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竹屋之内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05 7:35:01pm

奇幻·玄幻


明明想要自己一个人去那所谓的竹屋探查一下情况,结果就变成多带五个人一起去。就算他想要婉拒他们的好意也婉拒不了,毕竟他不太擅长拒绝他人的好意,更别说这五个人当中有三个是自己的好友。

是的,好朋友,他认定的一生一世好朋友。

一年前的任务让他敞开心房也让他真正地结交了三个值得信任的好朋友,所以他不会拒绝好友的好意,但也绝对不会把他们置于危险之中。

一路上司湫语都很小心翼翼地跟在后头,负责带路的是风巽刻。尽管没什么表情也没有表达出任何喜怒哀乐,心思细腻的风巽刻还是会稍微帮帮忙,就当做是交个朋友。只是他好像不太喜欢珍妮,总是避开珍妮不跟她有任何的接触。

这一点司湫语老早就发现到也有向他们提及了这件事,可是明梓珩说他们并没有特别感觉到风巽刻刻意还是巧妙地避开与珍妮的接触。

话虽如此,司湫语依然不太放心,所以多多少少还是留了个心眼。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不太对劲,那个珍妮……有古怪。

那是一种他说不出来的古怪,就纯粹感觉到……危险和威胁。

“到了。”不带任何感情,冷冷的一句话自风巽刻嘴里吐出。

稍微回神过来的司湫语这才发现他们穿过了一片并不是很茂密的小林子,然后眼前也确实有一间看起来好像有些岁月的竹屋,竹屋后边还有一座巨大的湖泊,湖水澄澈得可以看见有金色与红色的锦鲤、形状古怪的石头,以及……看不出文字的石碑。

为什么湖泊里会有石碑才是问题所在吧?!

“没有结界防护……还有这气息……总觉得好像很熟悉?跟端木蔚礼那家伙有些相似……”喃喃的当儿,司湫语让他们待在原地别动,自己则是走过去,敲响了竹门。

“叩、叩。”

两声敲门。

里边没人应门,也不知到底有没有人在里面还是说只是不想要应门。

耐着性子再次敲响了门,司湫语越发越困惑。他分明感觉到里面有人息,可是就是没人应门。于是他不再敲门,直接把门给踹开,也不理会后边的五人错愕地看着自己的举止。

但真正让人没想到的是,司湫语踹开竹门的那一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双手被粗大的锁链串着的铐子给铐起来高高举起,双腿被刑具刺穿膝盖骨,脖子上被划了一道不深不浅的口子,身上几乎都是干涸与还没干涸的血迹,有些伤口依然淌血,脸色苍白失去意识的少年。

眼前的这一幕可说是把司湫语给吓呆了,但呆归呆,他还是立刻冲过去先替人检查一下脉搏心跳,确认了对方还没死之后就想要把锁链给劈断。

“让我来。”风巽刻淡淡地说了这么三个字,从背后虚空拔出一把青色的弯刀,刷刷几下就把锁链给劈断。

司湫语轻声道谢,接着就把那些该死的刑具给拿掉,可少年双膝上却留下了恐怖的血窟窿,深得见骨的伤口让李少贞和珍妮都别过脸不敢继续看下子。

这还真是苦了两个妹子,竟然会无缘无故看到这种恐怖画面。

完全不敢怠慢,深怕少年会死掉的司湫语不顾自己已经替石豕妖王治疗过,勉强着自己立刻帮少年进行治疗的行为。

与石豕妖王的情况大不同,少年可说是命弱悬丝,一个不好就真的会死,再加上人类与妖魔之间还是有一定的差别。

直接划出巨大的银色术式图阵,依旧看不懂的各种文字化为银色光线,毫无规律地互相交错形成美丽的图案,银白光芒正渗透少年的伤口并进行修复。

严格来说也不算是修复,他只是让伤口的时间倒退,回到没有伤口的那个时候。

打从一开始这就不是治疗,因为司湫语不会治疗,他只是会让时间倒退。

这一次,司湫语花了将近一小时的时间才真正地把少年给救回来,身上的伤口全都愈合不说,就血迹还在衣服上,脸和手还有腿都没有血迹。

“唔……?”少年睫毛微微颤动,发出了一声呻吟,接着就缓缓睁开双目。

当少年对上司湫语的视线的之后,他愣了许久、许久,有些凌乱的头发之中,那一根不受控制的呆毛像是在颤动,清楚地表达出少年此刻的心境。

虽然不太懂到底少年的心情是怎样,但至少命保住了,只是司湫语脸色稍微苍白了点,整个人有点虚脱站不稳,需要明梓珩在旁扶着他。

“端木楚仁……对吧?我是……”话还没说完,语气显得很虚的司湫语就被抢白。

“你是……司湫语……?那个……不良术士?大叔叔有告诉过我,而且很看好你。”少年——端木楚仁显得局促不安,却还是好好地开口把话说完。

司湫语无奈地笑了笑,“是哦,你大叔叔还真是看得起我呢。那你知道你大叔叔很喜欢性骚扰我吗?”

闻言,端木楚仁好像愣住了,也不知道是听到司湫语说的“大叔叔”性骚扰他,还是有其他原因之类的。

“对、对不起!!我代替大叔叔向你道歉!!”人家少年都很诚恳地在努力道歉了,司湫语也就随意,反正他不太在意这些事情。

再说了,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谈论这些有的没的,而是离开这个让人感觉不太好的地方。

刘骐亚帮忙把人从地上给扶起来,顺便做个简单的检查后,大家立刻踏出这间竹屋。刚想询问端木楚仁有关竹屋和失踪事情的司湫语什么都还来不及问,一种难言以喻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几乎是出自下意识的他把所有人都给推了出去,竹屋的门自动闭上。

“小语!!”明梓珩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只能大声呼唤司湫语的名字。

被困在竹屋里的司湫语已被许多锁链缠住了双手双腿,脖子也被缠住,腰肢也被缠住,整个人被拉起来悬在空中。除了疼痛的感觉,其他的他都感受不了,脖子上的锁链更是威胁。

挣扎不挣扎都没用,即使挣扎了,十有八九会被勒死。

陷阱……这是个陷阱!!

难怪他一直感到不安,原来这是个陷阱。但为了救人,他无法管太多。

果然不该这么冲动啊……

就在意识快要消失的那一刻,他仿佛听见了踹门声,隐隐约约之中似乎看到了一张不怎么清楚的脸孔。他只记得……

石灰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