了,所以本体才得以不腐烂这么久。

夏听后,看了一眼后,才垂下眸子。

“洛基,能把我送回妖精的尾巴吗?”

被点到名的某狮子座呆愣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夏到底在里面经历了什么,才会受伤至此,表面上看起来无碍,但是洛基等人还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夏的魔力大减了不少,而且看起来也有些虚弱。

像是魔力缺乏症的症状,而且在加上几处伤口,看起来就狼狈得多了。

“夏先生,你是不是使用了不属于自己的魔法。”

这时候,不适当的声音徐徐地响起,青年虽疲惫,但还是回身看向了声音的来源,只见他眸子中反映出的是狐疑以及... ...倦意。

山羊座卡普利肯微微推了推鼻梁上的墨镜,握紧手中的书走上前,仔细地打量了夏上下。

“一年前,露西小姐曾和我提起过,一的魔法。”

一的魔法?universe one?

略有耳闻,当时与杰尔夫一战时,那位最强魔导士艾琳曾使用过,不过也只是听公会的人说。

那个强大让一切归一的魔法,如今提起是有何用意?

卡普利肯继续说道:“一年前,露西小姐说她对一的魔法看法,是打从心底爱的魔法。”

“... ...”

“她认为,蕾拉女士曾对她提起的一魔法是发自内心来净化一切归一的魔法,那是个光明的魔法。”

爱、爱的魔法?

卡普利肯说了这件事,是什么意思?

“喂喂... ...”斯丁格的打岔并没有让卡普利肯结束话题的意思,某羊连个眼神都不赏就蹲下身子对夏说道。

“而我刚刚,在你的身上看见了一道光。”

一道温暖的光,如一股热量在身内传遍全身上下,他也是反复思虑了后才想出一种可能性。

也许,夏真的有一的魔法。

“一的魔法,是让一切归回zero的强大性魔法,经过我的分析,一魔法的启动方式与露西小姐说的相似,都是要发自内心的爱,才能使用。”

“那么,那个艾琳... ...”

“先前我也说过,一的魔法是强大性毁灭魔法,存在于两种姿态。”

“一,毁灭一切归零的可怕魔法。”

“二,因为爱,所以想要净化。”

语音落下,夏微微一愣,回想起方才在星光天堂中发生的事情,确实在灵魂们大轰动之时突然出现的一道光安抚了所有激动的灵魂,也指引出他想要寻找的那抹金色。

那是... ...一的魔法吗?

是露西赐予他的魔法呢,真好。

安心地垂下眸子,仿佛能看见隐藏在他胸口之中的金色之光,仿佛能看见那位女子正缓缓回头对她绽放灿烂的笑容。

“洛基,把我送到马格诺利亚去,顺道把斯丁格他们送回公会吧。”

谁知洛基还没开口,斯丁格便拍拍胸膛摇头拒绝了夏的好意,并表示要和夏一起去马格诺利亚见证到最后一刻。

他们是好朋友嘛,而且夏也是他的好前辈,在过去给他们妖尾添了很多麻烦,所以现在的陪伴也多少让夏哥安心吧。

米涅芭也双手环胸点点头,罗格脸上淡淡的微笑,还有雪乃的恳求。

所以到了最后,变成了一起去马格诺利亚一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