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遺產篇 - 一百一十七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5-06 7:10:18am

奇幻·玄幻


在憤怒與悲傷裡迷失

刃月的周圍被異樣的景色包圍着,那就是傳送魔法的必經空間,但是忽然像打雷般的閃光下,聽到諾蝶的聲音。

‘和爺爺說的一樣,被阻擋了。’

‘阻擋?’

‘對方設置了傳送阻礙魔法,所以我原本設定的座標已不能使用了,改為城外吧。’

‘嗯。’

隨着一眨眼的時間,眼前的見到的就是特約聖王國的城門不遠處的路上,諾蝶停止了笛聲,站不穩的身體搖擺着,斯班急忙捉住諾蝶雙肩。

‘妳沒事吧?’

‘啊...啊啊,還好...’

刃月那冷酷無情的視線望去諾蝶,沒有說話,沒有理會的他往特約聖方向前進。那時候他在腰間那裡拿出一支枯木,右手使力把枯木折斷了,其身後頓時張開了許多黑暗傳送門,不死士兵一個接一個逐漸從門內走出來,其中有着不死騎士,弓兵,劍盾兵,長槍兵以及巫妖兵,數上來各兵種只有大約三百到四百的數目,整體數目是兩千兵左右。

‘維多。’

‘是!’

抬起頭呼叫維多的刃月並沒有望回頭,他知道維多就在他的左後方對其鞠躬,等待着他的命令,等待着他的主人,他的王的命令,看在沒有血肉之軀的他身上,卻不可思議感到他的興奮,以及那邪惡的微笑。

‘兵力。’

‘二百騎不死騎兵,弓兵四百名,步兵六百名,長槍兵六百名,巫妖三百名。’

刃月聽後看了看特約聖城門外的四周,有着農田以及牧馬場,左手摸着那灰白的下巴思考了數秒。

‘戰爭嗎...’

‘主人是要攻擊特約聖王國?我這就去把那脆弱的城門燒了。’

維多說完就想行動起來,但是刃月伸出左手阻擋着他前進。

‘兵力太少了,還有其他援軍嗎?’

‘那個...莉莉和法西諾是帶領着數百名往這裡前進,但預計也要數十小時才會到,雖然他們說飛行的話不需要三小時。’

‘三小時嗎?’

刃月望去特約聖王國,雙眼孔中那燃燒着的雙眼閃耀着,從中感覺到不死族那寒冷的邪氣。就在那時,諾蝶往地上嘔吐,斯班扶着擔心道。

‘大姐,覺得哪裡不舒服嗎?’

只見諾蝶臉色蒼白,呼吸微弱,身體無力的靠在斯班胸前,就像得了重病的病患那樣,刃月轉頭望着她,維多發覺刃月像在擔心諾碟而轉頭望去諾碟,維多一眼看過去就明白因何事兒出現那種症狀而說。

‘主人,那是過度使用魔力的症狀。’

‘過度使用魔力會那麼糟嗎?’

‘嗯,會有生命危險,看她那症狀,不太好。’

刃月低下頭思考了下,再次望着諾碟,心中有種厭惡感,也有像看着家畜的感覺。他感到很奇怪,搖了搖頭,繼續望着諾碟。

‘喔,原來精靈一族還活着啊?被你飼養的嗎?刃月。’

那陰沉的聲音再次出現,之前叫他殺害村民的聲音。刃月急忙四周張望,沒有人,維多見到疑問。

‘主人,有什麼事嗎?’

‘...沒,沒什麼。’

維多他沒有聽到嗎?那就是說只有我能聽到?為什麼?

思考中刃月再次望着諾碟,那種感覺還是存在着,刃月走到諾碟前,伸出右手撥開她的頭髮。

‘啊啊,奄奄一息了,不如結束她的生命吧?刃月。’

‘你是誰!!’

刃月聽後右手大力的往身後揮去,轉身望去,只見維多不明的模樣看着自己,刃月右手摸着額頭再次低下頭,發出不舒服的聲音。

‘王者應該是什麼姿態,我做一下模範吧?哈哈哈哈~’

刃月聽到那聲音時不停的搖頭,斯班看見刃月那模樣伸出了右手觸摸了刃月身上的盔甲,一股黑暗且冰冷的氣息立即凍傷了他的手。

‘這是!?’

‘啊啊,維多啊!!’

刃月動態變得異樣,抬起頭望去夜空時大聲呼叫維多,維多急忙向刃月恭敬的跪下回應。

‘是!’

‘讓火焰燃燒起來吧!讓人類們知道我們不死一族並沒有消失,沒有害怕任何東西!!摧毀吧...’

