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失控之轮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06 2:15:49pm

奇幻·玄幻


紧闭的竹门,任谁都无法破开。风巽刻尝试用他的弯刀劈了好几次都劈不开,就连明梓珩动用了他的“紫霄雷击”都没办法把门给破开。看来,有一股力量将整间竹屋给硬化成任何攻击都无法对竹屋产生效果。

竹屋之内尚且还有司湫语,也不知他在里面怎么了的他们难免有些焦急。无奈,他们的力量不足够,根本拿这竹屋没辙,甚至感觉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就在此刻,一名陌生的青年出现,竟然把竹门给破开并踏入竹屋之内,瞬间解决原本缠绕在司湫语身上的锁链,成功把人给救出来之时,那些锁链不死心地再次行动,想要把司湫语给拖回来。

微微挑眉,青年发出了奇异的叫声,就那么一声,锁链像是碰到了强敌不敢再靠近,还自动后退。

竹门重新闭上。

“幸好赶得及,要不然就糟糕了呢。”青年无奈般地说道,并小心翼翼地把司湫语放在地上。

只见他把细长的手指放到嘴巴,尖锐的虎牙咬破指腹。淌血的手指在司湫语的额头画了个奇怪的印记,妖异的红芒乍现却又如昙花一现般消散。

原本昏迷中的司湫语也缓缓睁开了双目,但他的眼睛毫无焦点也让人无法靠近他。青年见状,脸色骤变,立刻远离司湫语并把其余五人给保护起来,警惕地盯着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的司湫语。

银色的光点自空中降落,银色的光线无规律交错,几乎是被光点与光线围起来的司湫语并没有看着他们也没有特别看着某个地方,他基本上是无意识的。只见绮丽的银色术式图阵忽然出现在他站着的地方,闪耀中的银白光芒越发越绚丽,越来越刺眼。

无意识地抬起了右手,他们亲眼目睹了司湫语的手背竟然自动出现奇怪的图案,然后那细细的银色线条开始往上移动直到手臂位置再到锁骨之处,接着他们就看到那些细细的银色线条形成了诡异却又很美的纹身,而且纹身是从右手直到右眼之下。

一个巨大的轮盘蓦然出现在司湫语身后,轮盘也开始转动,发出了“呤~~~~”的声音,让他们顿感有些难受。

“时之轮……失控了……”风巽刻虽是面无表情,但他也感受到了那撕心裂肺般的痛楚,脑袋像是快要爆炸般。即使如此,他还是道出了一件事,一件事实。

是的,时之轮确实是失控了。

整个西边境的人与妖魔都受到了极大的影响,甚至痛苦到倒在地上。除了一人一妖魔并没有受到影响,他们都在酒店里休息。要不是因为感觉到了不对劲的气息,还有听到奇怪的碰撞声音,他们俩也不会注意到这个情况。

谭楚唯一离开房间就看到走廊上有几个人痛苦地倒在地上不能言语,沿路走过去直到下楼,他所看见的人与妖魔都倒在地上,饱受某种痛苦。

这时范蒂雅也出来跟上谭楚唯的脚步,他们俩直接到市集上想要看看是什么情况,没想到市集里更多人与妖魔倒在地上,全部都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到底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范蒂雅,你能找出小语的下落吗?我总觉得这情况不对劲。”谭楚唯曾经也是个直觉很好的术士,尽管这种“直觉”大不如从前,可如今那种强烈的危机感不断地刺激他所有的感官。

危机感在心中不断地咆哮,似是要喧嚣什么。

即使谭楚唯不说,范蒂雅也会优先找出司湫语,但是她找不到,她连司湫语的一丁点气息都感觉不到,反而感觉到了……“时间”。

而且很靠近,就在城门附近大约十里路的路程。

“到那边去,小语或许会在那边。”范蒂雅解释了自己找不到司湫语的情况后就指着竹屋的方向,告知谭楚唯一个可能的位置。

于是他们俩火速地赶过去,穿过小林子,映入眼帘的却是那巨大的轮盘——时之轮。

除了时之轮之外,似是失去意识的司湫语悬浮在半空中,尤其他现在身上有着奇怪的纹身。

“为、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没有被……影响……?”吃力地吐出这个问句,石豕妖王显然是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但他还是勉强保护着距离司湫语和时之轮最近的六个人类。

“先别说话,这六个人类我来保护,你伤刚好没多久,别太勉强。”范蒂雅先过去接替石豕妖王保护明梓珩六人,反正她是真的不受影响,只是时之轮带给她某种压力。

“这是……失控吗?小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谭楚唯端详了一会儿,这才作出一个结论是时之轮失控,但时之轮会失控绝对跟司湫语有关系,只是不晓得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时之轮失控。

在范蒂雅的范围保护之下,总算不再太过痛苦的六人也稍微喘了好几口气。

“他……他救了我……然后被袭击……”端木楚仁本来就还不算是完全康复,然后又受到了这种影响,故此现在脸色苍白,整个人非常虚弱地靠在刘骐亚肩膀上回道。

“救你?你是谁?咦……我记得你好像是……”回眸看了看端木楚仁,谭楚唯忽然觉得这少年看着好眼熟。

苦涩一笑,端木楚仁无力地说:“我是端木家的旁系,端木楚仁……”

“你不是失踪了的吗?莫非……原来如此,你被捉了。可是,你到底是被谁捉住?看样子,好像也吃了不少苦头呢。”谭楚唯先是讶异了一下下,旋即端详一番,疼惜地轻抚他的脑袋。

端木楚仁害羞地低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嗯……我是被一个自称祝舟歌的人给捉住,大部分灵力也被夺走了……他制造出来的黑暗锁链是拥有自身意识的灵器,会自动锁定入侵者,所以……我想司湫语可能是被误认为入侵者,然后受到了某种程度的伤害……”

闻言,谭楚唯深感头疼。他就知道司湫语绝对是出了大事情,要不然时之轮不可能失控,虽然不太明白为何范蒂雅跟他不受影响,却也……足够了。

先想办法让司湫语恢复意识较为重要,还有……他们身边隐藏了一个敌人。幸好那个敌人因为畏惧失控的时之轮所带来的影响,故此不敢轻举妄动。尽管说不太愿意制止时之轮,但再这样下去,西边境无辜的人与妖魔会精神崩溃致死。

于是谭楚唯把他们留给范蒂雅负责保护,自己则是张开冰雪的术式保护自身冲向那银色地带。

只要能够冲破银色地带的防护,他就可以抵达司湫语身边,然后想办法把人给弄醒。

几乎形成冰锥的谭楚唯强硬地撞上银色的防护罩,与防护罩僵持了一会儿就穿了过去,谭楚唯也立刻留下一丁点的冰雪保护自己,立刻来到司湫语面前。

那么……要如何把人给弄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