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西边境之录 - 再遇护法

夏血瞑≪神眷术士录≫  - 发布于2017-05-07 2:42:10pm

奇幻·玄幻


此时此刻,谭楚唯正在为该如何把司湫语给弄醒而苦恼不已。他真没想到原来这种事情也算是一种苦差,再加上时之轮好像要攻击自己却又不太敢碰他,让他感到实在是莫名其妙却又无可奈何。

最后谭楚唯伸出手摸上司湫语的手,一边观察时之轮的举动,发现时之轮没有任何动作的他迅速地为司湫语检查一番,终于让他发现司湫语脖子上类似铁链子的勒痕。

微微皱着眉头,他从兜里取出一条黑绳,黑绳之上串着一个紫色小木杴,想也不想就直接套在司湫语的脖子上,紫色的光芒慢慢地从木杴弥漫开来并迅速覆盖在司湫语身上,修复着他身上所有大大小小的伤口。

黑暗的灵力所制造出来的灵器可说是完全被玷污成黑器,这竹屋的主人来历可能不简单,甚至有可能跟黑暗教廷有着某种关系。

当紫芒从最初的耀眼逐渐变弱直到没有光芒之后,司湫语身上的伤完全愈合,随即睁开双目。

失控的时之轮在这一刻终于停止了“他”的失控。

“咳……咳咳咳……谭……谭老师……?”司湫语眼神带着满满的困惑,似乎是不太理解为何会一睁眼就看到谭楚唯。

稍微环顾一下四周,司湫语反而觉得脑袋异常疼痛。他紧抓着谭楚唯的衣角,那指尖都泛起了白色,很显然他抓得很紧,紧到谭楚唯都快觉得自己的衣角要被撕下来。

虽然感到很痛苦,但司湫语还是奋力地让谭楚唯低下头,在他耳边耳语了一番后就因为脑袋过于疼痛而昏死过去。谭楚唯脸色却不太好地抱紧昏过去的司湫语,稍微回眸看了看暂时仍被范蒂雅和石豕妖王保护着的明梓珩六人。

“谭老师!小语他现在……?”李少贞担心地问道,那表情是骗不了人的。

摇摇头,谭楚唯并没有回答李少贞的问题。他转而抱起司湫语的同时,趁着没人注意之下就划出冰蓝色的术式图阵,冰雪的禁锢已经悄悄地在某个人的脚下形成。

众人都还没能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冰雪荆棘从地下升起,并以最快的速度将某人给禁锢起来。

被锁定的目标惊愕得想要逃开却又被冰雪荆棘卷住了一只手和一只脚,跳都跳不起来,才跳了一下就狠狠摔在地上。

“黑暗教廷的成员连普通学生都想冒充,也得好好冒充啊。”谭楚唯冷笑道,接着就把司湫语交给石豕妖王帮忙照顾。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会被发现?我明明伪装得很好了啊啊啊啊——”

狼狈不堪的珍妮趴在地上,愤怒且怨恨地瞪着谭楚唯,而离她最近的李少贞适时地被风巽刻给保护起来,不让珍妮伤到她。

明梓珩估计是他们当中最惊愕的那个,毕竟珍妮在学生会里已经一年多了,然而他却不晓得她竟是黑暗教廷的成员。他和刘骐亚站在一起,心情复杂地看着眼前的珍妮,一时之间不知还如何是好。

在旁静观其变的石豕妖王倒是挺自在的。他抱着司湫语,平静地观看眼前的一幕,一言不发,眼眸之中闪过一丝看不透的流光。

“你并没有伪装成功。”风巽刻此时居然开口了,只是他的语气非常冷淡,淡到让人会认为他是个极其冷漠的家伙。

“看来这位同学眼力挺好的?”谭楚唯倒是对他很赞赏,因为风巽刻的反应他都有看在眼里,尤其是当珍妮被自己禁锢的那一瞬间,风巽刻就已经护着李少贞远离珍妮不让这个女人逮到人质要挟他们。

愤恨的珍妮只能用不好听的话语来诅咒他们,恶毒的眼神让她的形象完全崩溃。

无视她的诅咒,谭楚唯很干脆利落地把人给冻结起来,然后伸出手要石豕妖王把司湫语还回来。

可是……

“不行,现在不能还给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现在不能被移动,否则会受伤。”

石豕妖王很认真地解释着,因为现在是他负责照顾司湫语,再加上这亲密的接触,所以他很清楚怀中人目前的情况。由于某些特殊原因,石豕妖王能够感受得到司湫语此时此刻正在接受时之轮给予的力量。

这种时刻的确是不能随便移动他,否则时之轮可能会误伤司湫语,尤其这误伤的机率实在太大。

“竹屋的主人随时会回来。”端木楚仁忧心忡忡地提醒他们这件事,没有人会比他更加清楚竹屋的主人会在何时归来。

说不定……现在就已经在回来的路上。

顾忌竹屋主人的谭楚唯当下也只好跟范蒂雅一起把大家给带出去,但他们都还没踏出几步就被一张巨大,由黑色丝线编织而成的网给罩着,同时也限制了他们的行动。

熟悉的媚笑声自不远处缓缓传了过来,伴随而来的是黑暗教廷左护法——周媚儿。

大概是没想到一回来发现有入侵者,而且自己捉到的玩物也被救了出来,然后负责救人的那一方里头还有自己曾遇上的司湫语,周媚儿当然是先把人困住再说。

周媚儿对司湫语是真的非常感兴趣,也很想要好好地研究研究这个司湫语究竟是何方神圣,又为何能够在这种如此之轻的年纪完全压制自己。

这不,她倒是碰上了绝佳的时机。

虽然……不久前她差点被某种古怪的力量给折磨到想死都死不了。那种影响,比起教皇还要的可怖,可怖到她都萌生出放弃黑暗教廷,向那股不知名的力量投诚。

“想要离开这里吗?”笑吟吟地看着他们,周媚儿的脸上始终挂着她那显得有些狐媚的笑,同时也在打着某个主意。

“休想要我们把小语留给你。”范蒂雅咬牙切齿地说道,却也说中了。

周媚儿原本就是想要提出“留下司湫语就放你们走”的条件,但是范蒂雅这一番话却代表了他们的决定。

所以她就悠哉地指挥竹屋里的黑暗铁链,让它们从里面破开跑出来,准备缠上去要无法做任何事情的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就在此时,时之轮再次出现,悬在半空之中并张开了一张银白光芒包围着的屏障,抵消了黑色的网以及抵挡住黑暗铁链的袭击。

司湫语从石豕妖王的怀中真正地清醒过来,人还是有点虚弱的他勉强地借着石豕妖王的力量好好地站起来,眼神却不甘示弱地对上周媚儿的视线,二人就这样相互对视了一会儿后,时之轮就自动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由无数银色细线交错形成巨大图案的银色术式图阵。

“是你自找的。”司湫语冷冷地吐出这句话,然后念出发动术式的咒,“时轮撚杀!!!”

银白光芒顺即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