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番外篇-两小无猜 - 1 故事的开头

天馬≪饼干屑女孩≫  - 发布于2017-05-03 11:31:24pm

都市·爱情


他踩着新的滑板,在小区的公园里头驰骋。

这个新滑板,是那个妈妈要他唤作“爸爸”的男人送的。老实说,对于这个叫作“爸爸”的男人,他没什么好感。不过每次这个男人到他们家就会带来一些新颖的玩具,对于这一点,他倒是相当满意的。

今年才六岁的他,生来就长手长脚,比一般六岁的孩童高不少,运动细胞更是特别好,平衡感强,手脚敏捷,玩滑板的技术一下子就掌握了。

他两腿微曲踩着滑板飞驰,这种破风前进的感觉酷毙了!就在他玩得兴起,正想试一试一个自己练习很久的凌空飞跃动作时,前面离他五米处突然杀出一个女孩,毫无预警地冲上了道路中央!

他吓了一大跳,想也不想就直接将板尾压到地上快速让自己停下来!停下来后,他下意识马上低头先查看了一下滑板有没有损坏。发现心爱的新滑板因为突如其来的紧急刹车磨损了尾端部分一点点,他心疼极了,心里一股无名火急攻上心头,抬起头指着眼前那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气愤地破口大骂:“你怎么可以突然冲出来呢?”

那个蓄着齐耳西瓜皮短发的小女孩,看似大约三四岁。她被他的大声吆喝吓着,胆怯地看了他一眼。接着,她就像是想起了更重要的事一样,不再理会还在气头上的他,急忙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蹲了下来。

他见状,感到莫名其妙的一头雾水,于是好奇地走上前查看她到底在做什么。只见那女孩自地上拾起一只蜗牛,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道路旁的灌木从里。

他这才恍然大悟。 这女孩大概是看见他的滑板就快辗过路上的蜗牛,才会一时情急突然跑出来的吧。原来她也只是一片善心。一想到这里,他的气马上消了一半。其实他自己平时也会注意不会踩到偶尔会出现在道路上的蜗牛,只是今天因为太心急于玩新滑板,所以才会没留意。他当下感受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羞愧,在心里忍不住自责道:自己在公园的行人道上横冲直撞委实太不应该了,幸好没有撞伤路人呢。妈妈刚刚也叮咛过他,说滑板应该在公园裡的滑板区玩才对,他怎麽一晃眼就给忘记了呢?

他登时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看着她把道路上的几只小蜗牛迅速地一只只轻轻抓起来放在道路旁边的灌木丛里。夕阳西下,那个女孩专心捡蜗牛的这一幕,让他顿时看傻了眼。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女人的呼叫声:“小希!小希!已经六点半了,我们要回去了!”

那小女孩闻声急忙站了起来,像是害怕自己又会被骂,正眼也不敢看眼前的这个小哥哥,头低低地快步跑开了。

看着那个女孩越走越远的背影,他心里扬起一股异样的感觉。

啊,糟了!刚刚那把远处的声音说什么已经六点半了?妈妈还在等着呢!他得赶快回去了!

于是,他踩着滑板,朝着与妈妈约好的六福大厦滑去。不过这一回他不再横冲直撞,而是小心翼翼地放慢速度,一边溜着滑板前行,一边注意道上有没有小蜗牛。

他好喜欢这个小区,有个这么棒的公园,青青绿绿的草地,葱葱郁郁的树木,环境安静清幽,要是真的搬到这里住,他就可以天天到公园里玩耍了。

今天,妈妈说要到六福大厦看房子,就带了他一起来。妈妈在看房子的时候,他一个人就在一出大厦门口拐右的公园玩滑板,说好了六点半待妈妈看好房子之后,他就在大门口等妈妈。

到了那里,他远远就看见妈妈在和一个阿姨说话。他从没见过妈妈这么开心——她两只手抓住那个阿姨的手,脸上两片薄薄的嘴唇弯成像月亮一样,连两只眼睛也笑了。

一看见他,妈妈就示意他赶快过去。

他听话地走到妈妈和那位阿姨身边。

“星宇,快来!这位是妈妈的同乡,如童阿姨!快叫人!”妈妈牵着他给那个阿姨介绍道。

他听话地抬起头看着那位女士叫道:“阿姨。”

那个阿姨蹲低身子,视线与他平行,微笑说道:“星宇,你好!”

这位阿姨和妈妈很不一样。

妈妈喜欢穿色彩鲜艳的花裙子,身上总像她最爱的玫瑰花一样香香的,又长又卷像波浪一样的秀发倾泻肩头,十指涂着鲜红的蔻丹如同指尖贴着美丽的玫瑰花瓣,一举手总会让他产生花瓣在眼前飘绕,顿时眼花缭乱的错觉。

这位阿姨身上穿的是一件蓝白色线条相间的裙子,一头直发在脑后束成一个整齐的马尾,身上没有玫瑰的香味,却散发着一股清新又愉快的气息,让人好想亲近。她的指甲没有颜色,指甲修得短短的,很干净,看起来让人觉得好舒服、好安心。

阿姨又道:“星宇,如如阿姨还想和妈妈多聊一下,你能不能到那边和小希玩一会儿?”

她说完,往前方指了指。

他循着她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一个小女孩正蹲在地上,不知道低头在看什么,看得入神。

他认得她身上的衣服,心里掠过一阵莫名的惊喜,立刻放下滑板在一旁,朝着那小女孩走了过去。

来到她身畔,他才看清楚原来她在看地上的蚂蚁搬家。他在她身边蹲下,问道:“这些蚂蚁有什么好看?”

女孩这才察觉身边来人了,转头一看,顿时怔住。

她那副懵懵懂懂的样子挺可爱的,让他禁不住笑了。

她呆呆望着他:这个小哥哥笑的样子,比他刚刚骂人时好看太多了!

“蚂蚁有什么好看?你想不想玩滑板?我教你?我玩滑板可厉害了。”他骄傲地臭屁炫耀。

她一双圆圆的眼睛眨巴眨巴,像捣蒜一样不住点头。

“教你也行,不过你得先叫我‘星宇哥哥’。”

没有兄弟姐妹的他一直都很想有个跟屁虫一样的弟弟妹妹当自己的小跟班,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机会要人家叫他一声“哥哥”。

“咸鱼哥哥!”她傻里傻气煳里煳涂叫道。

他翻了个白眼:“不是‘咸鱼哥哥’啦!哎呀,你怎么这么笨?算了算了,就叫‘星哥哥’吧。”

“星哥哥!”这回她终于说对了。

他满意地点点头,伸出自己的左手拉住她的右手牵起她去玩滑板。而三岁的她呢,其实也并不太懂滑板是什么,但却还是乖乖地任他牵着走。

六岁的张星宇,三岁的李佑希,他们一定都想像不到,自这两只小手碰触的这一天这一刻起,他们的手将成为彼此最熟悉的温度与温柔,一辈子牵着对方走,再也不放手。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