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失去的古時候 遺產篇 - 第一百一十八話

月下影≪游戏的真实世界≫  - 发布于2017-05-07 7:45:46am

奇幻·玄幻


無法表露傷痛的痛苦

漆黑的大地上是寧靜的,但在那寧靜裡卻充滿了危機,因為大約有上千數量的不死者無聲無息正往特約聖王國前進着,可能因為是不死者的關係,沒有呼吸的動作,在那黑暗中幾乎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

只有一個人例外...

‘先生!!刃月先生!!’

斯班在巨大骷髏人旁呼叫着坐在巨大骷髏人抬着的骷髏王座上的刃月,刃月沒有聽到那般還是翹起腳,臉部靠着右手注視着特約聖王國。斯班見沒有反應,斯班看着右手背說。

‘聖典,可以...’

‘我拒絕,現在的他不是你想的那個他了,必須要殺死。’

聖典閃耀着淺藍的光芒,就在那時候坐在骷髏王座上的刃月感覺到他們的存在那樣,頭往斯班那方轉去站起,那雙充滿邪惡的紫色雙眼變成了細小的火焰,如輕視他們的存在。

斯班感到他的視線抬起了頭,身體顫抖起來,因為他感到了...殺氣。

‘先生?不會的...’

‘他來了!!不想死的話就給我清醒過來!!他已經不是你認識的那位刃月了!!’

斯班聽到聖典的警告時,光芒包圍着他的右手出現了白銀之劍,一臉不願意的抬頭望去刃月。而在巨大骷髏人手上的刃月此時張開了嘴巴,許多白色氣體從口中流了出來。那充滿了邪氣的骷髏頭抖動,大笑起來,那邪氣不是一般的大,空氣也被他的笑聲影響到,笑聲形成了空氣的波動,在那同一時間刃月拔出一把刀往斯班那方向跳去,那高度以及那速度,快到斯班差點來不及舉劍抵擋。

寧靜的黑暗裡發出一聲響亮的金屬抨擊聲,斯班被刃月壓倒下地,明顯的刃月是完全的把斯班壓制住。勉強撐住的斯班呼吸急促驚訝道。

‘這---這力度!喝啊!’

斯班急忙踢出右腳把刃月稍微踢飛一定距離,同一時間旋轉滾動身體離開了不利的位置。

刃月的刀砍進了泥土裡,發出不悅的聲音拔出刀並抬起頭望去正喘息的斯班,雙眼裡散發着濃濃的殺氣,他往斯班舉起刀指着。

‘人類啊,你怎麼會在這裡?’

聽到刃月的問題,斯班一臉吃驚的問道。

‘刃月先生?’

‘刃月?啊啊,原來如此,那小子嗎?’

刃月左手放在胸前,那紫色雙眼燒得濃烈,濃烈得伸出眼孔外。

‘沉睡在這裡。’

‘沉睡!?’

‘也可以說,我這上一代不死者之王讓他認知一下什麼才是王者該有的風範。’

‘上一代!?你怎麼可以...’

斯班不相信眼前他所說的話,一副認真的表情,雙手握着白銀之劍警戒着。刃月發出詭異的笑聲旋轉着手上的刀。

‘啊啊~還有~還有,我也要把你們這些不必要的存在都剷除掉,為了不讓他那麼的懦弱。’

‘什麼!?’

斯班吃驚的那一瞬間,刃月的身影消失了,一眨眼的時間,他已經在斯班的眼前,貼着他的臉,寒冷得讓他全身頓時起雞皮。

‘就是說,殺死他身邊的人。而你...就是第一個。’

說完的一瞬間,斯班左手失去了知覺,一件沉重物體掉落在,斯班望過去看見的是...他的左手。斯班痛得把握著白銀之劍的右手放開並按着已失去了左手的部位大喊起來,刃月則因看到斯班那痛苦的臉而大笑起來。

‘斯班!!快逃!!’

聖典發出微光警告着,斯班害怕了,害怕着他尊敬的人,轉身想逃的時候,動不了,感到冰冷的物體從背後刺入,穿過了身體,那是刃月的刀。

‘我說了你是第一個吧?必須死的人。’

斯班口吐出許多血,右手伸去背後握住刀刃部位,使力的往前移動的同時拔出刀,右手掌不斷的流出血液,口角也流出鮮紅的血液。斯班成功的走出來後,轉身望着刃月,失去了左手,右手按着被鮮血染滿了的胸口,口含鮮血的斯班落下了眼淚。刃月先生,難道你真的忘記了嗎?我啊...是我啊...

