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篇:圆桌骑士 - 012.命运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7-05-07 8:41:22am

奇幻·玄幻


“你就是第三位吗?”

校长靠着墙壁,望着手持钥匙、走向他的学生。其眼神没有透露一丁点高兴的情感,沉重的神情仿佛在向学生诉说他若有所思那般。学生和校长不算深交,但其关系不能用一面之缘来概括,多多少少能察觉校长内心的思绪。

“怎么这幅表情呢?难不成我成为骑士,您感到是如此悲伤吗?还是因为前两位出线者其中一人或以上是詹主任的心腹而感到哀伤呢?”

“这一切难道是命运吗?”

校长接过钥匙。他的话语勾起了学生的一丝回忆,学生只能对这一幕回忆苦笑一声,叹息后沉默数秒。

“是命运选择了我,还是我选择了命运,我已经搞不清楚了。”

绯色的光柱落在学生身上。他留下悲伤的微笑与这番话语,消失于光柱中,被送往骑士们所在之处——城堡的天台,等待下一个指令。

校长望着钥匙,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忧郁,只能用叹息来概括。即使事态往他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他却不能在这选拔中带入任何私人的感情,必须公正对事,将第三位骑士的名字宣告出来。

*****

“第三位骑士的名字是五年理科一班的孟曏。”

播报的响起,桑晴停顿了,黎空与大龙亦是如此。这个名字对他们而言,曾经是那么熟悉,可现在的关系却是无法言喻的陌生。闪过黎空脑海的,不仅是昔日的回忆,还有“这难道是命运吗”的疑问。

短暂的停顿,给了泉乐脱身的机会。泉乐的移动,将羽歆的注意力带回战斗中。为阻止泉乐,羽歆后方浮现了北斗七星的图案,并化成七道绿光从四面八方追击泉乐。面对来自七个方向的攻势,抱着曼棋逃跑的泉乐是没有办法一次性防下这一招“荧光七星”。即使他避开了,星光依然能靠着羽歆的意念拐弯,持续追打泉乐。

这幅光景,黎空和大龙不由得感叹:羽歆实在是太强了,根本是现阶段的夕雨和阿紫完全无法比较的存在。正因如此,黎空才想要让夕雨变得更强,这样才能站在哥哥的立场保护桑晴。

泉乐四处窜逃,寻找反击的机会,而那机会就是当七道荧光往同一个方向汇聚的时刻。庞大的能量集中在泉乐的右拳,其庞大程度让其具象化,形成了巨型手掌。

能量随着泉乐推手的动作被释放,将荧光给打散,进一步攻向羽歆。

羽歆将左手摆放在前方,浮现出的魔法阵把“蛮虎压”给抵消。泉乐对于攻击被防下一事感到不满,但他争取了逃跑的时间是无可厚非的事实,即使不满也必须尽可能地逃离这里。

窜逃好一段时间后,泉乐回到了先前的房间,超里马与缃蕾的对战还在持续进行中。插手这对战并非曼棋计划内的事,将钥匙交到谢夏手上才是首要任务。

为通关而需要上交的钥匙为何种,曼棋有所眉目。她想要尽快将此讯息传达给更多队友,好让他们能占有更多席位,但那必须在不被敌人知晓的情况下进行。

羽歆又追上来了,曼棋只好另找时机将一切转告谢夏。

“可恶,我真想停下来把她给打败。”

“沉住气,她的实力绝对比之前那位中二病患来得更强,贸贸然与她正面交锋十分不利,况且我们的目的不是打败对方,而是要将这些能夺得席位的钥匙交给自己人。别忘了我们最终的目的是要掌控整个团体。”

“我知道!可是这样被人追下去,我的面子会丢光的!”

