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XVI - XVI

Whichonemi≪依与她伙伴的记事本≫  - 发布于2017-05-07 7:29:20am

其他·同人


额头冰冰的,很凉爽呢……等等,为什么我额头会冰冰的?天气转凉了吗?不对,天气转凉了的话应该不可能那么冰吧?

我睁开眼睛一看,灵凤正拿着冰袋直盯着我。

“姐姐,她醒了。”灵凤退后一步说。

“怎么这么突然?”灵珑慌张地说,“依依妳先别乱动。”

依依?谁来着?

“那是谁?”我尝试着放下我的头,感觉到有东西在拉着我的头发。

“叫妳别乱动了,乖。”灵珑更加慌张地说,“我在帮妳绑辫子。”

原来如此……

“妳们到底干嘛?”我无奈地问道,“怎么给我起了个那么奇怪的花名?”

“才不会奇怪!”灵凤大声地说,“这是我想的!每次都连名带姓叫妳觉得不太好,所以就给妳起了个比较容易叫的名字。”

“弄好了。”灵珑站起来说,“我说跟娜资一样叫小依就好她却不要,然后我就提议说跟徐老师他们一样只叫名字她又说感觉怪怪的,所以没办法只能用她给的。”

“妳们怎么叫我都会回应的啦,只要不用那么奇怪的方式叫我就行了。”我笑着说。

“那么就叫妳小依好了。”灵珑说,“等等我拍张照片给妳看。”

“什么照片?”

“妳绑着辫子的背影,低头,快。”

拍好照片以后她们兴奋地跑到我旁边拿给我看。就和她们马尾的位置一样,灵珑坐在我左边儿灵凤坐在我右边,她们大概有一个是左撇子一个是右撇子吧。

“就像公主一样漂亮呢。”灵珑笑着说。

这又有何用?

“小依笑一个嘛。”灵凤抱怨道,“我姐姐称赞妳呢。”

“那么,谢啦。”我笑着回应。

“果然还是比较习惯嬉皮笑脸的小依。”灵珑说。

“我在班上的评价已经那么差了吗!”

“这是我的评价而已啦。”灵珑笑着说,“嬉皮笑脸不好吗?妳笑着的时候比较好看。”

是这样的吗?应该吧……

“对了,怎么没看到其他人?”我疑惑地问道。

平时这里应该蛮吵的,怎么只剩我们三个?

“现在都已经晚上九点多了。”

“娜资和嘉盛回去了。”

都已经那么晚了吗,但是她们两个怎么还在这里?

“我们回去一趟以后又来了这里,不放心妳嘛所以就搬过来了。”

“妳们怎么这样?”我慌张地说,“妳们搬过来了的话伯父伯母他们不会生气吗?”

我说完以后她们就静静地盯着我,过了一会儿灵珑才说:“刚刚开玩笑的啦,我们回去收拾一些行李准备明天出差。然后觉得既然都收拾好了就直接到这里睡一晚。”

“徐老师被我们闹得没办法了,所以只能答应我们。”灵凤接下去说,“他们刚出去买宵夜所以拜托我们在这里照顾妳。”

“明天要出差吗?”我打了个哈欠说,“妳们有钥匙吗?”

“有,徐老师刚刚给了我们备用钥匙。”灵珑这么说着,从裤袋里拿出一把钥匙交给我。

“走吧,我们上楼上等。”

*

家里突然多了两个同年龄的人其实还蛮不习惯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都和年长的人住,不只是普通的年长,而是大十几年的。认真来说的话哥哥姐姐都能当我的父母了,而且我也没有弟弟或者是妹妹。上一次和娜资一起出差的时候是我第一次和同年龄的人睡在一个屋檐下呢。

我洗完澡出去,看到她们两个正看着电视机旁边的柜子发呆。她们应该不是盯着那个柜子吧,只是柜子里放着的东西真的是太稀奇了所以她们才会盯着看。柜子里放的都是一些上古遗物,十五世纪的放大镜,声称是拿破仑用过的望远镜,一卷竹简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把肮脏了的衣服放到洗衣机旁边的篓子里面后静悄悄地走到她们后面。

“姐姐,这竹简上面写的是什么字?”

她们没有发现我吗?

“我怎么知道啊?我们是同年的,妳没上过的课程我怎么可能上过。”

真的没有发现我呢。她们两个看得太入神了吧?

“还有这个是什么?没有标记的。”

“长方形,两边都比中间大,上面还有一些按钮。”

“那是大哥大,听哥哥说那是二十世纪的手机。”我说。

她们两个因为我突然在她们的身后发出声音而被吓到蹲下来。过了一会儿才说:“小依不要这样吓人啦。”

“突然在后面讲话很可怕的。”

“对不起啦。”我笑着道歉。

她们两个站起来后灵珑直盯着我。

“有什么吗?”我好奇地问。

只见灵珑激动地抓着我的手说:“小依妳干嘛把辫子解掉?”

