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遺產篇 - 第一百一十六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5-04 8:32:47am

奇幻·玄幻


戰爭的殘酷

聖殿內發出激烈的打鬥聲,斯班頭也不回的跑了出來,頭東西轉動着,尋找着馬嗎?但是他聽到了笛聲,他感到很奇怪,身體很自然的往笛聲的方向跑去。跑出了聖殿,穿過了市集,跑到了居民區的地方的角落,斯班見到了熟悉的人。

‘諾?諾蝶?是妳嗎?’

一位女子披著斗篷遮蓋着她的頭部,當見到斯班的時候她停止吹笛,對於斯班的問話,她輕輕的點了點頭,她右手用力的往天上揮動,斯班和她腳下發出了綠色強光,慢慢的形成了他曾經見過的魔法陣,轉移魔法陣。一陣強風吹過斯班和女子身上,他們就憑空消失了。

同樣的夜晚裡,看到的夜空卻是血紅色的,見到全身幾乎染滿鮮紅顏色的騎士雙手各握一把劍,似乎畏懼般的退後,閃避那在黑夜裡活動的生物,就算他們想他攻擊,他也只承受或則閃避,為什麼他不攻擊?反而閃避呢?

‘你們快停手!!我沒有意思要殺害你們!!’

但是那些生物沒有停止攻擊,其中一個生物手持某樣武器擦過騎士的頭部,那燃燒着的雙眼照亮了眼前的生物。那是【人】,但是身體非常瘦小,手持着的武器竟然是農具,那是什麼?是農民?但是那身體,瘦小得有點異形,手也是,細小得太奇怪了,有些人還有着三個手。

‘你在遲疑什麼?殺,殺了他們。’

那聲音傳入騎士的腦裡,那騎士右手按着右眼處搖頭,口吐出了白氣的氣體,夜空開始閃電打雷,風也跟着起舞,下起雨。打下的落雷剛好落在騎士附近的大樹,被雷劈中的大樹燃燒起來,發出如哀嚎般的木折聲,倒在騎士的前方。照亮了兩方,騎士就是刃月,而那些異形的【人】,瘦弱的身軀如枯木,他們...還算是人嗎?

‘殺?他們可是!這...’

其中一個人捉住刃月的腳,刃月不知如何是好,殺?以他的性格,他不會,但是...那些人以農具當武器狂對刃月進行攻擊,隱約還聽到他們說着。

‘為了活下去。’‘我還不能死。’‘必須要找到他,那位能救到我們的人。’

刃月使力的掙脫他們,踢開他們,以他們當踏板飛速離開他們,但是他們還是不放棄,追着刃月,就在刃月在想要如何是好的時候。

‘大人,接下來就交給我們吧!’

‘什麼?’

刃月擦過一個人的身邊聽到那人的說話,回過神停下望去那人的時候,見到是奇力以及他率領的狙擊槍手,刃月伸出右手想喝止,但是...

‘發射!!’

一聲令下槍聲響起來,看到數十名人被擊中倒在地上掙扎了下,身體抖動着,看得見他們的雙眼時濕的。哀嚎聲響起,在刃月眼中看着槍發射時噴出的火花,想起了地球的槍械,眼前的情景就如那世界的濫殺,刃月心感到非常難受。

‘住手!!不要射擊!!不要!!’

刃月大喊着的同時奔進槍火射擊範圍內,身體也因而被擊中幾發子彈,就算被擊中,他也揮舞着手上的雙刀快速的把周圍數名槍手的槍看成兩半破壞掉,奇力聽見刃月的吼叫聲,立即下令。

‘停火!!’

但是那命令有點遲的感覺,見到眼前的人全倒下了,奇力一臉疑問的神情拿出火把點着,走前去查看那些人,驚訝的問。

‘大人,這是?’

