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三:冒險者公會 - 3-1 契約師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5-03 9:44:12pm

奇幻·玄幻


「追尋夢想是件好事,但你終究是媽媽疼愛的孩子,遇上危及生命的事記得千萬別逞強,留得青山在,哪怕沒柴燒。知道嗎?」

「知道了。媽,別擔心,我會安全回來的。」

伯母欣慰地點頭,隨即視線轉到我身上來。

「啟人你也是,雖然你才來我們家一個月,但我早已把你當成我半個兒子了,我也不希望你受傷,記得別逞強,兩人要互相照應喔。」

伯母露出和吉爾一樣的笑容,總是讓人打從心底感到溫暖,我也微笑著回應:

「我會好好照顧吉爾的,伯母妳就放心吧。」

吉爾一個手肘打在我左臂上,笑說:「是我照顧你比較多吧?」

我打回他右臂,道:「彼此彼此啦。」

「那,祝你們通過選拔,以天齊之羽成員的身份凱旋歸來哦。」

我和吉爾互看一眼,展開笑顏,大力點頭齊聲回答:「一定!」

在伯母充滿愛意與關懷的注目下,我們兩人拿起簡便的行李,往亞尼城出發。

據說,接下來的兩場選拔賽都是實戰。第一場是魔物戰,在限定的三分鐘內打敗公會隨機釋放的魔物,便可晉級至決賽。決賽則是對人戰,但每年的形式都不一樣,因此具體內容是什麼倒是無法得知。

賽事一共進行三天,第一天是中午開始的魔物戰,隔天則是讓天齊之羽公會原有的初級冒險者升上中級的考試,也就是說通過魔物戰的考生可以休息一天,而最後一天則是決賽。

因此,如果我們一路晉級至決賽,需要連續三天從亞尼城往返吉爾家。伯母為了讓我們可以保留多點的精神與體力,乾脆讓我們直接住在城中的旅館,省下每天往返路程的時間。

而且往年公會招人期間,大量的遊樂、小食、飾品等小販都會湧進亞尼城,外地來的觀光客也會暴增,那幾天的亞尼城宛如舉辦大型慶典般熱鬧。不怕觸霉頭的說一句,就算魔物戰戰敗了,也可留在城內感受慶典的歡樂氣氛,藉此打起精神,一掃落敗的失落。

不過,雖然我和吉爾沒說出口,但我們心底壓根不敢去想落敗這件事。

看了吉爾每晚練習他的大地魔法後,我也不相信他會在實戰上落敗。

相反地,我的自信倒是不知從哪來的。

明明失憶以來一次都沒投身到任何的戰鬥裡去,但自從昨天拿起吉爾送的青銅劍後,心底便湧起一股若是戰鬥便絕不會輸的超強自信。

「總覺得劍鞘的顏色和你一身偏藍的風格似乎不太合適……」吉爾突然打斷了我胡思亂想的思緒。

「會嗎?」

我拿起揹在身後的劍鞘,手中傳來青銅劍的重量,包覆劍刃外層是草綠色的劍鞘。

這是伯母昨晚親自用庭院裡的草藥和一些植物編制而成的劍鞘。她說裡頭含有一種名為復原草的草藥成份,每次把劍放進去都會自動修復戰鬥中所受到的損傷,只是修復速度比較慢就是了。

其實我那麼積極想成為天齊之羽的一員還有另一個原因。

聽吉爾說,成為公會成員後可以接下來自世界各地的委託,只要順利解決後都會得到相對應的報酬。報酬可分為金錢、物品、藥物等,偶爾也會以古董或武器來作為報酬,但基本上還是以金錢居多。

只要有了錢,就可以好好報答伯母和吉爾這一個月以來的照顧。

۞

۞۞

۞۞۞

亞尼城現在的人潮,真不是昨天可以比擬的。

放眼望去滿滿都是人頭啊!

人擠人已經擠到一種新境界了,而且攤販叫賣聲為了蓋過人群吵雜聲,一個叫得比一個還大聲,整個就是吵。

我依舊搭著吉爾的肩膀走到人流較少的小巷,快速來到旅館登記入住後,便往集合地點——亞尼競技場走去。

競技場的外形就如書上看到的羅馬競技場般呈橢圓形狀,宛如三個足球場的巨大讓我為之讚歎,每隔三百米設進到入競技場的入口,入口上方標識A到J的記號。除了入口I和J是讓工作人員進出之外,剩餘的門都是開放讓觀眾入席。

我們跟著競技場牆上的指示,走向J門口。

那裡佇立著一塊看板——【天齊之羽考生入口】。

向門口的守衛報上名字、簡單地核對資料後,他們便放我們通行。

目前時間是早上十點三十七分,還有一個小時半左右就要開始第二場的選拔——魔物戰了。

在天齊之羽的工作人員帶領下,我們來到後台選手休息室。折疊式的椅子整齊疊在角落靠牆,牆上有塊看起來很違和的空白處,和其他米黃色的壁面顯得極度不協調,不知是幹嘛用的。

