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巧遇故友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04 6:47:09pm

奇幻·玄幻


鸣初城的西城门也就是所谓的西方边境是个出乎预料非常旺盛的市集,虽然人不多却有不少的外来游客,其中也有一些术士聚在餐馆里聊经验之类的,还有化身成人形的妖魔混在人群中跟人类相处得很好。

初来乍到的他们三个都有些适应不过来,明明这好歹也算是他们住了很久的城镇,可到现在他们才知晓西方边境是多么的繁华,还有妖魔跟人类和平相处。

稍微镇定下来,收起了原本对于这边境的震撼,谭楚唯领着他们找到预订的酒店便先办理各种入住手续,回房小憩片刻才去处理正事。

所谓正事,指的是他们此次的目的。

司湫语坚持要到西方边境是因为收到了一些情报,指出这里有漩涡出现过的痕迹,但具体位置不清楚,只是听说漩涡的位置距离城门较近,所以他们也模糊地估测其位置就在城门的范围。

若是毫无人烟的话,兴许可以去调查城门的情况。可偏偏这都可以发展成小村子,还颇有度假村气氛的市集就在城门附近,就连城门是大开的,有两个人负责守门。

“我先去逛一逛,顺便调查其他事情。”司湫语对跟自己同住一间房的谭楚唯报备后就直接走了。

谭楚唯无谓,于是留在房里休息,毕竟前不久他们刚遇上黑暗教廷的左护法周媚儿,并且还打了起来。虽然……动手的只有司湫语和周媚儿,可在一旁的他看得都累了再加上还要架起结界防御。

索性的,谭楚唯就这样躺在床上熟睡过去。

离开酒店的司湫语确实是到处逛逛,一路上也确实看到了不少不是鸣初城的人,至少他的感觉告诉他,这里有大部分是来自外边的人,还有妖魔。

反正都不是坏人还是坏的妖魔,司湫语自然是不会去管。他的首要目的是调查漩涡的事情以及……端木蔚礼私下拜托他的某件事。

启程的前夜,端木蔚礼是以缠着许多泛着血迹的绷带跑过来找他,然后就拜托此次前往调查漩涡的时候顺便调查另一件事,一件可能会将鸣初城推入大灾难的事情。

根据端木蔚礼所说的,大约一个月前,端木家有个分支的孩子在西方边境出任务的时候下落不明,直到现在人都找不回来,生死不明。但这个孩子在失踪不久前曾经少了个信儿给端木蔚礼,上面只写了“危险”两个字。

偏偏端木蔚礼极疼这个孩子,再加上由于某些个人因素,端木蔚礼非常信任那个其实不被家里人看好的孩子。重点是……那“危险”二字使用血写出来的。

可想而知,那个孩子是抱持着宁死也要发出警告的心,为的就是通报端木蔚礼这个城镇可能处于某种危险之中。

一想起端木蔚礼那个时候的表情,司湫语就心软了,并且答应会好好调查这事情,同时更瞒着同行的谭楚唯和范蒂雅。

掏出自己的随身小本子翻了翻,司湫语从里面拿出一张端木蔚礼交给他的照片。

照片上的是个给人感觉很蠢萌,有种天然呆的少年,年纪是十六岁,小自己一年。长得并不是特别好看,五官平凡,皮肤倒是很健康的颜色,看来是有好好锻炼。

这个就是一个月前失踪,目前生死不明的端木家旁支的孩子,名叫端木楚仁。

拿着照片一一询问路人、摊子的老板老板娘,甚至连妖魔都问了,司湫语依然毫无结果。他甚至感到有些沮丧,但不至于放弃。

就在他刚振作起来打算亲自到处找找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之时,一把熟悉的声音来自后头,叫住了正要迈出一步的他。

“小语!”很熟悉的声音,虽然是女的。

下意识地回眸望去,司湫语愣了几秒,旋即露出了好看的笑容走向对方。

李少贞没想到说她跟团出来玩居然会遇到司湫语,当下整个人开心得有些飘飘然,心情也格外激动。

一年不见,李少贞也更漂亮了,然后……她觉得司湫语也变得更加不一样。

嗯……气质更加淡然,淡然到令人感到跟这个人世间有些格格不入。

“真是好久不见了呢。是说……你怎会来这里?”司湫语开心归开心,却也困惑不已。

“学生会的修学旅行,我是学生会的成员之一哦~”李少贞笑着回答,然后就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硬是把他拉到一家环境挺清静的饭馆,把他带到靠角落处的座位去。

那边已经有客人了。

只是司湫语看到坐在那边的某两个熟悉脸孔之时,整个人都开花了,十分高兴。

“会长、骐亚,我带了个你们意想不到的人过来咯~”李少贞俏皮地说道,然后把人拉到他们面前去。

于是明梓珩和刘骐亚立刻起身,三个人抱成一团,看得另外两个人楞楞的,有点搞不清楚这是什么情况。

抱也抱过了,他们赶紧让司湫语坐下,来个叙旧,顺便把另外两个司湫语不认识的学生会成员给介绍一下认识认识。

看起来比较沉默,没什么表情,感觉很酷很冷淡,坐在刘骐亚对面的眼镜同学是风巽刻,通常他都不在学校里,只是这一次他是被明梓珩强硬拉出来,为的就是让风巽刻可以帮忙看着刘骐亚。

至于另一个比较开朗,很好相处又健谈的短发女孩则是李少贞目前的闺蜜,名叫珍妮,是个东方人与西方人的混血,轮廓也比较深却很好看。尤其个子比一般女孩子要高一些,就像个模特儿。

“听说司湫语同学是一年前我们校的不良头头?真是看不出来啊……明明长得这副好皮囊……还是说其实那是骗人的?”珍妮好奇地问道,因为司湫语这长相……

完全不像是个不良少年。还有,那气质骗不了人。

“呃……旧事就别提了吧?多么的难为情啊我……”司湫语都红了一张脸,毕竟这真的是一件非常难为情的旧事。

当时也就年少无知?

不对……他会当上不良少年的头头也不是他愿意的好吗?他是莫名其妙就被捧上去,然后就混出了个名堂,顺便摆平了不少来惹麻烦的其余学校的不良集团,更维护了鸣术高中的名声。

从另一方面来说,学生会还得好好答谢他呢。

“那么,小语,你这次会在这里,是有任务要处理吗?”李少贞让珍妮别再问这些有的没的,直接切入重点。

反正,珍妮和风巽刻老早就知道司湫语的身份,虽然是在司湫语退学之后才得知。

犹豫了一下下,司湫语也就解释说他是跟谭楚唯和认识的狼魔女王一起过来这里找寻失落遗迹,接着就拿出端木楚仁的照片,询问他们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不抱太大希望的司湫语只是不想放弃任何的希望,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希望,他也还是想要去尝试看看,或许恰巧线索就在不远处。

结果……

“我见过他。往城门右边十里路,有间竹屋,他在里面。”

皇天不负苦心人,总算让司湫语找到了!

可是……竹屋?

管他的,去了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