一向能言善道的曼棋瞬间当机。自己守护灵竟然如此爱面子一事让她深感无奈,更让她无言以对。

放在曼棋口袋的电话产生了震动。她立刻解锁,发现目前所在的位置能够接收到信号,因此收到了来自詹主任的信息。里头写着:“目前夺下一个席位。希望你们能夺下剩余的席位。祝你们旗开得胜!”虽然说不上很重要的内容,可这信息提醒了曼棋一件要事——要好好使用科技。

趁着信号还未消失,曼棋简洁地将要事发送给坐落在战场各处的队友,至于他们是否有收到这封信息的运气,则是听天由命了。

过了一段时间,曼棋收到了来自谢夏的回信,她亦因此确定了下一步的行动。

*****

胜负快要分晓了。

论策略,缃蕾的作战手段并不比超里马来得多;论战斗力,超里马略胜一筹;加上开战时的体力值是超里马占优势,缃蕾可以说是处于挨打的状态。

曼棋的简讯,让谢夏重置了焦点。与其在这里战斗,她认为前往第三层与曼棋汇合,从而拿到钥匙会来得更好,毕竟现在的缃蕾抵不过超里马。此刻,她有两个选择:一为带着缃蕾一同逃跑,二则是让缃蕾被打败,趁着巴卡立因获胜而松懈时逃跑。

不管她怎么想,策略二都会比较有效。倘若将这个策略告诉缃蕾,说不定她会不同意,因此谢夏选择了保持缄默。

如果是你,一定能理解我为何这么做的。谢夏希望自己的心声能传达出去。

接下来的时间,谢夏并没有下达任何指令,只是眼睁睁地看着缃蕾的体力值不断被刀刃夺去。

“使用‘乱流切’终结她吧。”

依附在两把武士刀上的四片刀刃各自朝向不同的方向,随着超里马的舞动划出了不规律的斩击波,正如其招式命那般能制造出乱流那般。即使缃蕾能使用雷吼,那只能弹开最初袭向她的斩击波,剩余的只能闪避或用锤子防御,但那终究只是拖延时间的伎俩,还是逃不过败北的结局。

“主人,为什么……”

缃蕾看见谢夏转身离开的背影,无法理解谢夏为何抛下她逃跑。她抱着眼泪,化为碎片消失于城堡中。

巴卡立没有对自己获得胜利感到高兴,反而对谢夏的行为感到悲愤。他明确地知道对别人的行为指指点点并非贤者之举,故不打算作出任何评论,加上他的任务只是阻止谢夏获得钥匙,故他没有任何追赶并质问对方的理由。

此刻,谢夏正拼了命地往上攀爬,生怕巴卡立会追上来,还时不时回过头窥望。

漫长的路程,甚至让谢夏怀疑这阶梯是否直接通往第三层。感到体力的极限时,她后悔当初抛下缃蕾自己逃跑。若借助缃蕾的跳跃力,想必她已经到达了上方的楼层。

确认巴卡立没有追上来后,谢夏打算坐下来让自己歇息一小段时间。台阶上闪烁着光芒,一旦想到那可能是钥匙,她即刻将休息的事情抛在脑后,马上去进行确认。

拾起钥匙后,谢夏发现校长正站在上方的阶级俯视着她。

“运气这玩意,真的是说来就来。”

“也不能这么说,很多事情说不定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校长缓步往下行,为的就是回收谢夏手上的钥匙,赋予她骑士的职位。此时的谢夏,脸上的疲累完全被欢欣的神情取代。这下子,詹主任一派在圆桌骑士里的势力确实地被巩固了。

反之,校长的神情还是如此悲伤,这引起了谢夏的注意与疑惑。

“您不是曾经希望学校能来一个大改革吗?现在正是改革的大好时机!校长,您应该为此感到高兴啊!”