“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我无奈地说。

“绑着比较好看嘛。”灵珑笑着说,“转过来,再绑一次。”

“不要,现在都几点了。”

“诶怎么这样。”

“姐姐,来帮忙!”灵凤在门口处大喊。

回来了呢。

我们帮哥哥姐姐把东西拿进来以后五个人坐在饭厅吃宵夜。

“哥哥,明天——”我才想要提起出差的事情就被他打断了。

“放心,妳姐姐帮妳收拾好了,不过车会有点挤所以就将就一下。”

“有得跟去就行了。”我笑着说。

“房间也是会很挤。”哥哥接着说,“时间太赶的关系,酒店只能给我们一间房间。”

这问题就有点大了呢,之前人少才说可以挤在一起。但是现在我们至少有六个人,应该有点难挤吧。

“这点我也是想好了。因为里面有两张双人床的关系,所以就让身形小的娜资和公孙睡一张床,然后妳和千夏睡一张,我和嘉盛可以打地铺。”

“不行。”我拒绝道,“你腰不好就不要睡地上了,对换。”

哥哥的腰不是很好,再让他打地铺不是更严重吗?

“我说了算,不然我让妳和千夏都留下来。”

“依,算了吧。”姐姐劝说,“我求了好久才让他同意给我们去的。”

姐姐都这么说了……

“算了,要不是姐姐的关系我才不会就这样答应。”我别过头问,“委托是什么?”

“偷盗事件。”

*

当然,如果只是普通的偷盗事件的话哥哥是不会劳师动众,把整间事务所的人都带去的。这次的窃贼专挑博物馆下手。这也难怪,偷东西当然是选贵的偷,博物馆有的都是古物,肯定能卖很多钱。但是对方选择的博物馆防盗系统都很好。除此之外,对方偷盗以后会留下犯罪申明。又是一个表现欲强大的罪犯,但这对我们来说没坏处。

对方的偷盗路线是从北一路往下偷,哥哥似乎已经知道下一个地点是什么了,我们没有去到报告上的博物馆,反而是来到了一间没什么人知道的医学博物馆。当然,我们已经先到酒店卸下行李过后才去的。

这家博物馆似乎是近几个月才开的,就连当地人也没几个知道。那家博物馆前身是医院,听说因为经营不善的关系所以就卖给了当地一个财团。那家公司觉得这里开医院不是很能赚钱所以就改建成了博物馆,也因为是改建的关系所以外观和一般的医院差不多。

一间新开的博物馆也会被盯上吗?而且还是医学博物馆,应该没什么值得偷的吧?

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因为比预期的早所以没有人出来迎接。

“依,还记得妳露妮姐姐教了什么吗?”哥哥问。

“大概吧,影像解析,音频解析之类的。”我点了点头说,“但是要我骇进别人的电子设备的话就不行了。”

“没说要用那些,会前面两个就差不多了。”哥哥打哈欠说。

“小依妳还会这些啊。”

“虽然不明白但是觉得很厉害。”公孙姐妹凑到我这里来说道。

“没有很厉害啦,这些只是基础而已。”我笑着说。

这些都是露妮姐姐教的。记得是因为那时的我很无聊,哥哥又不陪我玩所以就坐在露妮姐姐旁边看她玩游戏。她玩了一会儿后把游戏关掉说‘接下来的血腥画面小孩子不能看。’然后就说要教一些有用的东西,然后就教了我这些。

露妮姐姐她本人好像用了几个星期才学会,但是我却只用了两天分别学会影像解析和音频解析。露妮姐姐不认输地说这些只是基础入门而已然后就教我一些编程之类的。她肯定想不到那是因为我的记忆力好才会学得快的吧。

“不是说好了下午两点的吗?怎么还没人来?”姐姐走过来问。

“大概是塞车吧。”哥哥说,“我打电话给对方看看。”

“不用打电话啦,人来了。”

维芯阿姨的声音从后方传出来,身后还领着几个人走,好像是在搬着什么东西似的。

“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了吗?”哥哥不快地问,“带着军火来是要干嘛?”

所以说那箱东西是军火?

哥哥这句话把除了我和姐姐以外的人都吓傻了,全部人都惊讶地看着哥哥,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明治别闹了,这是监视器,给你们用的。”维芯阿姨叹气说,“无线,针孔类的,要装哪里就跟他们说。”

“江先生妳的玩笑太大了啦!”公孙姐妹同时喊道。

“妳们必须习惯这些事情了。”维芯阿姨摸着她们的头说,“听说妳们被录取了,接下来还有得受呢。”

是啊,接下来还有得受呢!想到这里,我望向娜资,发现她也在看着我。然后,我们两个的嘴角同时扬起。看来是想到一块儿了呢。

姐姐,恶作剧是吧?社团的传统是吧?想延续下去是吧?就让妳妹妹我延续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