我們拿起兩張折疊式椅子,走到比較少人的角落,坐了下來。

大約三十分鐘後,休息室裡的人漸漸多了起來,賤賤三人組也從入口大搖大擺走進來。他們環視四周時,瞄到坐在東南角落的我們,狼人當下給我一個白眼後,就跟著老大凱薩走到另一邊的西南角落坐下。

期間,我還看見數個較感興趣的女生。絕不是因為她們漂亮我才感興趣(雖然還真的蠻漂亮的),而是她們的存在讓我很感興趣。

一名身高看起來有170左右的女孩,五官標緻,笑起來非常甜美。栗色及腰馬尾在頭後左右甩動,身穿岩白色高領絲綢長袖衣,上面似乎繡有類似文字的圖案,是我沒看過的文字,底下同樣也是岩白色寬鬆絲綢長褲,整個人顯得清雅秀麗。她肩上趴著一隻不知名的白色生物,經過我面前時,那隻白色生物還咧嘴露出尖牙威嚇我。

另一個披著血紅長袍的矮小女生,過長的兜帽遮蓋她大部分的臉,周遭散發陰沉沉的氣息,莫名讓人不敢接近。

還有三個女生,一進來就唧唧喳喳地說個不停,背上都背著弓箭,似是弓箭手。撇開那高昂的吵雜聲,其實她們臉蛋還不錯。

坐在我旁邊的吉爾突然推了我一把,低聲說:「別再這樣盯著人看了,像個變態似的……」

「不是啦……你看看。」我指著那名肩上趴著不知名的白色生物,說:「那女生為什麼把那隻奇怪生物放在肩上?是寵物嗎?」

吉爾撫著下巴,像是不能肯定地說:「她應該是契約師……但契約寵那麼小……有足夠的實力通過魔物戰嗎……」

「什麼是契約師?」我問,又是一個沒聽過的名詞。

「你知道召喚師嗎?」

我點頭,在《世界種族》中有看過一點相關的職業介紹。

我答道:「召喚師是與高等魔物簽下契約後,通過消耗自身魔力,隨時隨地召喚該魔物來到身邊,成為己方戰力。魔物在通過召喚門的那刻起,召喚師的魔力便會持續消耗。魔物越強,消耗的魔力越大,且召喚師魔力越龐大,可同時召喚的魔物便越多。」

吉爾像是感到不可思議地瞪大眼睛看著我,接著抿嘴一笑,說道:「如果說召喚師是直接和成年的強大魔物簽下契約的話,那契約師則是相反。他們在五歲時便會獲得一顆特殊的魔物蛋,經過兩年左右的細心呵護,魔物寶寶才會孵化出來,然後直接與契約師簽下契約,而這種魔物他們稱之為契約寵。」

「契約寵?」

「嗯,和可同時與許多魔物簽下契約的召喚師不同,契約師一輩子只能和一隻契約寵簽下契約而已,然後一人一寵一起成長、接受訓練、共同生活等,契約寵可說是契約師的家人般存在。順帶一提,契約寵會隨著經驗累積而神化或墮化。」

吉爾頓了一下,確認我都消化完畢後,才繼續說:「神化和墮化都是契約寵進化的一種,如主人的性格善良,契約寵便會神化;反之則墮化。不管神化或墮化,有一點是可以肯定的,就是進化後的契約寵實力會大幅上升,而且體型也會跟著變大。」

說到這,吉爾停下如百科全書般的解釋,給了我些許時間消化他說的話。

半饗,我問:「所以趴在她肩上的是她的契約寵咯?」

他皺起眉頭,再次用不確定的語氣說:「照理來說應該是的……不過據我所知,契約師一族不會參加任何組織機構,而且……那隻契約寵體型那麼小,還沒經過進化階段也是有可能的……」

「搞不好……」

話還未說完,入口的鐵製門扉砰的一聲打開,從中進來三人,其中一人是那時幫我填寫報名表格的貓女。她看見我後高舉右手,大幅度地左右搖晃向我打招呼。

我硬著頭皮無視其他考生投來的怪異眼光,微微舉起手回應。

領頭的黃髮男瞪了貓女一眼後,她伸出舌頭扮鬼臉表示不滿,隨即乖乖雙手疊在身後,換上嚴肅的表情。

黃髮男這時開口說:「我是這次選拔活動的負責人,一心,高級冒險者。」他指向身後的貓女和另一名高挑的女性,繼續說:「這兩位冷漠可愛的女孩分別是雪繪和凱瑟琳。」

「大家好~~」貓女凱瑟琳興奮地和大家問好,可愛的模樣讓人群後方起了些許騷動,還有幾聲刺耳的吹哨聲。

另一名叫雪繪的女性則是面無表情,也沒有要打招呼的意思。

黃髮男示意大家安靜下來後,開始解說。

「此次參加選拔活動共有792人,通過首場筆試的人數創下歷年記錄,高達388人。往年的魔物戰會在競技場中廣闊的場地舉行,分為東南西北四地,也就是說一次可讓四人同時上場,每人有三分鐘的時間打倒C級魔物,時間到或無法打敗魔物的一律淘汰……以上,都是往年的規則。」

聽到這裡,我覺得接下來的話似乎不太妙。

「今年由於人數眾多,於是限時改為一分鐘內打倒C級魔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