刃月左手抓着胸口,右手插着地面半跪在一旁,看似很痛苦的感覺,他沒有肺,沒有血,沒有淚,但卻感到他流着血淚,痛苦的喘氣。奇力見到刃月的模樣,知道現在問也得不到回到。他舉起右手向身後的部下招手,其部下隨後拿出火把點着,往那些人的死體走去,檢查着有沒有倖存者。

‘他們...也是人?可是這樣的身體...’

奇力走到一句屍體前查看着時疑問着,此時一陣風吹過,無數的樹葉飄過奇力的眼前,他面前出現了兩個人影,奇力頓時拿起腰上的槍瞄準着那兩人。

‘是誰!?’

‘來遲了呢...’

一聲女聲,奇力瞄去發出聲音的那人,想要在那下着雨的夜晚裡看出她是誰。

‘刃月先生?先生!!’

‘先生?斯班?’

只見另外一人往刃月那跑去,奇力聽到那聲音和稱呼,推測他就是斯班,但是另外一個人是?奇力還是以槍指着她。

‘忘記我了嗎?族長。’

那女人慢步走到奇力的面前,是諾蝶。

‘原來是妳啊,怎麼在王城裡不說一聲就離開了?而現在則和...斯班一起出現在這裡。’

‘...我也是照着爺爺的吩咐做而已。’

‘吩咐?那就是說,妳懂這些人是?’

‘被施了法前來拖延刃月腳步的...特約聖居民...’

‘居民!?可是他們?’

‘嗯,因為染上了疾病而被拋棄的居民。’

‘...’

奇力一臉受到震驚的表情,他急忙走去刃月面前下跪。

‘大人,請責罰。’

只見刃月望了他一樣,沒有做出什麼動作視線就望去那些特約聖居民的死體。

此時斯班也在刃月聲旁,他問道。

‘先生,你怎麼了?’

刃月沒有回答,他站起收起了他的刀,往特約聖居民們的死體中央走去,抬起頭望着那下着雷雨的漆黑天空,閃電在漆黑的天空閃過,大地得到一秒那樣的光明,斯班和奇力看着刃月的背影,感到他的痛楚,他間接的...殺了他們,特約聖的...居民。

此時諾蝶走到刃月面前,如取笑他那樣笑道。

‘噢!原來你會傷心啊!’

刃月聽到熟悉的聲音,眼中的火焰閃耀了下望去諾蝶,聲音低沉的問。

‘他們...真的是...’

‘嗯,特約聖的居民。’

‘...’

刃月聽後全身沉重起來,諾蝶見後吐了口氣。

‘我說你啊,再消沉下去的話不太好喔。’

刃月無視她,諾蝶攤開雙手無奈的望着斯班,擺動頭部,示意叫他和刃月說話,斯班右手指自己。我?可是我也不懂要說什麼。

諾蝶見斯班還是沒有前來,眼神變成了兇眼,斯班見了唯有走到刃月身邊,刃月感覺到身後有人而別過頭望了下。

‘你也來了?’

‘嗯。’

簡單的答問,兩人沒有說下去,斯班看着特約聖居民的死體。這些是,特約聖的居民?但是我見到的卻不是...陸銀做的嗎?樣品...

‘先生。’

‘說吧...’

‘我去過特約聖,現在那裡正發生着某些事情,你懂嗎?關於守護者的使命。’

‘守護者?’

‘素麗她也是守護者,她等著你。’

‘是嗎...’

刃月沒興趣的那樣回道,斯班接著說。

‘這些居民應該是一個將軍派來的,也是捉走素麗的兇手。’

‘...’

‘如果我們不快點的話,也許會有更過的受害者出現,就如他們一樣...’

刃月聽了如深呼吸的往天空伸出右手。

‘月亮和我那世界一樣呢,想不到這世界也有以無辜的市民做研究,拋棄的事...’

奇力望着刃月,輕聲的叫了下。

‘大人...’