刃月空揮一下刀把刀身上的鮮血灑在地面上,那雙冰冷的雙眼望着斯班,殺意還是那麼的濃。

‘先...生...’

斯班那搖擺不定的身體伸出右手,想要觸摸刃月的頭部。但是刃月冷酷的往他的身體裡刺入一刀,斯班臉上不是悲傷,而是帶着燦然的笑容,因為他摸到了。斯班那充滿鮮血的右手掌貼在刃月的頭部,因為那是刃月的進食方式,刃月頭部吸收了斯班的血液,頓時感到很痛苦的放開刺進斯班身上的刀,摸着額頭搖了搖頭。

殺氣消失了,刃月的視線裡看着他那雙染滿斯班鮮血的手,他把右手摸着頭部,血液逐漸的被吸收,他雙手開始抖動起來,轉過頭看見斯班一動也不動的躺在血泊上,他如崩潰了那樣,那穿著沉重盔甲的身體重重的跪在斯班身邊。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這甜甜的鮮血為什麼那麼的苦?斯班你...’

看着一動也不動的斯班,刃月身體不停的抖着。他回來了,以斯班的鮮血...回來了...

‘愚蠢...這次的繼承人太愚蠢了。’

斯班右手背上的聖典發出藍光責罵着,刃月輕輕的拿起斯班的右手。

‘他的確是個笨蛋...’

‘...’

‘聖典啊,他...會死嗎?’

‘哼!你會擔心他的嗎!?你這個沒感情的不死族!’

‘...’

刃月沒有反駁,雙眼沒有變動的看着聖典,靜候着聖典的回應,懇求着他回答那樣低下頭,聖典閃耀着微光。

‘唉...他的身體已經不行了,除非出現奇蹟,不然我和他都只有死,拜你所賜。’

‘奇蹟...這世界真的有奇蹟嗎?我...’

刃月拉起斯班,看着他那笑容,心裡感到無比的痛苦,他緊緊的抱着那已被冰冷覆蓋的他,說不出話,一路來有着他的陪伴,快樂的回憶,痛苦的回憶不斷的閃過...痛苦嗎?想哭嗎?可惜這身體沒有那種感情,只能在靈魂裡哭泣,在靈魂裡感受那無比的痛楚,沒有人知道,只有自己知道那是多麼的疼,多麼的傷...

‘我...誰都保護不了,只會把大家都...’

‘看來他的使命完成了,老夫來的時間好像遲了點。’

刃月聽到那聲音急忙轉過頭去望去身後聲音的出處,看見身後出現了許多白線,就如傳送魔法那樣,一名老人出現他的面前,其身後還有兩個人,一個少女還有一名失去了雙手臂的人...

2

此時從歐絲雷王國出發的莉莉和法西諾帶領着五百名鳥族士兵往特約聖方向飛行,法西諾特別坐在哈魯背上,因為他的翅膀已經不能用了。速度非常的快,就如維多所說的那樣,他們飛行速度可以說是快到難以置信的程度。

法西諾一臉擔憂的臉色被莉莉看到,莉莉在那急速的飛行中仍能向法西諾對話。

‘怎麼了?那臉色。’

法西諾聽莉莉將自己的臉色,心情低落的看着前方。

‘不知怎的,我感到非常的不安,為什麼會這樣?刃月他沒事吧?’

‘你還真是的,大人他絕對沒問題!他可是那個刃月啊!’

‘不...總覺得不太對勁。’

就在那時候法西諾看見地面上有人影,他停了下來,全軍也跟着停了下來。莉莉不悅的問。

‘你怎麼了?為什麼停下來?’

‘那裡,是不是有人?’

法西諾指去地面上,但那只不過是一片綠油油的森林,莉莉看了看搖頭。

‘只不過是一片森林。’

‘是那樣的嗎...?’

法西諾思考了數秒後望去莉莉。

‘莉莉,妳先帶領大家去大人身邊,我想...’

‘你想去哪?大人沒看見你的話可能會生氣哦~’

‘不會的,大人他很理解我,你們先走吧。’

莉莉見他已決定了而吐出口氣說。

‘好吧,你記得快點跟上來喔!大夥們!!跟著我!!’

說罷莉莉舉起右手呼叫大家引起大家的注意,說完後再次往特約聖王國的方向進軍。法西諾見他們都離開後,摸了摸哈魯的背部後指去地面的某一方。

‘哈魯,下去那裡,那個古老遺跡那裡。’

第一百一十八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