校长所渴望的改革,并非詹主任一派所期望的那样。自己的理念不被理解反被误解,这才是校长内心最深处所隐藏的悲伤,无人看穿、无人知晓。如果叹息能解决问题,校长并不会反复不断地叹息,直到他已经放弃了叹息。

这场选拔原本就是为了减少詹主任一派势力获得骑士主导权而举办的,没想到却还是带来了反效果,校长对于自己当初赞同通过圆桌骑士这个提案感到后悔,可那已经是事实,已经无从改变。

这难道也是命运吗?校长的憾恨只能在自己心中对自己诉说。

不论情愿与否,校长都无法拒绝收下任何一把能通关的钥匙。

直到将钥匙交出去为止,谢夏没有放松警惕,不停确认四周是否有人埋伏,免得难得入手的钥匙被夺去。

“恭喜你,成为圆桌骑士。”

“剩下的八个席位,有多少个会落到我们手中呢?我真期待啊!”

校长不作任何回应,头也不回地往下走去。而谢夏只留下那销魂的笑声,离开了这个战场。

*****

第四位骑士的名字传入了黎空的耳中,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险些连脚步都停了下来。谢夏的出线,不禁让他联想到超里马被打败、使巴卡立的钥匙被夺去的场景。深一层思考,才发现有可能是谢夏被打败,却在别处得到了钥匙。不管怎么说,胡乱猜测并不是明智的选择,他决定去找巴卡立问清楚。

他身处的地方信号非常弱,信息花了好一段时间都无法发送出去。着急也无济于事,他只能一边追赶泉乐,一边忍耐。

过了好一段时间,他们到达了第三层。空旷、毫无障碍物的楼层,无论泉乐往何处逃跑,他的身影都不会从黎空一行人的眼中消失。本以为逃到上方会更好办事,这回曼棋可是误算了。

“怎么办?你的朋友已经通关了,我们还需要和她汇合吗?”

泉乐一副想要停下来和羽歆抗衡的表情,完全按捺不住心中的战意。曼棋对于是否要答应泉乐的要求,还需要进行适当的考量。

“也许回去下方会更好。说不定校长在楼下。”

泉乐那不情愿的表情已经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想法,但那好歹是主人曼棋的意思,若不遵从实在是太不识趣了。和羽歆的决战,只能延后到下一次。

在这空旷的楼层,要寻找往上移动的楼梯并不难,反之往下的则需要更用心观察,毕竟这里的特点就是“地面的图案”,那有可能只是一个三维画,可能会踏空,亦可能不会,故要非常小心。

泉乐前方不远处有人从下方上来,证明了那是真正的楼梯,完全没有犹豫的必要而加快了脚步。

走上来的女生和曼棋并没有任何关系,亦不想扯上任何关系,没有阻挡曼棋与泉乐的去路,他们也没有理由对女生展开攻击,只是擦肩而过。

女生看见黎空一行人正往自己的所在之处跑来,踏上地面后止步了。黎空与大龙发现她的存在,注意力马上被她给吸引住,脚步开始放慢,只有桑晴和羽歆以着相同的步调继续往前追赶泉乐。若不是黎空的要求,大龙恐怕已经停下来了。

“留下你一个人真的没问题?”

“什么叫我一个人?这里还有夕雨呢!放心,我只是有一些事情需要搞清楚和处理好,过后会跟你们汇合的。钥匙的事,就交给你跟桑晴了。”

既然是黎空的请求,大龙就没有理由找借口推辞并留下。

黎空睽睽注视着女生,欲言而止。面对这一位和以往判若两人的存在,黎空完全挤不出一个字作为开场白。

“有什么事吗?”女生的发问是如此地冰冷。

“妍霞,你果然变了。”

“我并没有变,变的是你。”

“的确,我变成笨蛋了。那又如何?难道这就是影响我们之间关系的理由吗?这未免也太荒唐了吧!”

黎空紧握着拳头,十分激动。妍霞看见黎空这种模样,闭上眼睛轻轻地叹息。再次睁开眼睛时,眼神瞬变,换成了一个黎空未曾见过的她。

“既然你不知道,我现在就告诉你一切的真相,以及‘你未曾正视过的我’是怎样的一个人。”