刃月右手指去特約生王國,手指處出現了黑色氣體,分出了兩股氣體分別飛往左右邊,進入了泥土裡,地面開始震動起來。無數的手破土而出,地面逐漸裂開,看見了不死者,雙眼閃耀着紅光,看着刃月右手指去的方向,他們沒有思考過的身體一步一步慢慢往特約聖王國走去。

維多感覺到那股黑氣的威壓感,身體顫抖起來,低著頭沉默着。刃月右手張開輕輕的往右邊揮動,身體往空無一物的地方後坐下,就在那時後地面裂開並出現枯骨的手撐着刃月的身體,無數骷髏手破土而出逐漸形成了骷髏王座。翹起腳的刃月,臉部靠着右手望着特約聖,可聽到他低聲哼笑着,伸出左手指去特約聖王國。

‘去吧,我的僕人們。’

同一時間,地面裡爬出了一個巨大骷髏人,並且抬起了刃月坐着的骷髏王座。維多站起低著頭向着刃月往後退。

‘我一定不會讓主人失望,請主人靜候我的佳音。’

維多說完後就轉身往特約聖王國方向走去,維多在那時候右手按着胸口。主人...帶出了我那隱藏許久的興奮感,攻擊特約聖王國是你的本願嗎?

維多沒有遲疑的望去特約聖王國,舉起了右手呼叫着同胞,帶領着那不死軍團往特約聖王國進軍...

斯班抱着諾碟驚訝的看着那些事情發生,張開着口不知要說什麼。諾碟辛苦伸出柔弱的右手摸斯班的臉,斯班才驚醒看着諾碟,諾碟強擺出一臉笑容。

‘嘻嘻...小小勇者怎麼在發呆啊...你看,你尊敬的人迷失了...’

‘迷失!?不可能,先生他...’

斯班思考了下搖頭否認,諾碟還是微笑着,但是卻感到她痛苦,難過着。

‘爺爺說,他會因為某些事而迷失方向,但是他看起來還是很清醒,是什麼原因呢?’

斯班看着坐在骷髏王座上的刃月,沉默,諾碟咳了幾聲接著說。

‘殺,不殺,善,惡,悲傷,復仇...大概是被什麼附身了吧?麻煩的白痴...’

斯班聽後,好像明白了點了點頭。

‘妳不會有事吧?大姐。’

‘還死不去就是了...去吧,去他的身邊,跟隨命運的線前進。’

斯班點頭輕輕的放下諾碟。

‘妳等我一下,我很快就會回來。’

斯班說罷往刃月那方向跑去,此時諾碟大聲叫住他。

‘斯班!!’

斯班停步轉頭望去諾碟。

‘幫我給那白痴一記特強耳光!’

斯班聽了吐了口氣,翹起大拇指做了一個【好】的手勢後,頭也不回的往刃月那方跑去。

2

特約聖王國東邊的森林裡,刃月守護者在那裡移動着,走了大概了幾小時的路,終於來到了一個被風化許久的古老遺跡入口前。

遺跡門口被一道像門的石頭擋住了,刃月轉身望向四周,似乎是看有沒有人在附近那樣警戒着。覺得附近沒人的刃月摸着牆壁的某個部位的空隙裡使力的往上拉動,入口處的石頭門就打開了。

‘還沒到過嗎?’

刃月自問,但是當他走到門口面前就知道答案,血液...鋪滿遺蹟的地面,刃月雙眼閃耀數下踏進那漆黑一片的遺跡內。

‘果然...還是遲了,封印被解除了。特拉格...’

刃月慢慢的拔出白舞,忽然一個物體往刃月飛撲去,刃月像預料到會發生這種事那樣,往那物體刺去。一聲野獸悲鳴的叫聲,刃月冷漠的拔出刀往後踏了一步後把刀從下往上揮砍後轉過身往出口走去,黑暗中隱約看得見那物體被一分為二倒下了。

‘安息吧,朋友...’

刃月用力揮動白舞把染在刀上的血都灑在地面後,把刀收回刀鞘內,忽然感到心疼的他右手抓著右胸。

‘這感覺是...’

刃月抬頭望去遠方的特約聖王國,發現王國城牆上佈滿了弓兵,隱約看見他們的前方閃耀着火光,同一時候,看見自己,那邪惡感傳入刃月身上,頓感不適的他靠上牆壁。

‘哈...哈...我嗎?可是那種感覺...’

‘沒有時間管那些了守護者,快前往下一個遺跡,必須要快啊。’

喘息着的刃月自問的時候,白舞說話了,刃月點頭整理了下心情,白線逐漸出現在刃月周圍,轉移前的刃月看望去那個自己。斯班...你會再一次阻止我嗎?也許...我真的太軟弱了...

想起斯班過去阻止自己的情景,刃月笑了,白線成型後,他就消失了...

第一百一十七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