刃月沒有聽到,他右手握拳。

‘可是我卻沒有辦法...改變他們的命運我是知道的,他們是被逼的,但我卻...帶給他們死亡...’

‘是我的錯!我不應該獨斷帶領軍隊前來的。’

奇力大聲責備自己,刃月搖頭右手指着自己說。

‘是我的錯才對。我不應該獨自下來,想要獨自一個人戰鬥,卻沒有看清對方的真偽...’

此時諾蝶吐了口氣望着特約聖居民的死體。

‘我說啊,這只不過是那些傢伙的對策,針對你的善良而做的。’

‘善良?善良就害了這些居民...’

‘你白痴噢?戰爭會沒有犧牲得來勝利的嗎?他們也是為了勝利才會這樣做。’

‘不能接受...只是為了勝利而把居民推出來送死這種事...’

‘好吧,不能接受?你只不過聽不到他們的聲音而已,我現在就讓他們現身說些話吧。’

刃月聽後吃驚的望着諾蝶,諾蝶拿出笛子,吹起了奏曲裡感到懷戀的感覺,刃月眼前看着死體身上慢慢浮出淺綠色的東西,慢慢形成了人類的外形。他們微笑着對着刃月,其中一位老婆婆那樣的人說

‘謝謝你,謝謝你讓我們得到解脫。’

刃月感到很不尋常而問

‘這?幻覺?諾蝶你在搞什麼鬼?’

‘你說什麼!?我才沒有做什麼手腳,我們精靈族原本就有着讓剛死去不久的靈魂現身的能力!’

諾蝶怒道,刃月望去斯班和奇力,兩人都點頭。明白到這不是幻覺的刃月他走到那老婆婆的面前半跪下伸出雙手想觸摸對方,但捉不到對方的雙手。

‘老婆婆,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呢?我們被教會的人關住,過着非人的日子。’

‘我...'

‘我們啊,在黑暗裡尋求着光明,被魔法蒙住雙眼,看到你是那神官而發起了攻擊。’

刃月沉默的看着地面,不想直視老婆婆和其他死去的居民,老婆婆伸出右手的遮在刃月雙眼前。

‘你是我們的光,帶給了我們最想要的東西,大家說是不是?’

此時死去的居民們都同說‘是啊’,但是刃月還是覺得不對,他感到很傷心,如果是活人的身體,他大概是哭泣着。殺死他人被感謝...這種事...我...

‘去吧,城裡還有很多人等待着被救助,你不需要自責,你沒有做錯。’

諾蝶雙眼的表情沒有變過,一副不關她事的神情轉身走去一旁。刃月看着居民們逐漸的被風吹散,變成了一粒一粒的綠光漂在空中,隨着大風的吹起,有次序的飛往天空,慢慢的消失了。

刃月站起身看着原本下雨的天空,雨停了。

‘我就準備好了,你我就不懂了。’

諾蝶在一旁說着,刃月望過去,見到諾蝶在地上畫了個魔法陣,刃月望去斯班點了點頭就往諾蝶走去,斯班跟隨在後,奇力也是。諾蝶擋在奇力面前。

‘抱歉,這一行只有三人份~’

‘什麼?怎麼可以讓大人...’

刃月左手摸着下巴思考了下說。

‘奇力,回去王城吩咐維多帶領不死者兵士們打開我的傳送門來我的身邊。’

‘可是...’

‘我不會有事的,而且王國也不能沒有人防守,你明白的。’

奇力聽後點了點頭,刃月看去特約聖居民的屍體。

‘也吩咐人把他們帶到某處埋了。’

‘是!’

站在魔法陣內的斯班和刃月向諾蝶點頭,諾蝶見了拿出笛子放在嘴唇前,望了下那些死體,好像回想起了什麼,她回過神來急忙搖了搖頭吹起了笛子,魔法陣發動後,三人消失了...剩下的就是奇力和他的部下,以及那一堆...

第一百一十六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